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乡村教师李田田,“惹”了什么事?

检查每周有,上课常中断,学校师生苦不堪言,一位乡村教师的文章,引发各种不安。

李田田:那篇文章,只是针对教育现状,自己提出的一些建议,为何能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并且引起领导那么紧张。

删除文章,不在刁难,严肃整改,但无形的压力仍令当事人,感到不安。

李田田:这些影响,他们是不会知道的,是一种很微妙的影响,包括是上面的领导都很关心你,但实际上很多的变化是很微妙的,新闻1+1今日关注乡村教师:李田田惹了什么事?

白岩松:最近一些天来呢,无论媒体还是网民,包括公众很多人都在关注湖南永顺县一个乡村教师的一封信,这封信呢,由于各种检查包括各种考试让基层教师不堪重负,甚至严重影响了正常的教学秩序,虽然这篇文章10月11号发出来以后,当天晚上就已经删除了但是,他的涟漪在一直的向后延申而且似乎越来越大。

那么我们看一下,当地最新的反映,最新的反映是10月20号,永顺县的新闻办公室,永顺县已成立由县纪委监委牵头的调查组,对李田田老师及媒体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对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将及时整改并严肃处理处理结果将适时公布。好,那这名乡村教师叫李田田,既然说要进行调查,以及进行严肃的处理,包括文章发出后的的有一天晚上11点给这位教师相关的负责人打电话,求他必须赶到现场,去说明情况,请注意背景,当天正在下暴雨而且赶到县里的话要1到2个小时的山路,这是一个女教师谁做出了这样的决策为什么,是不是也应该进行调查,也应该问责,当然之后媒体也一直进行关注,但是人们也在担心,会不会给这位乡村教师穿这个小鞋?怎么有媒体报道说,她的课量也在减少,这是怎样的一回事呢?今天我们新闻1+1的记者也专门的采访了李田田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听听她怎么说。

李田田:这个是报道有误,它是这样(工作量)不是减少是调整,是我们学校老师都调整了,从目前来讲生活没有(受到影响),正常上班,只是说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怕受牵连,可能很多人,他也不会说怎么愿意跟你玩,因为有舆论压力,没有任何人处分你,但自己的处境还是比较孤独的。

白岩松:这两天我也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么多人包括媒体都在关注这件事,我觉得,这可能是两个原因吧,第一个就是针对形式主义包括要为基层减负,这件事总书记关注,中央关注甚至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但为什么三令五申的情况下,依然变本加厉在这个基层依然存在?我想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那就是大家希望捍卫说真话的权利然会对说错位现象进行批评的权利,因为这种权利不被撼卫的话,我们的进步就会变的很难,所以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来我们一起关注这件事。

李田田:那篇文章,只是针对教育现状,自己提出的一些建议,为何能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并且引起领导那么紧张。 我觉的还是有很多问题存在的,明明讲的是真的,为什么这么对我们的老师,好多人都是想讲,但是他们都不敢讲,就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是今天新闻1+1采访李田田,她谈到最感受,时至今日,她依然很困惑,为什么自己写的这篇小文章,会掀起如此大波澜,时间回到10月10号湖南永顺县桃子溪学校女教师李田田在自己的工作号里面发表了一篇名为,一群正在毁掉的乡村孩子。文章。

文章她提到 开学以来,学校几乎每周都有检查,隔两天,我们就要带学生大扫除。停课扫地是常有的事,我的语文课已停滞不前。有时甚至得提前两三天扫地,扫来扫去,治标不治本,检查一过,学生的行为习惯仍是老样子。另外,老师还得走访扶贫,我身上就有五户贫困户,得时常与他们联系。这不,本周末老师们又要下队走访,算老百姓收入,搜集整理信息,填写各种资料。有几次,检查应急,我们老师不得不停课去政府加班,让教室空堂。

这是10月十五号晚上李田田老师发朋友圈称局里来电话让我赶紧进城,因为那篇文章局长要见我,商量如何处理,说是给他们带来了很大损失!我该这怎么办。

李田田:县上上也给我做了工作,就是说我发的那个,我写的是实情没错,但是有损教师形象,身为公职人员不能这样发,他们就一直这样劝我一直劝我要我删,校长说如果你不删,到时候各大媒体记者,都来我们学校采访,压力太大了,我想了一下,删了。

伴随事件热度不断升级,主要领导肯定了李田田的举动,批评了永顺县教体局,利用亲体施压深夜约的做法,并做出保证现教体居不会在对李田田刁难不会影响其今后的发展。

李田田:整个事件过程就是,我写了那边文章以后,发自己公众号,立马就是,平时就是几百的阅读量,那一次就有几千,而且还有很多网友加我的微信,都说写的好写的真实,来自于全国各地的网友,就是他们的认可,他们我觉的我写的,跟他们当地情况也差不多,自己也是深陷这种困境。

记者:那你担不担心。

李田田:有过一点担心吧,

记者:那接下来,虽然说你现在,好像你的工作上,还没受到太大的影响,但是有没有未来的打算,或者说还是继续在这个学校吗?

李田田:对,我本来是有考虑过,可能离开这里,但是我们班的家长群就纷纷挽留,还是不希望我走,还有我跟那个学生也教了两三年,也有感情了。

记者:其实很多不舍,这件事情肯定给你的生活,这几天可能带来一定的影响。

李田田:这些影响,他们是不会知道的,是一种很微妙的影响,就是说,领导他们都会说,我安抚你,你有什么需求,有什么意见,包括上面的领导都很关心你,但实际上很多变化都是微妙,我相信你也能过理解。

昨天央视新闻发表评论称,通过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让李田田们看到问题就敢提意见,提了意见就能或回应,反映问题属实就能得到解决,这次是双赢。

今天半月谈评论说,请给李田田们留下一个安静的书桌评论称,作为党政基层领导应该卓立解决问题,而不是解决反映问题的人。

白岩松:我们来看一下这个事情发展的过程,10月10号的晚上,李田田在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 一群正在毁掉的乡村孩子,然后10月11号更多的人都看到了,李田田删除了文章,并发朋友圈说明了,10月15号晚上接到电话要求进城去教育局见领导,当时是天降大雨而且是晚上十一点,而且是一个女教师。

10月16日凌晨,教育局来到李田田的宿舍谈话,凌晨12点多老师们都睡了,并要求李田田签名确认有关材料,16号下午,州委领导约谈校长并核查其他学校,确认李田田文章反应属实,并承诺,不影响其发展,这到了更高的层面了。10月20号纪委监委成立调查组,那接下来我们再看,她反应的情况大致都有哪些,她反映了,

学生隔三岔五大扫除,停课,扫地,老师准备资料,反应区检,县检,周检,国检,省检,等各种检查,老师还要扶贫,走进贫困户,填写表册,

你就想想吧,老师想专注的做老师,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好了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是中央党校教授杨小军,我想您也在关注这件事,大家很多其实很多的时候会担心,会不会给穿小鞋,李田田用了一句话很微妙,您怎么看待怎么面对当时她能拥有一个能放心的状况。

杨小军:一个对管理者和对管理者之间当然是很微妙了,所以实际上,这个事就当前来讲,是三个问题,一个就是说,应该建立一种就是决策在检查工作当中就有一种沟通协调机制,不是说垂直下来,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下面就只能听,如果前面做了这些事情,那么很多麻烦事就很多,这个形式主义就没有了。第二个现在要想防止这种所谓穿小鞋的这种情况出现只有公开。第三个实际上需要一个特殊的保护一种监督包括体制内的和体制外的。

白岩松:没错,杨教授,我知道您也做相关的调研,但是这个李田田老师所反映的基层老师所面临的这种情况,也就是说想安静的做教师,经常被打断因为要应对各种检查,扶贫,等等,您了解的情况是否也有想类似的地方.

杨小军:有,我认为,这个在基层是有一定的代表性的,不光是学校,小学,中学,甚至大学还有其他很多单位,包括乡镇,它这种检查总类繁多,然后标准越来越丰富,搞的那个东西越来越像一本书,然后还要这个一项一项的去做,一年365天可能花很多时间来干这个事,这个现象应该来说在中国的基层党政机关和在学校里面还是有一定的代表性的。

白岩松:嗯,那也作为学校里面的教师,虽然是在党校在大学里面您怎么看待怎么给老师减减负这件事?

杨小军:我认为,它主要是一个从目标管理转到了过程的管理,它所有的过程它都要管,所以它这个指标就会很多,你包括这个主管部门它要来查这个事情,不是这个事情,教学质量高还是不高,这不是这个事,它是说这项工作你做了123,那项工作你做了什么456,它是一个过程管理,这个过程管理过于繁琐过于详细以后,它就会变成一个非常大负担。

白岩松:杨教授,您觉得这件事,会不会非常有可能变成好事。

杨小军:对,我认为,这个事情是一个契机,这个契机实际上对应的是中央关于基层的减负,但是实践过程当中出了这么个事,然后一下就引起大家共鸣,通过这个上下都联动起来,应该说是一个扭转的机会。

白岩松:嗯,好,一会有问题继续请您帮我们解答,其实说到这个给中小学教师减负甚至给大学教师减负,有关部门早就注意到了,今年,年初教育部再开相关教育工作会议的时候就特别的强调,能给教师减负,能让教师专注于教学,而特别让教师感到开心的是今天教师节头一天的时候9月9号,中央深改小组,这是什么级别,这是专门出台了这么一个意见,名字就是为中小学教师减负,但是为什么到了基层还会不断的曾负呢?接下来我们继续通过李田田的这个事来关注它。

上级以官僚主义下达任务,下级以形式主义完成任务,在四川省荥经县民建彝族乡 ,一项实惠的惠农政策,因此走了样变了行,甚至造成了种植业政策农业保险补贴资金损失130多万元的后果,时间回溯到2015年,根据荥经县2015年政策农业保险参保的工作要求,水稻,油菜,玉米等农作物等种植业的参保项目,当时 民建彝族乡 的参保面积为3147.18亩,参保面积并不算小,但是种植的现实和上报的大相径庭。

荥经县纪委监委调查组:2015年你田地里主要种植的是什么作物,

村民:种的有点菜籽,其余就是有点茶,

荥经县纪委监委调查组: 水稻,玉米,有没有,

村民: 在这上面才有,就是房子一圈,有几分地。

原来2015年 荥经县民建彝族乡 就以鼓励大家种植茶树带动村子脱贫摘帽,从那时起,水稻,玉米,这种农作物就只能零星种植,那么三千多亩的种植的参保面积是从哪来的呢?

村主任:当时乡政府通知我们下来,盖这个保险的章,当时就没有核实准确面积。

就这样,在没有农户自行申请也没有核对实际种植面积的情况下,民建彝族乡参照 荥经县 下达的任务面积,顺利完成了参保工作,经过统计2015年和2016年民建彝族乡 水稻,玉米,农作物实际种植面积只有1500亩左右,虚报种植面积近1600亩,然而不仅是民建彝族乡其他一些乡镇也都出现类似实际种植面积小于参保面积的虚报情况。

荥经县 纪委监委调查组: 有的乡镇,也对实际种植面积做了核实,但,实际种植面积比较少,与县级下达的种植任务相差比较大,他们担心完不成上级下达的工作任务,(上级部门)觉得他们工作不力,所以就按照下达工作任务,给直接反馈上去。

按照要求种植业的参保政策保险在每年实施前,要对种植面积进行实际核查,为什么在2015年和2016年会出现任务面积比实际种植面积还多的情况。

刘春茂:因为当时时间比较紧,我们很多种植业都面临脱保的危险,所以我们以上一年度(2014)年统计数据,作为我们下达各乡镇拟参保数据,作为那个(任务)给他们下下去。

调查组:实际上有没有进行实地核实,

刘春茂:没有,

谭方旭:县级的这些相关部门不根据实际情况,没有核查面积就想当然下达参保指标,导致乡镇基层干部压力大,为了完成任务不需弄虚作假,最终导致惠农政策变形走样。

白岩松:您看,不惜,弄虚作假,那最后这种形式主义,简直是害死人,于是有关方面早就注意到这个问题,我们就回到教育本身看一下,2019年1月18号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上面有这样的一番话,全面清理和规范学校各类检查,考核,评比活动,实行目录清单制度,未列入清单或未批准的不准开展,更不能随意给学校和教师搞摊派,接下来很棒的话,要把时间和精力还给教师所以我觉得也应该把时间和精力还给等等,让他们静下心来研究教学,备课充电,提高专业化水平。

接下来来看,就是刚才我提到的3月13号的时候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而在两会的时候,9月9号头一天中央深改组,审议通过了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环境良好的若干意见”。你说多重视,但是湖南的这件事又是反向的甚至更不止在湖南存在,好继续连线中央党校杨小军教授,您看总书记重视,中央重视,教育部重视,等都非常重视反形式主义为基层减负,可是为什么基层还在增负不减?

杨小军:这个,我通过基层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中央这个文件下发之后,几乎所有的基层干部都很高兴,都希望减负,但是,大多数人都告诉我,这个很难,它的原因在哪呢?我觉的是两个,一个是它不是对事负责,它是对人负责,不是对事业负责,第二个,它对上不对下,他自然会这样做,像刚才片子里面反应的,上面下了一个指标,它就按这个去报,为什么因为他不按这个报,说明你不符合县级条件要求,所以它,为什么会拿形式主义去对付上级呢?因为它只对上级负责,他不对下面负责,不对事业负责,不对党和人民的事业负责,只是对个别领导人负责,这样的政绩出了问题,它当然是层层加码,搞得越来越多,所以基层这个中央深改组讲的这个基层减负,我从基层反应的它几乎所有人都很高兴,他们也都担忧,担心,这个能不能做得到,多少。

白岩松:好的,杨教授,接下来在听一段李田田接受我们采访时心声。

李田田: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写那样的东西,是出于一种本能吧,是一种潜意识在支持我做这样的事情,这压力也不是我个人受的,当时要让我签字,片面呀,说我这是一个学校,最近,有很多很多的网友加我,给我发短信,他们也会给我倾述,说你道出了我们心声,我这里,也这样,大大小小的检查数不清,像扶贫,检查,各种资料,表格检查呀等他们像山东河南全国各地都有加我讲的都是这个事情。

白岩松:继续连线杨小军教授,杨教授,刚才李田田也说了,全国各地老师都说有同感,您觉得在中央也重视的情况下,这件事情怎么能把这件事情真的给改过来,真的把时间精力真的还给老师。

杨小军:我觉得,一个硬性的做法或者说最有效的做法就是直接砍掉,检查的数量,就是它只能用这个方式,否则的话你减不下来,就比如说,今年能不能砍掉三分之一,明年能不能砍掉一半,完了以后下来才是一个科学化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重复,交叉的啰嗦的,麻烦的都叠加在一起,他没有动力去减就政府它对上面去考核评估标准出了问题,那这个东西来所以这个事我觉得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直接砍掉他。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杨教授带给我们解析,尤其是解说的时候要坚决砍掉这样的一个问题,其实不管中央多么的重视,有时真的需要类似李田田这样的老师这样一个具体的事才可能推动事情向前发展,但是回头别忘了老师在文章里偶这样一句话“愿我的真诚发言,不会把我推向黑暗,愿我明天醒来,还会看见光明”可以明确的我们都应该告诉李田田老师您会看见的就是光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乡村教师李田田,“惹”了什么事?

赞 (3)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