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到底有多污?污的你不敢想象!

日本到底有多污?

日本浮世绘大师喜多川歌磨的作品《海女与蛸》(局部)。

不管是那些大胆的日本春宫图,还是荒木经惟的“色情”摄影,或者是那些“污”得一塌糊涂的深夜剧,都是在告诉你们,“裸”并不是一件令人羞耻的事情。变污的其实不是“裸”本身,而是人们躲闪的眼光。

文/库索

在日本,类似裸体之类的行为艺术非但一点不污,还能消解日本人的拘谨形象,成为一个总能戳中笑点的妙梗。

去年,名叫“总之很开朗的安村桑”的搞笑艺人突然在日本红了。试想一下,如果你每天早上打开电视,看见的都是一个180斤的大胖子,搔首弄姿从不同角度表演他的裸体,最后突然露出一条肉色的内裤,贱兮兮地说:“请放心,我下面穿了”——是不是恨不得自戳双目?

但就是这么一个梗,让安村成了北海道旭川市的旅游大使,还获得了日本2015年“流行语·新语”大赏。现在,让日本企业最神经紧张的事,莫过于行业准则和社交网络,但凡有点什么事,网络上总是立刻充满了正义的主张和暴风雨一般的辱骂。这样的背景下,一个男人以全裸状态出现在黄金时段的电视上,冷不丁露出他肉色的三角裤,气氛就会瞬间缓和下来。

日本到底有多污?
安村和二宫和也(nino)在日本综艺节目上。

污的不是混浴,而是你躲闪的眼光

全裸是一门行为艺术,非但一点不污,还能消解日本人一贯紧张局促的拘谨形象,成为一个总能戳中笑点的妙梗。因此,当有媒体爆出“在泰国旅游的日本人酒后全裸下海引来泰方谴责”的新闻后,尽管事后那家公司的高层站出来为“入乡不懂随俗”谢罪,在日本民众中却未招来太多谴责。

泰国人的震惊,幕末明治时期造访日本的欧洲人也同样有过,彼时在公众场合裸露身体的日本人并不罕见:一丝不挂的年轻女子在庭院里悠然地用木桶洗澡,孩子们裸体在河边嬉戏玩耍,露出一身肌肉的车夫更是行业特色……加上公共浴场和露天温泉很多都是混浴,所以裸并不是令人羞耻的事情,相反,在江户时期的日本人看来,“只不过是脸的延长”。

日本到底有多污?
现在日本社会依然保留着混浴传统,但多是一家人为主,而且必须严格遵守礼仪与规范。

对裸体有羞耻感,是随着明治维新进入现代社会而生的舶来思想。明治政府颇为在意西洋人的眼光,于1868年以“对外国人来说是野蛮行为”为由,开始禁止混浴。到1885年为止,围绕着裸体、混浴和性风俗的禁止政策层出不穷,日本社会的道德准则渐渐从“裸体是日常事”转变为“裸体是值得羞耻的事”。

然而,自上而下的政策并不能立即在民众中得到一致认可。1885年来访日本的外国女性,还是会在海边目睹裸体之后吓一跳,她们在日记中写道:“卖水果的少女结束生意后,脱光衣服径直走进海里洗澡,当她在海滩上擦拭身体的时候,一个男人刚巧路过。少女淡定地继续擦拭着身体,瞥见了男人,脸上浮现出熟人式的淡淡微笑,就这么以裸体的姿态寒暄起来。”

近年来,由于政府的再三严令禁止,混浴的温泉和澡堂在日本锐减,混浴温泉在这20年间减少了六成,只剩下不到700间。在庶民把澡堂广泛视为娱乐的江户时代,尽管幕府再三出台禁止令,混浴的状态也从未衰败……如今看到它们渐渐消失,实在是有点寂寞。

日本到底有多污?日本旧画中的男女裸体混浴场面。

春画在日本具有重要的性启蒙作用

要说最近日本艺术圈的热点话题,其中之一是“春画”。

浮世绘是江户时代绘画中最闻名世界的一种,而几乎所有浮世绘画师都画过春画,留下超过1000幅作品。大胆的性描写是春画的主要卖点,也让它在明治之后遮遮掩掩了一百多年,如今则突然登上大雅之堂,作为贵重艺术品在美术馆里巡回展出,打着“日本第一场春画展”的旗号,场场爆满,比隔壁展出的莫奈真迹热闹多了。

网上有人质疑:这么污的东西,真的要冠上艺术品的名号吗?立即有另外的人跳出来反驳:它们可是在几年前就被请进了大英博物馆的,还不够资格吗?犹记当年在英国展出时,日本新闻取的标题是:“日本人变态的感性早在1000年前就有了——让日本自豪的传统变态文化‘春画展’在大英博物馆举办,16岁以下需有保护者同行。”

变态春画的代表,自然就是葛饰北斋那幅大名鼎鼎的《海女与蛸》,其内容之色情与重口味,只可看图,难以言传。

日本到底有多污?葛饰北斋名作《海女与蛸》(局部),一只章鱼附吸在女人的生殖器上。在日本,春画对于出嫁女性而言具有性启蒙意义。这幅春画传达的鱼水之欢,被视为具有某种吉祥的生儿育女、延续香火之意。

说起葛饰北斋,那是连梵高和莫奈都临摹过的超级大师,日本普遍认为他晚年的作品最为精彩。而这幅触手系的开山之作,绘制于他90岁的高龄,也是春画中最扬名天下的一幅,据说19世纪在法国展览时,引发了欧洲艺术界的轰动。

去年,“春画展”在东京的第一天,荒木经惟便兴致勃勃跑去了。据现场传来的目击证言,这个75岁的小老头刚一见到画,就狂喜着大喊:“章鱼酱!章鱼酱!”“啊,得到力量了!厉害啊,章鱼酱。”接着,辻惟雄啦,村上隆啦,纷纷前去朝拜。细述起这幅画对自己创作的影响,每个人都有一段精彩绝伦的往事——日本的当代艺术,正是从这样的“污”中发展起来的也说不一定。

我在京都看了那场春画展,展厅内单身女性者众,小情侣者众,基友者众,丝毫未有人流露出或猥亵或尴尬神色。展览的文案写满了文化解释,例如四季行事、花卉草木、时令旬物、服装形态,亦有宗教鬼神之沿袭、政治社会形态之暗讽。细致到一朵掉落的红色椿花,也会说明:古时绘画常用此景,隐喻失去处女之身。

日本到底有多污?日本摄影艺术家荒木经惟作品《愛奴ルンルン》(新潮社出版),模特花井美里,绳师有末剛。

以争议性话题,找出日本深处的暗阁

三年前,有一部叫《我们都是超能力者》的深夜剧,常被翻出来作为日本人的污点证物。在深夜时段播出的电视剧,原本就比黄金档尺度更大,不必挖空心思迎合大众需求,题材五花八门,收视率不会太高,倒也因此产生了不少有趣作品,令人眼前一亮。

这是一部比深夜剧更深夜剧的佼佼之作,充满了少年少女思春期光怪陆离的性妄想,用豆瓣网友的话来总结,就是:“无节操、露胖次、要工口”。别说观众啦,就连女演员也在访谈中表示:根本拍不下去,实在是太污了……据说因为尺度实在太大,东京电视台某高层每播出一集都会暴怒,恨不得让导演拎着水桶去走廊里罚站。

这诚然是一部很“污”的剧,但是“污”得很有趣。日剧青睐的元素都出现了:青春、校园、科幻、怪兽……但每一个元素的走向都不是你能预测的那样。去年,这部剧推出了电影版,海报上醒目地写着:这个夏天,童贞拯救地球。

日本到底有多污?《我们都是超能力者》剧照,演员真野惠里菜躺在一堆Tenga里。

另一部深夜剧,2014年播出的《马赛克日本》,也是污得一塌糊涂。编剧同样来头不小——稳坐日剧界第一把交椅的坂元裕二。《最完美的离婚》《问题餐厅》《回忆起这段恋情一定会哭吧》都出自他手,再往前追溯,当年那部《东京爱情故事》也是他做的编剧。

坂元就是坂元,他试图从性产业这个最受争议的话题中,找出日本人和日本社会深处的暗阁,那些被马赛克的值得大家思考的东西。

日本到底有多污?
《马赛克日本》大胆以AV业界为题材,其实是打着情色的擦边球,关注人的生存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日本到底有多污?污的你不敢想象!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