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青岛疫情:今天的疑问与解答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我们继续关注青岛疫情,两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这两个好消息,第一个就是还是六个确诊的病例,还是六个无症状的感染者,今天没有新增,如果明天还是后天还是,那么这种风险就会大范围的减小。第二个好消息是在已经做完了四百多万的核酸检测的时候,出结果接近二百万,结果全部呈现的是阴性。那这还是让大家悬着的心往下唠唠唠。但是坏消息是什么呢?一共六个确诊病例,其中有三个都是重症,那这个比例实在是太高了。这或许可能与他不是在社会当中感染的,而是在院内感染。它本身可能就是去治病。是带病、染病,也许是这样的结果,现在只能是分析。所以呢今天我们也将请出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的首席专家吴尊友,给我们带来针对今天的很多数据和很多说法的详尽解析。在此之前,先通过短片了解今天的青岛。

早上七点,青岛市立医院护师秦贤和同事们就已经从医院出发,前往市北区宁夏路街道仲家洼社区核酸检测点。事实上就在五个小时前,凌晨两点,秦贤和同事们才结束了前一天的咽拭子采集工作。

秦贤:就这一个社区,我们从昨天结束的时候已经采样了三千五百四十人。这一个点儿,我们东院的护士是五个。这样的话我们就是五个人,平均下来的话就是一个人采。七百多啊,然后今天早上就是起床的时候,五点五十就起床了,然后准备今天用的这些物资。

三个小时的睡眠,疲惫却不能有丝毫懈怠。十月十一号,青岛公布发现了三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随即大规模的流掉排查和分类检测展开,并在当晚宣布启动全员检测方案。

按照计划,青岛需要在三天内完成主城区约六百万人口的核酸采样工作,五天内完成对全市的核酸检测全覆盖。除了社区居民,养老机构的老人也是重点采集对象。

韩秀萍:给老人做核酸检测,确保百分之百入住的老人都要做到这个检测。

大规模的检测不仅考验着医务人员的体力,也考验着后勤保障能力。崂山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承担着四十多万样本的检测任务,两天来,从人员调度、医务人员培训,到统计采样人数、物资供给及运送,全体工作人员已经进入连轴转状态。

齐营:什么外科口罩,呃防护服,然后隔离衣,所有的二级防护都必须配备配备齐全。

昨晚十九点半,青岛确定楼山后社区为中风险地区,全民总动员的防控还在继续。截至今天下午十五点。这是分青岛市已完成四百二十三万五千四百三十八份采样,除已公布的六例确诊病例和六例无症状感染者外,未发现新增阳性感染者,青岛市胸科医院也已全面停诊。除此之外,截至十三号十二时二十二分,青岛流亭机场已取消进出港航班二百五十三架次。

白岩松:好,接下来马上连线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的首席专家吴尊友吴教授。首先第一个问题就是说诶依然是六个确诊病人,依然是六个无症状感染者,虽然一天的时间过去了,那这是否意味着我们的安全性在明显的增大?

吴尊友:是这样,那个大规模的核酸检测的话呢,对于我们这个了解疫情的规模。这个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技术手段。那么从青岛开展的这个核酸检测,从密切接触者向那个高风险社区逐渐这个辐射。那么现在的结果提示,这次疫情的规模应该不会太大。

白岩松:因为它跟过去的我们记忆当中,不管是北京新发地所引发的,还包括乌鲁木齐都不一样,就是头一天可能比较少,第二天就开始增多,第三天可能更多。那这次第二天居然还跟第一天一样,这是否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一个意味着可能是相对封闭的环境当中的传染。

吴尊友:是这样,当病例发生的时候呢,我们还是挺担心的,特别是呢如果病人发现呢它是主动在社区的门诊就诊的话,它就提示后面肯定有一定数量的病例。那么这取决于病人这个就诊的这个就诊的早与晚那么从这个病例的呃更多的信息来看,以后的话呢它主要是集中在一个医院这个根据这些信息分析呀,呃青岛的这次疫情呢应该不像新发地,也不像呢新疆那个那样的规模。

白岩松:接下来我们自然关注他刚才说的另一个好消息,就是已经进行了四百多万份的这种核酸检测,其中出结果的接近二百万份,全部都是这种阴性。大家在高兴的时候,马上也有一个疑问,这个检测结果能保几天,会不会是因为离确诊的这个时间太近了?现在也就是说大家担心的是现在的阴性有可能过几天变成阳性。从科学的角度怎么看大家的这个疑问。

吴尊友:大家这种担心呢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绝大多数人实际上并没有机会呀接触到这些感染者,这些主要感染者在医院那有个别的这个会与社区有一些这个接触这些人作为密切接触者呢已经这个在隔离管理当中,那么对于这个没有隔离管理的那些人来说,他们的风险啊应该是很低的。

白岩松:今天的这个在青岛举行的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有一句话是非常重要的,他说社区感染的可能性现在透过现在的证据越来越低,怎么去解读这句话?那换个角度来说,比如说从媒体的角度来说,看到这句话是否意味着那就是院内感染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吴尊友:一种的话就是这些疫情啊由社区带到医院引爆的这种可能性呢这个越来越小。那么从这个几个病例的这个临床症状和发病的情况来看的话应该是住院病人到这个陪护到这个陪护的家属。这这一种解释,还有一种解释,就是这起疫情在社会上造成的更大范围传播的风险应该说很小。

白岩松:那接下来就涉及到了一个越来越聚焦了。其实就在几天前咱们连线的时候,我还问过您这个问题,说会不会我们对境外输入的病例这么长的时间都采用的是闭环的管理,也管得不错,但时间长了之后会产生松懈或者说麻痹会出问题。那好了,这次青岛的这次疫情是否也在印证我们的某些担心,您怎么去分析这个链条?

吴尊友:是这样这个闭环的话呢,这个是否有漏洞,那也是我们这个特别担心的。那么青岛的这次疫情再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那么全国各地在接受境外输入病例这个管理当中。还是要进一步的进行这个监督检查,看好,还有没有这个漏洞,有没有风险,还需要进一步的这个检查补漏。

白岩松:吴教授您肯定也注意到了,在六个这个确诊病例和六个无症状感染者当中,他不全是都封闭在医院里头,也有一些是跟社会有过多次接触,尤其其中还包括一个出租车的这种司机。那现在对他跟他有密切接触的五十多位的乘客,包括再扩大第二圈到八十多个,检测到都呈阴性。但这一点大家的担心可还没消除,您是怎么看待类似这个出租车司机在这次疫情当中它的扩散度的?

吴尊友:这个出租车司机呢也是我特别关心特别关注的,那我又特别呢对这个病例的情况进行一些了解,又同这个在青岛这个诊治病人的这个医生做了一些了解。那么这个出租车司机在最早发现这个核酸阳性的时候还是无症状感染者,那么今天这个转诊为确诊病例,那也就是说呢这个出租车司机是从一个无症状感染者变为这个确诊病例的,那么这样一个变化说明这个出租车司机是处在一个感染的早期。那么我们对新冠排毒的流行规律来看,就是病人在出现症状前一两天出现症状后五天他排毒具有这个传染性。那也就是说这个出租车司机从他十一号发现这个在十一号发现以前,它作为传染源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那么十一号发现以后已经对它进行了这个隔离措施。应该说他如果造成进一步的传播扩散,那么他接触的人扩散的范围是非常有限的,没有我原来想象的那样这个可怕。

白岩松:吴教授在这个阶段呢也有这个网友的,我们网友的问题,他像关心的是零号病人是谁,还有是否与十一、十一国庆黄金周有关?针对网友的这两个问题,您的这个答案是什么?

吴尊友:目前的话还没有明确的答案,但有一些初步的判断。第一个那么这起疫情呢与这个失业黄金周没有直接的联系。第二,这个零号病人的话呢呃还需要呢进一步的这个做流行病学调查。那么初步的判定的话很可能。与这个境外输入病例的这个管理有关,那么这样一个答案有待于地方进一步去调查核实,好一会儿呢还会有很多的问题,请您帮助我们继续解答。接下来我们就来关注,的确在过去、在现在以及未来很长的时间,我们可能都要面对的是境外输入的病例,那如何这个闭环更加安全?

姜法春:那么随着调查检测的不断深入,我们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本次疫情累计发现的6例确诊病例,和6例无症状感染者,与市胸科医院高度相关。那么同时我们发现证据的不断的充足,由社区以及感染可能性越来越低。

青岛市胸科医院,这所承担着收治静脉输入新冠病毒感染者任务的医院目前确诊。病例的感染源是否源自于此还在调查中。但相似的情况在今年四月就在青岛发生过。

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的发布会上,青岛当时新增的两例确诊病例被媒体关注。根据四月七号青岛市卫健委发布的消息,初步判断,这两名确诊病例是在青岛市胶州中心医院就诊期间被境外输入病例感染,与一位境外输入病例曾在同一病区。三天后的四月十号,青岛市政府官网发布信息,对胶州中心医院副院长邢春礼和魏秀娥作出了免职处理。

张流波:作为医院,应该严格地落实相关的消毒隔离和防护制度,那么作为这一次的这一次这一起疫情,那么特别是在发热门诊,在这些疑似病例的观察区域,要严格的防范病人之间相互的交叉感染,要加强环境以及物体表面的清洁消毒措施,清洁消毒要注意做好医务人员,也包含患者的更换。

对于医院内的感染防控一直是医疗机构管理工作的重中之重。至今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已经更新到了第七版,但在每一版防控方案里,医疗机构的防控都被放在了首要位置。与此同时,我们面临。您的另外一个挑战是国际航线的逐步恢复。十月八号由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府计划在下个月取消对中国和其他共十二个国家和地区的旅行禁令。十月份我国东航、上航、南航、国航四个航空公司已经恢复了美洲七十四条国际航线,未来随着国际往来越来越开放,我们的常态化防控能做到万无一失吗?

白岩松:好,接下来呢继续连线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的首席专家吴尊友。吴教授还是先关注一下六个这个确诊病人当中的确要论比例的话比我们以往可能都显得高,因为百分之五十六个里头,百分之五十三个都是重症的。那这个背后我要给观众朋友先介绍一下背景。这个胸科医院是青岛的胸科医院是由过去的结核病院转过来的,其实更多的接纳的还都是比如说这个传染性的,与这个胸科有关这个疾病的这种患者,同时它有一个区域是接纳境外输入的确诊病人的这种这个治疗好了,吴教授,您怎么看待六个确诊病例,就有三个是重症病人,这样的比例之高的这种情况是否与这个说它本身就有疾病等等因素有关?

吴尊友:这里从两个方面来看哈,一个的话呢这个病例数太少,这个六个病例,三个重症的话呃虽然算百分之五十的这个比例,这种比例的话由于这个样本量太小这个不能说明问题,这是一个。第二个的话这疫情呢发生在医院的这个住院病人这些多个患者都有这个肺部疾病我们对呃疫情进行分析,也发现哈这个最爱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四种,这个类型当中的话呢病人如果患有基础性病变,特别是呢有这个肺部、肝、肾、这个心血管等这个基础性病变这个他们这个患重症的这个比例会高,那么这也提示的话在医院发生呢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意味着这些疫情啊,它的这个病毒的严重性或者致病性就加强了。

白岩松:给观众朋友介绍了这家胸科医院,它其实还有一个区域是接收境外输入,当然是这个确诊病例的治疗了,现在还在进行流行病学的调查。到底是怎样去完成院内感染的?但是网上也有一个传言,说是由于ct机在隔离的这个中的治疗的这个确诊病人使用了之后消毒可能不严格,导致那种交叉的感染。我们不一定去信这个,但问题就在于应该是闭环,为什么没有闭环成是从您的专业的角度来说去分析闭环哪些一不注意是容易出现松动和出现这样的这个交叉感染的情况。

吴尊友:对于接受静脉输入的病例的管理,各个地方啊都有这个定点医院或者指定的医院。那么对于定点医院,有些是这个专门接收呃新冠的,那有些在接受新冠这个输入病例的同时还这个对社会其他。其他的病人提供服务,那如果是一个独立的专门的为新冠病例这个服务的它就是一个完整的闭环,应该说呢风险比较小。那如果呃同时为社会上其他的病人提供服务,这里面在病区的划分是不是严格的隔离开来了,那么在一些大型的仪器设备方面是不是呢有交叉,那么最好的话都应该是这个隔离的独立的这些大型设备不应该交叉使用。而且对于这些大型的仪器设备,这个房间和这个仪器本身应该有这个定期的消毒措施,才能这个杜绝减少这个交叉污染。

白岩松:从某种角度来说,虽然最后的这个流调的结果才能去告诉我们到底这个感染的原因包括零号。这是什么?但是是不是也在给我们未来接收境外输入这种病例,这种治疗的过程提了醒,您觉得提醒的重点是什么?

吴尊友:应该说这个封闭的这个闭环啊这个我们讲起来很简单,实际上做起来的话呢是相当不容易的。那么这件事情发生在青岛,青岛作为一个计划单列市能发生,那么在全国其他的地方也应该承载着这种风险。所以下一步的话就要这个吸取青岛的教训,对青岛这次调查的结果应该引以为戒。各个地方要进行这个输入病例的医院,它整个一条龙的这个检查,看这个整个闭环的话是不是有这个漏洞的风险?怎么来弥补?那么这个。是堵住这个境外输入疫情引起地方传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措施。

白岩松:那接下来我们自然也要关注一下这个十一黄金周的时候,昨天我们就已经告诉观众朋友说,青岛一共有外地去的到那旅游,然后又离开的四百多万人。现在清山东省内对这个离开青岛回到各自地区的好多人进行核酸检测,结果倒还都不错,都是阴性。那总体上对离开青岛的这四百多万国庆期间去那旅游过的全国各地的游客该怎么办?是否都应该隔离做核酸检测?

吴尊友:没有必要,因为从目前核酸检测的情况来看,确诊病例都是在胸科医院这个这样一个局部的范围。对于绝大多数这个国庆期间到青岛旅游的同志来说呢,它没有。机会呀接触到这些病人,但有一点要提醒的,就是说呢如果你这个到了这个呃医院所在的区域乘坐的出租车,你有这个出租车的发票,那你和一下是不是呢这个病人做的这个提供的出租车服务,这一点很重要。对于其他的这个旅客来说呢也没有必要呢过度的担心,如果确实担心,那么也可以主动的到附近的医疗机构做一个核酸检测。

白岩松:吴教授接下来还有一个问题,最近有一种声音,当然国外的比较多,国内也开始有,就说随我们现在整个你从全世界的角度来看,虽然这个新冠还在蔓延,但是病死率已经大范围的下降,甚至到了零点六,也就是号大一点的流感了。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措施就更宽松一些?这个境外进中国的简易核算不用再隔离了,只要是阴性就都OK。您怎么看待这样的声音?

吴尊友:我也注意到最近在这个新媒体广泛这个传播的一个叫做世界三大流行病学家啊,这个其发起的有很多专家支持,也就是说这个全球各个国家不要在这个封锁采取封锁措施要放开。那么对于其他国家提出这样一个措施是可以理解的,全球的疫情形势非常的不乐观。那么进入十月份以后,这个单日报告数又创造了新的纪录,突破了三十五万,这个在九月份以前从来没有单独破超三十五万的。那么这些国家提出来是可以理解,对我们国家来说是没有办法接受这样一个解除封锁这个这样一个策略的。至少这个时期。在这样一个疫情的情况下是不能接受的。如果我们把全国全球的疫情数和死亡数按照平均数来分,那如果我们不采取这个现在的措施,那中国的感染数将会达到七百万,死亡数会达到二十万。所以这样一个策略中国是不可能采取的,至少在最近的这个一段时间不能采取。

好,非常感谢吴教授带给我们解析。没错,全面放开之后有可能有好处,但是我们那好处得到的不一定多,但是如果一旦失守,收到的是坏处,那个代价我们恐怕是付不出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青岛疫情:今天的疑问与解答

赞 (1)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