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新冠肺炎肺移植患者进入康复期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昨天对于六十五岁的新冠肺炎患者崔志强来说,无疑是一次新生。他在换了新冠肺炎之后,曾经六十二天在i moo 的支持下这样的支持。那么之后又由国内顶尖的一个反应,有一段时间被认为是救不活了。但是就在昨天,经过了一百六十六天的治疗之后,他出院了。那么我们先看一下他出院的时候的一些拍摄的情形。这是呢在出院之前,在病床上,老人提笔写下了几个字,出院。感谢大家。然后签上了几个名字和日期。医护人员呢是。推着他离开了病房,送上了救护车,到康复中心去出院,是出院了。但是呢他还是需要在康复中心进行一段时间的康复治疗。医护人员在诉讼他到康复医院去,这是在路上。今天我们关注的是呢病人的情况是什么样,接下来他后续康复的重点是什么,我们还是关注一下他今天的情况。

今天六十五岁的崔志强在这家康复医院开始了第一天的康复训练治疗。作为全球首例因新冠肺炎接受肺移植手术后出院的患者,崔志强在出院后就直接被送到了这里。今天对于他来说又是个新的开始.

李师傅还好吧,好好好,感觉有什么不舒服的话跟我们讲好不好说太太来我看一下,所谈一下哎,好好好好这个手来握个手。好的好的好的。

今天下午,记者在得到医院的允许后进入病房,崔志强正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进行腿部的康复训练。他是一个被动的训练。然后我们通过他呢,第一可以预防下肢肌肉的萎缩。我们他不动的话,我自己力量不够,机器人会给他一个被动的这种锻炼。第二个呢就是我们可以通过这种被动的训练来促进他下肢的血流的回流,来预防一个下肢的。因为长时间卧床导致的下肢心里面写上形成的这种风险。

十几分钟的康复训练结束后,崔志强就需要睡上一会儿,一百多天的卧床,崔志强需要恢复的不仅仅是肌肉力量,还有语言功能。因为直到今天说话对于崔志强来说,困难还是不小。

你点头就行,或者摇头,你状态怎么样,很好是吧,你现在跟之前的比较呢,

聂丹阳:他现在毕竟是还有一个气管切开管在这里。这样的话呢会影响到他的说法。因为有一部分气流是直接从这边出来了,就是没有经过声带,所以说他呃老人家是人是非常清醒的。但是呢说话还是可能还是要过一段时间,等我们把肺部感染控制了,把这个气管切开管拔掉了可能可能和我们正常的交流,现在可能还是有点困难。

经过肺移植手术的患者,因为感染几率较大,所以对环境要求比较高。崔志强住在重症康复病房,他一个人一个病房二十四小时有医护人员进行陪伴。今天早上,崔志强的家人还来到医院探望了他。

聂丹阳:家属的话,现在因为他已经嗯,现在我们是叫重症康复病房,已经脱离这种,就是高风险的这种su病房了,所以说我们还是康复阶段。说实话我们也考虑到病人情绪各方面的问题,我们还是允许他女儿,就是有女儿吧,短时间内过来看望他。嗯,嗯还是有有看望的。但是呢我们也跟他女儿做了沟通。因为我们是担心特别。担心这个肺炎的情况反复的。如果出现感染,对他们来讲,那将是致命的。我们跟家属也表示理解,就是尽量减少这个看似的人数或者是开始的时间。

接下来崔志强还要慢慢进行,包括肺功能训练、离床训练等一系列康复训练。先让他坐起来,再让他正常呼吸。是医护人员的目标。

聂丹阳:我们都希望嗯就我们最大的努力把这个患者救治过来。毕竟我们前期这些很厉害的医疗团队付出了很多的心血。我们也希望在这里我们能尽我们最大的努力,让患者最终走在回家。

董倩:针对崔志强的情况,我们接下来连线武汉明州康复医院重症医学科的主任聂丹阳。聂医生。首先这一天下来,你的评估这个病人。情况现在是什么样的?

聂丹阳:好的,患者的情况呢,现在基本上生命体征都很平稳的。然后呢刚才从病房过来的话,患者基本上已经出一个平稳休息的状态了吧,整体情况还是不错的

董倩:在这位崔志强要来到你们康复中心之前,因为他的情况大家都已经熟悉了,你们要为他做出什么样的准备,各方面的准备,包括人员啊,包括一些医疗设备啊,包括康复的设施啊等等。

聂丹阳:呃,首先这个患者比较特殊吧。然后我们的医院的领导,包括我们院长都特别的重视这个事情。然后人员的话,我们来的之前就提前准备了我们的整个的治疗团队。然后我们的资格治疗团队呢。有重症医学科的医生,呼吸科的医生,包括康复科的医生,还有呼吸治疗师、康复治疗师,还有很多的专科的护理人员组成一个多学科的这种治疗团队来进行对这个患者进行一个综合的治疗。然后病房方面,我们再三考虑以后,因为这个患者还是相对来说还是有一定的风险性。所以说我们考虑了我们放在了我们的一个重症康复病房里面来进行进行一个康复。同时我们这个病房里面,我准备了有呼吸,包括呼吸机、心电监护仪,包括很多的微量棒和一些床旁的一些康复治疗设备来不断同时能保证患者的安全。还同时给患者进行一些很有必要的一些康复治疗。

董倩:聂医生,虽然这个崔志祥已经。进入到康复医院。但是我想对于他这样的一个经历过,从从鬼门关上过来的这样的一位重症患者来说,恐怕你们现在要最关心的是他的生命体征的正常,是他的生命安全。还是说你们更要关注的是他恢复各种身体机能。

聂丹阳:那首先的话肯定是我们更关心的话是他的各方面生命体征的这个平稳就是生命的保障。在此基础上,我们会逐步加大我们恢复康复的力度。

董倩:对你们来说,从呃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转到你们康复医院之后,是说这个转院本身是不是就已经说明这位病人是处于安全状态了,还是说他在康复的过程中,还有可能出现一些生命。的这个这个会又出现生命危险。

聂丹阳:是的,首先毕竟他现在还没有出院吗,还是在医院需要治疗的患者。所以说呢呃再加上它是一个肺移植后的患者,还在持续的应用这些抗排斥的这些药物。所以说嗯嗯完全脱离生命危险,肯定是不太现实的。所以说还是有一定的风险。但是这个风险就非常非常小了。既然他从一个重症医学科转到了我们重重康复科,已经迈出了很大的一步。

董倩:医生,你看啊,就是你们现在是康复中心。当然刚才您也介绍了,有为他准备了一一整套的专家团队。那么除此之外,是否需要其他力量的支持。

聂丹阳:这个是肯定的。因为这个病人的特殊性,包括他现在还是呃有吃这些抗排斥的药物,还是需要积极的免疫系统。这这种水平要低一点,这样的话都可能会带来一系列的药物的副作用,包括一些并发症。这样在这里也感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一直以来给我们的提供的支持。然后我们和他们一直保持有联系,随时并且有变化,我们都有沟通,来共同制定这个治疗方案。另外我们也聘请了我们湖北省顶尖的康复学的专家来对我们的治疗进行一个指导。

董倩:聂医生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当崔志强能够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转到从那个医院重症科出来,转到你们康复医院。对他来说这是一次新生,但是先生之后,他一定希望重返他的生活的正常的状态。那么也就是说,离开你们那里能够重返生活,这是要到达什么样的指标,到达什么样的标准才是可以的。

董倩:患者呢现在最主要存在是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肺功能需要康复,需要能正常的说话,正常的呼吸。然后第二个指标就是肢体功能的功能要恢复,要能站立要能行走,这样的话就可以回归到社会。

董倩:你预计要多久?这个时间会很漫长,还是说相对是可以估量的可以估算的。

聂丹阳:因为这个患者的话,今天来我们医院也是呃刚刚满一天吧。所以说我们后期会根据他的整个恢复情况来进行一个评估。现在说这个的话不是太好讲不是好讲。

董倩:对您来说接了这样的一位病人,给你们自己增加了多少压力。

聂丹阳:这个是肯定的,这个压力说实话也是蛮大的。包括我们整个团队,包括我们整个医院的压力都是很大的。但是呢我相信呃我们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实力,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把这个患者最终让他走着出院,回归社会,回归到家庭的正常生活。

董倩:非常感谢你,医生也希望您刚才最后一句话说的,希望他能够早日能够走着出院,回到他自己原来的生活中去。希望您这个梦想能够早日成真。谢谢您。刚才聂主任呢给我们带来的是。是对崔志强这位病人到了他们一康复医院的第一天,那么看到了一些情况,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接下来呢我们不妨来了解一下,对于崔志强这样的一位新冠肺炎的患者来说,他在过去的一百六十六天,他在康复期,这个治疗期间,他都经历了什么,有多少人参与了对他的救护。那么我们可以看到他从二月七号住院住到武汉市红会医院开始。

那么就有四川省第一批第二批援鄂医疗队的部分医护人员在对他进行这个救治和陪护。那么然后三月二十八号到四月七号这段时间呢,他住到的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东院,在此期间是四川华西医院的医疗队康焰团队的部分医护人员其实进入到四月七号开始到四月二十号期间呢。这就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的。重症医学科还有周晨亮团队近三十人,对他进行各方面的评估。因为与此同时,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医疗救治组的肺移植专家组,也就是陈静瑜医生。他带着三个小组近二十,一共是二十八人。就开始对这样的这个崔志强进行评估,并且进行手术前的准备。

直到四月二十号手术手术之后还远远没有结束,四月二十号到五月七号。那么这样的一个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的这个肺移植专家团队呃,还有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术后管理团队将近八十人。这样的一个庞大的队伍。在对崔志强进行术后的救助。然后就是五月七号到七月二十一号。这个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术后团队有三十多人,那里面有重症医学科、胸外科、康复科、整形外科我们可以看到,在救治这个崔志强这样一名患者的过程中,真正是做到了生命之上,不计代价去对他进行救治。在过去的一百六十六天,这是刚才我们说到的是救助的医护力量。那对于崔志强本人来说,他的经历又是什么样的,继续关注。

一度被认为救不过来的崔志强在住院一百六十六天后出院了。截至目前,崔志强是全球已开展的实力。因新官肺炎接受肺移植手术后,守卫达到出院标准的患者。

今年一月二十三号崔志强出现发热症状,二月七号确诊新冠肺炎后入院,二月十七号因病情急速恶化,次日紧急接受e c m o 治疗。三月十七号,崔志强被转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医护人员数次尝试让他脱离e c m o,但都以失败告终。

原有的肺已经完全没有功能了,已经纤维化的晚期不可逆转,只能通过人物设备,通过人工费仪器来辅助他。如果把仪器停掉马上就不行了。

四月二十号,一名脑死亡患者的肺与崔志强配型成功。当日下午十六点,崔志强被推进手术室,准备进行开胸手术。

一万毫升的血,相当于一个人身上的血,换了两遍。接近午夜零点,这场带着正压头套,穿着防护服,历时八个小时的手术终于结束。四月二十二号二十点,在接受双肺移植手术四十四个小时后,医护团队帮助崔志强撤下了辅助他呼吸六十二天的e c mo 人工肺。

,你叫崔志强,对不对啊?全国人民全,全国的医护就在这里,你一定要坚强一点,听到没有,他就把眼睛闭着闭着闭着不分开。

然而肺移植手术后的康复并非一帆风顺。五月九号,崔志强出现明显的移植后排异反应,医护团队立即给予治疗帮助。他挺过了第一波打击,随即康复团队为崔志强制定了一系列康复计划。五月十一号,记者看到病床上的崔志强小腿瘦得只剩皮包骨和大腿极不协调。医生告诉记者,这是长期卧床导致的肌肉萎缩。六月十四号,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一间特殊的病房内,六十五岁的崔志强双手紧握站立支架的把手稳稳站了一分钟。七月二十号,崔志强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坐着轮椅来到医院广场,享受了半年多以来的第一次日光浴。

董倩:接下来我们来连线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医疗救护组肺移植专家组成员,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胸外科的主任医师林慧庆林医生。这个刚才我们连线了这个崔志强的康复医院的负责的医生。那么他也说了,他现在的状况,您是送他出院的,您是负责他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您的判断里面,崔志强他理想最理想的状态,他可以恢复到什么样的一个水平啊,

林慧庆:主持人您好。因为对于这种肺移植新冠肺移植的病人,在手术后期的整个的状况,我们其实是没有前面的经验可以遵循的。所以这也是世界的首例。所以对于后期呢对于他目前来说,肺功能已经是完全可以服务其他的多大的功能的账期也都还会正常的水平。所以他现在需要做的是更多的是康复训练。那通过康复训练之后,我们希望他通过他自己的努力,通过一个人的共同的努力,他能够和他的家人一起出去走走路,散散步,陪着他的孙子在公园里面玩耍啊,享受它的天伦之乐和自由的呼吸。这是我们觉得他应该是可以达到的。

董倩:好的,这是一点。另外一个刚才你也提到了,现在全球范围内是十个人已经做了这个。因为新冠肺炎接受肺移植手术,崔志强是他们中间首位达到了出院标准的患者。就是做到能够做到这一点,您觉得什么因素是占到最重要的一个是什么?是最重要的因素,最关键的因素。

王慧林:最关键的因素我觉得首先是国家对整个的团队的支持啊,包括成立了国务院联防联控的肺移植专家组,包括陈志于教授为主的团队。然后带领了广医,还有广义团队给我们分享的一些经验。包括杭州团队,还有郑二一的团队,他们一起我们其实是总结了他们很多的店的基础上来实施这项工作。所以整个团队的协作和分享的经验是我们中国经验在崔志强身上的一个充分的体现。同时整个医院多学科团队的共同努力,也是使得他能够更为顺利的康复。再一点就是更为重要的就是崔志强他自己的努力,他全力的配合医护人员的所有的治疗过程。即使中间有他感觉疼痛或者觉得不太舒服的时候,他愿意去忍受。然后也愿意去参与。然后和医护人员就是很开心的度过他每天治疗的整个的过程,所以大家也和他接受了坚持下来了非常深厚的友谊。

董倩:林医生其实就是有一点我一直就想问,包括陈毅就是陈静瑜医生的时候,我就一直在问他一个问题。因为对崔志强你们的投入太大了,包括这个资金上的,包括医疗投入,包括人的投入。那么而且包括他这个前期的一系列的投入,那么你们经不经得起失败。因为如此巨大的投入,万一换来的是失败吗?你们有这样的一个心理准备,你们就怎么去化解心里的这种压力啊。

王慧林:会有压力。就是因为这是以前大家没有做的事情,我们做的是一件新兴事物的一个探索。所以对于这样的探索,我们大家都在共同的努力。但是在生命面前,如果谈钱可能是有点不太合适,就是我们生命至上是我们中国对每个公民的承诺,是作为一个医护人员来说,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希望。我们虽然没有孙悟空的金箍棒,但是我们仍然愿意去做所有去尝试去做这件事情。所以到最后这件事情我们是全身心的投入,心无旁骛的去做这件事情了。

董倩:最后林医生没有一场简短的一句话,就是因为您参与了他评估,从他的评估到手术的全过程。最后您就用一句话,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王慧林:全身投入吧。不管是不管是哪个方面,就是是我们的医护人员或者是患者本人,或者是国家层面,或者是基金会全身心的投入。

好的,非常感谢。其实对于崔志强来说。全就是生命至上的理念,医生精湛的医术,他自己和家人的支持才有了他的心声。感谢您收看今天的节目,再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新冠肺炎肺移植患者进入康复期

赞 (1)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