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与机:新格局下的新金融与新经济”。易纲演讲全文

  10月24日,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在上海召开,峰会主题为“危与机:新格局下的新金融与新经济”。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视频演讲中表示,要通过以下三个方面持续推动金融业开放,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金融展业环境:

  第一,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推动开放理念和模式的转变。

  尽管我国金融业开放步伐很快,但我们在同外资金融机构、境外央行的沟通中也注意到,外资在机构准入和展业限制解除后,仍需申请诸多许可,面临不少操作性问题,对金融业开放的诉求依然较多,这表明金融业向负面清单管理的转变还有不少工作要做。

  负面清单与金融业持牌经营并不矛盾,负面清单模式下,金融机构的准入和展业也必须满足资质要求、持牌经营。

  负面清单与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也并不矛盾,负面清单模式下,监管部门可将更多的资源从准入管理转向事中事后监管,实现监管效能的提升。

  第二,统筹推进金融服务业开放、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

  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要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更好地发挥汇率在宏观经济稳定和国际收支平衡中的“自动稳定器”作用。

  人民币国际化要坚持市场主导,监管当局主要是减少对人民币跨境使用的限制,顺其自然。新形势下的人民币国际化可在坚持市场主导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对本币使用的支持体系,为市场作用的发挥创造更好的环境和条件。

  第三,在加快开放的同时防范风险。加强宏观审慎管理,提高金融监管的专业性和有效性,建好各类“防火墙”,提高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的能力,使监管能力与开放水平相适应。

  以下为易纲讲话全文:

  构建新发展格局 扩大金融业开放

  ——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的主题发言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来宾:

  很高兴来到外滩金融峰会,和大家分享近年来中国金融业开放的进展和新发展格局下金融业开放的展望。

  一、新发展格局下的金融业开放

  中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习近平主席提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要求,是根据我国发展阶段、环境、条件变化做出的战略决策。新发展格局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而是要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更加强劲可持续的发展。

  中国经济深度融入全球经贸体系,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背景。中国是全球经贸体系的重要参与者,已成为第一大贸易国和第二大直接投资目的地,是全球价值链的重要枢纽和制造中心。2002-2019年,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接近30%。

  建设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应有之义。构建新发展格局要求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不仅要便利商品和要素的流动,还要推动规则制度型开放,增强制度的竞争力,从而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率。这不仅有利于中国经济,也有利于全球经济。

  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开放,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必然要求。金融业开放不仅引入了机构、业务、产品,增加了金融要素供给,还促进了制度规则的完善,促进了金融制度供给。这有利于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和能力,助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二、近年来金融业开放取得的进展

  过去两年,我国金融业开放迈出里程碑式的步伐,集中宣布了50余条开放措施,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

  一是彻底取消银行、证券、基金、期货、人身险领域外资股比限制。

  外资金融机构积极扩大在华布局。2018年以来,新增外资控股证券公司8家、外资控股基金管理公司2家、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20家,标普、惠誉等国际评级机构已进入中国市场。

  二是不断扩大外资金融机构业务范围。

  比如,不再对外资证券公司业务范围单独设限,实现内外资一致。允许外资银行经市场化评价后获得债务投资工具主承销商资质,允许外资银行分行及子行获得基金托管资质等。

  三是持续提高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程度。

  今年前9个月,外资累计增持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7191亿元。近期,富时罗素宣布拟将中国国债纳入其世界国债指数。

  应当看到,金融业开放是互惠互利的。

  金融是竞争性服务业,开放竞争有助于中国自身金融业发展和效率提升。而外资进入中国市场,也能更好地分享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红利,实现互利共赢。

  三、持续推动金融业开放,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金融展业环境

  第一,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推动开放理念和模式的转变。

  尽管我国金融业开放步伐很快,但我们在同外资金融机构、境外央行的沟通中也注意到,外资在机构准入和展业限制解除后,仍需申请诸多许可,面临不少操作性问题,对金融业开放的诉求依然较多,这表明金融业向负面清单管理的转变还有不少工作要做。

  负面清单与金融业持牌经营并不矛盾,负面清单模式下,金融机构的准入和展业也必须满足资质要求、持牌经营。

  负面清单与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也并不矛盾,负面清单模式下,监管部门可将更多的资源从准入管理转向事中事后监管,实现监管效能的提升。

  第二,统筹推进金融服务业开放、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

  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要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更好地发挥汇率在宏观经济稳定和国际收支平衡中的“自动稳定器”作用。

  人民币国际化要坚持市场主导,监管当局主要是减少对人民币跨境使用的限制,顺其自然。

  新形势下的人民币国际化可在坚持市场主导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对本币使用的支持体系,为市场作用的发挥创造更好的环境和条件。

  第三,在加快开放的同时防范风险。加强宏观审慎管理,提高金融监管的专业性和有效性,建好各类“防火墙”,提高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的能力,使监管能力与开放水平相适应。

  新形势下,我们会针对当前的不足,并对标高水平开放的要求,推动金融业开放取得新的更大的进步,为构建新发展格局和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的支持。

  谢谢大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危与机:新格局下的新金融与新经济”。易纲演讲全文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