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被叫卖的“出生证明”,证明了什么?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观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在平常的日子里头您见过的最多的小广告是什么内容,估计很多人脱口就出来了,办证呀,是的电线杆子有,墙上有,塞你的小卡片也有,也难怪人这一辈子,要办的证太多了,据说将近得80个,你看学生证,毕业证,工作证,结婚证,离婚证,待结婚证,律师证,记者证等等,证不是万能的,但没证,是万万不能的,所以办证的人,特别多,这个时候要问你,人生的第一份证明是什么,它也能办证吗?当然这样加“”了。

我们来看看人生的第一份证明是什么,是出生医学证明,当然了出生医学证明,当然了这是一个样证了,这里涉及的内容很多,身高,体重,出生的时候,尤其是你的出生的时间地点等,那这个证明太重要了,上户口是离不开这份证明的,然后你出国留学,办签证等,都需要这份证明。因此你当然知道这第一份证明的重量级和重要性。但是就这两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的节目当中,再次拍到了有人,在制造假的真证明。什么叫假的真证明?就是这里的信息都是假的,但是这个出生医学证明本身确实真的。这还了得?该怎么处理,尤其是该怎么防范?今天咱们一起关注。

出生医学证明,这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法律文书,竟然有人在网上敢公开叫卖,具备全套防伪标志和医生签名的出生医学证明,竟然也可以伪造买卖,四川射洪和河北涿鹿今天两起案件引起的舆论质疑仍在继续。

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 医生 杨某:我要身份证的号码,我要母亲的住址,你入院了以后,就给你录到电脑里面,你就今天抓紧住院,把住院费交了(为什么要办住院,直接办出生证明不行吗)要有编号,你住了院,有了病例之后,才能合法。

首先被曝光的是四川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记者的线索就来自网络,公开讨论售卖出生证明的qq群,在记者的调查中,一家一级甲等医院只要提供一张身份证就能,造成一份看似真实的住院手续与病例并办理出出生医学证明,但是需要支付3-4万的好处费。

杨某:我这个医院肯定是百分之百行,我就搞的是妇产科,但是这个事情必须要保密。

既然是具有医学证明的签发医院资格,那就证明该医院应该具有一套完整的管理制度,但是这位杨医生又是怎么突破层层制度,伪造出一份出生证明,在医院的告示牌上,记者看到杨医生身份是该院产科的副主任医师,而对于做这样违法的事,她似乎也不是第一次。

杨某:说个不好听的话,目前我们做的事都是是违法的事,提心吊胆,不要为你这个事情,自己医师证取缔了,坐一辈子牢,把我抓了,把我院长也牵连进去,医生也都要牵连进去。

相似的情节,还出现了河北涿鹿县的中医院,在这家医院的统计档案办公室,这个负责璐璐出生医学证明的计算机信息的工作人员郭某不仅承认,自己在QQ群里散播消息,而且只要买家提供身份证,花上三万多元他就可以出生证明。

郭某:这是审核章,这是证明章(这是出生证明的章)都归你管,这两个都归你管。第一个审核在你这,最后一个签发也在你这。

目前四川射洪县的公安专案组,已经对涉事医院医学文书进行了封存,并且对院长在内的6人的涉案人员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

申兴蕴:初步审查的情况就是,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的负责人覃某和两位主治医生孙某,杨某以及助医邓某一起,为了谋取不当利益。

当地公安机关已查明的是遂宁现代妇科儿童医院已使用343份出生医学证明,审查发现非法出具的出生证明有8份,目前涉案医院已将停业,而富有监管责任的射洪县卫生健康局局长也在昨天表示他们只是,在流程上进行了监管,存在漏洞。

申兴蕴:证件的载体主要是病厉,在一个就是孕产妇的信息,这块我们没有做到深入去鉴别它的真伪,没有一个严格的制度方面来进行这个鉴别和防控这个漏洞。

而在河北涿鹿县也成立了调查组,表示要对全县的医院进行逐一核查,初步,调查结果涿鹿县中医院,有14份出生医学证明涉嫌造假。

谷晓辉:对本地的,我们已经对涉案的新生婴儿采取采血,然后进行DNA比对,同时派人到被收养地,落实查证儿童的真实情况,涉及到外省市的相关的情况,我们就会第一时间通报当地警方。

白岩松:其实四川的这家涉事医院是一级甲等民营医院而河北的涉事医院是二级甲等的公立医院,你看它就在说明民营医院能办这样的证明公立医院也能办,然后一级甲等能办二级甲等也能办,办完的可是一个真的,这可不是一个假的一个证,将来是可以拿到公安局上户口的,我们来看看这件事情媒体报道了之后河北的涿鹿还有四川的都非常负责而且彻查此案,我们看看相关的进展,

然后呢?民营医院。

河北呢?

这家医院可没有停滞,这是公立医院,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卫生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青斌,王主任你好,主持人你好。

首先我们看到很多的电线杆子什么都有很多的办证,但是跟其他的什么办 学生证,毕业证,工作证,结婚证,离婚证 等等,相去比较的话,办医学出生证明,在法律上它是一个什么样的重量级?

王青斌:这个出生医学证明,因为它和身份证包括驾驶证,这些东西它都是属于一个身份型的证明,它和一般的比如像毕业证也好,学位证也好,最多只是证明你经过了什么学习或者什么能力,它的危害性和具有更本性的这样的一种身份呢证明,相比差距还是比较大的,所以也就是有关部门为什么包括我们的刑法280条里,它也对于这个办理伪造变造包括买卖身份证它的,比一般的证明文件要重的一个原因。

白岩松:那接下来的时候就需要分析它的需求比如说从媒体报道的来说,有的是抱养的孩子,但也有可能涉及到人事拐卖的的最后他需要这样一份真证明,您怎么分析他的需求和由此带来的危害。

王青斌:从目前来看,一般来讲包括从这两个案件来看,它调查结果大多是用于这样一种用途,但这种用途涉及的危害性,还不是公众所真正担心的的而真正担心的是将这些拐卖的买卖的等这样一些孩子把他洗白,让这些孩子再也找不到真的亲生的父母所以,这才是它的最大的危害一个地方.

白岩松:等于链条就断了,而且断的的如此真实,你都找不到漏洞。

青斌:对,确实是这样的。

白岩松:那接下的就涉及到我们法律怎么去面对他们,但是现在似乎,这个报道一出来以后,还有99%的的棍子都打在制造的一方,当然他们是非常可恶了,而且有的抱团有的个体都做,但是怎么看待买的这一方,从法律的角度你的视角是怎么样的。以及相关的规定又会如何。

王青斌:是这样的首先从刑法上来讲对于变造买卖还有伪造身份证明他其实都是有打击的都是强调说都是一般情况下都要处于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或管制,对于情节严重的它要处于3到7年,这个刑法里面是有规定的,但是就像我们这个中国我们很多时候,大家对于,买的这一方似乎更加的宽容,这个也是在舆论上,大家可能更多的指向卖的一方或者伪造的这一方因为它们是牟利的这样,所以也是需要公众需要注意的方面,向刚才讲的无论是买卖使用都是违法行为。

白岩松:那您觉得在接下来面对法律对他们的惩处的时候是否可以做到平衡。

王青斌:这个是执法机关需要做的,但是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还需要说,需要提高宣传度,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是一种违法行为。

白岩松:其实,买这个角度来说,他心中也是心知肚明,明明知道这个程序是造假,最后当然她可能是真的,过程它是知道的也属于这个只假去买假。并不是不知道的。

王青斌:对,这种行为,也是需要去提高打击力度而不是这个对他们进行容忍,好谢谢您,一会有问题在请您帮助我们进行解答,接下来我们当然要关注的是这个链条是怎么样的另外抓到了这样两个麻雀或者是典型其他的地方就没有吗,今后如何防范?

具有法律效力的国家文书,却能用伪造手段对录入省级出生医学证明系统甚至以此在公安机关办理户籍,将假的变成真的,看似严格的管理制度为什么会被突破。

谢宾超:其实对于出生证明伪造和倒卖,我们是早就有关注的,最早的时候是通过公安部门破获的一些拐卖儿童案子发现的购买出生医学证明还是有很大需求的在网上的QQ群里面,总会有一些人讨论给非法领养的孩子,或者是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上户口购买出生医学证明的话题。这样的群依然存在,经过我们的调查也发现,在买这些的出生证明的都是些什么人,一种就是涉嫌拐卖儿童的犯罪份子,如果能买上这个出生医学证明对他们的拐卖孩子可以说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非法买卖出生医学证明,涉及全国多个省份,而在记者的报导中可以,发现这些医院无中生有的出生证明需要很多环节和人员配合才能完成涉事的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6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人员四人都是医务工作人员包括院长助理和医生。

谢宾超:应该说在医院里头除了妇产科的医生还有助理医生还有相关住院的值班大夫乃至院长以及办公室管理出生医学证明的人,都参与到了整个利益链条里头,因为按照正常操作规程,产妇住院需要有病历的,病历的签字需要住院值班医生和助理医生来进行签字然后在有接生医生给首次出生医学证明的登记表进行签字再由办公室负责管理出生医学证明的工作人员给予盖章等于说如果要伪造病历的话整套手续需要三到四个岗位同时配合,才能有可能把出生医学证明,看似合法的办出来。

而在河北涿鹿县中医院目前初步查清的14个伪造的出生证明,则都是有郭某一个人操作完成的。

郭某:(医院也没有别的人管这个事吗)理论上有,应该是证章分离,应该是我们领导管章,我们领导不是忙吗老出差啥的,他一出差都是一周两周的别人打不出来(出生证明)了,然后我就拿上章了。

但事实真相,仍然需要进一步核查,一家二级甲等公立医院,这个郭某为什么可以一个人可以负责多层审核,而近年来各种出生黑色链条也曾不断被曝光比如在2015年本台就曾报导过伪造医学出生证明的事件。

中介:这个肯定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真的就是真的(你现在是做哪里的)我们当地用的全是河北的,小医院出现的那种的,说是真的其实咱干这个知道,那个其实是精仿的防伪什么都有。

吴医生:证是真的,但是你说医生给你做什么证明啊,七七八八的他也不会给你,因为我是医生,我是知道的,我要开一张处方出来,我要对自己的每一张处方都负责。

孙某:每个派出所都有这东西(医院出的这个东西是唯一 的)这是假的,它只能弄一道防伪,它不好弄的,这个人啊,一年办一百多个(他从哪办的)他也是找的我(也是广州医院里办的)2012年都是广州的。

即使在今天,记者发现一些买卖出生的QQ群,在网上也依然存在。

白岩松: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供给,不排除,其中甚至有人违法违规的你看,15年16年记者就报道过,到了这个19年的时候它卷土重来,只不过方式可能转移了,变成了互联网上,然后这个节目一播出,直接找这样的聊天群不容易,

但是我们记者下午的时候稍微换了几个关键词又找到了,你看多少钱啊两万,能保真吗,我需要带着孩子,去医院吗,保真,然后,这个都不同,然后还有人,当然没说记者,他还先给你发一个链接,央视是曝光了,所以想要是自己亲生孩子办理正规手续多新鲜,自己亲生当然去办了,你看这就是证据,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嘉宾 中国政法大学卫生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青斌。王主任你看之前就有15,16年现在又有,然后你看四川也好河北也好恐怕其他的省市自治区也应该自查,你觉得应该自查什么。

王青斌:其实这个自查,其实大家对比一下刚才2015年和现在的都是伪造的实际上不太一样刚才片子里面放到的15年的伪造的证件本身是假的刚才讲到精仿,本身假的,而现在比原来那个从某种成都上讲更难的防范那就是,证是真的,但是内容是假的,它是现在的这个一种新的变化,对于这个它的识别我们如果是证是真的,我们识别难度无疑是更大一些了。

白岩松:嗯,那各个省市自治区要查的话,应该查什么?

王青斌:这里面,我们说因该从法律上讲,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出生医学证明,它的开具条件并不是特别的明确,比如说在保健法整个一个法律就是一个了了术语,实际上首先,从整个环境上来讲要真的查,首先查这个出生医学证明,它前端的这些材料是不是真的具备包括像病历,不仅仅是我们现在的更多的开出生医学证明只要有住院记录,出生的医生的签字就可以,而前面有没有这种病历,孕检的这些记录,可能是查的一个重点,更容易从这里去发现问题。

白岩松:没错,其实,要是认真查的话,不是说弄不成来,但是你看真要的造这样假的真证发现也没那么难,你看四家的这家医院它像是一个窝案内部的人组织在一起,而到了河北这家的时候,一个人就把他办了,但是不管一个人还是一群人在您的视角来看暴露这怎么样的监管以及怎么样的漏洞。

王青斌:,这个问题,其实原因,可能是多方面,首先说,从医德的角度来讲,医生是一个很需要医德的一个行业,对道德要求比较高的一个行业,而从目前来看,这种都是为了谋利什么都愿意干,这个首先需要去加强医德教育,而另一方满,我们的在法律上这个出生医学证明的办理的条件应该更加的明确,比如说我们还需要增加前期,我们所讲到的需要孕检信息等这些信息的情况下,才能办出生医学证明,第三需要就是对我们的审核要进行一定的形成相互制约的机制,而不是说把证章全部交给一个人也是肯定是不行的另外一点就是需要法律加大对这样一个大打击力度,包括从提供了家的开具医学证明的医院要加大它的法律责任。

白岩松:非常感谢,您带给我们你这样的一个解析,同时建有的这些法律很好的在当中实施,也就会产生很大的震慑力,另一方面要探索制度的建设及时技术防范这种造真的假证的空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被叫卖的“出生证明”,证明了什么?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