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正当防卫的“十个准确”!

王宁: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走进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这几年呢,对于正当防卫这个词大家越来越熟悉了,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大家对于一些有争议的案例和判罚的关注。比如说山东于欢案,比如说昆山龙哥案和福州的赵宇案等等。可能大家在这样的一些案件当中,终于知道了正当防卫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界定。那当然今天正当防卫再次成为了一个关键词是为什么?是因为媒体的关注,我们来看看今天媒体关注的焦点,比如说谁死伤谁有理,最高法等部门就正当防卫表态,重塑正当防卫理念。法不能向不法让步。

这些媒体关注的焦点,让我们看到了今天正当防卫已经不简简单单只是一个行为,而是成为了一个法规。就在今天上午,最高法、最高检和公安部三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对于正当防卫司法实践当中的指导意见。到底正当防卫当中的正当和不正当的界限和边界在哪儿?那到底应该怎么样来划定正当防卫的侵害,最重要的是如果防卫过当的话,怎么样才能让我们知道你是滥用了正当防卫权。那这些都是指导意见当中关注的。好了,我们赶快来进入今天的文件。

今天上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举行关于依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指导意见新闻发布会,在正当防卫制度的具体适用方面,指导意见就提出了十个方面的规则,亦称十个准确。

姜启波:鉴于正当防卫制度的适用关系到侦查、起诉、审判三个环节,涉及公安、检查、法院三个机关联合发文更加有利于统一法律适用。

存在不法侵害是正当防卫的起因条件。指导意见明确,不法侵害既包括侵犯生命健康权利的行为,也包括侵犯人身、自由、公私财产等权利的行为,既包括犯罪行为,也包括违法行为。不法侵害既包括针对本人的步伐。青海也包括危害国家公共利益或者针对他人的不法侵害。

姜启波:对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等不法侵害,可以实行防卫。

正当防卫是正对不正,虽然必须针对不法侵害人进行,但指导意见也明确,不能狭隘地将不法侵害人理解为直接实施不法侵害的人,而是也包括在现场的组织者、教唆者等共同实施不法侵害的人。而对于故意以语言、行为等挑动对方,侵害自己在予以反击的防卫挑拨,不应认定为防卫行为。如何区分滥用防卫权与正当防卫指导意见进行了明确界分。对于显著、轻微的不法侵害行为,人在可以变。值的情况下,直接使用足以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方式进行制止的,不应认定为防卫行为。不法侵害系因行为人的重大过错引发,行为人在可以使用其他手段避免侵害的情况下,仍故意使用足以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方式还击的,不应认定为防卫行为。而对于如何准确把握防卫过当的认定条件,指导意见规定,认定防卫过当应当同时具备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和造成重大损害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姜启波:判断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要立足于防卫人、防卫时的所处的情境,结合社会公众的一般认知来做出一个综合的判断。

而对于如何界分防卫性。美与相互斗殴指导意见也认为,正当防卫与相互斗殴都可能造成对方的损害,在外观上具有相似性,容易混淆,需要准确把握行为人的主观意图和行为性质。

姜启波:个别案件的处理存在着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这样的现象啊,只要是造成了对方的轻伤以上后果,就各自按照犯罪来处理,这样就模糊了正与不正之间的界限,应当加以纠正。

近一个小时的发布会,除了介绍指导意见,还回答记者关心的提问。在司法实践当中,人死为大的这个观念在社会上还是根深蒂固。有记者问到如何保证案件的这个裁判结果与公众的这种正义观念理解相契合。

姜启波:这个指导意见首当其冲的要求,要必须把握立法精神啊,严格的公正办案,切实矫正谁能到谁有理、谁死伤谁有理这样的错误倾向。这个目的呢就是要捍卫法治精神,让司法有力量、有是非、有温度。

王宁:从今天开始,我们应该如何来理解正当防卫这个词儿呢?应该说这份指导意见说得很清楚了,你看他说得非常仔细哈,有十个准确的把握,同时还有二十二条具体的情况界定。但在这其中呢我们也看到有两句话非常的重要,这两句话往往是在以前的有争议的案件出现了之后,大家所关注的核心焦点,比如说你看正当防卫的界定。首先存在于对于不法侵害的行为的界定,和对于实施正当防卫这个行为的界定。那么这两句话我们来赶快看一下,就是我们必须要把握住立法精神,要切实的校正谁能闹谁有理,谁死亡谁有理这样的错误的倾向。

更重要的是不能够对于防卫人过于苛责,不能够强人所难,也不能够做到事后诸葛亮。这都说明了在之前出现争议的时候,大家对于这两句话的理解是有一些误会的,可能由于这些误会引发了舆论重大的关注。那么接下来我们怎么样来理解指导意见在这方面的进步和转变呢?我们要赶快来连线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副校长、刑法专家林维,他本人是参与了本次指导意见的讨论和整个出台的过程。那应该说对于这份指导意见是非常了解的。林教授你好,我们之前看到媒体用了说唤醒成对对司法指导意见这样的一个标题哈,来形容这个指导意见的重要性。那您个人觉得这个意见的出台到底在多大的层面上解决了关键性的问题,转变了什么问题?

林维:正当防卫制度应该讲从九七年刑法对七九年刑法做了重大的变化。但是确实这个立法上的重大变化,我们没有迅速的很好的反映到司法实践当中,所以把它称为是一种幻境也好,或者说把它称为一个过去的相对僵尸的这个条款,把它激活,并且能够精准的这个司法。这个我觉得也可以这么这么来理解。那么从这样的这个改变,从我们这个指导意见的这个内容上来看,我们至少在正当防卫这个领域,我觉得我们充分的体现了法理情的。结合通过对这个正当防卫条款的在司法实践中的运用,能够唤醒社会的这个正义感,来强化公民的权利。同时弘扬正气,并且也同时使我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汇在我们的刑事司法当中,我觉得这个是一个特别大的一个进步。

王宁:而实际上在这份指导页当中,我们大家更关注的是对于一些之前不太清晰的,或者有分歧、有争议的一些界定和边界的认定。比如说对于不法侵害的界定和不法侵害人的界定,明显好像内容涵盖的范围就特别广了,此前好像并没有这么广,您怎么看这种转变?

林维:要激活正当防卫的这个条款。要扩大我们权力的这个行使。就像刚才嘉宾。也讲到了正义不应该向不正义屈服,不法不应该向法不应该向不法屈服。那么呃我们必须要做到在各项的这个构成要件上面,呃能够保证这样一种正不像不正屈服这样的一个目标。那么从这个正当防卫的条件上来看,有关不法侵害的范围等等,这些是属于特别重要的这个构成要件。那么这次指导意见对这些做了一个特别精准的恰当的这个划分,实际上是扩大了这方面的这个范围。那也就是说我们扩大了正当防卫权利的行使的对象的这个范围。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对于正当防卫的这个权利,实际上是呈现出一种鼓励,一种扩大。那么这个有助于我们公民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利也忘了,也包括我们。保护他人和公共的这个权利,能够正确的合法合理的运用。我们指导意见所规定的正当防卫的权利,这对于整个权力的行使,对于我们社会秩序的这个稳定,对于我们正义观念的这个维护,都是一个特别好的一个一个一个文件。

王宁:其实让大家明确了,我们有更高水平的、更宽泛的这样一个公平正义的土壤,可以给你做保护。但在这里面其实我们也看到了一些词语哈用的让老百姓也觉得就特别贴心,比如说有一个有一份意见当中特别说到了说把防卫人当普通人看,不要过于苛责和强人所难。您觉得它主要是在说什么问题?为什么特别强调了普通人这样一个角度?

林维:确实在整个文件里面几个地方都体现了类似的这个用。语或者措辞不应该苛责,不应该过于苛刻等等诸如此类的。我想这个主要一方面当然也是因为正当防卫所发生的场景,这个问题一般都是在非常紧急的场合,在公权力不能得到不能进行及时救济,那么需要用自己的行为去及时的这个防卫,保护自己的这个权利,这样的这个场合。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考虑到当时行为人所处的这个环境,紧急的这个心态,所面临的这个一个特别大的,甚至有的时候是恐惧,那么所面临的不法侵害的这种危险,甚至有的时候是生命伤亡这样的这个危险。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我们过于苛刻,要求他予以精准的这个反应等等,这个都是不现实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我们的司法就刚才主任所讲到的这个要更有温度,要让我正义能够体现在这样的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要真正的实现这样的情理法这样的这个结合,那么就需要我们设身处地的站在当时的这样的这个环境当中去思考,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一般的那个人,他会做出什么样的这个反应。那么并以此以这样的主观的这个判断和客观的这种判断的这种结合,来认定他的行为是不是属于正当防卫,从而既不过于苛刻,但是同时也对正当防卫有一个限度的这个认定,也不至于说以正当防卫的名义去滥用,做到一个很好的妥善的平衡。

王宁:那既然您说到情理法了,我特别注意到,就是好像这个指导意见当中有好多处都提到了,说我们要立足在防卫人他当时所处的环境里,其实也就是刚才你也特别提到了说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他当时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情景。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正常人,你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但他也特别提到了说要按照社会公众的一般认知,您怎么理解,或者说公众怎么来把握,或者司法部门怎么样把握什么叫做公众的一般认知?

林维:当然确实社会公众的一般就是作为一个整体的这个概念是一个很抽象的,我们很难去进行数字化的科学的去确定说什么叫什么样的公众,是这个我们这个含义措辞里边的这个公众,那么它具体的这个观念是什么样?所以我就特别希望就是我们的司法人员能够真正的了解我们整个社会公众整个一般的这个正义观,那么他就要了解我们整个社会公众所认可的这样的一个善良。正义这样的一种对权力的这种保护的这种期待,从而能够正确地做出一个判断。这个判断它是一个价值的判断。我们很难讲说你要进行什么样的科学的数量的测算等等,但是我想能够把我们的刑事的这个司法和我们朴素的这个正义观相结合,跟我们所认可的一个核心价值观,或者跟一个主流的或者说跟我们一个主流的民意这样的一个相吻合。我觉得我们就能够做出一个正确的这个判断。所以在这方面需要我们的司法人员对社会的价值观的这种变化,对社会当中所存在的对正义秩序的这种渴求,这种期待,要有一个特别好的、特别妥帖的一个判断。

王宁:谢谢林教授,我们稍后继续跟您连线哈。因为刚才通过林教授的解释,我们又清晰了这份指导意见如何做到情、理、法三者结合,而且作为一个主持人,我好像第一次看到我们在一个司法实践的指导意见当中,提到了我们要考虑到我们的社会的价值观的衡量,每一位司法人员要把社会的核心价值观来放到每一个具体的案件当中去考量,那这种司法的温度应该是让人非常的欣慰的。那接下来我们要看到这份指导意见如何落地的过程,也要看看他怎么样才能够更大限度的保障公平和正义。我们接着往下看。

今天上午的发布会,同时发布七起涉正当防卫典型案例。入选案例之一就是曾引发舆论关注的福州赵宇案。

赵宇:他是喊救命啊,强奸啊,然后我就下去了。

福州赵宇案发生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号深夜,赵宇在租住的公寓里休息。然楼下房间里传来呼救声。

赵宇:我就看那女孩儿被那个男子掐在这个位置,然后全都在不断殴打他,然后脸都掐的,就是说不出来话,紫紫的那种。然后就把那男的拉开,我们俩全部倒地了,然后他就起身就过来打我,然后我就是抓着他肩膀就把他扔到一边了。

被拉拽倒地的男子起身准备殴打赵宇,还威胁要叫人弄死你们。情急之下,赵宇将男子推倒在地上前打了两拳,并朝男子腹部踩了一脚。

赵宇:然后他就是抓住这三个手指,然后给我摆的就是成九十度直角,还还要多,特别疼了,要是抽出来的话这手肯定是不骨折,也要脱臼嘛。我我我那个没办法,然后我就踩了他肚子一脚,然后然后他就把手撒开,我把手抽出来了。

被赵宇踩到腹部的打人男子,横结肠破裂。伤情属于重伤二级,紧接着赵宇被警方带走调查,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刑事拘留,侦查终结后,以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赵宇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赵宇:他们警方也跟我讲吧,如果说什么内脏啊哪里就是说伤害到严重可能构成重伤嘛,当时就是说不可思议挺不可思议,我也觉得我没有使劲儿啊,就是整个人有点要崩溃了。完了这下完了可能要判刑了。

随后福州市晋安区检察院认定赵宇防卫过当造成该男子重伤,鉴于他有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作出不起诉决定,这意味着赵宇将免于刑事责任,但仍可能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在最高检介入指导下二零一九年三月一号,福州市检察院经审查认定赵宇属于正当防卫,依法指令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对赵宇作出绝对不起诉决定。

张志杰:整个的发案过程来看,赵宇的行为呀当时是一连串的这个拉扯撕拽扭打,你那时候说赵宇你是这一脚,你不应该踹或者是什么?这个对于当时行使正当防卫权利的人呢,要求的就有点这个苛责了。

针对这起案件的典型意义,今天的发布会认为,司法实践中不应当苛求防卫人必须采取与不法侵害基本相当的反击方式和强度,更不能机械地理解为反。其行为与不法侵害行为的方式要对等,强度要精准。

劳东燕:那么这些影响性防卫案件的正确处理,对于彰显法不能向不法让步的法治精神,弘扬社会正气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同时也对各级检察机关办理类似案件具有积极的示范、指导作用。

王宁:我们看到现在对于正当防卫这个行为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法规,有了清晰的界定,那接下来如何用好就是非常关键的问题了。所以我们接着要继续来连线林教授。林教授,那我们接下来想说说硬币的另外一面,就是也有一些人担心,现在对于正当防卫这个行为有了这么清晰的界定了,但会不会会有一些人利用这样的方式来造成正当防卫的滥用或者正当防卫权的滥用。

林维:确实任何权利。任何权利都有可能会被滥用,所以任何权利都需要有一定的限度。那么这个意见好的地方就另外一方面,就是不仅仅对正当防卫的这个运用做出了一个比较明晰的这个规定。那么同时对司法实践当中,针对刑法理论当中的一些正当防卫跟其他比如说正当防卫和防卫挑拨的关系,正当防卫跟以防卫的名义进行这个伤害的这个行为,正当防卫跟这个斗殴过程当中的这样的这些关系,那么做出了一个相对比较清楚的这个拟定。那么使正当防卫呃不仅仅它有构成要件的这个明确性,同时它也有跟其他违法行为的这个界限的这个清晰的这个分割。那么这样子能够保证我们从正反两方面来确认我们正当防卫这样权力的这个边界,从而使得正当防卫制度能够有效的运行。

王宁:而实际上刚才我们说了那么多,除了让老百姓更多的了解正当防卫这个法规之外,其实更重要的还是让我们的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能够理解在办案的时候怎么样来用好这样的一把尺子。那您觉得公检法这三个方面,到底应该在正当防卫的案子判的过程当中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他们在观念意识上最需要转变的是什么?

林维:我觉得首先还是说要把这方面的有关的这个规定,尤其知道意见这次所规定的内容要进行详细的这个学习贯彻。那么另外一个方面还是说从理念上根本的改变我们防卫的这个这样的一种理念,正当防卫我们对这个正义不向不正义屈服这样的这个理念做出这个正确的理解。理解我们防卫制度所做出的一个重大的变化。当然另外一方面简要地讲。公安机关要全面地收集固定证据,因为很多时候都是很紧急的情况下的,那么要有视频的证据啊等等,这个第一时间要去取证。那么检察机关应该在审查逮捕,在审查起诉的过程当中,全面的审查证据。那么作为人民法院来讲,在对正当防卫进行认定的时候,要注意区分不同的界限,尤其是在判决书当中,要对是否认定正当防卫做出一个特别清晰的说明。一方面做出一个精准的认定,另外一方面也要保证这样的这个结论,如果我们认可它是一个正当防卫,那么这样的结论也要取得公众的认可,从而每办一个案件都能够强化我们公众的正义观念、是非观念、权力观念,使我们整个的这个社会的这个法制观念,得以通过每一个判决能够得到强化。

王宁:那您能不能用一分钟来给我们的这些工作人员提个醒?因为毕竟您既是学者,也是这份意见的参与者,您最想提的是什么?

林维:我想最重要的就是我刚才讲的就是还是我们在理念上首先要有更新,过去我们确实在很多案件里面过于僵化的理解了这个制度,过于苛刻的对防卫人进行这个要求,那么从这个指导意见这个出发,我们未来在我们定罪了,要在未来在办案的过程当中,在定罪量刑的过程当中要改变这样的一种观念。那么对正义通过每一个案件这样的这个实现,我们要有一个清晰的这个认识。那么另外一个就是说不能还是刚才我们几位嘉宾都提到的,这个法不应该向不法所屈服,正义不应该受到不正义的约束。那么通过这样的这个行为我们在办案过程当中,努力实现司法的效果和社会的效果能够相统一,法律情理能够结合得更好,使我们真正的对公众的这种正义的期待和需求能够不停的去满足,真正的能够站在我们公众的这个角度理解社会价值观的变化。

嗯好的,谢谢林教授今天接受我们采访,从今天开始我们了解到了因为有了正当防卫这样的一个边界的限定。希望每一个案件都能够得到公正的判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 正当防卫的“十个准确”!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