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大山里面的华坪女校长张桂梅

张桂梅:起床喽,姑娘快点,还有两分钟上课了。

早上天还没亮。六十三岁的张桂梅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张桂梅:他们喊我魔鬼,有人喊我是周扒皮,半夜鸡叫。

张桂梅不是小工。而是这所学校的校长,这所学校很特别,学生大多来自云南省境内的贫困山区,而且都是女生,这就是全国第一所全免费的公办女子高中丽江华坪女子高级中学今年七月,华萍女高将送走他的第十届毕业生。去年二零一九年高。好,华萍女高一百一十八名毕业生,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四十点六七,本科上线率百分之八十二点三七,排名丽江市第一。

董倩:您满意吗?这样的一个成绩。

没有不满意,为什么不满意啊,

张桂梅:我想让孩子们全部上一本或者是双一流双一流。我也还想让他们上这个最高目标。我想上清华北大,我想要山你的孩子,也能走进最好的学校。

董倩:这个是专门给贫困山区的女孩子上的高中,对吧

张桂梅:我们就没提贫困两个字。我觉得贫困对女孩子来说也是一种隐私。我们就叫大山里的女孩儿。

华萍女高招收的是完成九年制。是义务教育后无法继续求学的山区女生。

如果二天后我们有机会有有钱,我们就要他生活费都不带了,好不好啊,这么大山里出去读书多么不容易。

从二零零八年建校至今,共有一千六百四十五名大山里的女孩从华平与高走进大学,真正湿地。

来自华坪县兴泉镇松竹村的陈明思是今年毕业班的学生之一。

董倩:你准备报考哪个大学啊。

学生:我想考出去考到哪里去。东三省。

董倩:为什么要到东北去啊?

学生:因为那里比较远,不想局限在这个小小的地方了,还是想走出去。就是我们那个村里面有很多的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同龄人就已经结婚了,

董倩:结婚以后干嘛呢?

学生:就是生小孩。

如果不是突然的变故,张桂梅的生活原本与这些女孩毫无交集。张桂梅祖籍辽宁,十七岁,离开东北到云南之巅后,随丈夫同在大理白族自治州喜洲镇第一中学任教。西洲是张桂梅丈夫的老家。

张桂梅以为那里将会是他余生的归宿。然而不幸的是,一九九六年,张桂梅的丈夫因胃癌去世,张桂梅黯然神伤,申请从大理调处丽江市华坪县位于云南省西北部,是金沙江畔的一个小县城。张桂梅到这里的民族中学任教,从大理调到华坪不到一年。张桂梅被查出子宫内有一个快五斤重的激流。然而,由于之前给丈夫治病,张惠妹的积蓄很少,

张桂梅:我就想了,这个是活不成了。那我从医院走到学校,反正不太远,但是我走了很长时间我就走了,走我就想生与死的这种抉择,就很纠结很纠结了,就很难过很难过完了我们写好他们就知道老师走到他们说你不怕的,你治疗你,你不行,还有我呢吗?

后来县长就来了,县长就说张老师,你不要怕,你别看我们在穷我们都会救活的。那么县里看附带会的时候就给我借钱。山里的妇女仅仅只有五块钱。他只是留着一个路费回家的结果,他把钱都给捐了。我当时我就在想着我没为这个小县做过一点点贡献。我确给小县添了大的麻烦,他们把我救活了,我活着要干什么,我就想做点事。

心怀感恩之心,张桂梅不遗余力的投入工作,但张桂梅很快发现这里的教育环境和他以前所在的大理相差不少。

那时候民族中学里的女生数量少掌柜没任教期间还时不时的有女生从课堂上消失,

张桂梅:读着读着她就不来了,不来了我说是我的原因。还是什么原因,我得去找,我就跑到大山里。因为这种大山里我也很少进,也很少见。我就跑进去,跑进去,我一看不对,

董倩:怎么叫不对啊,

张桂梅:才十几岁的姑娘就在家里头什么都不做了,我人哪去了呢?他把他架走了。

董倩:那您有什么办法让他们继续读呢?您能出钱还是说您能帮助人家家里面解决一些具体的问题。

张桂梅:我有钱用村干部去跟他沟通,结果孩子我沟通这个孩子我是要一定要领走的,你一定让他读书的,反正不要你一分钱嘛。你不出钱,我把领走了,你还不愿意,

倩:那您记挣的钱,不是没完没了。有数啊,

张桂梅:有数那我就自己自己少消费一点呗。

董倩:那再压缩,你不消费你能做多少。

张桂梅:反正我可以管得了我这个班级的五十多个人,我不让我教的这个班级的孩子因为贫困,因为你交不起书费辍学了。这个不会。

二零零一年,华坪儿童之家福利院成立捐助方指定让身为教师的张桂梅兼任院长。儿童之家收养的孩子中,有一部分是被遗弃在福利院门口的健康语音。张桂梅无儿无女,成了他们的妈妈儿童之家和民族中学的经历,让张桂梅萌生了一个想法,筹建一所免费女子高中。

张桂梅:大家议论在一起,意思就是说什么年代了,他硬性的把男女给开了,而且办一座女高不是那么容易的。

董倩您觉得人家说的有没有道理呀。

张桂梅:他说的有道理,但我不服气你你越说我越想看女孩子受教育,她可以改变三代人的。你想吧,如果她有文化,他会把孩子丢掉。生个姑娘我就丢,不会吗?我们现在被他妈丢的那个姑娘,现在在一个城市里工作,他曾经也是姑娘,他不但没把那姑娘丢掉,而且的姑娘打扮得多漂亮。教育的多好,他丈夫也是独生子嘛,他要的也是独生女吗?我说你咋不生个儿子呢,他说老妈,你忘了我的身世啊,你忘了我受的教育啊,他是自大毕业的。

董倩:为什么他管您叫老妈呀,

张桂梅:兒童家的孩子都喊老妈,

董倩:你要培养出来一个女性的毕业生,他自然而然的这个变化就发生了。

张桂梅:我当时的初衷是解决低素质的母亲。第一数字孩儿这种恶性循环。

董倩那为什么不可以拿孩子一起来交,偏偏就教女孩子。

张桂梅:我举一个例子,得了我们的学生,我家访吗?高三了,已经是他那儿子才小学是初二初中了,结果他把我告诉他的姑娘留在家里干活,把小学初二的送到县城来补习。我就问他妈,我说你脑子有病,你你姑娘是高三要高考的,你不送他补习,你反而送他去都补习。他说他是儿子。我当时我心里非常非常生气,所以我就觉得我再难得了,我办这个女高都是对的,我就把命搭上都应该的。

除了观念上的差异之外,对于华平来说,教育经费本就紧张。专门办一所全免费的高中,谈何容易。很多人说张桂梅的想法太疯狂。但从二零零二年起,张桂梅就开始为这个旁人看来疯狂的梦想四处奔走。

张桂梅:当时我很傻的,我想这个世界是个好事儿吧。虽然我提出来你肯定会支持我跟你要你都会给一点呗。去哪呀?满大城市期要不就像乞丐一样的吧。那时我就是一个优秀教师了,政府就给我命名了。然后把我的所有的报道,还有身份证儿,所有的证件我任齐了,我就拿着我那个证明,我就跟你说,我说的。你看我想办一所学校,你能不能支持我五块到十块两快都行,

董倩:人家给您的回应是什么?

张桂梅:骗子,有好手好脚的,你不干活,普通话还会说,带个眼镜,你出来骗钱花。

从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七年,张桂梅每年利用寒暑假到外地筹款,但总共只筹措到一万元,远远不够开办一所学校所需要的资金。

张桂梅:五年之后,我实在是不行了不行了,我说只有放弃了,我就想这片大山,我对父老乡亲对不起你们了。要做的他事情我没做成。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二零零七年,张桂梅当选党的十七大代表。在北京开会时转机出现。

张桂梅:开党代会的时候,我们县里给了我七千块钱,我买衣服,我把这七千块钱给买电脑了。然后带着裤子有点破,就被一个新华日报每日电讯的一个一个女记者就把我逮着了。他说你出来,我说怎么了,他说你用手摸摸你的裤子,摸你个题目好,是一个大洞。因为我们老家访了往山上跑嘛,裤子坐来坐去的,磨成那样,我没太注意。我说真的对不起,我说现在回去换也不行。我说这个北京路是这么堵怎么换啊,

他说那是这样吧,下午吧,散会了,我我来接你,我问问你的事情。

第二天,一篇名为我有一个梦想的文章见诸报端,来自全国的支持当张桂梅的女子高中梦有了变成现实的可能。丽江市和华坪县各拿出一百万元,帮助张桂梅办校。二零零八年八月,华平女子高级中学建成,九月正式开学。教师工资和办学经费均由县财政保障,学校建设,由教育局负责。张桂梅担任校长,并吸引来了其他十六名教职员工。

华坪女子高级中学首届共招收女生一百名,绝大多数是少数民族,因为入学分数没有门槛,学生普遍基础较差,成绩始终提不上去。这点是张桂梅始料未及的。

桂梅:学生呢,我想这种读书的机会很少。很不容易,你努力学就行了。结果我没想到技术排查了,得从初中小学的东西补起。

董倩:因为你这个毕竟是面对一个特殊的群体的一个一个学校,就是有没有升学率,或者说你一定要办成一个什么样的这个水平的这么一个样,这个压力,有吗?

张桂梅:他们说这读能够读上职大就行了,我说不干,要读职大,用不着这所高中。因为我知道大家费这么大力气来办这个高中,他们一家人或者一个山一个大山里面的希望就寄托在这我去家访啊。到了人家呀,他那个那个太平山啊,好大好大祖祖辈辈第一个高中生在我们这儿读不起的,我们这不收费,人家来读来了。他的爷爷奶奶就说我们可以放心的死了。我说为什么,他说我姑娘读高中啊,想想这个知识在山里人的它的分量是什么。回学校我就把老师集中了,我说你们说吧,干就干,不干,你们辞职走人啊,

干嘛这么逼,人家要逼了,我说好不容易啊给你把孩子给我们的一个大片山。不是一家的孩子,我说给我给我交出来,就是小二本这个。

当时看起来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让不少教师打了退堂鼓。加之学校条件简陋,见笑才半年十七名教师中就有九名提出辞职。但更让张桂梅感到挫败的是,六名学生的离开,

张桂梅:孩子走了六个六个,我给找回来两个去找的时候,那家长就骂我了。家长说的,我们家没钱,我们家借不着钱。我说你你别管怎么着,你没钱,你得跟我走。哪个高中毕业证也是好的嘛,我说老师讲课我听不懂,他不怕的,我说咱慢慢学。从自从开始一个字一个字,一道题,一道题怎么算把姑娘往回捞,捞回来,拿回去就才拿回来两个,剩下一百个,剩下九十六个,最九十六。哦不对,我怎么我都不让他们走。

然而只剩下八个老师,华萍女高的教学工作近乎瘫痪,眼看学校快要办不下去。仙拟计划将学生分流到其他高中继续就读,并承诺依旧全免费。心灰意冷的张桂梅整理资料,准备交接。但老师们的资料让他眼前一亮。

张桂梅:一整理资料当中我才发现。八人是六个党员,我一下子我底气就来了,我希望就来了,我就把这六个导演找来找来,我就说咱们有六个党员。如果我在抗日战争年代,这个阵地上剩一个党员,这个阵地都不会丢掉。我们是不是六个党员,我们把这块扶贫的阵地给党丢掉,其他五个人就第一个头,我说你们说怎么办吧,他们说你说怎么办呢?我说咱们开始重温入党事实,我们没有钱,我们在二楼画了一个党旗,把誓词写在了上面。我们六个人第一次宣誓,我们全哭了。王某强哭过了,没事没事。路上没东西,你们考得了勇敢一点勇敢一点,坚持一下。

此后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夜里十二点后休息,三分钟之内从教室赶到食堂,吃饭,不超过十分钟。在女高每件事都对张桂梅严格限制在规定时间内。

张桂梅:所以我们要付出的不是一般老师所付出,哪老师结婚的时候头一天结婚就是办完了马上就回来上课,一天,半天。有一个女老师在做肿瘤手术,我说你请假吧,他说医生说你能穿衣服,我就我就回来了,我不请孩子们命令开始干嘛的,开始刷题了,开始做题啊,人家说这个做题对孩子不好,我们没办法呀,我们只有这个办法看着孩子那个样子。我们也难过,拼了啊拼了这个就叫拼了嘛,那我不这么干,我的学生就走着就上不了那个浙大吧。我的学生可以考到厦大,他可以考到下达川大武汉大学都可以上啊,

那您要付出什么?我几乎付出的是什么?

张桂梅:我们老师说别人教书付出的是什么,我们这里面我们是用命换。

的的确确是。

二零一一年华平女高第一届毕业生参加高考,本科上线六十九人,综合上线率达百分之百。张桂梅交出的成绩单,打消了人们的疑虑。

从二零一一年起,华萍女高连续九年高考综合上线率百分之百。一本上线率从首届的百分之四点二六上升到二零一九年的百分之四十点六七,排名全市第一。然而华坪女高佳绩频出之时,张桂梅的身体却每况愈下,他患上了肺气肿、肺纤维化、小脑萎缩等十一种疾病。六年前,因为胳膊疼的抬不起来,张桂梅停止了授课,转当后勤,他是校长,也是保安。每天检查水电安全,使灯与否,赶走路上的蛇,拿着小喇叭督促学生起床吃饭、做操。张桂梅并没有自己的家,十二年来他的家就在学校三楼的学生宿舍里。

张桂梅:事实上也不是说自己不想要自己的生活,只是一天坐着坐着,这一天做着就把时间做没了。忘了把自己的生活吧。当我走进这个地方,走进这个县,走进民中,走进孤儿院群孩子当中,我实质上象征了我也就走进了贫穷。那个时候我没有那种思想准备,我只是说我干一两年吧。结果没想到自己一陷进去,就拔不出来了。一会儿我走的话,你拉着

十二年里,张桂梅先后被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十佳最美乡村教师等四十多项荣誉称号。他把全部奖金捐款和大部分工资累计一百万元,全部捐献给了山区的孩子们和教育事业。

张桂梅:也没钱了。我们大家想办法好不好,

每年寒暑假他都坚持到贫困山区做家访,把知识改变命运,文化摆脱贫困的理念带进大山。说不动今年招生,就把这个地方的招过来。

董倩:这张老师,您说不是人这一辈子。活的是什么呢?

张桂梅:当听着学生这个高考成绩,大学毕业以后,这个学生在为社会做贡献的时候,我们就觉得我们值了,有的学生大学毕业了,第一个月工资自愿全部捐回来。后来我们书记跟我说,我们政府有能力养这所学校,孩子们不容易要他们家长和孩子们享受他这份工资吧。我希望他们出来能够不需要他们感谢张桂梅,谁不需要感谢女子高中我需要他们,感谢我们对这个党和我们的政府就足够了。

董倩:那您觉得这辈子的价值在哪儿啊?

张桂梅:我这辈子的价值我不管怎么着,我救了一代人的,不管他是多还是少,毕竟他们后边走的比我好比我幸福就足够了。这就对我是最大的一个安慰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面对面》大山里面的华坪女校长张桂梅

赞 (1)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