20200622《新闻1+1》疫情下的食品安全

白岩松: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呢我们关注疫情,但是要关注两个方面,一个是国内的疫情,一个是全球的疫情。从国内的疫情的角度来说,主要是这一波针对北京新发地的这个市场所引发的。大家现在对从三文鱼开始到海鲜到牛羊肉,一直到豆制品,然后是薯片,甚至有人在谈论饮料和瓜果梨桃,食品我们病毒之间是什么关系?他食品会给我们带来危害吗?这是第一个要关注的问题。第二个就是昨天全球新增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超过十八万三千,这是抗议以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最高的一天。他意味着什么?今天呢我们要连线的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副主任冯子健。冯主任您好。因为这个今天很多人都在谈论一件事情。因为昨天针对北京的疫情在发布会上特别谈到了一个生产薯片儿的这种车间里头,有工人感染了这个新冠肺炎是确诊的。于是大家说这署片不能吃了,这署片不能吃吗?

冯子健:我们现在我们的调查是这个工厂的工人呢有感染发病,但是我们没有发现,还没有确认这个工人他污染的食品这个薯片。另外这个国际上的到现在为止啊,包括我们现在的国国内的调查。也没有发现通过人们通过直接进食食品来呃被感染的这种情况是没有发生的。另外一个他的主要的理由是什么呢?就是在这种比较干燥的这个食品上,在室温的条件下,病毒存活的时间是非常短的。即便是有沾染,他很快也就丧失活性。

白岩松:那有了这个之后,大家马上就会去联想这家企业可能会生产饮料的,他的饮料是不是也应该下架,我们是不是也不应该喝,这是不是也是一种过度反应。

冯子健:

白岩松:冯主任,那接下来就回到了一个非常这个核心的一个问题。不管是在这个最早的这个海鲜案板上,还到这个牛羊肉等等环境中,检测出抚州呈阳性这样的一个概念,实物会传染人新冠病毒吗?过去我们这么长时间一直知道的是,他的传播途径是这个空气中的飞沫和人和人的密切接触。现在有证据,食物会传染人这个病毒吗?

冯子健:到现在刚才我已经说过,说到就是到现在为止这个病毒呢已经在全球传播了有半年呃就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了。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在全球广泛的流行传播的过程中,到现在为止没有发现这个病毒呢可以通过进食食品来而感染。我们不会不用太过担心食品安全的问题。这个新冠的食品安全问题。那么在这个新发地市场,但它的综合交易大厅,就是那个所谓的负一层牛羊肉大厅。我们确实发现在很多的。部位我们都检测到了病毒,就证明这个病毒在这个特定的环境里边确实发生了比较严重的污染。那么也出现了很多病人。那么我们现在的主要的推测来了。根据我们现在调查和所发现的这些这个结果。那主要的看法是这样。就这里边可能仍然是就被污染的物品,被污染的物体的表面。然后人的手接触了这些物体的表面积,把病毒沾染到手上。然后这儿又导致他去接触他的口眼鼻这样他的黏膜,然后感染病毒,这是一个主要的方式。这种方式在我们传染病的流行病学上,把这种方式有一个特定的说法,他叫污染物传播。叫for my board。看视频时支持这样一种方式。过去我们说刚才提到是飞沫传播是人的非梦,病人的飞沫呢直接喷溅导致的。另外的一个人跟他近距离接触人感染,这是飞沫传播。还有一种我们说的接触传播,更主要的是指的间接传播。类似于刚才我说的这种无物传播。它是这个病人,他打喷嚏、咳嗽,说话,把某些公共物品给沾染了,污染了。比如鼠标,键盘的玩具等等。然后其他人又接触这个被污染的这些物品表面,然后把他手弄脏了,然后他手又接触口眼鼻,在这些部位,导致他的另外一个人的感染。这个所谓的间接接触传播其实也是一种污辱传播或者污染物传播。那么在这个牛羊肉大厅了。综合交易大厅。这广泛污染所导致的人感染其中可能的一种方式是也是属于一种叫污染物这个他的所导致的是一个传染性感染。

白岩松: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回头去谈论刚才您说的这个关于新发地,也是你们现在的一种更接近一致的一种推测意见,还不是最后的结论是吧,

冯子健:不是最后结论。这是我们呃在开展这个调查,就是这个市场的他的传播放大机制做调查,做研究。这个我们这个工作组啊呃在反复讨论的对这个现象的分析的一个初步这个运想,还还需要有更深入的调查更多的调查来去证实或证伪我们这样的推论嗯。

白岩松:主任,我相信您一定也注意这样的新闻。最早的时候,比如说之前的时候在美国等等。但是最新的新闻是在德国德国的一个肉制品加工的企业企业做了将近六千人的那种核算检测。最后发现这个企业内部有一千三百多人已经确诊是新冠肺炎的这种这个病例了。那么好了,大家一下子又会担心,为什么是这种肉制品加工的企业会有这么大比例的感染率呢?

冯子健:有没有调查数据,调查报告,我我相信这种传播呀可以在任何的一个人群聚集的一个工作场所也好,或者一些非工作场所来导致传播。因为他有人机这个基地才能够非常有效的人际传播。那么至于。肉联厂这样的食品加工企业,他也可能这样的环境,比如说潮湿的有很多这个物的这种环境。可能导致刚才我说的那种叫for my ball,就是污染物传播的这种方式又进一步叠加,可能加剧了这个这个实习里面的人的工工作人员工人的他的发病感染发病和传播。

白岩松:冯主任,那是不是也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个新冠病毒虽然我们还在了解的过程当中,但是他也像很多病毒一样,在这种干燥的常温的这种情况下,他存活的时间不如在潮湿甚至低温的情况下,时间更长。

冯子健:在这里所有的病毒啊在第一分环境下都有利于他的这个存活。如果加上这个有污水是吧,他就更有利于他的传播呃,他的存活。或者说有利于的存活,那个大家可能呃注意到最近一个时期呃,国外有特别是欧洲国家,他们在市政的污水里边儿检出了病毒。而且世界卫生组织呢现在正在考虑呃是不是加市政污水的环境监测环境。作为这一个城市,他的疾病监测的一种方式,也可也提到了议事日程。呃,那就是说呢就在污水排污水里边,这个病毒是可以比较长时间的存活的,但是他不会繁殖增值。

白岩松:这时候就涉及到了一个新的问题。他整个现在面对这种新观病毒,我们跟他打的。到时间虽然不多,但是对于未来我们的食品安全和食品的相关管理检测等等,您觉得提了一个什么样的醒我们以后应该去改进一些什么。

冯子健:这个呢是确实是给我们一个脾气,但是我们要确认食品它两个方面,一个是食品污染以后会不会污染食品污染以后他在传播过程中,他的做一个机制是什么。那么现在的给我们的提示是,我们不会通过届时食品而感染这个病毒,而感染这个病毒。因为很多食品我们买回来要接受清洗,大部分加热。这并不是不会成佛的。那么从这种方式是不会导致人感染的。食品如果有污染,他的感染,我们现在推测他仍然是刚才说的,就是经过手。这个环节把手污染了,手沾染了这个病毒以后导致的感染。那么将来一个实体工厂发生了一下,德国还是其他国家也就发生了这样的一个工人的感染。他会把这个食品污染的。那么将来我们会对各个环节从生产环节对工人的保安的生产工艺过程。那么包括他金融市场以后,使这些食品呢呃被污染的事情,不要在市场环境内把这个污染放大大,我们就要采取一些卫生学措施。当然也包括检验检疫这样一些措施来防止食品污染。导致我刚才说的那种主要的就是通过污染物传播的这种方式,它的发生。

白岩松:冯主任,我再给观众翻译一下,我看我理解的对不对?对,也就是说食品,比如说这个海鲜也好,或者说肉类也好,食品本身你吃他他不会传染你新官病毒。但是由于你在触摸这个食品的时候,比如说最初传染可能也是这么传染的,导致他检测呈阳性。那么你要有可能被传染的是你触摸这个食品。然后这个时候你的手沾了,他又摸你的口鼻等等,导致病毒进入你的体内,而不是直接吃他,导致你被感染,对吗?

冯子健:对,至少我们先到现在为止呢,我们没有发现就是在全世界的范围内都没有发现经过摄食食品,就是吃进去食品。这个过程导致人的感染。

白岩松:好,那最后针对食品这个安全最后一个问题,这时候我觉得大家可能会稍微放心一点了。有很多的这个网友在提问的时候,也都是关于这个我们直接通过牛羊肉或者豆制品感染。新官病毒的几率有多大?刚才冯主任已经介绍了,最近我们还能去普通的饭馆吃饭吗?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另外大家怎么从个体的角度防止病从口入,不仅仅是拼官新官病毒,也包括其他的。

冯子健:我觉得到世纪到饭店吃饭,这个不会也经过餐饮这个环节感染。这个我觉得把握还是比较大的。那么我们所需要防护的还是人际接触他的传播的风险。那么我们的新冠的防控,我刚才反复强调的一点就是我们的手卫生,手卫生是至关重要的。我们要勤洗手,我们尽量减少我们在没有这个脏手去接触我们的鼻子口和我们的眼睛。这个是很多包括新冠这个病例如传播,还有很多疾病传播,都是因为我们的手卫生的问题所导致的,所以手卫生至关重要。这个我们要在今后很长时期内,我们都要改变我们这样的卫生的习惯,养成勤洗手,保持手卫生的这样的一个卫生的良好的这个这这样的一个行为方式。这这点呢我觉得很重要的。还有一点呢我觉得可以提醒啊,您说您是冯主任啊,就是我们到商场或者到这个菜市场去购物的过程中,戴口罩我觉得也是很重要的。戴口罩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我们手直接接触我们的口鼻。这也是一种手卫生保持这种间接的作用吧。

白岩松:就冯主任说的非常好,就是您戴口罩不仅仅是要防空气中那种飞沫,还很重要的一点。假如你手触摸了已经污染的环境之后,由于这个口罩就会阻隔你来接触嘴啊,接触鼻子啊眼睛等等,减少你感染这样的一个几率。那接下来呢,我要用稍微一分多钟的这个时间。我们来看一下全球疫情的这种发展。因为今天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日子,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昨天全球新增确诊病例,大家看啊有这样一个曲线,昨天全球新增确诊病例是十八万三千零二十,这是疫情发生以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最高的一天。

那我们接着在向前看,全球现在已经超过了八百八十万的这个确诊病例。这是世界卫生组织的这个每周也就是北美加上南美占多少呢?半壁江山,百分之四十九点六。也就是说美国,加拿大加上巴西等等,南美的国家占了一半,欧洲占百分之二十八点七。然后东地中海,东南亚、非洲反而一直大家担心的,其实他现在占比不高,是百分之二点五五。但是非洲的人口可不少是十亿人。

所以最后我们来看一下这个数字。全球累计确诊截止到这个现在是世卫组织啊八百八十万,全球累计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四十六万。针对这个全球的疫情,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副主任冯子健。冯主任,刚才我已经讲了,昨天全球新增确诊病例创新高,超过了十八万三千。您怎么看待这个数字?为什么现在大家按理说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还在创新高。

冯子健:因为这样看的就是新冠这个疫情,从我们发现他到现在也不过半年的时间。呃,这个疾病的流在全球的流行仍然处在呃他的早期的阶段。呃,我们现在感染的人数只有数百万人的,和我们七十多万七十多亿的人口比起来,他是一个很小的数字。那么这个疫情仍然在还将持续相当长的时间在全球传播和流行。所以在不同的国家,因为他传播的范围在扩大。那么不同国家采取的应对措施有强有弱。他的在不同国家,他传播的流行的这个强度也是不一样的。所以在有的时候可能会增长的幅度会。比较大呃,这个我觉得都是可以预期的。

白岩松:在面对此时此刻全世界这样的一种疫情的这种蔓延。这种情况您最担心哪个区域,这个主要担心这个人口众多。然后他的医疗卫生条件比较差,就是医疗服务能力,救治能力比较弱薄弱的国家。再加上他的政府的这个治理能力比较弱的国家,他可能会带来非常严重的这种后果。特别是一些发展中的就欠发达的地区的一些城市地区,他特别有大量这个大范围的这个贫民窟存在的这些城市。他一旦发生严重的流行,它的后果会非常的严重。

白岩松:冯主任,你看啊,昨天新增确诊病例当中排在头三位的,恰恰可能跟您说的担心后两位紧密相关。就是第一位是巴西。你看这里也有很多城市,包括他有很多的这种贫民窟。印度现在的单日新增病例超过了一万五。而美国和巴西担任新增都超过了三万。这块儿我先问一下您美国向中国新增了几十例,现在我们都非常的这种这个担心。然后这个非常的这种关注。但是像人家超过了三万,好像都没太当回事儿,是我们太敏感了,还是人家不够敏感。您怎么看待美国还在单日新增三万多例。

冯子健:他这个这跟这个美国的呃所采取的防控措施的防护的策略和防空目标都有很大的关系。另外一个最近的这个病例的增加,可能也跟最近一个时期在多个城市发生的这个游行,人群聚集等等这样的活动有关。也有跟也跟在一定程度上跟一些城市开始舒缓这个所谓的增加人机距离,就是要解封的这样一些措施有一定的关系。美国的整个的医疗服务体系和医疗服务能力。因为他是个最发达的国家,所以他的这个应对的医疗服务的应对能力还是比较强的。所以在多数的地区和城市,他尽管病例数在增加,但是他的医疗系统会有巨大的压力。看来还没有对他的这个医疗这个系统造成这个非常压导性的这个冲击还没有形成这样的局面。

白岩松:但是像美国迟迟依然是每天三万多例的新增确诊病例。对全球的这种抗议来说,它的不利影响是什么,

冯子健:就不利影响就是他的病例增多。任何一个地方的强流行,他都有可能对其他国家造成这个输出的压力,输入的压力。美国又是一个跟世界上这个交往最密切的国家,就是他人流跟任何一个地区的交这个人员往来都是最密切。那么如果美国保持非常高的发病水平,那么它输入到其他国家的这种频率,这种输出强度都会比较大的。

白岩松:冯主任还这得问您,您的这个专业的这样的一个问题哈就是最早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去担心面对新冠病毒,可能我们中国人是易感人群。但是现在随着他在全世界几乎无死角的这种蔓延,是否可以意味着这个病毒对全世界哪儿的人几乎都是易感人群是这样。

冯子健:是这样,这个看不到这个疾病,不同的人种,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呃,他对这个这个疾病的它的易感性,它的这个病毒所表现的致病性和独立上有什么差别。这是一样的。

白岩松:最近几天呢,在这个西方一些国家还是把一个消息当成了非常重要的好消息,那就是英国的这个科学家们发现乙有一种药物,这是现存的一种药物对新冠肺炎的重症患者非常有效。比如说对用的这个那个呼吸机的,可能会有三分之一的这种这个治愈的这种作用对于用了这个,比如说这个其他的这种方式等等,都明显见效。世卫组织也祝贺了他。我们怎么看待这个成果?

冯子健:你是说这个。第三米松对这个药物的使用是吗?嗯,是这样。呃,第三米苏呢是一种这个类固醇的这个一个激素类的药物,它是可以减轻严重炎症反应的一种药物。那么我们国家实际上在这个治疗重症病人的时候,也有这个激素类就类似的激素,同类的激素的使用的。那么至于第三米苏这个种类,因为我不是临床方面的专家,我我据我所知呢,我们的临床的专家团队正在评估这个第三米松以及这一类的激素在病人治疗上。作用以及选择什么样的时机,就是病程的这个阶段来开展治疗。他们都在做评估。

白岩松:我注意到前不久的时候呢,您跟这个高福院士呢在国外的这个期刊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这个论文里头有一有一句话是,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的话,新冠这个肺炎当然是用的中文的说法,我们我用的有可能出现的是一九一八年,当时那种流感大流行那样的一种灾难性的后果。这种不好的这种情况,我们是怎么样去预估和分析的。

冯子健:这个其实是我们引用的国际的发表的文献,这个是个简单的推测了。就是他估计这个这个疾病呢会在人群中,在全球持续的传播。一直到如果要是没有疫苗进行干预,作为一个主要的预防的手段的话,那么这个疾病也会这个导致相当高比例的人感染。那么用这样的高比例的人感染,然后再跟他的病死率,我们知道就是百分之一百分之二的这样的一个病死率。那么相乘就大粗略的估计这么一个死亡数,这种情况,按我们现在对这个疾病的理解是有可能发生的。那么但是我们现在你要知道我们整个人类在积极的研发疫苗。如果在这个疫情在全球演进,这个大中型发展演进的过程中,我们能够及早的尽早的能够研发成功疫苗,并给这个广大的人群开展接种。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既有通过疫苗建立的人群的免疫,免疫又有通过自然的感染流行建立的免疫。这个背后感染后的免疫。那么他两个在结合在一起,就有可能是刚才你所提到的那两个数字发生巨大的变化,使这个形势发生逆转。那么我们积极的期待。那么将来在不久的将来,会有疫苗能够成功的上市。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一起期待好这样的一个结果。

白岩松:最后一个问题可能就是这个也不是很好回答。但是大家也在关心,今天大家看到昨天北京的新增确诊病例恢复到了个位数,是九例。现在北京的这次疫情是否已经在控制之中,

冯子健:从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疫情这个病例的发发生数。那个确诊数。那么我们在观察这个新发这个新报告的疾病,它的发病的时间对他的发病曲线做分析的话,我们还有这个病例的构成,就是他的来源。我们看到的就是在新发地这个市场暴露的人员,他的发病看来是已经接近尾声了。

好,那么现在新发的这些一些病例的主要的都是这个新发地市场直接暴露人员。他又带到社区,导致的进一步传播。但是这个传播呢他的水平是非常非常低的。因为我们这个疫情是发发现的非常早,控制措施非常有利,是有效的控制了这个疾病向社区扩散蔓延的势头。所以我们对我们这个整个疫情是可控的。谢谢您。冯主任,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20200622《新闻1+1》疫情下的食品安全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