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状不是那么好告的 告御状要付出的代价绝不是上访那么简单

御状不是那么好告的 告御状要付出的代价绝不是上访那么简单

说起“告御状”的情节,现代人在影视剧里并不少见。在司法体制相对落后的古代,升斗小民蒙受冤屈,申告无门之际,心中所能想到的最后一片“青天”往往是遥远的皇帝。作为中国封建社会国家的最高统治者,皇帝手中掌握的皇权,通常是人们心目中最后可信赖的仲裁,因此,千百年来,历朝历代都有关于民众“告御状”的故事。

早在商周时期,《周礼》中曾记载:以肺石达穷民,凡远近茕独老幼之欲有复于上而长弗达者,立于肺石,三日,士听其辞,以告于上,而罪其长。”

所谓肺石,具体来说,跟古代衙门口的鸣冤鼓作用差不多。百姓欲申诉冤屈,便要在肺石上站立三天,历史是过去时,对于历史的研究与发现,是一个回溯性的活动。前段时间,一个学校的学生搞校园活动,在一个宣传介绍日本的展台前,居然悬挂了日本的“旭日旗”,学生甚至以为这就是日本国旗。然后由朝士很多在以往漫长岁月中经历过的事情,其实现在也都曾经出现过,想要做出正确的选择和决定从来都不容易,但是看看过去的历史,看看过去的人,还是能够帮助我们排除有陷阱选项。读历史的书籍也罢,读人物传记也罢,总是能够透过纸张给出一种力量,那份力量,我想便是历史人物里给到我们的,发自内心的自信和坚定。听其所述内容,以报告朝廷,继而为民做主,可谓史料典籍之上对民众“告御状”最早的记载。

到了

御状不是那么好告的  告御状要付出的代价绝不是上访那么简单

明朝,明太祖朱元璋则规定,庶民有冤,可在重大的危机状态面前,说,还是沉默?说,又该如何言说?以言说方式与社会的距离而言,首先是新闻,然后是文学与历史。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会浏览新闻信息。文学?似乎如此奢侈;历史,又如此遥远。我们是否处在历史进程之中?这是一种指向何处的进程?历史的目标和路径似乎都极其模糊。现在,这些可怕的微生物军团是否也是历史的一种力量?或一种带来“人类可能转变”的压力?我在布克哈特这里,寻求不到明确的回应,在俾斯麦式的强人政治和大众现象一同兴起之际,他致力于将当下问题的求索转向过去。但他向我们推荐了一种“在全部事物发生彻底改变时持守自身不变”的困难立场。直接向皇帝反映情况,任何官员不得阻拦。清朝康熙年间,勤于朝政的康熙曾多次深入民间微服私访,百姓告御状的机会自然也是不少,然而这样体察民萧然的作品知名度并不高,他那部写秦朝的作品因为书名容易和孙皓晖的历史小说搞混。萧然讲历史有着通俗说史般的简练文字和很强的讲故事的能力,同时他更有着我读史非常注重的作者与所写历史保持“距离感”的冷静和批判,在我看来,这很重要,也因此让他的这两本关于汉朝和秦朝的作品在诸多类似作品中有着独特的价值。情的皇帝在历史上毕竟不多,因此,大多数情况下,告御状对百姓而言,是一段艰难而痛苦唯物史观—–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考试说明》规定的十项能力要求之一是:“初步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分析历史现象和历史事物的本质,阐述历史发展的规律。”的经历。

历代“告御状”的故事中,最广为人知的当属晚清著名的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

同治年间,余杭举人杨乃武遭人诬陷,被指控与葛家童养媳毕秀姑有私情,两人合谋杀害毕秀姑丈夫葛小大,杨乃武因而入狱,被革去功名,判了死罪。

杨乃武姐姐为平反弟弟的冤案,多方奔走,最后上京湘桥区是潮文化核心发祥地。湘桥区委书记庄湃澍说,湘桥区将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坚持以“绣花功夫”推进古城保育活化,以更高起点、更高标准建设韩江新城,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存,延续城市文脉,让一江两岸交相辉映,使历史和当代相得益彰。告御状。

根据《大清会典·刑律》规定,越衙上告即便胜诉了也须“笞五十”,可见古代百姓告御状要承担的风险可真不小!还有一种非常残酷的刑罚,据说是为了防止百姓“诬告”而设,那便是“滚钉板”。

时代赋予我们“讲好中国故事,延续历史文脉”的使命与担当,新成立的中国考古博物馆就是为了传播优秀历史文化,讲好中国故事。博物馆处负责人巩文说,我们的展览要通过一件件鲜活的文物文献,尽力呈现一幅中华文明5000多年来连续发展的壮美画卷,努力诠释文化自信的历史根源,回答好“我们从哪儿来、往哪儿去”的“历史之问”。

所谓滚钉板,顾名思义,就是让人宿先生的石窟寺研究不仅长于考古方法充分、科学利用,更善于把考古事实与文献材料、历史宗教结合在一起,这种研究方式不仅开创了历史考古学的研究道路,也充分体现出人文性和综合性。也正因如此,《中国石窟寺研究》虽然是以石窟寺为主要研究主体的,却能也在各个方面渗透出历史、文献、宗教、版本等方面的知识。以血肉之躯从一块钉满尖锐铁钉的木板上滚过去,铁钉刺入肌肤,必然是血肉模糊,痛苦不堪,若无天大的冤屈要申诉,谁肯忍受这等痛苦?据说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正是杨乃武的姐姐滚过了钉板才使得慈禧亲自过问,最终平反了冤狱。

汉代艺术的这种丰富生活场景也同样意味着对自己征服世界的社会生存的歌颂。辽阔的现实图景、悠久的历史传统、邈远的神话幻想的结合,在一个琳琅满目五色斑斓的形象系列中,强有力地表现了人对物质世界和自然对象的征服主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御状不是那么好告的 告御状要付出的代价绝不是上访那么简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