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2019移动互联网激荡的十年

  2009~2019 年,十年互联网浮沉图鉴。大公司斗争不断,小公司在看不见的地方挣扎求生。其中的互联网人,回顾十年,一种虚幻感油然而生。

  从 2009 年到 2019 年,移动互联网的十年。对某些人而言是那么的漫长,跌跌撞撞始终逃不出命运的桎梏;对某些人又是那样的短暂,短短一瞬尝尽人间酸甜苦辣。

  不管情愿与否,十年的历史车轮已经驶过,我们互联网人的每一个行为,每一个决定都定格在了历史中。那些悲伤、嬉戏、怒骂、功成,仿佛那么远,又仿佛那么近。

  过去十年是社会大发展的十年,也是移动互联网从无到有,到瓜熟蒂落的十年。

  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如同午时的太阳,正值鼎盛年岁,看移动支付、网络购物、即时通讯、大数据等成为基础设施,影响着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从当下看,我们习以为常,我们见惯不怪。从十年的纬度看,这里面有太多的颠覆值得我们去回味,去品茗。

  移动互联网的十年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十年?

  大家跟随我的脚步,把时间拨回 2009 年,让我们乘坐时光加速器,来一睹移动互联网这激荡十年发生的点点滴滴。

  萌芽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了解移动的互联网的发展,无论如何都回避不开移动互联网发展起来的基础设施:网络和手机。

  2010 年 3G,2013 年 4G 网络的商用,为移动互联网的腾飞奠定了基础——没有网络速度的提升,就不会有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不会有视频通话、扫码支付的诞生,毫秒级的延迟,让这些科幻片里的场景成为现实。

  2008 年 9 月 23 日谷歌 G1 手机的发布,移动互联网的萌芽破土而出,G1 手机全触摸屏的设计,侧滑按键,在现在稍显过时的造型,在那时无疑是划时代的。

  2009 的手机市场,功能机是主流,诺基亚市场份额在 30% 以上,那是一个按键手机称王称霸的年代。没有人会想到一代枭雄诺基亚会没落。

  这也恰恰说明了一个颠破不变的真理:无论多大的巨头,在科技发展的洪流面前,跟不上时代步伐,都将被淘汰。

  诺基亚抱残守缺,死守着塞班系统不放;而谷歌 2005 年收购安卓,完全拥抱互联网;苹果在 2008 年发布 iPhone 3 手机,在 2010 年 6 月 8 日发布了苹果有史以来最为经典的机型:iPhone 4。

  那个时候有一台 iPhone 4 不知道是多少人的梦想。毕竟在手机均价两三千元的市场,一部五千元左右的全触摸屏手机,是一个人身份的象征。

  在苹果6上市的时候,甚至发生了让人啼笑皆非的事件:肾六。

  谷歌 G1 手机是由宏达电子制造,简称宏达电,是曾经的一方霸主 HTC。

  HTC 真正算是踩到了移动互联网的第一波红利,其在 2009~2010 年两年间,趁诺基亚的决策失误和苹果在国内还未完全普及时,一鼓作气推出了 G2 到 G10 一系列机型,每一款出来都惊艳了市场。

  在那个很多人还没见过触屏手机的年代,这些手机就像来自未来的产品一样,甚至一款山寨的全触屏手机都能卖出三四百元。

  而 HTC 做工精良,进入智能机市场犹如进入无人之境,根本没有竞争对手。

  为了快速抢占市场,他们制定出与苹果完全相反的策略:机海战术,制造出的每一款手机,就像一台台的取款机,那是一个多么让人神往的赚钱时代。在 2011 年 HTC 当家人王雪红被福布斯评为“台湾首富”。

  当然,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机海战术最终为 HTC 的没落埋下了伏笔。

  猪在风口都可以飞起来。提出这句至理名言的雷军,在 2011 年 8 月 16 日发布了第一款小米手机。如果时间点挪到现在,让雷军做同样的事情,结局一定是南辕北辙。

  也是借着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小米一飞冲天,米 1 限购,米 2 限购,米 3 限购,小米出的每一款手机都成为爆款,一机难求。

  虽然在 2016 年经历过手机销量大幅下滑的窘境,好在及时调整了策略,依靠海外市场的销量扳回一城,并最终于 2018 年 7 月 9 日在港股上市,造出了一大批千万富翁。

  起步

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安卓系统、IOS 系统这两种全新生态的诞生,带来了无限的机遇。

  我们总吐槽别人,如此简单的商业模式,小学生都看的出来,当时的人怎么就想不到呢?

  事实上,在 2012 年移动 APP 呈爆发式涌现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未来的路要怎样走,也不知道做的 APP 如何赚钱,只是沿用互联网的老思路,有流量就不差钱——不管未来如何,先把流量攒到手再说。

  应用市场作为 APP 分发的主入口,在开发者尚未盈利时,早已经赚得盆满钵满。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当时的安卓霸主:360 手机助手。

  2000 年的互联网泡沫是被投资机构吹起来的,移动互联网的起步同样被资本瞄上了。只要有一个 PPT,只要产品有用户量,几百几千万的融资分分钟到账。

  融到的钱花到了哪里?买量上,360 手机助手在 2013 年用户量超 3 亿,坐拥应用分发的半壁江山,收钱收到手软,成为 360 公司的现金牛。

  传闻,周鸿祎从偶尔过问 360 手机助手的运营,到每周参加他们的会议,足见业务发展的快速和盈利能力之强。

  应用市场里面的另一个霸主:91 手机助手,这个产品大家可能比较陌生,但是百度以 19 亿美元的天价在 2013 年 7 月把 91 手机助手收于麾下,震惊了整个互联网圈。

  事后证明,这个是一个血亏的买卖,2017 年,91 手机助手传出了裁撤的传闻。

  应用分发的入口在移动互联网起步阶段被视为流量的入口,谁掌控流量,谁就有话语权。

  百度急于控制流量,而做出错误的决策无可厚非。同样想掌控流量的还有让开发者闻风丧胆的鹅厂:腾讯,基于 QQ 的海量用户,腾讯在推广应用宝时,具有了先天优势。

  如果说 360 手机助手是蹭了装机红利,那么装机红利消失后的接棒者无疑是腾讯的应用宝了。

  在 2015 年 1 月,应用宝的月活用户量超过 360 手机助手、百度手机助手等,以 27.5% 的用户覆盖率居行业第一。

  应用分发入口之战就此落幕?

  非也,人算不如天算。互联网公司正在踌躇满志的喝香槟庆祝时,他们却忽略了应用分发真正有话语权的幕后 BOSS,不是软件巨头,不是搜索巨头——而是手机制造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有人会问了,为什么 2009 年智能手机就普及了,到 2015 年,6 年时间过去了,手机制造商都没有做好应用商店,难道再给两年时间就能做好吗?

  是的。

  手机制造商做不好应用市场,一是忙于硬件开发,无暇东顾;二是对应用市场的盈利能力持观望态度。

  随着应用分发市场的盈利方式趋于成熟,各大厂商见有油水可沾。纷纷试水自己的应用商店,2015 年 6 月魅族应用商店和 37 游戏的代运营合同到期后,就立刻收了回来自己做。

  最有标志性的事件是 2014 年 8 月 1 日硬核联盟的成立,硬核联盟由 OPPO、vivo、酷派、联想、金立、华为、魅族组成。这个安卓手机制造商结成的联盟,在当时并不被人看好,也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重视——那时还是 360 手机助手和应用宝的天下。

  不曾想,一两年之后,每年的 ChinaJoy,硬核联盟的势力和话语权变的越来越大,相应的是 360 和应用宝的日渐式微。就此,应用分发市场的格局才尘埃落定。

  相较于安卓应用分发的群雄逐鹿和硝烟弥漫,IOS 系统要平静得多,由于苹果商店的运维远在国外,接受不到国内商务传统方式的洗礼,不存在走后门的情况,是公平公正的生态,也是用心做产品的开发者最向往的平台。

  在国内应用分发市场普遍采用五五分成的情况下,苹果应用市场以其三七分成(开发者拿七)的方式,更是成为应用分发市场的一股清流。

  传说,某厂独代产品的分成比例去到了一九,不好意思,这里的一是开发者的。

  占坑

  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移动互联网的崛起,最先感到凉意的是互联网巨头,以 BAT 见长。

  为了不在移动互联网领域被落下,凭借在互联网时代的积累(主要是有钱了)。腾讯首先提出了赛马机制,在移动端产品上,同一个类型的产品多个团队开发,只要有一个在市场中站稳了脚跟,对腾讯而言就稳了。

  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微信的诞生和发展。

  微信在 2011 年 1 月面世,2012 年 3 月用户量突破 1 亿,移动互联网真应了雷军的那句话“快、极致和口碑”——微信一年取得的成绩相当于 QQ 过去十年的积累。

  而因赛马机制出局的另外一款即时通讯软件,制作人含泪说:我们只比它(微信)晚了一个月。

  移动互联网的占坑之战,是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式的发展。坊间说,移动互联网用一年时间,走过了互联网五年的路程。

  微信用户量过亿后,马化腾也不无骄傲地承认:微信让腾讯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基于微信诞生的公众号、小程序、社交广告,其商业价值以亿为单位,腾讯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和深圳相隔 1300 公里的杭州,也有一个坐立不安的大佬——马云。

  阿里巴巴在电商领域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但有个前提指的是在 PC 端。在移动领域如何做电商,2014 年之前无人知晓。

  移动端和 PC 端完全不同的产品形态,如果照搬 PC 样式到移动端,无论是体验还是流程都很难尽人意。正如腾讯有张小龙,阿里有一个蒋凡,这个 85 后再一次告诉大家,移动端电商,我淘宝还是 No.1。

  在讲蒋凡之前,不得不说一个产品:友盟。友盟是第三方数据统计平台,在三五人即可开发出 APP 的时代,数据统计是每个开发者头大的问题。

  友盟于 2010 年成立,专门为移动开发者提供数据统计服务,除了几个互联网巨头和实力较强的团队,有统计需求的团队几乎都接入了友盟统计,在 2018 年底,友盟已经接入了 165 万款 APP——方便了开发者,也恰好被阿里相中,在 2013 年阿里收购了友盟。

  阿里收购友盟的费用是 7000 万美元,说这次收购划算吗?

  大家无从得知,但是从阿里传出的结论是,阿里收购友盟最大的收获不是这家公司,而是蒋凡这个人。

  按照惯例,阿里收购的公司,其一把手挂名一段时间后,都会选择退出。蒋凡也做好了退出的准备,然而却被张勇劝说留在阿里,负责移动端淘宝的开发。

  这个完全通过移动设备办公的年轻人,对用户的理解是极其敏锐的,在移动端淘宝的开发上有鲜明的个人风格。

  手机淘宝于 2015 年 4 月上线,有别于传统的信息推荐方式,淘宝采用了千人千面的算法,极大地提升了用户体验和购买转化率。在 2018 年用户量达 4.9 亿,网络购物占比中,手机端购物的流量占比超 70%。至此,阿里在移动互联网中站稳了脚跟。

  美团 CEO 讲过一句话:接下来几年,看拼多多的黄峥和淘宝天猫的蒋凡这两个非常聪明的人如何较量,应该会很精彩。

  在电商领域,淘宝、京东各自有了自己稳固的地盘,除了偶尔的口水架,电商领域似乎再无波澜——直到拼多多的出现,让淘宝再次感受到了危机。

  拼多多成立于 2015 年 9 月,通过向朋友发起拼团,能以极低的价格购买商品,借助社交电商(微信)的红利,拼多多在电商巨头环伺的夹缝中,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在 2016 年 7 月,用户量破亿;2018 年 7 月 26 日在纳斯达克上市,目前市值 370 多亿美元。

  有人说,拼多多是踩到了下沉市场的红利。此言非虚,淘宝紧随其后,开启“军团作战”模式,主打下沉市场,在 2018 年的过亿新增用户中,有 80% 来自下沉市场。

  淘宝和拼多多的战争依然在继续,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提起淘宝的千人千面,不得不提最早将千人千面技术应用到信息分发的张一鸣,他创立的今日头条,也就是字节跳动,目前的估值 800 亿美元。

  这个从创建时,不拿腾讯、阿里投资,却如同坐了火箭一般迅猛发展的移动互联网企业,让腾讯头大,却又无可奈何。那个对标今日头条的天天快报,对标抖音的微视,连对手的影子都看不到。

  今日头条是 2012 年上线的,有别于传统的编辑推荐内容的新闻客户端,其采用了根据用户标签推送不同内容的方式,在 2016 年累计用户达 6 亿。

  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用户注意力意味着金钱。

  头条之所以会成为腾讯的最大竞争对手,是因为除微信外,头条是用户最大的杀时间利器,也可以理解为头条抢了腾讯用户的时间。

  这场竞争本来是小规模的,不为外人所知的,直到头条系的另一款用户时间大杀器——抖音的诞生,让腾讯坐不住了。

  抖音上线时间是 2016 年 9 月,上线伊始表现平平,也可能是主打小众群体的策略所致。在 2017 年 10 月赞助了《中国有嘻哈》后,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次年日活用户便从 3 千万飙升到 2 亿;截至目前,日活跃用户接近 4 亿。

  恐怖的用户量加上恐怖的使用时长,抖音无疑是微信最大的竞争对手。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传闻在 2018 年阿里旗下的云锋基金入股抖音,且不进入董事会。

  巨头之间的分分合合,总是不像表面上看的那样简单,各种心酸只有当事人感受才最真切。

  抖音的崛起是腾讯对短视频市场的误判导致。

  抖音于 2016 年上线。在 2016 年之前,各种短视频平台早已经攻城掠地,美拍、秒拍等一众短视频 APP 在 2014 年便已诞生,大家相安无事,各自有各自的用户,却都没有掀起什么波澜。

  短视频也就这样了,这可能是腾讯对短视频领域的判断,导致抖音发展中的至关节点——在和腾讯竞购美音乐短视频社交平台 Musical.ly 的最后时刻,腾讯选择了放弃。

  如果当时腾讯选择了坚持,现在的短视频领域或将是另外一番景象。不要为打翻的牛奶哭泣,既然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只能继续往下走。

  快手,这个在三四线城市过得顺风顺水的 APP,成为腾讯掣肘抖音的最大法宝。

  快手诞生于 2011 年,也是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成长起来的,最开始是一个 GIF 制作工具,2012 年转型短视频社区,2016 年随着流量成本的降低,迎来了爆发,年活跃用户达到 3 亿。

  记得抖音用户量破 2 亿时,权威机构统计显示:抖音日活用户落后于快手。

  一线城市的人甚至会有疑问:我身边都是玩抖音的,而且一个用快手的都没有,为什么快手的用户量比抖音还多?

  原因是两者的用户不重叠,抖音主打一线城市用户,快手的目标用户是三线四线;两种用户群体,视频的风格也全然不同。为什么快手的视频给人感觉好土,原因就在这里了。

  在抖音快速扩张的 2017、2018 年,腾讯加大了对快手的投资,两年间快手共计融资 7.5 亿美元,由腾讯领投。

  移动互联网的占坑之战,发生更多的是类似毛细血管似的占坑。

  移动端应用类型可以分为工具、购物、拍照、教育、旅游、美食、生活、天气、医疗、音乐等等十几个类目,每一个类目下都有很多的细分需求,任何一个需求都可以催生出几十、上百万量级的 APP。

  做这些 APP 的公司,才真正称得上是移动互联网的中流砥柱。比如墨迹天气,用户量过亿;喜马拉雅听书,偏居一偶;美颜相机,女孩子必备;网易云音乐,也刷过屏。

  类似这样的 APP 数不胜数,还有很多完全不为人所知却又服务着小众需求的用户,他们不求像腾讯、阿里那样知名,做一个小而美的公司足矣。

  手游

  移动互联网的变现无非是三种:广告、游戏和电商

  作为三驾马车之一,游戏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开发者的产品变现,有 30% 以上来自于手游的广告。

  和互联网一样,人们有社交的需求,有购物的需求,有搜索的需求,有玩游戏的需求,在移动互联网里,完全照搬过来是可行的。

  移动互联网有句话,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的产品有多棒,最终要么是阿里的,要么是腾讯的——手游的发展也走了同样的路线。

  不同的是,APP 靠的是收购,手游靠的是流量和产品的品质。

  在移动互联网初期,手游是中小开发者的天堂。船大难调头,腾讯在 PC 端是游戏霸主;在移动端,当时像睡着的狮子,一个拿的出手的手游产品都没有,给了中小手游开发者发展的机会。

  《我叫 MT》是 2013 年上线的一款手游,这个时候智能手机已经普及开来,大屏,触摸式体验,给了手机游戏完全不一样的交互式体验,《我叫 MT》作为专门为触屏设备打造的卡牌游戏,以其精致的 UI,良好的玩法,迅速风靡起来。

  由于游戏角色借鉴的魔兽世界的角色,涉及到侵权,被暴雪告了。后来双方应该是达成了协议,后续的《我叫 MT》系列游戏均没有出现被告的情况。

  在腾讯手游崛起之前,还有两款现象级产品《刀塔传奇》(现更名为《小冰冰传奇》)和《阴阳师》,这两款游戏一经面世,席卷各大应用市场排行榜,《刀塔传奇》月流水最高达 2.7 亿,《阴阳师》更是突破 10 亿。

  《阴阳师》、《梦幻西游》和《大话西游》,来自网易的游戏曾经霸占苹果畅销榜个把月,甚至让人觉得:腾讯游戏是不是不行了?

  当《王者荣耀》起来后,没有人再有这个想法了。

  如果说微信让腾讯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那么《王者荣耀》让腾讯拿到了手游的头等舱票。

  《王者荣耀》也是腾讯赛马机制的产物,MOBA 游戏在 PC 端最火的莫过于《英雄联盟》,也就是 LOL。作为腾讯家的拳头游戏,移植到移动端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何保证移植的成功率最大?赛马吧。于是,2015 年腾讯上线了《全民超神》和《英雄战迹》(后更名为《王者荣耀》)。

  据内部人反馈,当时游戏上线后的数据,《全民超神》要远远好过《王者荣耀》。但通过之后的版本优化,《王者荣耀》数据逐渐上升,在 2017 年春节期间,人员迁徙带来了《王者荣耀》新增用户的暴增。从此奠定了《王者荣耀》的王者地位。

  直到现在,这也是不可撼动的存在。为防止用户过度玩游戏,2017 年上线了防沉迷系统,限制用户过度使用。

  杀时间意味着收益,《王者荣耀》 2018 年全球收入达 130 亿,互联网大佬多推崇降维打击,灭掉你的不是同行,而是另外领域的事物。

  同理,作为杀时间的利器,《王者荣耀》才应当是腾讯用来对抗抖音的秘密武器。因为人是群居动物,《王者荣耀》是社交游戏,而抖音只是一个人嗨罢了。

  科普一个冷知识:《王者荣耀》进军海外比较晚,这给了山寨版机会。

  在 2017 年《王者荣耀》北美发行时,被一款名为《无尽对决》的 MOBA 游戏完爆,一样的画风,一样的玩法,在当地用户看来,腾讯官方的版本倒像是盗版了。

  而这款山寨游戏其实是出自国人之手,2016 年提前于腾讯布局到海外。遇到这种情况,只有打官司一条路了。

  创新

  满眼生机转化钧,天工人巧日争新。

  移动互联网的载体手机,相比电脑有其独有的特性,比如定位、拍照、便捷等等,任何一项独特性都有可能诞生一个伟大的产品,基于地理位置的打车功能,便是移动互联网初期的一道靓丽风景。

  移动互联网起步阶段还处于模仿阶段,看硅谷什么模式火,就复制一套过来。当然,在移动互联网下半场,关系逆转了,国内的移动互联网早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

  继续讲互联网初期的事情,2009 年诞生的优步,让国内创业者看到了一条新的业务模式:打车服务。北京小桔科技在 2012 年成立,也就是现在的滴滴。

  这种完全颠覆传统出租车的打车模式,一经推出吸引了大批尝鲜者。除了出租车,私家车也可以接单,进而吸引了海量的司机。

  在 2014 年,滴滴用户数超过 1 亿,司机 100 万,日均接单 500 万单。靓丽数据的背后是腾讯和阿里的补贴大战,那是一个全民发福利的年代。

  但凡是新的事物,难免会触及一些人的利益或者进入法律空白的地带。

  滴滴允许私家车接单,使正规出租车的生意越来越难做,而且对于司机的监管也是有很高的难度。搭乘顺风车遇害的事件偶有发生,每发生一次,滴滴就面临一次全社会的拷问。平台监管,责任大于天,移动互联网起来的平台,如抖音在监管上就做到了宁可错封号,也不能漏封的程度。

  如果有印象的话,滴滴打车给我们留下最深的印象无疑是补贴大战。这是腾讯和阿里的较量,其目标很明确,指向影响了上亿人生活方式的创新产品:移动支付。

  试想这样一个场景,在未来的某一天,人们外出不需要带现金,乘坐汽车、吃顿午饭扫个码就完成了支付。

  这在十年前还是天马行空的想象,现在已经成为现实,00 后会说,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呀——这离不开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付出。

  微信支付 2013 年上线,滴滴打车 2013 年进入发展期,都是新鲜事物,面向的都是生活中的尝鲜份子。且当时快的因阿里投资,支持移动支付,支付宝支付的市场份额日益扩大。

  微信的决策是从打车软件中切入移动支付领域,当年微信更新 5.0 版本,微信和手 Q 接入滴滴,微信支付接入后,移动支付大战正式开始。

  移动支付现在指的是 APP 绑定银行卡,扫码完成支付的产品。微信作为移动端的基础设施,每台手机必装,而手机几乎是人手一台,加上 4G 网络的速度加持,移动支付的天时地利与人和皆有,差的就是东风了。

  2014 年春节,微信借助春晚红包活动,一举绑卡千万,成功偷袭支付宝。在 2016 年、2017 年微信和支付宝大力开拓线下支付,为移动支付的普及立下了汗马功劳。

  移动支付无疑位列众多移动互联网创新产品的榜首。

  谈及移动互联网的创新,还要提一个让无数玩家输掉裤衩的伪需求:共享单车。

  陈奕迅有一首歌《单车》,歌里是这样唱的“骑着单车的我俩,怀紧贴背的拥抱。”

  单车给人一种阳光、温馨、积极向上的感觉——互联网公司最喜欢的就是玩概念,分时段租自行车业务经过移动互联网公司的包装,摇身一变成为高大上的新潮项目,各路玩家纷纷磨刀霍霍。

  2014 年成立的 OFO,2016 年进场的超级玩家摩拜,以及数不清的炮灰,在 2014 年至 2016 年短短两年间,上演了一出出电影里才有的剧情。

  首先是融资,摩拜 2015 年成立,两年时间融资 8 轮,截至 2017 年 1 月,累计融资 3 亿美元,当年 6 月更是拿到了 6 亿美元的投资,创下共享单车界的融资记录。

  OFO 的融资次数过之而无不及,2015 年 10 月接受 pre-A 轮融资后,3 年时间里融资 12 轮。

  资本的狂热让草根创业者蠢蠢欲动,原来共享单车这么有前景。

  市场上一下子涌出来很多单车公司,小蓝、小鸣、酷奇、悟空等等几十家。之所以说共享单车是伪需求,是因为没有资本的输血,共享单车很难活下去。

  其中最让人唏嘘的是“悟空单车”,这个仅仅运营了 90 天的著名共享单车品牌,因为没有资本注入而破产。还有小鸣单车,被称为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

  对于共享单车,最大的风险是押金,一个自行车成本 200 元,3 个人骑按照 100 元押金一个人,一个自行车可以收到 300 元,如果押金不退还,共享单车变相成为企业捞钱的工具。

  争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

  移动互联网的地盘争夺中自然少不了触斗蛮争,我们翻看互联网的发展史,3Q 大战还历历在目。到了移动互联网,这样的争斗不仅没有减少,甚至更加残酷和血腥。

  滴滴和快的这两家 2012 年几乎同时上线的打车软件,开启了移动互联网手机打车的新玩法,同时进入赛道的还有 40 多家打车软件。

  想快速占领市场最粗暴有效的方式是补贴,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

  很快,滴滴找到了腾讯作为靠山,快的也不是吃素的,立马找了阿里。有了金主,双方补贴大战正式打响。

  短短几个月时间,双方共烧掉  30 多亿人民币,最高一天烧掉 4000 万,即使财大气粗的腾讯也招架不住。

  在双方大战期间,受益者最大的莫过于普通用户了,平时上下班坐公交都要 2 元钱的。改坐网约车,凭着各种补贴福利,一次花一块钱不到,几乎是免费的——有人笑称,这是互联网公司全民发福利吧。

  滴滴和快的的争斗可以理解为代理人的战争,本质上是腾讯和阿里的竞争。

  在 2014 年补贴最疯狂的那三个月,谁也不敢先收手,就像擂台上的两个选手,都拼得精疲力尽了,谁这个时候松了口气,谁就出局了。

  互联网不同于传统企业,一个领域只有一个霸主,是赢家通吃,马太效应明显。比如社交、搜索和电商,扛把子均处于绝对垄断的地位。

  网约车最终也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在补贴大战烧到双方承受不起时,走向谈判是顺势而为的做法。既然谁都打不过谁,不如合并到一起——在 2015 年情人节之际,滴滴和快的宣布两家战略合并为一家,市场占有率一跃超过 90%。

  这场弥漫着钱味的烧钱大战就此结束,而这场战争被称作是世界互联网大战最贵的一场战役。

  战争的结束意味着补贴的结束,没有了福利,平台订单量减少 60%。而这场移动互联网的大战带给市场的影响远远不止几个新闻、几个八卦那样简单。

  通过烧钱的方式扩大市场份额,把竞争对手熬死,市场稳定后,坐享垄断之利,这几乎成为移动互联网创业者的共识。

  基于此,移动互联网在 2018 年开启了外卖补贴大战,又是一个全民发福利的年份。

  饿了么是 2008 年成立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主打在线送外卖业务,在 2015 年获得阿里巴巴 12.5 亿美元投资;作为争斗的另一方,美团本身不差钱,而且 2018 年 9 月还在香港上了市,融资 40 亿美元——不差钱的两家巨头打起来,自然是幸福了吃瓜群众。

  2018 年 7 月份,饿了么 CEO 王磊表示,未来 3 个月,计划拿出 30 亿来补贴市场,以期获得 50% 的市场份额。

  有了资本加持,双方开启了疯狂补贴模式,最终美团补贴 42 亿,饿了么补贴 30 亿,用户一元吃外卖成为现实。

  就像传统企业里面,王老吉加多宝的战争打垮了和其正一样,外卖市场的补贴大战,最受伤的竟然是百度外卖,最终被饿了么收购。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在移动互联网的争斗中似乎也行不通。

  相比炒得热火朝天的烧钱大战,移动互联网里的另外一场大战,相对较为低调,但竞争的激烈程度丝毫不亚于补贴大战,都是决定企业生死的战斗,输不起,也不能输。

  这里要说的就是头腾大战(头条和腾讯),这场大战的特点是持续时间久,大冲突没有,小冲突不断,腾讯是攻方,头条是守方。

  头腾大战其实是微信和抖音两个工具间的战争,抖音这个让腾讯忌惮的全民级短视频产品,是微信的最大潜在对手,幸运的是抖音的社交功能没有做起来,否则微信的社交一哥地位不保,腾讯的江湖老大地位也会有所松动。

  为了对抗抖音,腾讯重启尘封已久的产品:微视。

  这个产品 2013 年便已上线,做得不温不火后来关停,在抖音崛起的情况下,无奈于 2017 年 8 月重组微视项目组,并拿出 30 亿补贴来打抖音。

  用抖音的打法来打抖音,微视要做的功课还很多。

  在 2018 年微视的日活只有 300 多万,不及抖音的零头,后来微信专门开绿灯,微视有可以发布朋友圈 30 秒视频的权限,然而都无济于事,对抖音的发展造不成半点伤害。

  抖音的崛起也离不开微信功劳,抖音热门视频一键分享到微信,病毒式传播为抖音带来海量的用户增长。

  微信对此下手了,在 2018 年 3 月 8 日,抖音、火山视频分享到朋友圈的链接仅自己可见。4 月 11 日到现在,抖音、西瓜、火山,也就是头条系的全部视频产品,分享到微信、QQ 的链接都无法播放。

  对腾讯的这种做法,抖音只能发文谴责,别无他法。

  但抖音早已成长为庞然大物,2018 年做的限制条件起不到太大作用,只能是延缓他的成长罢了。

  吃一堑长一智,在所有具有潜在威胁的产品面前,微信提高了警惕。2019 年初头条系出品的社交软件“多闪”,刚一面世,其分享链接就被微信封杀。

  对于抖音,更具有杀伤力的是 2019 年 1 月 23 日新用户无法通过微信和 QQ 快捷登录抖音——对抖音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在人人都用微信的年代,无法用微信登录,抖音的成长又增添了一分烦恼。

  移动互联网的争斗远远不止这些,大公司间的争斗为我们的生活增添了吃瓜元素;小公司间的争斗,我们看不见,却又实打实影响到了一些人的生活。

  像瑞幸咖啡的补贴大战,自己烧钱自己玩,却打死了一众小咖啡馆。

  某咖啡馆小老板说,自从瑞幸在隔壁开了家咖啡馆后,自家生意少了一半,如果几个月还不见起色,就准备另谋生路了。——降维打击无处不在。

  现在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视线回到现在,移动互联网市场的格局基本成型,互联网的霸主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依然是霸主,除了某个掉队的搜索玩家。

  在互联网领域,大家讲的是 BAT,在现在人们谈论更多的是 A 和 T,以及移动互联网崛起的三个小贵 TMD (头条、美团、滴滴)。

  20 年的互联网发展,诞生了两大超级平台,投资方在移动互联网里也希望能孵化出未来的腾讯或者阿里。

  而在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十年里,真正意义上成长为平台的只有字节跳动。

  他取代的其实是百度在移动端的地位,PC 的搜索、电商和社交,在移动端完美地进行了复刻。电商已经是阿里,社交依然是腾讯,而搜索因百度的掉队,换成了头条。

  移动 APP 的碎片化时间,用户搜索入口的多样性。汇总来看,移动端的搜索入口只有 2 个,微信和头条——腾讯搜搜未做成的事,估计要微信来完成了。

  移动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支付用微信支付或者支付宝;坐车发送个打车需求,滴滴上就有人接单;如果想步行,打开高德地图,跟着语音提示走,也不用担心迷路;在家里躺尸打开美团外卖,足不出户美食送到家;闲时和朋友一起打几盘排位,或者刷几条抖音;想学习了,可以去公众号看下最新的推文,觉得好的点个赞,关注一下;颜值高的或者有特色的,打开前置摄像头开个直播,卖点货,卖个萌,坐在家里就有了收入……

  移动互联网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地改变着生活的点点滴滴。

  我们一直身处巨大的社会变革中,却浑然不知。但我们都是亲历者,也是创造者。

  未来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概念在 2016 年时被提出,移动互联网似乎已经没有了发展空间。

  然而,5G 技术的到来,让人们对未来又充满了信心,摩拳擦掌准备在 5G 大展一番身手。

  首先,视频进一步崛起。

  视频在互联网时代就已经存在,在 3G 时期也有了发展,4G 时代视频的巨大发展有目共睹。

  互联网初期,受限于网络速度,高清视频看不了,当时的外国视频网站甚至得出人们喜欢看模糊视频的结论。

  抖音的崛起除了是算法的胜利,更重要的是高清视频的胜利。用户永远喜欢看画质更棒的产品,5G 时代视频的画质会进一步提升。

  加上延迟几乎可以忽略,视频通话会成为主流。微信作为 4G 的霸主,在 5G 时代能否延续辉煌还是个未知数。

  其次,算法的进步。

  这个已经真实发生了,我们在做实名认证时,已经渐渐由过去的人工审核证件,变为扫脸审核,通过算法匹配,判断是否是本人。

  技术的进步缩减了工作的流程,提升了工作效率,包括现在国家主推的 ETC,将原来的 2~3 分钟刷卡,压缩到几秒钟,效率是人工的 5~10 倍,社会运转效率极大提升。

  另外,是无人驾驶和远程操控,没有了延迟,网络传输指令分秒必达,百度重金投入无人车研究是有一定道理的。

  有一个远程操控的演示视频,人身在上海,通过远程操控装置,来控制远在千里外的挖掘机进行作业,和本人在现场没有区别,或许也适用于未来的手术场景。

  就像没有人预料到,4G 能带来移动支付的普及一样,我们对 5G 的判断只是根据已有经验进行推导。然而,生活最大的意义在于不确定性。

  5G 时代的移动互联网到底是怎样的?我们不知道,我们要拭目以待。

  最后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移动互联网的十年,那是我们的青春啊,95 后、00 后步入社会,投入到移动互联网建设的浪潮中去。

  有些机遇已经错过,现在做公众号已经晚了;有些机遇正在发生,做短视频、做潮人。

  移动互联网的十年,是一个浪接着一个浪,我们迎来送往,共享经济、社群电商、虚拟货币、短视频创业等。

  看十年过眼云烟,应了那句话: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这一幕发生在过去,也发生在现在,在未来也一定会继续上演着。对于我们有幸参与到移动互联网的人们,想成为赢家,只有一条路可走——打好手里的牌。

  最后,献上岳飞的《满江红》,向着我们的星尘大海继续远航: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2009-2019移动互联网激荡的十年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