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破局思维”?为什么生活会进入”死循环”状态?

  没有任何人可以限制你,除非你自己同意。

  一,人生有些无解的事,再努力也解不开。

  什么事可被称为无解的事?就是那些让你陷入“死循环”的怪圈,怎么走也走不出来的事。

  你想找时间学习,提升自己的能力,摆脱忙碌的状态,但你却发现自己已经忙到了根本没有时间学习。

  你想通过创业赚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但没有第一桶金你根本创不了业。你想进到一个房间,但钥匙就在房间里,想要拿钥匙就得先进去……

  相信你已经有所体会了,其实提到“死循环”这个词,大多数人就有所感觉,因为这样的事在我们身边大量的发生着。

  而这其中有两个例子最为典型——穷的人会越来越穷,忙的人会越来越忙。

  你可能会反驳,因为有很多人就实现了从贫穷到富有的升级。这一点我不否认,确实是大有人在,但我所指的,不是从个例来看,而是从一个国家或者全球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稀缺》的两位作者是专门研究贫穷和忙碌的,他们做过这样的研究,给贫穷的人发放补贴,会发生什么事?

  研究结果是贫穷的人并不会考虑保险、投资、学习之类的事,只会买更多的柴米油盐。这是为什么?因为缺啊。

  你缺什么,你就会越关注什么,进而陷入“稀缺模式”,看不到其他更重要的事。

  越穷,就越会做关于生存的决策,就越不会考虑长远赚钱的事,就会越穷。越忙,就越没时间想,越没时间想,就会越忙。这就是“死循环”,是一个又一个的局,这些局把你死死的困住,让你动弹不得。那该怎么破?答案就是:破局思维。

  你只有打破了现有的局,才能看到更广的世界。所谓局,就是系统;破局,就是打破现有系统,进入更大的系统。

  举几个例子:钥匙落在了房间,但你要进去,你可以打电话让开锁公司来开门。

  没有第一桶金创不了业?现在风投这么多,可以去找投资啊。忙到没时间学习?

  如果生活压力不算大,可以辞职花时间来提升自己,如果生活压力大,也可以多留意工作中那些比自己厉害的人,向他们学习,工作本身就是学习。

  原来只有钥匙和房间,现在多了开锁公司;原来只有创业和第一桶金,现在多了投资。你发现没,原来的局扩大了。把更多可能性放进来,把局扩大,这就是破局。

  很多人其实很清楚自己所处的局,但往往却选择了视而不见,把问题放在那里不管。所以你得问自己:你的目标是什么?

  我刚大学毕业时,听了我爸的话,贷款买了套房子,虽然从现在看那房子涨得还不错,价格已经翻了一番了。

  但在当时,买完后我就立马后悔了。有人会说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还真不是,你想啊,那时我刚大学毕业,工资少得可怜,而这份工资,又要让我在北京生活,又要还房贷,这日子得有多苦?

  所以当时我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的局里,买房是为了投资,增值后可以选择做自己喜欢的事,但房贷的压力让我不敢再轻易选择了,我被房贷绑架了。

  虽然那时我并不清楚自己陷入到了一个局,但隐隐有一种感觉: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要想办法把自己捞出来。

  适当的压力是一件好事,因为它会促使你思考。

  当时我做了两件事,其中一件是换岗位。我最开始是做技术,但那并不是我喜欢的工作,所以我向公司申请了内部换岗,去做了运营,从最基础的运营专员做起,做到运营经理,最后做到运营总监。

  另外一件事就是学习。除了学习运营方面的专业知识外,我还学习了产品、新媒体、管理……

  而正是那段时间的学习,让我对互联网有了一个更大更深的认知,也让我找到了人生的一个方向,后来我转行去做了教育。

  这就是我曾经经历的一个局,以及破局的过程,虽然现在看的很明白,那就是一个局,但在当时就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

  有时候身在局中,并不一定能看到,人这辈子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局的,所以要做好终身破局的准备。

  那该怎么破局呢?有两种办法,用古典老师的话说,一种叫改革,一种叫革命。什么叫改革?改革就是接入新的链条,循序渐进的改变。

  当你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局,陷入“负循环”,你要想办法让自己养成一个可以破了此局的好习惯,比如学习,比如锻炼等等。

  从这个局撕出一个口子,接上一个好习惯,渐渐形成“正循环”,我刚才贷款买房的例子就是改革的做法,我接入了两条新链条,一条是换岗位,一条是学习。

  改革的做法相对温和,因为变化并没有那么大,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真要做到也是件极其难的事,因为改革的初始阶段往往是“反自觉”的,这里面有一个大的陷阱。

  为什么会“反自觉”呢?因为刚开始时只会让情况越来越糟,你本来就忙,还要花时间学习,那就会更加忙,而学习又是长期才能看到效果的事,所以改革的初始阶段就变得越来越糟 。

  所以很多人就干脆放弃了,因为看不到效果,结果就是再次陷入到“死循环”中。

  跑步瘦身就是这样的逻辑,想瘦身,制定了跑步计划,但是跑了几天后发现完全没有效果,然后就不跑了。

  这就是改革最大的陷阱——把时间周期看得太短。你要明白一个长周期的概念,很多事短期感受和长期收益往往是相悖的,但你对短期感受又如此敏感,所以就会坚持不下去。

  关于长周期,我很喜欢贝索斯的经营观——所有只能产生短期利润的项目都不重要,无论现在赚多少钱;能够产生长期现金流的项目才是重要的,无论现在亏多少钱!

  说完了改革,再说说革命。革命是什么?革命就是踩刹车,就是直接对着死循环喊停。

  比如你忙到了没时间成长,那就干脆辞职,花时间集中学习,提升自己的能力。

  但很多人是不敢这么做的,因为现在社会压力这么大,而这种做法的不确定性又太多,万一没有效果呢?所以做这种选择需要极大的勇气。

  我们每个人都像一台高速运行的电脑,从小被要求运行各种各样的程序,上小学,上高中,上大学,工作……停不下来。如果哪天你停下来了,想自己编写程序,而你周围所有的电脑依然在高速运行着,甚至嘲笑你怎么不动了,然后把你远远地甩在后面。

  所以有时候做某些选择,即使你内心非常笃定,也依然会很痛苦。但好消息是,你还年轻,所以趁着现在还有热情和勇气,去撞一撞那些墙吧,用最少的代价。

  很多人每天日复一日的重复,却幻想有一个与众不同的未来,这就是荒谬。成长很痛苦,但不成长更痛苦。

  二,学会升维思考,别让努力白费。

  有的局你能看到,比如“死循环局”,但有的局你根本看不到,我把这种局称为“地震局”。你可能会好奇为什么取这么一个怪异的名字?原因很简单,因为地震了,楼修得再好也没用。

  《三体》里有句话:毁灭你,与你何干。这句话说的就是“地震局”,因为这种局,往往是最核心的部位遭到了打击。一棵树的树根毁了,上面的所有树干、树枝、树叶生长得再好也是没用的。

  举个梁宁老师说的例子,两个同班同学,在2010年大学毕业,一个加入腾讯,一个加入报社。他们的结局会怎样?

  8年后,去腾讯的同学已年薪百万,并且满街猎头都在挖他。投资人也在挖他,只要出来创业就给钱。而去报社的同学,因为报社没落了,他曾经寄托理想的整个产业都没了,一切都需要重来。你应该听说过这句话——升维思考,降维打击。

  去报社的那位就被降维打击了,而他在2010年选择的时候,是看不到他所在的局的。这里并不是说两个人的能力有多大差异,也不是说他们跟随的领导有问题。核心问题是这两个单位所附着的经济体:一个在快速崛起,一个在快速崩溃。

  湖畔大学的曾鸣教授提过一个概念——点线面体。我大概解释一下这个概念,这说的是一个系统层级的依附关系,你想象一个长方体,看看是不是这种情况,点必须依附在线上,线必须依附在面上,面必须依附在体上。那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在一个公司做得再好,结果公司(线)倒闭了,比如诺基亚;一个公司做得再好,结果整个行业()被颠覆了,比如功能手机;一个行业做得再好,结果行业依附的经济体()没落了,比如欧洲的某些国家。这就叫,毁灭你,与你何干。

  这个世界正在加速变化,如果方向错了,再努力也是没用的。所以我们在做选择时,不要仅仅只盯在点这个层面,更要看到这个点背后的线面体,当然这不是让大家去投机啊,而是要告诉你,你要经常审视自己的环境。

  什么叫悲惨的人生?悲惨的人生,就是在一个常态的面上,做一个勤奋的点。更悲惨的人生,就是你每天都在想着未来,但其实这个面正在下沉。最悲惨的人生,就是这个面依附的经济体也正在下沉。

  其实很多人在职场上混不好,并不是因为你的专业能力不强,或者说你不够努力,而是,你的选择错了。破这种局的根本,就是要看到点线面体的层级结构,你要经常审视自己所处的环境。

  但仅仅审视环境就可以了吗?还远远不够,你起码得行动起来啊,但这又有一个巨大的陷阱。其实很多人是能看到这个局的,比如说,网红经济、人工智能、产业互联网化等等正在崛起的新事物你是能看到的,但你依然无所作为,这是为什么?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有的人在一个没什么前途的公司岗位上待着不辞职不转行,在一段没有爱的关系里呆着受折磨,而不离开。

  是对方对TA好,有承诺吗?并不是。而是对方抓住了TA的恐惧,把TA捆得死死的,动弹不得。TA恐惧辞职后找不到好的工作,恐惧生活突然没了保障,恐惧不被人爱,恐惧被别人说……

  人越恐惧时,就越渴望确定性的稳定。这就是这种局最大的陷阱,恐惧会困住一个人的手脚,进而失去很多的机会。其实恐惧这种情绪,每个人都会有,而且经常会有,那该怎么处理恐惧的情绪呢?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小建议,权当参考。

  在我自己做选择时,我会经常问自己两个问题:这个事的最坏结果是什么?

这个最坏的结果我能接受吗?每次当我问完这个问题后,我就发现,内心的恐惧和最坏的结果,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恐惧,有时候往往只是恐惧本身,唯有直面恐惧,才能掌控人生。

  三,你的认知,决定你的人生。

  前段时间看了本书,叫《有限与无限的游戏》,书的开篇指出: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一种可称为有限游戏,另一种称为无限游戏。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在边界内玩,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在和边界玩。

  整本书读完,我最大的感受,是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其实是可以相互转换的,而这个转换的关键点,在于你的认知,在于你对边界的看法。

  边界至少可以分为两种边界,一种叫时间边界,一种叫空间边界。所以再回过头来看,一个局的边界决定着这个局的大小,“死循环”局对应的是时间边界,“地震”局对应的是空间边界。

  而这两种边界的本质都是认知边界,两种局,本质都是“认知局”。所以你去看高手和普通人的区别,就在于高手看问题,能看到事物发展的脉络,找到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关系,以及能够理解事情背后的真正规律,看到事情背后的系统层级。所以高手能看到更大的局。

  美国有部电影叫《楚门的世界》,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导演叫克里斯托弗,他制造了一档纪实性肥皂剧,在全国范围内大受欢迎,这档剧24小时不间断直播一个叫做楚门的年轻人的一举一动,而最关键的是,楚门并不知情。

  事实上,楚门从小就被送到了一个叫做桃源岛的小城,这座小城就是导演的“摄影棚”,里面的一切都是布置好的,楚门在这座小城里慢慢长大。

  而这座小城里的其他所有人,注意是所有人,包括楚门的父母、妻子、同事等,都是这档剧的演员。也就是说,他们在和楚门演一出真人剧,但只有楚门自己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中,这座小城布满了无数的摄像头。后来楚门渐渐察觉到了不对劲,想要走出桃源岛,历经种种困难,最后冲破了被导演一手控制的局,逃出了那个虚拟的世界。

  桃源岛是导演给楚门设的局,但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扪心自问:在我们自己的认知里,你是不是,既是那个导演,也是楚门本身呢?

  所有的限制,都是自我限制。什么是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是随时随地都拥有选择的权利。

  美国总统罗斯福有一次不幸家里被偷,朋友写信安慰他,他却这样回信:我应该感谢那位小偷。第一,贼偷去的只是我的东西,而没有伤害我。第二,贼只偷去我部分的东西,而不是全部。第三,最值得庆幸的是,做贼的是他,而不是我。

  还记得《肖申克的救赎》里那句经典台词么?You know some birds are not meant to be caged, their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有些鸟儿是永远关不住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

  安迪被困在监狱,在极限环境下,他破这个局用了整整20年。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限制你,除非你自己同意。

  总有些人,他们一辈子注定要活到极限,一辈子都想触碰自己能力的边界。对于他们,生命的每一天,都忙碌着为自己活,不断突破人生中一个又一个的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什么是“破局思维”?为什么生活会进入”死循环”状态?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