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痛”,还可以快乐着吗?

  白岩松:嗯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加1。疼忍着。还有很多人呢,把这个女人生小孩形象的比喻成痛并快乐着显然疼忍着和痛并快乐的说明很多情况下疼是天经地义的,你需要用意志去克服它真的是这样吗?不疼能,成为我们的一种权利吗?你别说,突然发现前些年好多年里头,每年的10月11号居然是世界镇痛日。后来呢?中国也就把10月中旬的第一周变为中国镇痛周。不疼原来真的是我们的一种权利该怎么理解?这句话呢,来今天我们一起关注他。

这是北京的一家牙病诊所,今天下午,宋女士正在接受牙齿矫正治疗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恐惧治疗时的疼痛一度是宋女士的一块心病,我得乳牙都是在医院里拔掉的,所以这种疼痛的经历很多。印象比较深的,应该就是大学的时候把智齿当时这个麻醉针的这种感觉真的是没有办法回忆,造成了很大的阴影2001年接受的治疗,那个时候呢,这个麻醉针,我觉得还是比较粗,然后打进去的瞬间觉得好疼,

如今也。为技术的进步治牙的疼痛减轻了宋女士的畏惧感也在减少和患者有同样感受的,还有牙科医生们从一、25年的唐医生就表示,过去牙科的疼痛也曾经是困扰医生的一个难题,但如今各种各样的麻醉方法和注射方法的改变,让治牙实现了无痛治疗

牙科医生:他们是非常紧张的,那么在椅子上随时都可能会跳起来。因为治疗的时候,可能有一些。锐利的气节可能触碰到神经。那么牙科疼痛呢属于剧痛的范围,因为那个时候呢,麻药的可能是纯度不高或成分不够好,所以麻醉效果不够,理想。但是麻醉技术的进步呢,改进了这些方面。

事实上,重视疼痛,提高对疼痛的诊疗意识是近年来全国医疗机构都在努力做的工作1989年中华疼痛学会成立,1994年5月,中法疼痛治疗中心在北京成立。

由北京医科大学神经科学研究中心和法国浴沙疼痛研究所合作建立的这所疼痛中心将以门诊为主,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诊治患者在临床治疗的同时,还将开展基础研究,为麻醉科领域医生举办疼痛,防止学习班,将疼痛中心办成有关疼痛医疗教研基地。

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疼痛科医生,中日友好医院疼痛诊疗中心主任樊碧发看到的是,近30年来,疼痛诊疗在中国发生的变化。

樊碧发: 中日友好医院设立疼痛科1989年,当时呢,只是一个疼痛科的门诊,但是咱们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是2003年建立的科室,很多疼的病人,今天骨科明天神经科后来康复科转来转去的?,因为这个病人,并没有一个疼痛科专门照顾这样的病。所以呢,病人处于求医无路的状态,各种各样的顽固性疼痛,促使我们临床上,需要一个专门治疗疼痛的科室。

樊碧发介绍,30年前看疼痛门诊的患者并不多,而随着疼痛知识的普及和医疗技术的提高,疼痛,门诊发展成了疼痛科就诊人数也从30年前的一天,几个人到如今的一天,100多人。

樊碧发 :当时就诊的时候,病人并不了解,同行也不了解,30年前吧,对我们自身的业务技术也不是那么高实话实说,但是在病人的需求仍然有的、呈现一个缓慢的增长,因为病人越来越多,而且呢,需要掌握的知识,技术进步的也特别快,疼痛科的脉络知识,特别丰富复杂,疼痛医生从业人员是越来越多。

在医疗队伍壮大的同时,从事疼痛治疗的人员构成,也在发生着变化人员结构趋于丰富。

樊碧发 :30年前的时候了,几乎90%全是麻醉科大夫,而30年后的今天,是从全国范围来讲疼痛科医生的构成,麻醉科的构成已经降到50%左右,骨科大夫,神经大夫,肿瘤科大夫,康复科医生,都相当程度的加入到疼痛科医生队伍中来了。

30年前,很多人将疼痛门诊形容为只能开止疼片的门诊,而如今疼痛门诊的技术手段则是多种多样技术能力也得到了提升因为有着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手段,中国的临床疼痛治疗也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认可。

白岩松:很长的时间里头,我们经常觉得疼好,像是天经地义的,甚至说忍着疼是我们作为病人的一种义务,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一种状况,我们看我国的慢性疼痛的患者高达大约8000万慢性疼痛,前往医疗机构就诊的不到65%,接受传统药物治疗的,不到28%,接受神经调控疗法的不到0.002%,的,几乎像是忽略不计的一个样子这时候突然想起来,医疗的死。个关键词。安全有效,但是我们有的时候会忘了舒适,更不要说人文,这样的一个概念,那目前我国的这种这个止疼的状况是什么样的?截止到2017年,全国有独立建制的疼痛科2000多个注册在案的全国疼痛医师近2万名,可用几十种微创介入技术,对极致一关节原性,疼痛神经痛癌痛等七大类慢性疼痛疾病进行有效的诊疗,也就是说让你不疼开始成为非常正常的一种这个舒适性的这种治疗,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是国家麻醉专业质控中心的主任,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的主任黄宇光。

白岩松:黄主任,您好。你好,首先呢,黄主任过去很长的时间里头,我们都觉。您好你的一种权利等等,为什么会有这种改变是基于什么条件具备了?

黄宇光:因为,随着我们国家的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人民群众,尤其是广州的患者对医疗的行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就是不光是活着不光是治疗药安全治疗有有效还得有尊严。享受更好的品质,有一个人文的呵护,所以从这方面来讲。振痛都表明的,人民群众对医疗行为比起以往更为高的这样一个要求。

白岩松:嗯那黄主任接下来有两个问题,也很关键,第一个是否意味着我们的能力,包括我们药物的这种这个副作用都在大量的减少,使无痛越来越安全。

黄宇光: 应该这么说,就是,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我们不光能够要保证病人的安全医疗干预能够更加有效,现在应该说,我们在医疗过程中完全有能力给患者提供一种更高品质的,这样一个医疗的诊疗的一个过程,所以从这方面来讲,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人文呵护和换位思考

白岩松:嗯黄主任您说的是更高这个水准的这个治疗,那是否这种更高水准?这包含着人们关心的,这样的一个问题,你是给我止痛了,我舒服多了,但是副作用很小。

黄宇光:你说的完全对药物就是毒物,俯看如何掌握,但是呢当我们的患者有疾病,他在诊断和治疗过程当中可能会带来一些基础,而这些接口的本身就可以给我们患者的全身的病理生理状况起到非常有害作用,而这时候,尽管认同药物有副作用,但是往往我们的阵痛的干预,不管是药物的还是治疗手段的,往往是利大于弊及患者带来更多的是有意的,这样一个获得。

白岩松:就是综合看下来,大家不用这个担心,你如果要忍着的话,有可能副作用更大是吗?

黄宇光:对现在的医疗,我们就有医疗的原则是什么样一个疼痛的状况,我们有诊断有医疗原则在临床上的都会根据病人的个体化的需求提供必要,那个方案,让患者在获得医疗的最大利益的同时,尽量减少药物和医疗干干预的副作用,

白岩松:有嗯黄主任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人们的观念,你看这个就分起码我们这一代人小的时候,常常听到的是妈妈,我什么什么疼忍着忍着成为了一种习惯,但是会不会您现在在技术等等很多发生改变之后,发现现在我们的患者,他的名对疼痛的敏感度。不是那么敏感,很多疼被他忽略不计他觉得天经地义怎么去改变人们这样的一种观点。

黄宇光:应该说。过去,我们都说开刀马达也不疼吧生孩子,哪有不成的,我得的什么病城市很自然的现象。但是,随着我们的观念,医疗的进步,以及我们国家经济水平的提高。我们的人民群众自然而然的,就对疼痛的这种关注度以及,克服疼痛治疗疼痛的这种需求与日俱增,所以这也就表明,我们现在医疗水准上去了,有能力去给病人带来更多的利益,让病人在治疗的过程当中更有尊严、更有人文。

白岩松:那您从您的专业角度来说,是否鼓励我们现在生活当中的普通人对疼痛更敏感一点,甚至包括比如说举个例子吧,女性生理期疼,他可能觉得这头疼或者怎么样?他觉得天经地义的也希望他更敏感一点,甚至主动去寻找医疗,帮助,非要取具意味沉痛

黄宇光:这个个体化的。主观感觉,每个人都不一样的,如果一些不影响生活和工作的这种轻度的疼痛,他如果想惹我已经去别的算了,但是如果是中度甚至重度的影响了生活质量和影响工作了,这样一个程度,我觉得大可不必去人的完全医疗资源可以让他获得帮

白岩松:嗯黄主任我这儿还有一个问题,我知道您此时正在西藏这个向您致敬,因为您每年都要去援藏来这个进账,但是中国的这种经济发展的状况,各地差异很大,您在西藏是否看到在这个领域有很多观念包括现实提供的条件,更需要改变的空间。这种差异有多大?

黄宇光:我觉得我们国家现在就是说,人家属于发展中国家,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是不均衡的,医疗资源同样是不均衡的,所以我们现在在精准扶贫包括中组部的人才医医疗人才组团是原告是非常必要的,我们的医疗资源需要均质化,需要全覆盖。西藏呢,占了全国八分之一的土地医疗资源相,对是贫乏的,所以说,为什么中组部协和医院牵头的这个主张是原告已经进入了第五个年头。那么这个方面呢,世界医疗的权威机构报道最好的医疗资源,在北京91.5最差的医疗资源在西藏48相差了43.5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需要更多的去关注我们的基层。关注我们的边疆关注我们的老赵贫穷地区这方面不光是医疗的各类疼痛的治疗的全覆盖和治疗水平的提高,仍然是耽误自己,这有时为什么国家要推行精准扶贫的意义所在

白岩松:嗯非常向您致敬以及你的这个同行。好接下来,我们继续去关注这个领域,刚才说过了很多人会开玩笑的说,生孩子是痛并快,乐着好像痛是必不可少的,谁说的现在无痛分娩的比例在大范围的上升。

这是近年来不少男性体验分娩的情景画面中,他们声嘶力竭的表情,让不少女性忍俊不禁,不过是持续,是肯定受不了的,这比喻还打拳时被人打疼多了。

如果说把疼痛分为10个等级,那么一般的分娩疼痛可以达到7级以上,甚至可以达到10级。

崔女士:一开始的时候,间隔比较长,还勉强能够忍,后来呢,就越来越频繁的疼,就有点像剧烈的想拉肚子的感觉,然后一次比一次疼的厉害,然后后来就是工作频率高的时候,就一次疼的感觉还没完全过去人也没缓过来,就又开始撕心裂肺的疼了,然后那个时候。就是连打滚的利息也没有,就只能靠你自己的深呼吸来调解,如果这个疼痛分从一到10个级别来讲的话,其实这个分娩时候那个疼,我觉得是能打到10级的。

如今,随,着技术的发展无痛分娩,为越来越多的孕妇提供了新的选择今年全国913家医院将开展无痛分娩试点,这些医院包括具备产科和麻醉科诊疗科目的二级及以上综合医院、妇幼保健院或腹产医院。

宋英娜:从我作为产科医生的角度来讲呢,应该说无痛分娩我个人觉得应该是弊处远远大于益处的,首先呢,就是像从人文关怀这方面吧,以前的时候没有分娩镇痛呢,生孩子真的是嗯,这种疼痛非常疼,在产房里就是总会听到孕妇叫哭。这样的很惨烈吧,那么有的分娩镇痛呢,就是极大的改善的这种疼痛吧,让他生的时候没有那么痛苦呢,然后提升了这个孕妇的分娩的这种体验。产方就变得再也不那么吵闹了吧,非常安静了。

事实上,无痛分娩,采用的是椎管内分娩镇痛技术已有近百年历史可以说是国际麻醉界公认的镇痛效果最可靠适用最广泛的分娩镇痛法。

那您认为无痛分娩,可以在多大程度上解决疼痛的这个问题。

宋英娜:非常大,非要说一个具体数字呢我觉得如果分娩镇痛打成功了,就是一切都很顺利的话,其实可以做到百分之百。他就是不疼了,但是他能感觉到宫缩的感觉上厕所什么这些不影响,但他就是不疼了,可以做到百分之百。嗯,如果说不能行的,那除非是穿刺失败了,或者是什么的,那可能达不到这个效果。

尽管无痛分娩可减轻产妇痛苦,提高母婴安全然而有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约有16%的产妇享受无痛分娩,与欧美发达国家的90%相比还有较大差距。2018年8月,国家卫生健康委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印发加强和完善麻醉医疗服务意见的通知,在主要目标方面,通知强调到2030年,麻醉医师数量增加到14万,每万人口麻醉医师数接近亿人,到2035年。沿麻醉医生数量增加到16万,每万人口麻醉医生数达到1人以上,并保持稳定。

宋英娜:这主要的原因并不在于麻醉医生的一个技术的问题,而是在于这个麻醉医生的人员的缺乏,咱们国内嘛人口还是比较多的医生在还是相对比较少,麻醉科医生是一个非常紧缺的一个资源,因为这个风险镇痛,其实要整个产程中都要去用这个麻醉。我要去打这个麻醉,然后这个麻醉医生呢其,实要跟着这个产程的整个的进展,一个正常的产程短的话,也得三四个小时长的话,有的时候十来个小时,那么等于有一个产妇,如果打成这个分娩镇痛的那这个麻醉医师就是要不停的跟进这个产妇其实对他来讲。他耗很多时间。

此外在加强手术室外麻醉与镇痛方面通知还强调优先发展无痛胃肠镜无痛纤维支气管镜等诊疗操作和分娩镇痛无痛康复治疗的麻醉开展癌痛慢性疼痛,临终关怀等疼痛管理。

国家卫生健康委要求发挥试点医院辐射带动作用,将无痛分娩技术向基层医疗机构推广,加强健康宣教提高产妇和家属对产痛、危害的认识,提高对无痛分娩的认知度,到2020年试点医院无痛分娩率达到41%以上。

白岩松:中国16%的无痛分娩率跟发达国家的90%相比,降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因此需要快步的去追,那就意味着相当70%多的产妇疼痛大量减少,接下来我们就继续连线国家麻醉专业质控中心的主任,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的主任黄宇光。黄主任,你看说到这个无痛分娩的时候,其实我们跟发达国家的差距很大,背后也有一种观念上的问题,民间有一种说法,说是你别无痛分娩的,对孩子不好,是吗?我们做无痛的话会不会母亲孩子都好,甚至更好呢。

黄宇光:那么一个这么说,到分娩呢,是一个自然的一个过程,但是这方面的痛苦呢,我想这个生过孩子都知道那么在这个方面呢,这个到不到到底做不做分娩镇痛治疗,这是一个叫做有利有弊的一个过程,但是呢?现在世界范围之内。大家是公认的,为什么发达国家?它的封面镇痛率都在50%以上,那么就是说,对产妇来说,对母婴来说有效的分娩镇痛做的规范了,是安全的,是对。母亲和婴儿都是利大于弊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才是为什么我们需要镇痛舟去干这个事去说,分娩镇痛,我们距离世界上还有多大的差距?

白岩松:嗯,你看黄主任,您刚才在这个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又提出了非常关键的一点,那就是需要安全的,整个者。镇痛的这样的过程,这就需要我们更加专业的麻醉医师的数量是跟得上的你看我这里正好有一个数据,目前呢全国麻醉专业人员大约9万多一点儿麻醉医生手术医师比例大约1比7,但是我们的目标11年后麻醉医生数量医师数量将增加到143000,综合医院麻醉医生和手术。中医是比例达到1比3,首先对这个目标的乐观嘛,一旦实现了这个目标,对于我们的患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黄宇光:应该说呢,我们先分娩镇痛这个,这就讲到这个最根本的问题了大家知道这个风险,镇痛中心方法是主要是成熟的,是安全的,那么在这方面怎么去普及推广?那么人是最重要的那么现在专业人士麻醉人员的。这个人力资源的不足,成为我们分娩正宗的一个瓶颈和限速的因素。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怎么去推动这个组发展?现在我们有国家的政策的支持了,但是我们就到未来,我们到2030年能不能找到目标,应该说,仍然任重道远,需要我们科技部门、科技政府甚至一把手的工程要关注国家政治的落实,否则的话,我觉得还是有危机的好

白岩松:最后黄主任,您是不是给我们的这个观众朋友提供一个这个科你看,我们这有疼痛的平分尺1到3分的是轻度疼痛,4到7分是中度8到10分重度您是否鼓励现在只要进入中度疼痛都要去治疗,还是怎样的建议?

黄宇光:我觉得在这个方面呢,我们应该是朝着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准去努力,所以说,我们人民群众自然的需求,所以作为一个专业学生,我觉得三分以下你要摸清楚他的疾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可以干预,可以不干预,但是4分到6分是中等疼痛7分以上重度疼痛,中度以上的程度我觉得,如果持续不缓解的话,应该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去就医去明确诊断去有一个更好的生活的品质。

白岩松:而一旦到了8到10分的话,那就是毫无疑问,要去找医生,

黄宇光:那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他已经这个生活的已经相伴,没有质量了,那,不求医,那是没有必要的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黄总带给我们的解析,再次说,您在援藏您和您的同行辛苦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痛”,还可以快乐着吗?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