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7月CPI回升,主要靠食品?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呢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七月份cpi,也就是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这样的一个数据。按理说这个数据呢波澜不惊,要是放在平常的时候,大家觉得可能非常非常的正常是多少呢?是二点七,比如说吧,相对于咱们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写到的,二零二零年cpi的这个目标是三点五左右,你就知道有它非常有利于完成这个目标很低,甚至从一月份cpi所达到的五点四这样的一个峰值相比较的话,你眼睛去看的话只是数字的这个一半,更看出了它的低。

但是有趣的是,这个看似低的数据里头由于藏着一个高,所以不论是媒体还是这个居民都是广泛的关注。那这个低的数字里头什么高呢?我们看过去这几个月受到疫情的影响,因为过去这四个月整个在环比的时候。都是下降的,但是七月份第一次又开始恢复了,是正增长,涨了0.6,按理说零点六也不算什么,但是在涨的这零点六里头,食品价格超过了百分之十,而在这超过百分之十的食品价格的上涨的过程当中,也就上涨了百分之十多的这个食品价格当中,二师兄当了老大的角色,二师兄当然是猪肉的价格,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它也绝对是我们肉类消费的绝对的大师兄是老大。那么这一个价格就上涨了超过百分之八十五,这也正是过去这几个月老百姓感受到的,猪肉价格怎么在降了好两三个月之后又开始不断的上涨呢?来,咱们今天就一起关注一下这个2.7看似低,却也藏着高的一个数据。

国家统计局于八月十号发布两个指标。据七月份,全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和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和去年同期相比,cpi同比增长百分之2.7,看似波动不大,但其中食品价格上涨明显达百分之十三点二。

从环比来看,cpi由六月的下降百分之零点一转为七月的上涨百分之零点六,而同样食品价格环比上月上涨百分之2.8。对此,不少居民感到吃的贵了。

具体来看,二师兄身价依然领涨,和去年同期相比,猪肉同比上涨百分之八十五点七。和上月相比,猪肉也是贵了。这是由于多地洪涝灾害对生猪调运产生影响,供给仍然偏紧。同时不少人仍觉得这个月鸡蛋价格也坐上火箭。来自国家统计局的分析,受洪涝灾害和夏季产蛋率下降,鸡蛋价格在连续九个月下降后转涨。农业农村部监测的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点。七月一号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鸡蛋价格为每公斤六点三一元,进入八月,鸡蛋全国平均批发价格已经涨到了每公斤八点六四元,但随着季节性因素减弱,物价波动将有所缓和。有分析称,中长期来看物价依旧是平稳运行态势。

王骏:cpi的这个整体下降的趋势啊不会改变,因为七、八月生猪出栏的数量将进一步的增增长,所以说cpi中长期仍然是下行。

张立群:今年六月份开始,我们这个价格的变动,特别是cpi的变动,已经基本摆脱了疫情冲击的这种非常态,转入到了一个大体常态的运行。而这个常态我想总体还是一个供求大体平衡。

与此同时,另一个价格指数,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百分之二点四,降幅比上月收窄。有分析认为,ppi环比连续第二个月上升,将对企业盈利恢复带来积极影响。

刘新伟:需求恢复是工业品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全球疫情当前仍然处于扩散状态,中国复工复产明显领先于其他国家,疫情发展状态的差异性与大宗商品价格表现的差异性密切相关。八月份之后大宗商品价格会有加速见底迹象,八月份中下旬或迎来调整。

白岩松:好,接下来呢我们马上连线国家发展改革委市场与价格研究所的主任郭丽岩,在他专门研究价格指数和市场的关系。郭主任去年这个四季度的时候,当时由于cpi涨幅超过四点五,是七年以来的这个第一又一次,当时就连线了,您也谈到了这个二师兄。那今天这个二点七这样一个数据出来了,您首先怎么看待在疫情背景下的这个二点七?

郭丽岩:2.7,现在已经在三以下了。而且我们认为啊它基本上延续了二季度以来的这个平稳回落、小幅波动的态势。一到七月份平均的cpi是三点七,这个月是二点七,比平均的这个数量还要少一个百分点。而且这二点七当中我特别想说的是什么呢?它的翘尾是二点九,翘尾就是去年遗留给今年的这个影响,其实新涨价是负的零点二,这说明其实疫情之后物价一直处在相对平稳的运行区间。而且刚才小片儿和主持人也说了,基本上我们是结构性的特征非常明显,食品找非食品稳或者略降,食品当中果儿是跌的,那么肉、菜、蛋,个别呢也是在有一个小幅波动上扬的一个状态。

白岩松:其实从媒体的角度在看每一时段的这个cpi的时候,心情是很矛盾,高了着急,这老百姓可能承受不起,价格再涨太低了说明有问题,消费不振。那好了,今年我们可是从一月份的五点四一直到最低的时候,曾经cpi才是二点四,现在在二点七是否依然反映着消?对还有上涨的潜力,也就是说我们是否也有一些担心的因素在这里。

郭丽岩:是的,其实呢随着复工、复产、富士负伤、复硝的这个不断的推进,协同性的增强,我们已经从物价这个宏观经济先行指标当中看到了一些特征,包括您说的这个消费恢复的这个状态,这个月我们观测到像是旅游、外出等等的这些外出就餐的这些是在恢复。但是确实这个月的核心cpi在百分之零点五,那么比上月少了零点四个百分点。这个我想解释一下为什么呢?其实核心cpi也有翘尾,也有新涨价,翘尾就是去年影响今年的其实这个月跟上个月核心cpi下的这个零点四个百分点,刚好就是翘尾下的这零点四个百分点。那么过往的五个月,从三月到现在,其实核心cpi的新涨价都在零点二,零点三百分点徘徊,那么说明什么?疫情之后,那么其实疫情对于消费的这种制约性影响正在逐步的退去。那么我们核心的中枢核心cpi现在在一个持稳运行,逐渐恢复的状态,未来可能预期复商促销进一步推进的话,核心cpi它的新涨价会回升,核心膝盖可能会有一个稳中略升的这样一个态势,这个指标跟宏观经济的密切性会更强一点。

白岩松:接下来分析这个二点七里头,刚才我说总的来看是低,但是低中有高,因为老百姓民以食为天,一看你这个你比六月份环比的时候你涨了零点六,尤其这个食品涨了这个10.2。您怎么看待?在民以食为天这里大家当然比较敏感的感受到哟这一个多月好像吃的东西涨了,尤其是师兄

郭丽岩:主要。原因其实呢是有一些我们消费在后疫情时代在逐步的恢复,这是一个积极的因素,我们希望复试复试复消呃进一步的扩大,那么外出就餐回到原来的状态。另外一方面呢是现在短期来看,生猪猪肉市场的供给还是偏紧的,为什么我们可以掐指一算,去年这个时候刚好是遭受了绯闻疫情的影响,我们南方主要地区的这个生猪存栏量下降比较快,那么大家也知道猪生长它是有一个周期性的。那么从能繁母猪开始养起,到现在我们开始推向是这有一个至少一年十三个月往上的这样一个周期。正因为当前供给还略偏紧,所以大家看到消费在逐步恢复的过程当中,相关的猪肉价格和猪肉相关的一些肉蛋白类的价格。那么它有一定的回升,包括您讲的,但其实也是因为我们受到暑季这个产蛋量下降,包括可能反能产蛋的母鸡的这个数量啊那么出栏量也有所下降,所以导致的。但是我觉得像是菜呀和蛋呢也不必过分担心,为什么它的生长周期其实是比较短的,在一个市场化的环境当中,其实受到这个价格的引导,生产方供给侧会加快恢复。而且这个猪我觉得刚才您也讲了,二师兄现在在这个月的cpi当中仍然扮演主要领涨的这个角色。但是有一点好处是,我们其实目前所处在猪周期的位置也发生了一些的变化。我们事实上从去年开始补起的一些生猪有效产能,其实有望在三季度末奔向四季度的过程当中,逐步增加市场的这个有效供应量。这个跟去年我们在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所处的这个猪周期的位置是不太一样。

心里的底气是不一样的。但是好了一会儿,肯定有好几个涉及这方面的问题,因为跟老百姓的这个生活呢紧密相关。接下来咱们就透过一个短片,先来靠近一下二师兄价格的变动。

在此次公布的数据中,同比上涨幅度最大的就是猪肉,同比上涨了百分之八十五点七,最近一个月猪肉价格上涨也超过百分之十,这样的上涨也让消费者们感受明显。根据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对全国五百个县集贸市场的定点监测,全国猪肉平均价格从五月份就开始了上涨。八月份第一周猪肉价格为每公斤五十六点零一元,而比七月份第一周每公斤的价格贵了四点六五元。

食品中随着餐饮、服务等逐步恢复,猪肉消费需求持续增加。同时由于部分地区洪涝灾害对生猪调运产生了一定影响,猪肉价格涨幅比上月有所扩大。

近年来,受非洲猪瘟及其他因素的影响,我国生猪的供应骤减,出栏量、存栏量、补栏量齐跌,猪肉价格就一直居高不下。为此相关部门开始加力促进生猪生产以及多渠道增加肉类供给,稳定市场价格。

孟玮:确保整体肉类蛋白市场的供应基本充足。那么目前呢,中央和地方已经建立了一定规模的冻猪肉的储备,会择机向市场投放,保障猪肉消费的需求。

为了让生猪产能快速恢复,去年八月开始,农业农村部会同多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包括基础设施方面、贷款贴息方面、补贴补助方面、推动粪污处理方面等等。其中自然资源部出台文件,明确取消生猪养殖附属设施用地十五亩上限规定在不占用永久基本农田的前提下,生猪养殖可用一般耕地等多项保障用地需求的措施。

王祖力:自然资源部就规定了,生猪养殖用地要呃可以看作是农用地,那么这个建设用地的审批手续就可以不用找了。农业农村部那么最近一段时间也提出来了,对于这个新建或者是改扩建的种猪场和规模厂,或者是这个禁养区的养猪场的搬迁易地重建要给予这个资金上的扶持,最高可以到五百万。

在贷款贴息方面,种猪场规模猪场流动资金贷款贴息实施期限延长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号。在延长期内,将符合规定的种猪场规模猪场用于新建、改扩建猪场的建设资金纳入支持范围。随着生猪养殖支持政策落实落地,养猪规模不断扩大,生猪存栏量稳步回升。那么下半年猪肉供应以及价格的走势将会得到改善吗?

白岩松:我们首先呢先来看一下过去这两个月二师兄的平均价格的走势的情况。大家注意在五月二十七号的时候是这个四十五块九毛八,然后就一路是上涨的空间。请注意,在五月二十七号之前的时候,媒体可能是报道连续多周猪肉价格一直在下降的通道当中,结果就从这个时候走上了上涨的通道。那么到七月二十九号,也经过两个多月,这一点的时间已经到了五十五点五零元这样的一个价格。好了,我们现在分析原因的时候,包括非洲猪瘟呐,惜售啊、出栏时间、南方洪涝灾害等等等等,针对这方面的情况,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国家发展改革委市场与价格研究所室的主任郭丽岩。郭主任,你看我刚才在这个PPT上有这个猪肉价格这两个月不断上涨导致的原因,它是一种众多原因的叠加,刚才您也谈到了最主要的原因肯定就是这个出栏时间。什么意思呢?就是六、七月份猪肉价格这次上涨正好对应的是它的生长周期,去年这个时候它的存栏头数比较少。好了,您说了价格可能上涨,接下来。很多的这种因素也导致存栏头数可能在增长。是否像您刚才说的,三季度末,能够达到一个比较猪丁旺盛,或者说供给市场的这种情况,价格能有所恢复回落。

郭丽岩:是对于这个生猪市场有两类原因,咱们之前分析了周期性,包括您说的它这个时长十三个月大概这样时间。还有一个就是短期冲击性的因素,我们也不可小觑。包括您这里面列PPT里面列出来的,比如说像洪涝灾害对于猪肉外调的这个影响,为什么我们国家生猪的产区相对集中,那么消费地和需要从产区来调出洪涝,南方的洪涝灾害对此是有一定的影响的。还有一个就是相对的这个产出的区域可能生产主体他们因为短期这种供给冲击带来的价格的不断上涨,会有一种有心理在里面。这个里面这些因素包括最近点发的呃朱温的这个情形,这都可以认为是短期冲击性的因素。它可以在我们这一一两个月放大猪肉价格的波动幅度。就如我们小片里面所看到的,可能猪肉的批发价格目前来讲这一个多月它是有一个上行的一个过程。但是也特别想说一点,猪肉整个产业链条比较长,它除了上游的批发价格,它还有下游的精瘦肉零售价格。那么我们委的价格监测中心监测的精瘦肉的零售价格,这个的波动率,也就是说它涨价的幅度其实是没有批发价高的。这说明什么?面对短期供给冲击,其实在今年这个情形下,这个季度我们跟往年数据相比,其实猪肉的消费量也没有回到往年的那个消费水平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呢,我们预计未来猪肉走势还会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为什么要看供给有效供给上来的情况和需求进一步恢复的情况,未来可能面对一些节日,那么也会面临着我们更多的有效产能来进一步的变成市场有效供应量。所以我觉得未来一段时间,三季度后往下,四季度可能猪肉还会是在供求博弈的背景下,相对高位波动、小幅波动运行的这样一个态势。

岩松:我这正好要是您刚才说到这一点的时候,如果从乐观的角度来说,也许到这个比如说十月份左右的时候,咱们从过去十三个月前的时候,存栏投入开始增长,那个时候可能供给量增加,但是十一左右黄金周加上中秋,可能由于我们对疫情控制的又很好,可能需求也在快速的增长。那是不是就您说的这句话可以更清晰地告诉我们?不要去指望猪肉可能会在今年出现,接下来有大范围的下降,可能会是在一个平台上运行。

郭丽岩:是的,我我同意这个观点,就说明其实我认为从现在望向年底猪肉不这个继续大幅上涨的这个概率已经是比较小了。但同理,那么呢猪肉价格出现大幅的下降,这种概率也比较小。最可能出现的就是如主持人所说的,在高位小幅波动这样的一个态势。因为供给跟需求双侧都还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影响,包括价值因素,还有包括我们有效的产能变成市场有效供应量,过程当中也不排除还有一些短期的供给方面的冲击的存在。

白岩松:接下来说到这几个原因的时候,一个不确定的因素其实跟非洲猪瘟有关。就是这个我因为我注意到农业农村部刚下发这样的一个通知,说非洲猪瘟各地也要做好防疫,常态化这个词我们非常熟了,怎么看待这个不确定的因素?跟去年相比较,我们现在面对非洲猪瘟的应对能力,是不是也是我们不至于那么担心了?

郭丽岩:是如果把朱温这类的疫情的影响放到一个比较长的猪周期来看,其实它还是偏短期的一种供给冲击,但是因为我们今年也会发生非洲猪瘟,它是一个点发或者说散状的一个发生的状态,它跟去年一片地区有相关的一些省份连续发生猪瘟这种区域性发生和点发,这是今年跟去年猪瘟疫情面临的不同的一个情形。而且我还特别想说一件事情,就是因为前面也讲了,相关部门已经在推动市场主体和区域建设防疫常态化的一系列的工作。包括市场主体加大防疫的投入,那么整个的全产业链的环节对于猪瘟的影响应该是防患于未然,这是一个方面。还有就是政府那么相关的部门,对于生产主体发生猪瘟之后,那么控制住猪瘟等等相关环节的补贴、应急、调控,各个方面已经成为机制化的操作,因为有这些的不同,所以今年跟去年我们猪瘟对于生猪和猪肉市场的这种供给冲击影响幅度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今年要明显小于去年的那种冲击幅度。

白岩松:大家有的时候也会议论惜售这个概念,其实这个惜售呢从市场结果不不是这块不是说批评很多的这种企业的这种行为说是否存在这种概念。既然它的预期猪肉价格是上涨的,而且这这个二师兄它相对的这个怎么说?它能够再长的这种余地,也比比如说比鸡呀要强的太多了,是否有惜售的这种情况?在针对这种又带有一定市场行为,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吗?

郭丽岩:其实是不排除的,为什么生猪也好,猪肉的批发和零售,整个的产业链条,它是一个市场化的环境,在市场化的环境当中,价格的这个上涨,它会引导所有的这种生产销售主体的他一个预期,如果他预期价格涨,那么在整个的过程当中它就会产生惜售的心理所引导的这样的行为。这种行为在局部地区,那么它还是存在的,但是我认为它并不是当前明显的放大猪肉价格的一个特别明显的因素。特别的因素可能还是在一些不可抗力,像是天灾,疫情等等这些方面的一个影响因素。那么未来我觉得您说那点特别对,其实对于这种悉数行为,我们还是要就跟从预期上进行引导。为什么刚才咱们也讨论了很多啊,猪肉价格未来的走势很可能是一个高位波动的态势,那就说明它会是有涨有跌的态势,不会是单边向上持续大幅高涨的态势。如果是主要的生产主体、销售主体有这样的预期之后,他就会按照正常的这种生长周期和市场操作行为去把生猪取出栏。那么整个一个环节就会畅通整个流通环节这种惜售行为,通过预期引导是可以达到进一步畅通这种供给的。

白岩松:郭主任最后一个问题啊,就是由于非洲猪瘟也好,还有疫情的冲击啊,还有猪肉去年今年的这种上涨也好,是否深层次的也在使整个猪肉产业的布局发生了一些变化。让我们未来有更大的安全感。您只有四十秒的时间了,

郭丽岩:是的,其实呢通过朱文的袭击,这个是。危机当中也酝酿了这个机遇,为什么我们通过这样的一个过程,其实提高了上游养猪整个全产业链的集中度,因为生产主体集中度提高了,所以它在防疫的过程当中会更加有主动性的来做很多的防疫设施的投入。那么整个全产业链的预警的过程当中,也促进了上下游一些价格信息呀、疫情信息的共享啊,那么在整个区域的过程当中也形成了联防、联控等等的这样的一个机制性的操作。

嗯好,非常感谢郭主任,非常这个让我们能听得懂的方式,帮我们解读了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这个价格的问题。谢谢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7月CPI回升,主要靠食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