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湘西民间巫术

  湘西,地处湖南省西部,是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简称,既有誉满全球的张家界,也有神秘莫测的地方巫术文化一般的旅游者当然感受不到这些。但你若能离开市区到周边小镇居住一段时间,你会发现这里是一个神秘而灵异的地方,使你倍感好奇。

  当地人一般在比较重大的节日中会表演一种上刀梯下火海的巫术。这是一种撼人心魄的场面。上刀梯时,须请巫师数十人,穿红衣、包红帕、戴冠叉、插马鞭、披柳旗、持牛角师刀,每日鼓锣一套、红旗一面,表演前牛角齐吹,绕场一周。表演时,掌坛师父用大雄鸡一只放煞、封刀、开刀、念咒语秘诀,咒毕,口咬鸡冠出血,染于刀上。巫师开始脱鞋袜,赤脚上刀梯。三十六把云刀,锋利如削,但他们一面上去,一面下来,却手不伤肤,足无伤痕。上刀梯完毕后,又将继续下一项目:踩犁口。

  踩犁口是将十余张犁烧得通红,排成一列,念法三遍,赤脚一一踩去,只见青烟直冒,有丝丝皮肉焦灼之声,但踩完之后,居然也毫无伤痛,真乃妙法神功。这种上刀梯、踩犁口的活动,在过年期间的煞日,平日酬神还愿,或某家有人凶死,为死者解罪等依此作法。

  湘西落花洞女

  湘西的“落花洞女”则是当地部落中有一些未婚的女子,能将树叶哭下来;到山洞不吃不喝,几天不死,回来后也不饮不吃,几天后就死去。部落人们认为她去和树神、井神结婚了,因而这些女孩生前都没有结婚。一般人死后,别人去办丧礼。而落花洞女的家人给他们不但不办丧礼,还要办婚事,部落人们致礼祝贺,以示婚礼之喜。

  落花洞女进入痴迷状态,她的面色灿若桃花,眼睛亮如星辰,声音如丝竹般悦耳,身体里发出一种馨人的清香。她每天不停地抹桌擦椅洒扫厅堂,把一个原本破败的家收拾得纤尘不染。进入了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境界。按照当地的说法,这个女孩子已经把自己许给了神,她整天生活在幸福的幻想里。她的心上人是不食人间烟火却救人于水火的神,因此她不再为世俗的任何男子动心,只需小心地保护好自己的美丽娴静,等着她的神选好了吉祥的日子来迎娶她。这就注定了她的一生将不再有姆妈经历过的一切生儿育女,盼夫心切,又妒怨煎熬的烦恼,也不会有世俗的男子想到要用自己的婚姻,去解救这个被神的幻象所诱惑的女孩。固然,当那个日子到来的时候,幸福中的女孩就会含笑而逝,但她始终不渝地保持了自己的姣好容颜,直到今天的传说与记载中,名为落洞女,也称落花洞女。

  湘西神兵

  “湘西神兵”的历史能上溯到多少年,已无可考证,估计具有悠久的历史,与湘西境外的白莲教、天地会、义和拳等应该有相同相似的地方。中国传统神秘文化中的神通,在湘西神兵中表现最为突出的就是刀枪不入。义和拳也有类似的神功。从《湘西文史资料》上来看,上个世纪初湘西便有“神兵”活动,与义和拳发生的时间相仿。“湘西神兵”活跃于永顺、龙山、桑植一代,永顺“神兵”势力最大。所谓“湘西神兵”就是人手一把大刀,刀要自己请铁匠打造,有的毁了农具造刀,有的卖了耕牛买刀,武装自己。在刀把上缠上红布,平时聚集到本地的神坛前,在念咒画符、喝过“神水”之后,持刀操练。咒语是“天灵灵,地灵灵,诸佛金刚降来临,挡护弟子身,不见鬼神与魔兵,见人不见形。飞机炸弹成粉碎,刀兵枪炮化灰尘,一指飞机落,二指兵船沉,三指妖魔一扫平”。打仗的时候,胸前戴着三角形的神符,喝过神水口里念着:“刀砍不进,枪打不进。”就往前冲。

  据考证,“湘西神兵”是解放前的产物,由四川传入湘西,教主号称“述古老人”,姓彭,信奉的神灵称“无极天尊”。上世纪20年代传入永顺,宣扬的宗旨是“修真养性,益寿延年,逃脱百劫,长生不老,自可成圣”。信奉孔孟各家,也相信善恶因果报应,所以一般人都可以加入。这对深受兵匪之害的湘西民众很有吸引力。同时有很严密的组织形式,成员分层次级别,可凭各人功力的加深而递增。主要的修行内容是念经、敬神与打坐。打坐念的经有《金刚经》、《救苦经》以及《大悲咒》等,也有念文天祥的《正气歌》的。

  现在的湘西过节时,还有表演上刀梯下火海吃瓷碗咬通红的铧口的巫师,他们的神技是不是与“神兵”有某种的联系,已无从考证。

  湘西蛊术

  放蛊几乎在湘西各地区都有流传,而且根深蒂固的留在当地人的心中。蛊在湘西地区俗称“草鬼”,相传它寄只依附于女子身上危害他人。那些所谓有蛊的妇女,被当地称为“草鬼婆”。

  湘西的“蛊术”和泰国的“降头术”,被称为东南亚两大邪术,闻名海内外。 中蛊者非狂即死,惟系铃人可以解铃。在凤凰苗区,为女人的专利,称“蛊婆”或“草鬼婆”。本地人甚至外人都对蛊婆的存在深信不疑,甚至有“无蛊不成寨”的说法。如贫苦褴褛的老年妇女,若被村人指指点点,交头接耳地认作蛊婆,便一世翻不了身,最终在贫病中终老而死。原因是一个小孩子多年前吃了她一块甜糍粑后,回家就得了无名病症猝死,当地人便认定是这个老妇人在食物中放了蛊。苗地多瘴气,多毒虫,莫名其妙猝死的人不算少,因此湘西蛊术令人毛骨悚然。

  苗族几乎是全民族笃信蛊,只是各地轻重不同。在苗族的观念世界里,蛊有蛇蛊、蛙蛊、蚂蚁蛊、毛虫蛊、麻雀蛊、乌龟蛊等类。蛊毒在有蛊的人身上繁衍多了,毒气不能外泄,有蛊者本人(蛊主)就会得一些奇奇怪怪的病,最终病死,蛊婆难受,就将蛊放出去危害他人。

  蛊婆中也有不少是年轻女子,孤身寡居,她们如看上哪个外乡人,便在他喝的茶水中放蛊,外乡人于是得了奇怪的病,辗转旅栈不能起行,延医请药都没用,最后经明眼人指点(村寨中的明眼人要多少有多少)方知是中了蛊,唯有放蛊者本人才能解治。蛊婆以此控制了这个倒霉后生,将他老老实实地收在身边。放蛊的作用不全在取人死命,更为了控制他人、要挟他人,这或许是比死更令人胆寒的事情。

  蛊,是女人在山中捉来毒性极大的毒虫,有时是一条蜈蚣,有时是一只蝎子,回家在瓦罐中用自己的经血喂养,每日对其念咒施法。养成后的毒虫极肥极大,焙烘研磨成粉末,藏于指甲内,向人家的茶碗很隐蔽地一弹,蛊便放好了。据说这一弹的手法也很讲究,有一指弹的,有两指弹的,中毒者症状较轻,能够治愈;并三指或四指所放之蛊就非常险恶,属于不治之症,中者必死。当然蛊婆自己是可以解的,而且自家的蛊自家解,就算求别的蛊婆也无济于事。

  善蛊的通称“草蛊婆”,蛊人称“放蛊”。中蛊的多为小孩子,现象和通常害疳疾、腹中生蛔虫差不多。腹胀人瘦,或梦见虫蛇,终于死去。病者家人若疑心是同街某妇人放的,就往去见她,只作为随便闲话方式,客客气气地说:“伯娘,我孩子害了点小病,总治不好,你知道什么小丹方,告诉我一个吧。小孩子怪可怜的!”那妇人知道人家疑心到她了,必说:“那不要紧,吃点猪肝(或别的)就好了。” 回家照方子一吃,果然就好了。病好的原因是蛊婆“收了蛊”。

  蛊婆的特点是本人多怪病,但家中必异常干净,个人眼睛发红。蛊婆放蛊出于被蛊所逼迫,不蛊别人自己必死,到相当时日必来一次。通常放蛊一小孩子蛊婆自己可以平安无病一年,放蛊一树木(本地凡树木起瘪有蚁穴因而枯死的,多认为被放蛊死去)只抵两月,放蛊自己的孩子却可抵三年。蛊婆所住的街上,街邻都对她敬而远之而客气,她也就从不会对本街孩子过不去。但若一时迫不得已,使同街孩子或城中孩子因受蛊致死,好事者激起公愤,必把这个妇人捉去,放在大六月天酷日下晒太阳,名为“晒草蛊”。或用别的更残忍方法惩治。这事当地官方从不过问。即或这妇人在私刑中死去,也不过问。受处分的妇人,有些极口呼冤,有些又似乎以为罪有应得,默然无语。还有些居然招供出有多少魔力,施行过多少次放蛊,某时在某处蛊死谁,某地方某大树枯死自焚也是她做的。这样一来,照习惯必在毒日下晒三天,有些妇人被晒过后,病就好了,以为蛊被太阳晒过就离开了,成为一个常态的妇人。有些因此就死了一害。

  湘西赶尸术

  入夜,万籁俱寂,崇山峻岭之中,地广人稀的湘西小寨,农户家中的麻油灯半明半暗的跳动着,发出脆弱的光线。山寨周围的密林中时不时传来几声类似鬼嚎的鸟叫声,究竟是什么样的鸟能发出这样的叫声,当地人也说不清楚,一般的人跨出门槛上趟厕所都感觉不寒而栗。

  …铛…铛…几声清脆的阴锣声打破了乡村小寨的寂静,村边乡间小路上,隐隐约约移动着一串身披黑色长袍的身影,又高又细的破毡帽下,一张张没有血色的脸机械的迈着步伐,额头上粘贴着带有黑色字迹的黄色纸条随风飘荡。恐怖至极!当地人都知道,这是客死他乡的游子在法师的带领下,经过长途跋涉,正一步步走回自己的家中。

  一个满面烟容的“术士”手拿阴锣在前面引路,一串脸色苍白的死人随后跟随,举腿跨步硬技硬杆,一步步走在乡间夜晚的小路上。湘西一道奇特的风景线,其状至为恐怖。这就是著名的湘西赶尸术。

  著名苗族作家沈从文在他的一篇文章里写道:“经过辰州(今沅陵),那地方出辰砂,且有人会赶尸。若留心,必有机会看到一串死尸在公路上行走,汽车近身时,还知道避让路旁。”

  说起湘西赶尸的起源,民间有书记载道:相传几千年以前,苗族的祖先阿普(苗语:公公)蚩尤率兵在黄河边与敌撕杀,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战争结束,士兵们把伤兵都抬走后,阿普蚩尤对身边的阿普军师说:“我们不能丢下战死在这里的弟兄不管,你用点法术让这些好弟兄回归故里吧?”于是阿普军师装扮成阿普蚩尤的模样,站在战死沙场的尸首中间,默念一阵咒语、祷告神灵后,对着那些尸体大声呼喊:“死难之弟兄们,此处非尔安身毙命之所,尔今枉死实堪悲悼。故乡父母依闾企望,娇妻幼子盼尔回乡。尔魄尔魂勿须彷徨,随我起行,急急如律令!”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慢慢的全都站了起来,跟在阿普蚩尤高擎的“符节”后面规规矩矩向南行走回归故乡。这是湘西赶尸术最早的传说。

  湘西巫事

  1、祈求帮助:指当地人们以一定方式,祈求自然力或鬼神来帮助自己实现某种目的。如当地汉族求雨,多拜龙王,拜祭不成时,便要施巫术,逼迫龙王下雨。如抬龙王游街,曝晒龙王,把井水掏干等等。

  2、招魂:用巫术把失落的灵魂招回来。它不仅限于人自身,也适用于动物、植物。如基诺族为谷神招魂,苗族为牛招魂,汉族小孩病了,往往以为是灵魂失落在村外,妈妈则要拿着小孩的衣服去村外呼喊小孩的名字,为其招魂。彝族也有为出走多年或客死异乡的长辈招魂的习俗。由巫师主持,站在高山上,望着死者出走的方向,呼唤死者的名字,一面用麻线佯占死者的灵魂回来。壮族、毛难族等民族还有为亡人、情人招魂的巫术。一般小伙子多请女巫,巫师头蒙被单,请神附体,不久她即进入昏迷状态,宣布魂已附体,于是女巫便代表男子的情人,与男子对歌,倾吐衷情。

  3、诅咒:它是借助语言的魔力,达到加害对方的目的。最常见的形式是面对面的诅咒,不得好死、千刀万剐等等。更多的是通过诅咒对方的名字达到巫术的目的。傣族有一种“放罗”巫术,目的是挑拨别人夫妻关系,自己好插足。做法是从夫妻家坟地的篱笆上取二片竹,刻上:“你两胸上长刺,不能彼此拥抱,只能象隔河相望一样”,然后放于对方竹楼下,三天内就会夫妻失和。就如东北汉族和满族地区过去有一种蒸猫诅咒,如失者发现某人偷了自己的财物又据不承认,失者就将偷者的生辰八字、姓名写在纸上,与一只猫一起放在蒸笼内蒸煮,猫在笼中挣扎惨叫,失者便诅咒偷者也象猫一样,不得好死。

  4、驱鬼:是对鬼施行的一种攻击性巫术。在生产、建房、治病、丧葬中经常使用。这是民间巫师的最主要的工作。凉山彝族毕摩为病人治病时,让病人坐在门口,头顶一个竹簸箕,毕摩大叫“把害人的鬼抓住,快抓住他”,同时命助手持锹把火塘灰撒向病人头,利用灰把鬼赶走。彝族另一种巫师苏尼在驱鬼时,在火塘边摆许多树枝贡品,他绕火塘而行,一边敲羊皮鼓,一面请各位山深神降临,随后突然把一个陶罐口打开,说:“把鬼捉住了快放在陶罐里”,说完立即把口封住,并喊:“害人的鬼,我要烧死你!”说完,苏尼把陶罐中鬼倒进火塘,并说:“鬼阿,你等着吧,到竹筐能盛水时,你再回来。”还有:纸船明烛照天烧、婚礼上用箭射新娘、迈火盆等等,汉族的驱鬼巫术多来源于道教。符、剑、印、镜是道士的主要驱鬼工具。驱鬼巫术也适用于凶死者。黎族对凶死者最为畏惧,送葬时必须举行复杂的仪式:必须走弯弯曲曲的路,使凶死者的灵魂谜途难返,下葬时还要以巨石压尸,或以木桩钉尸,目的是让凶死者的灵魂永远不能返回家园,否则就会扰乱家人。

  5、避邪:是利用一定的物件来防止邪鬼来犯,是一种消极巫术。避邪物一般装饰在建筑物上、交通工具和生产工具上,也有佩戴在身上的。普米族在门或墙上印有许多石灰手印纹,据说这是一种打各鬼的姿势,鬼会见而生畏。在门楣上挂刀、剑、锯、羊角等也可避邪。鄂伦春族在“仙人柱上悬挂野猪牙、熊鼻;侗族在门上挂狗头,以狗护家。苗族在门上挂有米筛和鱼网,认为米筛象征眼睛多,能识破鬼的行踪,鱼网则是捉鬼的工具,鬼见了便会避而远之。图腾也是一种避邪物,彝族多在门上画一只虎。我国西北和欧洲地区常常挂马蹄铁。汉族的护身符、门神镇宅宝剑等都是避邪物。

  附:蛊的种类及解蛊术

  蛊,相传是一种人工培养而成的毒虫。放蛊是我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过去,在中国的南方乡村中,曾经闹得非常厉害,谈蛊色变,谁也不敢当它是假的。文人学士交相传述,笔之翰籍;一部分的医药家,也信以为真,传统宗教中更是深信不疑,于是,就有许多治蛊的方术流传。

  蛊之种类有十一种:

  蛇蛊、金蚕蛊、蔑片蛊、石头蛊、泥鳅蛊、中害神、疳蛊、肿蛊、癫蛊、阴蛇蛊、生蛇蛊。

  过去,有些人专以制蛊来谋财害命。制蛊法:多于端午日制之,乘其阳气极盛时以制药,是以致人于病、死。又多用蛇、蛊、蜈蚣之属来制,一触便可杀生。其余有些特殊的,分说如下:

  癫蛊:传说多是壮族所为,把蛇埋土中,取菌以害人。

  疳蛊:又谓之“放疳”、“放蜂”。据说,两粤的人,多善为此。方法是:端午日,取蜈蚣和小蛇,蚂蚁、蝉、蚯蚓、蚰蛊、头发等研末为粉,置于房内或箱内所刻的五瘟神像前,供奉久之,便成为毒药了。

  泥鳅蛊:用竹叶和蛊药放水中浸之,即变有毒的泥鳅。

  石头蛊:用随便的石头,施以蛊药而成的。

  蔑片蛊:将竹片施以蛊药后便成。

  金蚕蛊:据说这种蛊不畏火枪,最难除灭;而且金蚕蛊还能以金银等物嫁之别人。

  《岭南卫生方》云:制蛊之法,是将百虫置器密封之,使它们自相残食,经年后,视其独存的,便可为蛊害人。

  金蚕的害人能使人中毒,胸腹搅痛,肿胀如瓮,七日流血而死。

  据说,蔑片蛊害人,是将竹蔑一片,长约四五寸,悄悄的把它放在路上,行人过之,蔑跳上行人脚腿,使人痛得很厉害。久而久之,蔑又跳入膝盖去,由是脚小如鹤膝,其人不出四五年,便会一命呜呼。

  石头蛊的害人:将石头一块,放在路上,结茅标为记,但不要给他人知道。行人过之,石跳上人身或肚内,初则硬实,三四月后,更能够行动、鸣啼,人渐大便秘结而瘦弱,又能飞入两手两脚,不出三五年,其人必死。泥鳅蛊的害人:煮泥鳅与客吃,食罢,肚内似有泥鳅三五个在走动,有时冲上喉头,有时走下肛门。如不知治,必死无疑。

  中害神的害人:中毒后,额焦、口腥、神昏、性躁、目见邪鬼形,耳闻邪鬼声、如犯大罪、如遇恶敌,有时便会产生自尽的念头。

  疳蛊的害人:将蛇虫末放肉、菜、酒、饭内,给人吃。亦有放在路上,踏着即入人身。入身后,药末粘在肠脏之上,弄出肚胀、叫、痛、欲泻、上下冲动的症状来。

  肿蛊的害人:壮族旧俗谓之放“肿”,中毒后,腹大、肚鸣、大便秘结,甚者,一耳常塞。

  癫蛊的害人:取菌毒人后,人心昏、头眩、笑骂无常,饮酒时,药毒辄发,忿怒凶狠,俨如癫子。

  阴蛇蛊的害人:中毒的,不出三十日,必死。初则吐泻,然则肚胀、减食、口腥、额热、面红。重的面上、耳、鼻、肚有蛊行动翻转作声,大便秘结。加上癫肿药,更是没有治好的希望。

  生蛇蛊的害人:中毒的情况,与阴蛇蛊害人相似,但也有些异点。即肿起物,长二三寸,跳动,吃肉则止;蛊入则成形,或为蛇、或为肉鳖,在身内各处乱咬,头也很痛,夜间更甚;又有外蛇随风入毛孔来咬,内外交攻,真是无法求治。

  蛊或有形或无形,中毒极易,但辨认之法,是应该万分注意的。中毒后的辨认之法:( 1 )以生黄豆(黑豆也可以)食之,入口不闻腥臭,是中毒。(2)以灸甘草一寸嚼之,咽汁随之吐出的,是中毒。(3)插银针于一已熟的鸭蛋内,含入口内,一小时后取出视之,如蛋白俱黑者,是中毒。

  蛊毒非常厉害,能使人惹病丧生,虽有方法医治,也不应轻易去尝试。据说预防之法有:(1)凡房屋整洁,无灰尘珠网的,是藏蛊之家,切勿与之往来。(2)凡食茶、水、菜、饭等物之先,须用筷子向杯碗上敲动的,是在施毒,急须向主人问道:“食内,莫非有毒吗?” 一经问破,可免受毒。(3)携同大蒜头出行,每饭,先食大蒜头,有蛊必吐,不吐则死,主人怕受连累,当然不敢下蛊。( 4 )大荸荠,不拘多少,切片晒干为末,每早空心白滚汤送下(以二钱为度),纵入蛊家,也可免害。(5)蛊之由饭酒中毒的,分外难治,故出外宜以不饮酒为原则。

  解除毒蛊的方法,最普通的,是用雄黄、蒜子、菖蒲三味用开水吞服,使之泻去恶毒。金蚕,最畏头嘴似鼠,身有刺毛似蚝猪箭的刺猬,故刺猬是专治金蚕蛊的特殊药品。其他如蜈蚣、蚯蚓,每每也可以治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揭秘:湘西民间巫术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