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网红“乞丐哥”落网:涉嫌拐卖妇女20多起,曾想拿200万脱罪

  ”村里很多小娃都会唱他的那首歌。”9月 22日,在贵州省榕江县八开镇党央村,村民高中才告诉红星新闻。高中才所说的他,是他儿子高德飞。高德飞演唱的那首歌,歌名叫《陌生的贵州》。

高德飞的父亲高中才讲述儿子的往事

  这首歌2018年年初传开。彼时,在互联网上红极一时的高德飞通过视频和音频等形式,演唱着这首歌。

  歌声中,他在贵州砍柴、游泳和放牧的童年生活,得以再现,他在流水线辛劳作业的画面,也得到了演绎。

  视频的最后,是他戴着硕大金项链和墨镜,开着宝马,衣锦还乡的场景。歌曲吸引着他很多粉丝的关注和传唱。

高德飞。图据高德飞个人微博

  高德飞是个网红,在某直播平台上,他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乞丐哥”。

  通过炒作砸”兰博基尼”、约架等形式,他吸引着大批粉丝。截至被查封前,他拥有400多万粉丝。

  直播平台上,粉丝们戏称”乞丐哥”为 “丐帮帮主”,粉丝则自称为”丐帮弟子”。甚至,高德飞的儿子出生时,粉丝也在给他儿子起的小名中,有”丐 “的谐音,叫”小瓶盖”。高德飞至今未领证的”妻子”许某某,则被称为”丐嫂”。

  今年8 月23日,浙江省诸暨市公安局在其官方微信”诸暨警方”发布消息称,在某直播平台坐拥400多万粉丝的”乞丐哥”高某,因涉嫌”拐卖未成年人、强迫卖淫等”,在贵州省榕江县被警方抓获。

高德飞被抓获。图据诸暨警方

  诸暨警方发布消息称,”乞丐哥”高某利用”网红”身份,接近陌生女孩,并将这些女孩拐卖到海南、江西等地。

  ”涉嫌拐卖妇女20多起,其中还涉及到未成年人。”今年9 月23日,参与抓捕高德飞的民警向红星新闻透露,目前,案件已移交给江西警方。

  ”帮主”高德飞被抓,不仅在400多万”弟子”(粉丝)中引发轩然大波,也在党央那个偏远村落里,引发震动。从浙江到贵州,随着采访深入,丐帮”帮主”高德飞红与黑的往事,渐渐清晰。

  被抓时强调:”我是投案自首的

“今年8 月20日下午,浙江诸暨警方和贵州榕江警方联合前往榕江县八开镇党央村抓捕高德飞。

  抓捕高德飞,诱因是2018年 6月,诸暨市大唐派出所辖区发生两起恶性聚众斗殴事件。诸暨市公安局扫黑办抓捕了以柏某为主的黑恶势力。

  侦办案件中,诸暨警方发现,柏某还涉嫌拐卖妇女。据柏某交代,是高德飞带他”入门”的,他还提到”高德飞现在混得不错,是个网红”。

  今年3 月,诸暨警方将高德飞列为网上追逃对象,但高德飞经常不在家,这给抓捕工作带来一定难度。

  不过,今年8 月4 日,高德飞的儿子”小瓶盖”出生了。高德飞很高兴,他拍了两段视频发在他微博”乞丐哥520″上。

  诸暨警方发现,”小瓶盖”盖的被子上写有”榕江县妇保院”字样,警方判断高德飞这段时间应该在老家照看小孩。

  随后,诸暨警方前往贵州省榕江县展开抓捕工作,在榕江县警方配合下,8月 20日下午,他们来到高德飞老家——八开镇党央村抓捕。

延绵的群山给高德飞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藏身环境。图据诸暨警方

  通过技术手段,警方发现高德飞就在他家对面一座丛林密布的山上。这座山上,有村里合作社建起的石蛙基地。

  但警方赶到石蛙基地发现,屋内没人,高德飞的身份证、玩具枪、刀具等东西,还落在屋内。

  没能抓捕成功,榕江警方将诸暨警方领到高德飞家里,给高德飞父母和他”妻子”做思想工作,并留下手机号码,希望高德飞主动和警方取得联系。

  据媒体公开报道,后来高德飞打通警方的电话说:”你们这样是不可能抓到我的!我穿拖鞋你们也追不到我!”

  不过,这是误传。据参与抓捕的榕江县民警告诉红星新闻,高德飞的原话是,”你们穿拖鞋是不可能抓到我的。”

  ”因为当天前往党央村抓捕时,诸暨有个领队的穿拖鞋去。”这名民警告诉红星新闻,”石蛙基地四周都装有监控,我们上山的时候,高德飞通过监控远远看见我们。后来,他才打电话这样说。”

  面对”挑衅”,警方放出”烟雾弹”,佯装过段时间再来抓他。当晚,高德飞家所在的党央村三组,有户李姓人家摆酒,高德飞回去参加。饭后,他回到自己家里。

  晚上9 点多,大批警方突然围在他家四周,在他家二楼,高德飞被抓了。”诸暨警方”发布消息称,高德飞被抓时,特别强调一句:”我是投案自首的,我是投案自首的!”

  作为在直播平台拥有400万 “弟子”的 “丐帮帮主”,高德飞被抓引发很大关注和震惊,特别是涉嫌”拐卖未成年人、强迫卖淫等”罪名。

  震惊的,还有党央村村民。甚至,高德飞父母和与他”妻子”——许某某,因为”他平时可不是这样。”

  高父:”他在家从不干坏事,只做慈善”,9月 22日,在高德飞家里,高德飞”妻子”许某某告诉红星新闻,高德飞被抓不久,相关新闻就出来了。

  随后,很多人——包括许某某的很多朋友都劝她早点离开,因为”他那么坏,还涉嫌拐卖妇女、强迫卖淫。”

  ”新闻上说的这些,我感到好陌生。”许某某告诉红星新闻,在和高德飞接触的日子里,他表现很好,”如果真有这些(拐卖妇女等),我至少应该知道一点点吧?他应该告诉我的。”

  许某某的试探口气,充满不确定性,她说:”如果真是这样,他让我感到很陌生。”

高德飞的”妻子”及儿子。受访者供图

  高德飞的父亲高中才告诉红星新闻,许某某来自一个”吃馒头和包子的地方”,她和高德飞还没来得及领证就生孩子了,目前属”非婚生子”的状态。

  许某某告诉红星新闻,她来自河南省三门峡市的农村,去年11月和高德飞在杭州认识,”我们通过直播认识的,我也玩直播。”许某某说。

高德飞和他妻子许某某。受访者供图

  如果说,许某某和高德飞认识的时间不长,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感到陌生,那可以理解。但村里很多人同样对高德飞涉嫌”拐卖妇女和强迫他人卖淫”,感到震惊。

  9月 23日,党央村党支部书记李世缤告诉红星新闻:”他(高德飞)在外面怎么样就不清楚了,但在村里的口碑蛮好,没有打架斗殴等情况,相反,做了很多慈善。”

  去年春节前,高德飞找到李世缤问:”书记,我们村里,谁比较可怜(困难)?”

  李世缤告诉他,”高老说是贫困户,他妈妈蛮可怜的。”高老说是个盲人,他妈妈80多岁,名叫祝老啊,一直过得比较清贫。

  ”当时,他身上没带现金,老人不会用手机,他就和我借1000元,直接拿去给祝老啊。”李世缤说,第二天早上,高德飞就把钱还给了他。类似情况很多。

高德飞出生地党央村

  9月 22日,在党央村三组的一棵树下,两位年逾八旬的老人在聊天,她们告诉红星新闻,高德飞曾给她们送过东西,这些东西包括:棉衣、棉鞋、毛毯、猪肉、烤鸭和100-200元不等现金。

  村民杨老凤说,高德飞早前给他家送过一桶油,给她老公送了一件棉衣,给她儿子送了200元。

  ”在村里,他从不干坏事,干的都是慈善。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