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皇家一号”:年赚2亿,却在一夜间崩塌

  把金钱奉为神明,它就会像魔鬼一样降祸于你。——英国 亨利·菲尔丁

  在利益至上的当下社会,金钱成为了万恶和善意的来源,有人贪慕物质,有人谈吐长相,金钱的价值也在不断的被现实作为贬低。初始金钱只是人们用来改变生活的工具,但在物质社会凌驾于精神社会之上的今天,它在很多时候也沦为了黑暗的终点。

  中国传统的思想文化中金钱观是《孟子》的”为富不仁,为仁不富”,是佛教中的”以财物利益事,摄受众生“,亦是道家的”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

  可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的物质世界的不断被充盈,在财富与权力的交织下传世已久正确的财富观念在钟鼓馔玉中终究呐喊无果,而我们也因此见证了太多肮脏吞噬光明的悲剧。

  一.”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我们常常自问与恶的距离究竟有多远,痴迷享乐、俾昼作夜并不是恶这是每个人都有的贪欲,但贪欲与恶的一线之界却极难把控。

  郑州,作为人口过亿大省的省会,在建设和发展过程中一向占尽政策、地理位置等多个方面的优势。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无数的奢靡面貌也逐渐显露。曾经在郑州CBD商务内环,就应运而生过一个穷奢极欲的享乐场所——郑州”皇家一号”。

  这里从金碧辉煌到一夜坍塌仅仅经历了一年零三个月,但就是短短的十五个月时间这里的营业年收入竟高达两亿元,甚至高于部分国家级贫困县一年的财政收入,数目之多令人不禁咂舌。

  8年前,从开业的第一天”皇家一号”就被很多富商大贾、政界人士视为藏污纳垢的好去处,警界、政界、商场的互相庇佑更是给这个会所蒙上了难解的阴霾。

  地处历史悠久的中原腹地,似乎很多会所、酒店都要冠以”皇家”二字以彰显其独特、高阶的地位,但”皇家一号”的名字显然不是刻意用来唬人的,”请唱歌喝酒不去皇家一号等于白唱白喝”,这句话在那个时间段曾经广泛的流传在郑州本地以及北上广深等多个地区的商界政坛,足以见得”皇家一号”的档次。

  早在八年前,皇家一号的人均消费数额就高达五六千元,会所装修期间就有百十来号人单次充值50万元,更引人注目的是会所开业当天,更是推出了”充值百万送宝马”此等重磅优惠,一时间郑州”皇家一号”成为了富豪云集之所。

  开业伊始很多人称其硬件设备超于北京的”天上人间”,一百多个包间竟能做到夜夜爆满,装修豪华、消费高昂,被受众夸赞为”郑州第一夜总会”

  二.”声色犬马,夜夜笙歌”

  这个高档至极的会所给金钱、权利、美色等等都提供了一个表演的舞台,挥金如土是这里最低端的享乐方式,要说起在”皇家一号”有什么比奢靡的环境更吸引人,毫无疑问那一定是”公关”。

  “皇家一号”的女公关独特之处在于严苛的上岗培训,尽管是风月场所的工作人员,但培训的内容却均仿照空姐的标准,从站立、仪态、气质甚至服装衣着等各个方面都无限靠近航空公司的要求标准。

  肮脏与黑暗注定无法光明正大的存活在光亮之下,”皇家一号”公关团队筹备之初,招聘要求上明确注明着提供的服务只有陪喝酒、陪聊天、陪唱歌。

  当有蓄意挑衅或动手动脚的客户酒侍随时都会出言提醒,但看似”健康绿色”的营业环境背后却有着许多不堪入目的肮脏交易,而这一切的幕后推手就是被包装为”公关经理”的皮条客。

  在已成体系的营销规章流程中对客户、公关都有着隐蔽的约束,假使客人有意单独带走公关,经理就会交给公关一个绿色牌子,一番流程大有古代帝王”翻牌子”的架势,收到牌子的公关就会听从客人的安排,就在这样的暗箱操作下,即便是公关也有每个月十万打底的收入。

  从最初的甘酒嗜音到频频触动的法律红线,郑州”皇家一号”的丧钟一步步被敲醒,但身在其中的人满心满眼只剩下了狗马声色的快感。持久的官商相互笼罩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利益卖场,巨大的利益同时也蛊惑着他们渐渐地迈入犯罪的深渊。

  三.逋逃之臣,罪责难逃

  这场穷奢极侈、不知收敛的盛宴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走向了灭亡,在疯狂吸金15个月后,郑州”皇家一号”被河南警方以涉嫌色情违法行为查处。

  这个规模庞大的高档会所幕后股东共四人分别叫做陈加贵、任文模、张军和高兴武,其中高兴武是会所最大的幕后老板,同时堪称当时整个郑州娱乐产业的龙头老大,在发现违法乱纪行为暴露后,高兴武仓皇出逃海外。

  另外三人则在有案可查的情况下锒铛入狱,幕后老板被查后不久,”皇家一号”遭到封禁,往日辉煌早已灰飞。

  最终伴随着案件调查结果的公示,社会各界人士才发现当地警界与”皇家一号”牵扯颇深,不少的警界高层居然还持有”皇家一号”会所股份,这仿佛也解释了”皇家一号”有恃无恐的态度究竟源自哪里。

  人们对金钱的渴望永无止境,法律作为衡量的标杆尽管一直悬于在社会制度之中,但我们真正应该遵循的是自己心灵深处对道德底线的尺度拿捏。当人们所拥有的金钱财富与自身能力、实际付出不成正比时,我们就理应审视自己是否突破了原有的道德底线。

  在资本博弈的过程里,每个参与者都像眼泛绿光、目露贪婪的饿狼,”皇家一号”盛世之景的极速坠落警醒着我们,在名利网下所有的富贵与贫穷都是善恶循环的因果报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郑州”皇家一号”:年赚2亿,却在一夜间崩塌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