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中美关系:何以面临建交来最严重挑战?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近几个月以来呢,美国一直在我们的面前呈现出一种双高的形象。一方面是在疫情的面前,无论是每日单增新增的这个确诊病例,还是累计的确诊病例一直在高位运行,迟迟让人看不到拐点,高的让人担心。另一个是近几个月以来,美国对中国的攻击和妖魔化,这个调门逐渐升高,始终高的离奇甚至高的跑音荒腔走板,有的时候就让人不得不感慨美国怎么了?为什么中美关系现在面临着建交以来最严峻的这种挑战。针对这一系列问题,接下来我们就连线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让崔大使给我们带来权威的分析。崔老师您好,首先还是要先谈一个数字。因为上次跟您连线的时候是五月五号。当时美国的累计确诊病例是一百一十八万。时间,过去两个半月居然犯了三倍,现在是三百八十三万。我们不去谈原因,现在美国的防御到底处在什么状况。让您担心的是什么?

崔天凯:岩松,你好,很高兴又跟你能够在屏幕上对话。你谈到的美国的疫情,这实际上也是美国民众高度关注的一个问题。我认为怎么把控怎么防控好疫情,同时又能够逐步的恢复经济和生活的正常状态。怎么把握好这个平衡,这是摆在世界各国面前一个重大的挑战嘛。可以说也是必须要完成一个重大任务。应该说各个国家都在向着这个目标努力。当然现在发生的状况是很不一样。我们国家当然是做的比较好,但是也不能松劲。但是从我们来说,我们希望世界各国都能做的比较好。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么一个地球上,人类命运共同体嘛,只要有别的国家还没有做好,我们也不能做到百分之一百安全。我们也希望美国在这方面。能够有进展。

白岩松:在这种疫情的状况下,很多人会去想象是不是中美关系现在基本处在一个冰冻和停摆的状况之中。以您在大使馆的这种日程来说,具体中美现在的交流状况是怎样的。在比如说中美的这种航班会,不会在疫情的情况下全面复航,或者说更大范围的复航完全是遥遥无期的事儿。

崔天凯:中美关系现在实际上并没有处在一个完全停摆,但我们感到高度关切的是,他可能会滑向错误的方向,这是一个关键问题。我们要尽我们最大努力,防止他在错误的方向越发越远,甚至掉到有些人成为陷阱这种状况。所以中美之间商业航班因为有疫情防控。有前一段因为停顿下来以后,他逐步恢复。还有一些这个技术上的准备等等。希望随着疫情的平稳,双方的商业航班能够逐步的恢复正常。这也是其实两国恢复经济,两国民众交往的一个实际需要。特别对我们很多在这已经完成学业的留学生来说,这非常重要。

白岩松:其实谈到中美关系这一段时间以来,不能不谈到华为那个七月二十号的时候,蓬佩奥去英国访问。还特别谈这个跟英国商量五g 之中要让华为退出等等。很多人会觉得美国是超级经济强国啊,至于怕华为吗,还是以此来抑制中中国,您对此袋子怎么看?你在美国要表达的是什么

崔天凯:华为是中国的一个民营企业。然而他做的不错,其实他完全遵循了国际市场的一些规则。在中国也好,在美国也好,在其他地方也好,他也是完全遵守了当地的靠自己的奋斗,靠自己技术上的投入,在国际市场上赢得了一席之地。这本来是应该受到鼓励和支持的事情。但现在美国出现这种情况,应该说是很反常的,很不正常的,完全违背了市场运作的规律,违背了科技发展本身的要求,也违背了美国多少年来一直在国际上鼓吹的很多东西。比方说自由市场,公平竞争,企业家精神,他好像觉得别的人就没有这个权利可以发展的很好。我觉得关键是一部分美国人当中的特别美国有些政客当中的一种心态,就是只能他始终比别人要发展的好,比别人要强大要富裕他认为这才叫替天行道。如果有别人发展的好了,其实还没有超过他,甚至他觉得你你在慢慢赶上来离我近了,他就觉得你是不是占我的便宜,他就要千方百计把你打压下去。这不是一个良好的心态,这甚至不是一个健康的心态。

白岩松:您刚才特别谈到了,并不像大家担心的那样,目前的中美的关系完全处在冰冻和停摆的过程中。那我们注意到前不久的时候,王毅国务委员在中美智库媒体的视频论坛当中提出这个哎中美关系应该有新的三个建议。其中第一个就是激活和开放所有对话渠道。那在目前。的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您觉得激活和开放所有对话渠道有空间和可能吗?而重中之重又该是什么?

崔天凯:我觉得激活和开放所有的对话渠道是必须的。你如果没有对话,两国之间怎么沟通啊,你怎么去拓展合作,怎么去管控分歧,你连对话都没有了,这应该说是很不正常的情况。当然有的时候美国方面会说啊,我们不能为了对话而对话,我们要以结果为导向。我跟他们说,我们当然也希望要有好的结果,要有积极的成果是吧。但是结果为导向,不能说光实现你的要求,而不关我的要求,甚至损害我的利益,这不是一个平衡的结果,结果应该是个平衡的,应该是互利的结果。这才是真正的积极的结果。另外你连积极的对话都没有,这积极的结果从哪儿来?他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

白岩松:另外在这个三点建议当中还有一个梳理和商定交往的清单,形成双方合作对话与管控的三份清单。大家是这句话不太容易看懂,您帮着大家解读一下。更重要的是目前有可能吗?他会起到什么作用?

崔天凯:我觉得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提的这三条建议。特别这三个清单既立足于中美关系现在的现实需要,又是非常有前瞻性的,非常具有建设性。他这三个清单实际上就是说第一个我们要建立一个合作的清单。哪些领域我们完全可以合作的。第二个是对话的题呢,就是有些问题。可能现在还有一些分歧,或者现在还有一些不明确的地方。我们通过对话把它捋清楚,里边还可以找到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第三个是管控分歧的进展。就是说有些问题中美之间不是那么短时间可以解决的,有些存在的分歧,客观上的差别可能会长期存在。那么我们怎么把这些分歧和差别管控好,不要让它影响总体关系的发展。特别不要影响我们应该合作的这些事情。所以这三个清单如果把它理顺了,中美关系的脉络就会比较清楚。中美关系该往哪个方向走,有哪些着力点,有哪些抓手也会比较清楚。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建设性的建议。

白岩松:但是现在难度比较大吧。

崔天凯:王毅国务委员讲话的时候,现场也因为他是在一个智库媒体线上论坛讲的话呢,参加那个论坛里也有不少美方的人士。据我了解,他们对这个反应还是比较积极的。王毅国务委员讲完话以后,我也给很多美方人士转送了他的讲话,给他们写的信据。我到现在为止收到的反映,他们也是很重视王毅的这几条建议。

白岩松:接下来我们也要关注两个国内,比如说有家属啊,或者说本人非常关注的问题,那就涉及到留学生,现在还有相当大的比例的中国在美国的留学生其实还在美国可能是回不来。那在疫情持续严重的这种情况下,他们正在得到大使馆怎样的照料,他们的状况如何?

崔天凯:这有几个数字。首先,中国在美国的留学生总数超过四十万。然而到现在为止已经结束学业,甚至签证也到期的,急需要回国的,这样也有几万人。然后前一段国内教育部啊,民航局、外交部也做了很多努力,安排了三十多个临时航班主要是来接这些留学生回去,大概接回去了将近七千人。但是这个已经回去的数字跟这个有需求的数字对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那么我们大使馆和各个总领馆实际上从疫情开始以来,跟留学生都保持了密切联系。因为我们要关心他们的健康,他们的安全,他们的实际的困难。比方说前一段我们给他们发放了大量的健康包,帮助他们防疫。然后我们也给他们做了很多这个视频连线啊,接听他们电话,也跟国内反应了他们很多需求。那么美国学校进入暑假以来呢,针对留学生的需要,我们使领馆跟教育部、复旦大学也一起办了一系列线上的讲座。针对留学生的包括他们的学业的一些情况,包括防控疫情,包括心理健康,甚至也包括将来回国就业的形式,搞得系列的讲座,对他们也是很有帮助,受到了他们的欢迎。嗯,接下来这些我们还要继续做。

  另外有一段时间,我们留学生在美安全也受到了威胁,美方有些部门粗暴对待他们,使领馆要保证他们的安全,这也是我们的重要工作。此外,刚才提到的临时航班,争取下一步可以继续实施,尽可能把(所有)已经完成学业、有实际困难的留学生接回国。

  白岩松:很多留学生虽然已回到国内,但是担心开学时回不了美国。现在美方政策充满不确定性,对开学之后可能要回美国的这些学生,您有什么提醒或提示?

  崔大使:现在美国学校的暑假已经过去一半,一些还没有回国的留学生也有一些在重新考虑:我现在千方百计回去,一是暑假时间不多了,二是将来能否回得来?已经回去的学生确实有你所讲的担心,包括签证、机票的问题,也担心美方的政策会不会又改变。我们也一直在密切关注有关动向。

  应该说美国的这些大学很重视国际学生的需要,也在研究秋季开学以后上课的方式,是完全在网上,还是网上和课堂相结合,他们也在想办法。建议已经回国的留学生跟自己的学校、特别是国际学生办公室保持密切联系,随时关注美方在政策上有哪些调整、学校出台了哪些措施、准备如何安排秋季学期课程,要随时了解这些动向,然后决定自己下一步怎么走。

  白岩松:接下来是很多人都关心或者思考的一个问题,从宏观的角度说,这几个月美国对中国的攻击几乎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究竟这是竞选的需要,还是美国战略的转变?对于中美关系面临的建交以来的最大挑战,您怎么看?

  崔大使:我觉得这包含了多方面的因素。你讲到的国内大选是一个因素。另外,经过21世纪头20年的发展,我们也跟美国人讨论,从一开始的“9·11”恐怖袭击,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再到现在的全球疫情,经过这几个重大考验,应该说世界各国的国内治理和全球治理都面临很多新挑战。美国也不例外。有很多情况实际上是国内问题发展到一定阶段,经济社会矛盾叠加、积累后的爆发。应该说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因素。

  关于中美关系,去年我们纪念了中美建交40周年,明年是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50周年。这几十年中美关系的发展给两国都带来了巨大利益,两国老百姓都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这是已经被历史证明的事实,不需要去辩论。下一步在新的形势下,中美关系怎么走? 今天的世界已不是40或50年前的世界,今天的中国和美国也不是当时的中国和美国。但当今世界,中美之间更需要加强合作、管控分歧,因为两国之间仍有非常密切的联系。同时作为两个大国,双方对世界的未来也承担着很多共同责任。我们有责任跟其他国家一道去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这个过程中实现各国人民——包括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实现更好的全球治理。如果美方能够着眼未来,着眼世界新的现实,这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白岩松:当前美国在很多事情上给中国施压,无论是香港、台湾、南海军演等等。有人担心中美关系会不会走向“新冷战”,甚至有没有发生热战的空间。对此您怎么看?中美关系会失控吗?

  崔大使:我跟好多美国人说过,你们去看一看地图,你们成天跟我们纠缠的一些事情,其实不是在中国的领土上,就是在中国的家门口。难道你们要把中国所有的省、市、自治区都变成中美之间的问题吗?事实很明显,是美方企图干涉中国的内政,损害中国的主权、领土完整和国家统一的进程,并不是我们在挑战美国。我们必须维护自身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这是天经地义的。同时我们也寻求跟美国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础上,构建更加稳定、强劲的双边关系,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这也是我们始终坚持的目标。

  白岩松:崔大使,有一句话说的很有意思,说在中美关系恶化的过程中,美国一直在疯狂地“踩油门”,而中国是非常理性地在“踩刹车”。你觉得美国的“油门”还有多少可踩的空间?我们的“刹车”有效吗?

  崔大使:如果拿开车来比喻的话,我觉得可能更重要的是把握好“方向盘”,这是关键。要看两国关系是不是行进在正确的道路上。如果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加点油门也挺好。如果是滑向错误的方向,那就应该踩刹车了。但踩刹车不仅仅是为了让它停下来,而是为了回到正确的方向继续往前走。所以油门和刹车都是需要的,但最重要的是把握好方向盘。

  白岩松:最近很多人关注美国的媒体说,美方正在研究禁止中国共产党党员及其家属进入美国。您一般如何面对类似这种近似荒唐的言论?对此您怎么看?

  崔大使:确实很荒唐。我觉得这反映了一个问题,美国有一部分人,不论是政客、媒体甚至智库,他们根本不了解或者说不愿意了解中国的历史和现实,不愿意了解中国的文化和民心,也不愿意了解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血肉联系。明年中国共产党将迎来建党100周年,它从最初五十几个人发展到现在9000多万党员,说实话世界上9000万人口以上的国家都没有多少。这一路走来,中国共产党跟中国人民是什么关系?在中国的历史进程、中华民族复兴的进程中,起了什么样的领导和先锋队作用?我觉得美国人应该去深入了解这些东西,把他们的偏见放到一边。

  当然可能大多数人是出于不了解或是被误导。所以我给他们的建议就是,摘下有色眼镜,好好了解一下中国的历史、文化和现实,听听中国老百姓究竟怎么想,这样就会有一个相对客观的认识。当然可能有极少数人,就是顽固地拒绝面对现实,拒绝面对历史已经证明的客观规律,这样的人最后还是会有。我想借用两句古诗送给他们,“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历史规律是他们挡不住的。

  白岩松:说到古诗,我们看到了您身后墙上杜甫的诗,大家印象最深的还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对当前我们自己、对于中美关系有什么启示吗?

  崔大使:这首诗也挂在这里很多年了,是卢中南先生写的字,非常好。我觉得至少给我们两个启示,一是这首诗写的是泰山,泰山在中国的文化中、在我们观念中代表了一股正气,我们始终要坚持这股正气。第二,要站得高、看得远。“一览众山小”,不是说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而是要跳出当前的一些具体问题,看看世界的未来,看得更长远一点。同时要守住我们的初心,我们两个百年发展目标,今年要完成第一个,接下来还有第二个。我们还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也是一个任重道远的事情。我们要把眼光放远一点,要盯住我们的目标,坚定不移地往前走。我们需要站得高、看得远,需要坚持住我们的正气。

  白岩松:最后,也是大家关注的问题,在当前的氛围下,近几个月中美之间的经贸合作处于什么样的状况?是不是还在正常地进行?

  崔大使:当前整个世界经济都受到疫情很大的冲击,中美经贸关系也不例外。但自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以来,双方都做了很多努力在推进执行。特别从中方来讲,我们承诺要做的事情都在做,包括像金融领域及其他服务领域的开放,一些采购也都在做。因为这些首先是我们自身改革开放的需要,是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是我们老百姓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需求,所以我们肯定会继续做下去。实际上双方经贸团队在工作层也保持着联系。

  白岩松:非常感谢崔大使带给我们的解读。谢谢您,辛苦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中美关系:何以面临建交来最严重挑战?

赞 (1)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