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秋冬到来,我们的“疫苗”准备好了吗?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这几天来与疫苗有关的新闻是一个接一个。首先上周五中疾控发布了今年流感疫苗接种的技术指南,这可比往年发布的都要早。这个背景肯定有秋冬到来之后,担心流感和新冠肺炎这种叠加这样的一种压力。那接下来星期六在这个深圳就举行了首届的大湾区的疫苗峰会,有很多的这个非常重要的那种专家针对疫苗都在发出他们的声音。值此秋天已经秋冬季已经到来,疫苗究竟将会怎样保护我们,这是我们今天要重点这个话题首先咱们先说这个流感疫苗。

我们做了一个相关的调查,秋冬要来了,今年会接种流感疫苗吗?结果有百分之三十八的人选择会,这应该比往年都要高,因为我们整体的接种率其实还不足百分之二呢,然后有百分之三十七说不会,还有百分之二十五说看情况观察一段儿再说。

对,为什么觉得有必要考虑接种流感疫苗,百分之六十六选择今年特殊怕六流感来了,叠加新冠肺炎担心缺货,然后前几年得过流感或接种过流感疫苗,所以今年考虑在接种,占百分之十四,还有其他原因百分之二十。今天虽然我们首先要关注的是流感疫苗,但是相信相相当多的人更加关注的还是新冠肺炎的这种疫苗,因为这不仅是帮我们自己,甚至帮整个世界要渡过这一关。今天我们将要连线的是非常权威的一位专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吴桂珍,他非常了解新冠疫苗相关的和包括流感疫苗这种研发、开发的这样的一种情况,而且正在参与卫健委所组织的新冠肺炎疫苗生产企业的安全评审工作。接下来就连线吴教授,吴教授,我知道今天你其实在武汉,在武汉正在做的工作,也就是对要生产新冠肺炎疫苗的这种企业进行安全评审。这个工作意味着我们疫苗研发到了哪一步,是不是已经离一我们可以接种非常近了。

武贵珍:是的,我正在武汉参与这方面的这个疫苗生产车间的评审。目前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在疫苗整个的这个研发生产是在全世界走在前列的。这个目前我们实际上有很多很多种苗已经进入了三期国际上全球现在是有九种,那我们中国就占了五种所以这个方面实际上是非常快的,因为这个疫苗大家知道新冠病毒它是一个高危的病毒,所以它的生产需要在这样的一个负压的一个车间,特殊的车间进行。所以目前我们这边紧锣密鼓地由卫健委组织这个对车间、生产车间进行评审,目前已经有两家生产车间获得了审批,现在进行的是第三家。

白岩松:其实透过您说这个第三家我们也能够知道。显然这次新冠疫苗一旦最后可以去上市的话,也有重要这种生产的生产的这种企业和车间是在武汉,那这对武汉老百姓来说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信息。那接下来我们要从新冠肺炎的疫苗回到流感的这个疫苗。因为今年比较特别,咱们中疾控在上周五的时候发布了流感疫苗接种的这个技术指南。这比往年都要早得多。为什么这么早?是否跟担心今年流感和新冠肺炎叠加这样一种因素是有关系的。

武贵珍:是的是的,大家知道呃实际上呢这个秋冬季呀呃容易高发的就是呼吸道啊传染病啊,像流感啊、肺炎呐这样的传染病当然大家也清楚低温呢对于新冠病毒呢啊他的来说实际上是易于传播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在新冠的早期它的症状和流感确实是有相似的地方在这样我想两种,一个是这季节加上他们的症状,所以这块儿是我们希望啊能够这个注射流感疫苗的话希望大家能够注射也防止在发生以后确实在临床上容易在这个识别上会有一些困难我想这个事是有这样一个原因,我不知道我说清楚没有。

白岩松:那武教授接下来我们要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往年比如说一九年的时候,我们了解到的这种数据是咱们的接种率其实不高,流感疫苗啊连百分之二都不到,但是今年很特别,也许大家这种愿望会增长,是否鼓励更大的人群来接种这个流感疫苗?但反过来,我们的疫苗的量够吗?

武贵珍:是这样的。是正常的情况下呢流感疫苗呢实际上对我们预防流感是非常重要的,大家都清楚疫苗都是预防传染病最有力的最廉价的最有效的手段。但是刚您提到了流感疫苗,因为流感疫苗确实是它我疫苗上它分为两类这个这个疫苗实际上我们基本的分类就是这个国家计划免疫疫苗和二类疫苗,那流感疫苗属于二类疫苗但是尽管如此这个国家也是在积极的组织生产这样的流感疫苗。我想应该是够的没什么问题的。

白岩松:那是否鼓励人群更大规模的接种流感疫苗?

武贵珍:是的,我觉得如果能够接种的话呢更好啊。但有一些人群呢我觉得会优先的接住。比如说是在这个有慢性病的啊慢性病的这样的病人或者是呢老年人或者是儿童这些人呢我觉得是优先接住,刚才您提到了我们的接种率很低的不到百分之二,像在西方国家,有些国家它的老年人的接种呢达到了百分之五十这疫苗对预防流感还是非常非常有效的有益的。

白岩松:其实每年的这个流感疫苗都是也要研究今年有可能流行的这个病毒。那么今年这种特殊的这种背景下,鼓励我们打哪种流感疫苗呢?

武贵珍:现在是这样。其实流感疫苗呢因为呃由于它本身的啊容易变异,所以每年。世界卫生组织都在二月份和九月份来组织疫苗推荐的这样的会议,今年也一样,二零二零到二零二一年我们位于北半球,所以给我们也推荐了四种有四种这样的组分的疫苗目前大家在使用的都是在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这范围内。

白岩松:有网友呢问这个问题也蛮有意思的,涉及到流感疫苗,假如刚打了流感疫苗,新冠疫苗问世了,我还能再打新关疫苗吗?

武贵珍:可以的,啊,这是一点儿也不冲突的。

白岩松:那接下来可能还有一个大家关心的问题,我现在打了流感疫苗,是否会对我预防新冠肺炎也有一点作用吗?

武贵珍:可以说。实际上这个因为可以这么说,流感疫苗它肯定是对这个预防流感会有效益,新冠呢对新冠预防会有效应。当然了这个我觉得对从病来说,如果说我们打了流感疫苗啊对你来说,比如说我们避免了避免了流感,对某些人群来说啊对他对呃其他有新官也好,其他也好是有益处的。因为从你来说你是健康的,但是这两个完全是两种两种病预防两种疫苗,我把我说清楚没有。

白岩松:明白了,你注射了这种这个流感疫苗,你就更容易是保持你的健康。另外你也不会因为患了流感、发烧等等,现在在这种背景下去这个发热门诊,其实你内心的压力,包括对医疗机构这种冲击都蛮大的。所以非常鼓励。很多的人群在今年去接种这个流感疫苗。当然接下来我们重点要请这武教授为我们解读的是新冠肺炎这种疫苗的相关情况。不过在解读之前,透过短片先了解一下相关的情况。

九月十二号,大湾区首届疫苗峰会举行,主题为疫苗创新与公众健康。显然在全球抗击疫情的背景下,加速疫苗科研创新成为科学家们讨论的焦点。而在刚刚结束的二零二零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展出的两款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就受到了舆论的格外关注。事实上,这两款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目前正在阿联酋、巴林、约旦、秘鲁、摩洛哥、阿根廷等近十个国家进行三期临床试验。而来自世卫组织的信息是目前全球已有超过三十种新冠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已经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阶段的有九种,中国占了其中四种。

苏米亚.斯瓦米纳坦:要搜集足够的数据,就需要数以万计的受试者参与临床试验,并至少持续约六个月才能评估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可能会在年底前得到一些结果。目前大多数候选疫苗的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数据都显示出了希望,可以使人体产生中和抗体。

目前中国有四款新冠病毒疫苗已开启国际三期临床试验,包括三款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和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团队研发的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数据显示,目前这四款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结果都比较乐观,而我国也已经在七月二十二号正式启动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

陈薇:这个疫苗是给健康人用的,所以安全第一位的,对于药物来说是有效安全、质量可控,可大规模生产。对疫苗来说是安全有效,质量可控,可大规模生产。虽然四个要素都是一样的,但它顺序是有所变化的。那这个疫苗在上人体以前,我们必须要做大量的这个研究,来验证这个临床上这个安全风险的这个最低化。

对于全球疫情来说,疫情合作尤其重要。九月十一号联合国通过新冠肺炎疫情决议,其中的关键词正式合作决议,敦促会员国要致力于让所有国家及时获得优质、安全、有效和富担得起的诊断工具、治疗方法、药物和疫苗,并且加强抗击新冠病毒所需的国际科学合作。

白岩松:好,接下来呢我们继续连线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武桂珍吴教授。当然我们现在可能最最关心的就是这个新冠肺炎的这个疫苗,全球进入到三期试验一共有九款,那看新闻是有四款属于中国。但您刚才也说了,有五款属于中国。我们还有多长时间普通人能够打到这个疫苗?

武贵珍:是的,现在是这样。我们实实际上呢很快这个时间会很短,大概十一月份或十二月份。由于根据它的三期这个临床把它结果来看,所以目前。那实际上我们进展的非常顺利非常顺利。

白岩松:武教授,我们知道今年四月份的时候,您就作为先要进入到试验人群当中的一个,打了这个疫苗,这几个月您的自我反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感觉如何?

武贵珍:感觉非常好,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甚至说打完打的时候局部也没有疼痛,确实很好。

白岩松:我们知道在国内有接近十万人,其实作为这个特殊的人群,先打了这样的一个疫苗,也可以从某种角度来说是紧急应用,他们是谁?效果如何,这么大的一个人群。

武贵珍:是这样的,其实国内的也有,目前呢确实像您说的主要一些是这样的。是出国啊,去外面去去。大家会知道在国外,在西方,目前很多地方爆发非常严重,那这些人呢有的是到外面去工作的,有的是到外面去学习的这些占了很大很大的部分。主要是这些,还有我们的外交人员啊都是出于工作的考虑。

白岩松:效果怎么样?到现在为止啊效果非常好啊,没有出现副作用。而且跟大家说到现在为止打疫苗的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例这个患新冠肺炎的这是这是确实我们观察到的。

白岩松:这还是比较硬的一个结果。那接下来由于中国对这个新冠肺炎的这种这个就是这个抗击是非常有效的迅速的阻断,从某种角度。来说大中规模都阻断了它,我们没有这种传播环境了。在国内,因此我们的三期疫苗这种试验很多在巴西呀,比如说阿根廷等等国家,是否这种试验由于是在远方,将来会影响我们在国内的应用吗?

武贵珍:不会的,不会的,因为呢这个疫苗大家会知道它需要三期一期、二期、三期,三期需要它的只要是有效性,刚才我们提到了安全有效,那我们现在国内现在目前疫情知道是这样控制的非常好,所以我们必须到这个高发的这样的环境当中去我们去做三期临床,所以我们只能到这个西方国家到某些国家去做三期,不影响国内的。在那完成以后,三期完成了经过所有大量的数据,经过认真的考核评审。所以完成的话我们可以照样在国内这个没有问题的,这只是一个临床实验。第三期的临床实验。

白岩松:武教授这就回到了您今天在武汉的这个工作呀,对于生产新关肺炎疫苗的这种企业进行安全评审,那我相信也是很多人会去关心的一个问题。一旦三期结束,按程序要进入到可以接种了,这个生产的过程在我们国内是否会很快的这种铺开供应量能跟上吗?毕竟中国人数非常众多,而且大家想打这个新冠疫苗的心情是非常急迫的。

武贵珍:是的,您说的就是啊这样的。实际上您刚才我您刚刚说到了我们在武汉,那谁上北京呢?也有啊两家啊公司有两家公司通过了评审啊到现在根据我们了解的呃最大量到明年的话。可以达到十几个亿。

白岩松:那这还是相当能够给大家一种这个信心的。但一次疫苗大约从现在来看,能够管多久的用途呢?

武贵珍:是这样的,呃因为时尚新冠啊肺炎的发生呢时间并不长啊所以我们这疫苗的研制的时间也并不长。所以根据我们以往的经验和我们过去研究的一个结果,大概啊我们也期望大概一到三年啊是这样一个呃结果嗯嗯我们还在继续观察,因为时间很短,

白岩松:因为这个疫苗安全是绝对排在第一位的。其他的这个人体的安全,刚才您已经谈到了,包括您自己也作为这个试验者,生产这个疫苗的企业。在你们评审当中,什么是看得最重的,它必须满足什么呀?

武贵珍:有条件。安全质量好,有效这是必须的,前提是首先是安全,然后是有效。啊,目前呢其实疫苗它主要的这两个方面,嗯可以说呢实际上刚才您提到了为什么我们国家走得那么靠前,第一我们国家首先当然是在我们这儿在我们这儿发生的,但是我们很快五天就分离出病毒,那这样为我们灭活疫苗的研发研制提供了特别好的基础。而且广大科研人员夜以继日,一直在前面而且这么长时间了,我看到了,所以也非常我们自己也参与其中,所以我想这方面都是没有没有问题的没有问题的。

白岩松:我相信您也注意到了一个消息,在前不久的时候。英国有一个正在进行三期实验的这个疫苗呢,突然有一位接种者出现了身体的这种这个不太适应的一些症状,然后这个实验被叫停了,但是没隔多久又重启了。这意味着什么?他给我们的启示,或者说您观察到的因素是什么?

武贵珍:其实是要科学要严谨啊,做任何事情,因为疫苗也是生产,它是讲究科学的啊是严谨的,只要发生他们及时的停下来,那找出原因,然后可以没有关系的话无关的话他们继续来去研究继续下去。我觉得这是一个科学严谨的作风是这样的,

白岩松:您说到了这样的一个科学严谨的作风,就是大家都在期待疫苗快速的这种来到我们的身边。但越是着急越如何?保证在临门一脚的情况下,我们要尊重规律、尊重科学,现在我们国家我们自己的这个疫苗是如何在规律和科学的面前安全第一位的。

武贵珍:给大家说的时候,实际上可能大家会觉得我们的时间会快了一些,实际上每一个程序一个都不能少,从开始的研制研究到后期的临床一期临床二期临床,大家看到了三期临床每一个程序每个环节都非常的精益求精,非常的严谨,所以大家尽管放心。其实有些环节稍微比如说我们管理的环节上,可能过去的我们可能到一到这个部门到那个部门。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们国家。非常重视,大家呢齐心协力,在这上我觉得节省了不少的时间,但是科学研究上一点儿时间、一点儿程序都没有落下。

白岩松:武教授还有一个问题可能还要超越我们自己,比如说这个国家或者说个体的这样的一个感受,从整个世界来说,现在正在面临新冠肺炎的这种巨大的挑战。如果以我们现在对这个病毒的了解,疫苗一旦出现,是否会很快地终止这次世界的新冠肺炎的大流行?

武贵珍:这是我们期待着我觉得也可能也可能很大的,这个原因我觉得很大的事是可以做到的是可以做到的。但同时大家也知道会有不同的一些声音实际上我们一直也在观察着刚才我说。这要讲科学,所以就目前的情况,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也可以给大家说,其实我们的我多说两句,灭活疫苗,实际上这个毒株是最初我们分离出来的这个疫苗出来以后我们对不同的国家可能来到那输入到中国的一些疫情然后分离出来的毒株已经北京发生疫情,分离的毒株,其他跟他去综合啊,确实有非常好的效果。到现在为止我们信心满满的这个说明他还是非常非常有效的,按照这样下去应该是可以的。

白岩松:武教授也有一些网友有很多关注疫苗的这个方面这种问题,比如说好几个国家都各自研发新冠疫苗,那最后有没有可能共享研发成果,最终研发出最有效的疫苗?也就是说优中选优。虽然我们现在。可能九个进入三期,然后四五个可能在中国。但是最后用了一段发现这个最好。不管它是中国的或者哪国,最后就选择一种还是几种都可以用。

武贵珍:我觉得都可以用吧,啊其实大家也听到了,我们总书记我们习总书记啊可以特别的提到,它是一个全球的公共卫生产品,我们的产我们的疫苗也可以到全世界其他的国家需要的使用,其他的也同样我觉得这是可以的。

白岩松:还有一个问题蛮有意思,说只要我打了新冠疫苗之后,我是不是就可以生活中不带口罩了?哈哈。

武贵珍:是的,是这样的。

好,非常感谢吴教授在武汉给了我们很多很多的这个解答,现在的确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刻,希望一切都在尊重规律,尊重科学的基础上,最快的速度。然后让我们的所有的获得最大的安全,然后终止世界的这次挑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秋冬到来,我们的“疫苗”准备好了吗?

赞 (4)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