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数字化时代,别成为老者的“数字鸿沟”

董倩: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我们先来看一张网友在假期期间在无锡火车站拍的一个照片,这是无锡火车站里的一副指示牌,指示牌上的字我们放大一下可以看到上面写着无健康码。由此进入温馨提示,什么人不具备健康码呢?什么情况呢?

使用老人机的手机没电的、没有微信的、不会操作的、没有手机的等等问题。那么这位网友的配图是这样评论只有三个字,无锡善。就是这样的一个微博,却已经有十九万的人给他点赞。实际上当老人遇上健康码,当这两个词汇进行组合的时候,应当说他后面承担了太多的焦虑、无措,甚至是期待。因为这个数字化的时代把很多老年人让他们变得非常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想出办法来,让老年人或者不使用手机的人,让他们能够体面地生存在这个社会里面,我们能够做什么?怎么把温度变成制度?今天我们就来关注这个话题。

十月六号上午十一点多,结束假期研学的戴女士即将踏上返程列车,在无锡火车站出站口的一个告示牌引起了他的注意。

戴女士:我当时就觉得这个这个东西第一我的第一反应是还比较新奇,我觉得他们做的很好,而且之前我没有看到过,就会觉得那些。有健康买的人方便啊,就是包括老人呀这些就是你要关照到他们的需求,跟你说其实大家可能可能年轻力壮的都可以用,然后你就不去管那些那那些他用不了。

当健康码成为旅客出行必不可少的健康证明,为无法出示健康码的旅客专门开辟一个服务通道。在无锡火车站,记者看到前来咨询、办理的旅客还真有不少。

旅客:因为我爷爷年纪比较大了,所以说他不会用智能手机,然后我们出站的时候需要来这里再登记一下,领这个出站通行证,然后这样就老年人就出去就更方便一点。

最近杨师傅因为工作原因需要经常往返于镇江、无锡两地,每次出入站都需要扫码,提供十四天行程记录。虽然他一直在使用智能手机,但如何申领发?易健康信息,马却仍然需要工作人员的帮助。

工作人员:你看微信不是这边,你这个我知道吧,这个我然后点击支付还是点这个,然后在这个里面防御健康嘛,看到了吗?在这个里面点进去,就不管你到哪里,你一定要选无锡,因为给你申请的是无锡的,然后点查看,然后就会出来刚刚给你申请好的那个码,这个就是密码,就是以后健康码,你到哪你就给他给他就是那你再进来扫了。

从九月二十号算起,每天三班人员轮流值守。无锡火车站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小组设置的这项服务,如今已经实行了十九天。而之所以要这么做,则是基于现实需求的数据分析。

胡志广:在我们整个的旅客的这个流量当中,就是没有手机以及呢只有老年手机,或者呢没有微信的这个旅客占比应该说还是比较大的,应该占总量应该会站在七分之一到八分之一左右。那么每天的总量的话会有两千余人左右。

有的也有旅客没有说,就通过身份证来查验查询他的相关信息。老人机呢它主要是由我们的志愿者用自己的智能手机扫码输入的老年旅客的这个手机的号码,然后发一条验证码给老年人手机请验证。所以有。这一部分课他可能一个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另外的他可能这个健康码等等还没下载过,或者手机没电了,给没有电的手机的旅客提供临时充电。总之呢就是主要是还是为了就是给一个更加便捷的出站,提供这这么一些个性化的服务。

两天来,当无锡火车站这样的做法不断引发舆论关注。戴女士发出的这条微博也被三万多人转发,超十九万人点赞。其中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说一座城市的温度体现在它是如何对待那些被遗忘的少数人。而评论区里很多网友也晒出了各地的类似举措。

戴女士:评论下面其实有非常多的就会就会提到,就是我们那里也是这样子的,只只是没有树这个排他,但是树这个牌牌本身就是工作的一部分,你就可以因为也有人会遇到这个困难,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也有可能就是他拿着他他手机没有没有监控嘛,然后他就要拼命的在那边就是原地原地打转转。

董倩:这样子我们也看了一下,无锡火车站呢是从九月二十号开始这么做的,到现在已经做了十九天。每天大概是五百人享受到这个应用,到这个服务,接近有一万人寻求了帮助。应当说疫情防控是一个原则,它是硬杠杠。对,每个人都是应当这样的,但是必须要想出办法来。没有智能手机提供不了健康码的人,我们到底应当为他们提供一些什么服务?智能手机是要给人提供服务的,老年群体也是人,当他们暂时。绝不会,这个智能手机使用的时候我们不应当就把他们抛下,我们一定要为他们想出一个办法来。

尤其是当我们看到了一个调查之后,基础性操作是老年人使用手机的很大的问题,不是一个两个老年人,这是作为一个群体遇到的问题,这个时候我们应当怎么办?很多青年人觉得这哪是问题,但是对老年人这就是问题,比如说手机的应用使用、功能操作、手机系统的设置和维护,不知道如何下载APP、注册、登录、支付、网络设置等等这些问题,老年人就是门槛,他们就是进不去,怎么办?接下来我们就连线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陆杰华教授。陆教授很有意思,今天我们看到的是网友在网上晒了这样的一张照片,因此得到了人们很热的这样这一个反应,其实在很多城市大家都在探索怎么做,您怎么看?有这么多的这么大的反响。

陆杰华:我觉得今天这张照片引发了这个各方面的对这个特殊群体,特别是老年人的这个关注。尤其是在这个智能化的一种这个时代下,我们怎么样对老年人这个特殊群体啊能够提供呃更多的一种这个便捷。我觉得无锡相关部门不仅体贴,体现了温度,网民体现了对这种特殊群体的关怀关怀。但从更深层次上来看,就这个问题我们衬托了说我们在智能化时代,我们有些公共政策,特别是在这个防疫,我们常态化下,我们怎么样兼顾到特殊群体?老年人,包括一些这个就像残疾人这样特殊群体,他们的一种这个权利和需求。

董倩:陆教授,刚才您也说到了常态化这样的一个情景,那么我们也不妨看一下,现在我们是健康马变成了很多老年人很很很惧怕的一个东西。其实健康码也许早晚一天会过去,因为疫情早晚会过去,但是除了健康码之外,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年轻人经常使用的共享单车、网约车、网上支付、智能家电、网购,甚至预约挂号,这老年人少不了的,这都是问题。那怎么在未来这些问题帮助老年人去解决,而不是把他们就抛下了就不管了。

陆杰华:我觉得您那个提这个问题非常这个重要。也是这次这个无锡这个这张照片所引发的更多的公共政策之后,我们怎么样呢?重视我们这个老年人。提供这个群体,我个人觉得在我们制定所有的这个公共政策,特别是在智能化这个这样的一个时代中,我们的政策的制定应该立足这两个方面。第一,我们应该这个善待这份特殊的一种这个群体就是你的所有的政策不是趋同和一刀切的,应该是差异的。我觉得为无锡点唱的就是他采取了差异的一种方式进行这个防御。第二个方面我觉得还有一个方面就是怎么样能够老年人也是个怎么样能够融入这个主动的去参与,那么能够更多提供一些这个自己自身的一种学习的一种这个机会,因为毕竟这是一个一个很好的一种终身学习,来融入我们这个社会,能够共享这个数字时代所带来的一些这个红利。

董倩:陆教授,我完全同意您的看法,每一个人都是应当终身学习的。这是这是一个多元型的社会,尤其是在当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刚才我们着重关注的是年长者,他们也许没有能力,或者说一时半会学不会,但是我们也看到有一些人我就是选择不用手机,这是我的一种生活态度,难道他们也寸步难行吗?

陆杰华:这部分特殊群体里的确呢比如我们说这个老年人,我们现在这个二点五四亿,但是还有一部分人很多,那是比如高龄人,他的确这个学习能力这个相对是上市比较比较快。那对这部分人我我觉得我们更多的说要采取国际的一种应对老龄化的一种这个领域参与保障,包括这个自主和有尊严地提供这个这个他的一种这个各种的一种这个权利。这是我们各个部门,包括我们全社会。所应该倡导的一种这个风尚。

董倩:现在我们真的是经过了过去几年科技突飞猛进,突飞猛进,一日千里的这种发展,你会发现能够使用的人享受到的是数字红利,但是不会使用的人面对的是数字鸿沟。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办?

陆杰华:我觉得刚才您提到这个数字鸿沟,这个鸿沟呢我我觉得作为全社会,包括我们的政府,包括我们的这个呃社会组织,包括我我觉得这次引发了一包社区治理,包括这个市场,我们怎么样能够缩小这个这个鸿沟,因为这个在智能化的设施这个时代中我们这年轻人是数字化的这个它的一个原住民。那我们说比如中年包括进入年轻老人他是这个数字化的一个这个这个移民,那么老年人就是数字化的一种,这个难民,那么我们怎么样呢?在这个这个多圆的这种这个社会中呢能够提倡代际的一种,这个能够年龄包容,那么这个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出发点。

董倩:好,谢谢陆教授,稍后我们会继续跟您连线,刚才陆教授说到了三个群体,一个是网络的原住民,一个是移民,一个是难民。其实这是一个包容的时代,我们怎么让这三个群体同时能够生活在一个空间里面,让每一个人而且能够体面的活下去。继续关注。

怎么发语音,怎么接视频,怎么视频通话?近日,浙江杭州的一位姑娘为了教会外婆使用微信,就制作分享了一份图文并茂的微信使用说明书。这样的爱心操作指南。重庆邮电大学的一位同学也做了一份,教父母如何用微信与自己沟通。事实上,不少年轻人表示都有类似的经历。移动互联网时代,最需要社会提供便利的老年人群体,却常常感受到的是不便。不久前,一位老年人因无法出示健康码或纸质的疫情通行证,就被挡在了地铁站外。

你把毛衣给我给我说你的健康,你要干什么?说清楚不是你的健康法,我说的很清楚,要电话号码,这号码吃饭不行,这所以这样。对,是不是也这样?谁发明了这东西?

今年八月,一名要乘坐公交车的老人,同样因为无法使用智能手机扫描健康码,两次被请下了公交。

拿手机扫码,嗯手机手机扫码没有做不了,你没有我开不了车,你不要往里走,我走不了啦,你要不扫码走不了。

年过六旬、家住湖南常德的吴先治患支气管炎已经十多年了,因为听说疫情期间医院管理严格,不会使用电子健康码的他一度推迟了就医计划,直到听说使用社区证明也能就医,他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走进了社区办事处。

市民:到时医院检查身体,你帮我搞一个那个啥你也不懂啊,讲讲他就问是不是说你到医院里头就是需要一个监控吧?啊对对对,赶上打电话你你不是因为直升机吗?呃那个老年机。

你稍等啊,我给你我们班的啊这是你只是健康嘛啊这个龙马是代表是正常的,就是说你不管是到商场、公园啊、游乐场啊、超市啊、医院啊,都会让你通通行。但是这个监控卡还有个时间限制一行就是七天,就是说从零到到一十八号就是七天。

如今随着网银的普及,银行网点越来越少,数据显示,仅今年上半年已经有一千三百一十八家商业银行分支机构宣布关停。那么老年人该怎么办?

不会,那一套真是卡退休金,我们完全是卡啊,不是说是指是指我们退休就发的纸,呃银行有一个阶段叫我们换卡,我们不换老人都不好,没人这那这在银行开钱,因为他们的成长经历当中,对数字技术比较陌生,应用数字智能的机会比较少。他们对智能手机的和数字技术的一些排斥呀、畏惧呀,担心呀,这方面呢是一个主要的一个障碍。

这位青岛大学的教授从事数字鸿沟的研究已近三年,他认为由于不少老人都是处于独居或者空巢状态,所以社区组织、集体学习、公益组织、定期举行培训,都是解决数字鸿沟的有效办法。

市民:微信啦、朋友圈儿啦,这个网上购物啊、淘宝啊,还有这个打车、滴滴打车、曹操打车,我都我现在都可以自己包括卖火车票,我现在基本上买东西我都用这个微信或者支付宝支付。比原来方便多了。

不过专家也指出,作为家人,应该充分理解老年群体对新生事物的渴望,在教授他们智能产品的相关内容时,需要有一定的耐心。

董倩:我们今天说到的是长者,说的是老年人,我们不妨看一下在这个国家,我们这个国家有多少老年人。截止到二零一九年末,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人口是二点五四亿,人口的百分之十八点一,六十五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是一点七六亿,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二。我们可以看到两者相加,有一个将近四亿、四亿的这样的一个庞大的人口,这里面相当多的比例是要面对数字鸿沟的。不仅仅是一个智能手机,在未来很可能高一厘米的台阶,快一秒的红绿灯,甚至一个没有扶手的卫生间都将会是他们生活中的障碍,他们难以融入到这个正常的生活中去。我们必须得想办法让他们有一个老年友好型的城市建立起来,让他们能体面的生活。接下来我们继续来连线陆教授。陆教授,你看比如说我们刚才说是这个很多人为老年人想办法,其实在过去几天我们也在新闻里面看到,绿灯可以为老人再多亮几秒,比如说有一百三十七秒的这个绿灯等等。这种感动之外,接下来我们就要想,怎么能把这种偶然的感动变成一个长久的、可靠的一个制度。

陆杰华:我想这个刚才我们提到温度,然后从温度我们想到这个制度。那么制度呢更多的是我觉得是。特别是对这个这部分老年人是一个更长远的一个这个制度的设计和安排。因为刚才您提到,我们去年的老年人二点五四亿,我们二零二二年我们老年人速度增长会更快,比以往更快,因为六十年代出生那拨人进入老年人,我们老龄化会更快。这个提示我们,我们不仅是在一个细微细小的事情上去融入温度,我们更多的是在制度设计中能够考虑到这个特殊的群体。所以我想这个您提到这个老年这个友好型的一种社会很重要是一个很重要的初衷就是消除老年人参与家庭、社区、社会生活的种种障碍,能够给老年人提供。安全辩解,规避风险的整个的一个社会环境。这是我们老年有反映社会这个很重要的一个目的,目的和目标。

董倩:陆教授啊,我得跟着我自己的一个错误,刚才我把这个六十岁和六十五岁的老年人把它相加了,其实我心太急了,他们不是一个相加的关系,他们是一个包容的关系。其实说来说去,我们现在是希望真的是很急切的心情,希望对这些六十岁、六十五岁,甚至更年长的这些长者,帮助他们能够更好的、更体面的生活。刚才我们也提到老年友好型的城市,其实世界卫生组织也提出了一系列,比如说有八个方面,您觉得我们国家现在最迫切的需要在哪个方面去赶紧去补上。

陆杰华:我觉着作为中国呃两个。明显的特征,一个是发展中国家,第二个我们老年人口是世界上所有国家最多的老年人口。所以从这个点上,我觉得老年友好型社会的这个建设应该这个着重两个方面的重要,第一就是硬件的这种这个建设包括我们的整个的是老设备的改造,包括小区、家庭,包括我们这个城市、农村整个的环境要适合老年人中,我刚才说安全和这个便捷。第二个方面我觉得是一个社会建设或者民生建设的方面,我们怎么样能够建立我们的公政策,能够尊老、爱老、孝老,能够这个体现我们对这个老年人他们的一种这个关怀、关爱和关心,这是我们这个下一步未来在制度设计上所要侧重的两个方面。

董倩:其实我们今天讲的是老年人。这个群体我们再把这个延伸一下,不仅仅要对老年人友好,其实我们也应当对一些残障人是这样的一个群体友好。因为现在城市不仅仅这个是要对一些像老年群体、残障群体,其实我们发现很多他们也有不利不便于他们的地方,接下来我们还应当怎么说哪些方面再继续往前推进。

陆杰华:我觉得可能我们要做的这个工作是比较多,刚才你提到的老年人、残障人,包括呢一些呢他不用智能手机,它可能不是老年人,比如他的收入比较低,他买不起这个这个智能型的手机。所以我觉得很重要就是第一我们在硬件建设上,我们要怎么样能够加快我们这种就是年龄友好的一种这个它的一种对环境的一种这个建设。这个方面我很重要的就是年龄要包容,我们应该想到每个人到家庭都有老人,每个人都会老的,我们今天做这个老年新社会不仅是为今天老年人,我们也是未来这个我们未来对吧?那包括我们未来我们年轻人他也会老的,我们怎么样能够建立一个权力的一种社会,而另一个方面我觉得很重要,就是我们科技在进步,我们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智能这个大数据时代,我们的科技如何向善,如何呢?能够考虑不仅要考虑今天的年轻人,也考虑我们的老年人和那些特殊的群体。

好的,非常感谢陆教授,有人说老人是什么?就是对老年一无所知的孩子,面对一天天到来的不便甚至狼狈,我们整个的社会不应当束手旁观,要为他们做些什么,让他们能够体面地老去,因为今天的他们就是明天的我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数字化时代,别成为老者的“数字鸿沟”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