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羊九不全”谁黑属羊的人?

  中国过年有一个民间传统——正月不能剃头,说是一剃头,就会死舅舅。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就是怕我妈不乐意。后来,我觉得好奇,就动手略做查询,结果啼笑皆非。

  民国时的《掖县志》卷二《风俗》里有这么一段记载:“闻诸乡老谈前清下剃发之诏于顺治四年正月实行,明朝体制一变,民间以剃发之故思及旧君,故曰‘思旧’。相沿既久,遂误作‘死舅’。”意思是:满清入关,强行要求汉民剃发留辫。汉民心怀故国,于是在正月相约都不剃头,以示不忘旧君,称为思旧。因为谐音变化,思旧成了死舅,结果死舅反成了不剃头的一个理由。

  由此可见,正月剃头这事,跟舅舅一点关系也没有,纯粹是民间附会谐音罢了。

  类似的传统还有很多。人们从来不问为什么,就这么一代代默默地遵循。可当你动了心思去刨根问底,就会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起源要么是个错误,要么是个误解,总之,和你想的不一样。

  从去年年初开始,我周围很多人都在备孕,一问,得到的答案是:“想要孩子,得赶在马年生,再过一年到了羊年就不好了。”我继续问,为什么羊年就不好了,一半人说不上来,只是说“家里老人说的”。另一半人回答得比较详细,告诉我,古人有云“十羊九不全,一人坐殿前”,羊年生的孩子,尤其是女孩子容易孤寡,一生命苦多舛。

  我听过很多相亲故事,男方家长一听女方属羊,立刻就说对方命不好,不能娶,不是有句俗话么:“女子属羊,独守空房”。我于是追问,为什么女子属羊,才独守空房?为什么不是属蛇的,或者属鼠的?没一个人能答上来。

  这让我想起了正月不剃头的典故,私下猜测,觉得“十羊九不全”恐怕又是一个以讹传讹的民间传统。

  类似老话有很多。男子属羊,既有“貌堂堂”的说法,也有“命犯孤煞”的民谚。女子属羊的负面传言更多,最恶毒的一句是,“男属羊,黄金堆屋梁,出门不用带口粮;女属羊,命根硬,克夫克爹又克?娘”。

  首先,从理论上讲,这个说法就相当不靠谱。

  单独以年份为标签论断一个人的命运,太过简单粗暴,别说唯物主义者,就是算命先生都不会赞同。

  在中国命理占卜理论中,人的命运如何,得看“生辰八字”,这还只是初始参数,然后据此推命盘、看五行,相生相克、斗数四化、刑冲会合……直到经过一系列精密计算,一个人的命格趋势才得以一窥。

  羊年地支属“未”,“八字”中只占其一,仅因这八分之一的数据就宣判人一辈子的运程,别说半仙,就是神仙也做不到。

  而且,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羊可是很好的吉祥物。

  羊与阳是谐音,三羊开泰就是三阳开泰,是句非常吉利的话。古代著名的几头瑞兽,比如麒麟、獬豸、夷羊等,都是以羊的形态为蓝本创造出来的。古文字里的美、鲜、羡等好字,字源来自羊的象形——甚至于“祥”字本身,就是以“羊”兼表声义。

  《诗·郑风·羔裘》也曾曰过:“羔裘如濡,洵美且侯。彼其之子,舍命不渝。”这里的羊裘,是品德高洁之意。汉朝《汉元嘉刀铭》赫然写有:“宜侯之,大吉羊。”把羊当做一句诚挚的祝福。西汉大儒董仲舒更是在《春秋繁露》里对羊大加褒奖:“羔有角而不任,设备而不用,类好仁者;执之不鸣,杀之不谛,类死义者;羔食于其母,必跪而受之,类知礼者;故羊之为言犹祥与,故卿以为贽。”他将羊的形态总结出仁、义、礼三种儒家最重要的美德,使其形象提升到无以复加的高度。

  如此看来,羊是只吉利到不能再吉利的动物了。

  这么美好的一只吉兽,一到属相问题上,怎么就变成了民间一些传言中孤寡不祥的象征呢?这样的说法,到底是从哪儿来,又是怎么流传开来的呢?

  慈禧太后PK袁世凯

  网络和媒体上曾出现过两种广为流传的说法。

  一种说法认为,“属羊不吉”流传开来,是因为袁世凯。

  袁世凯属羊,生于1859年阴历八月十五。1911年辛亥革命后,他登基称帝,却不得人心。老百姓们都对他痛恨无比,就暗地里说“八月羊挨刀杀”。后来,这句话被引申成羊年不吉,以借此诅咒袁世凯。

  这个说法是没有根据的。

  1920年,鲁迅的三弟周建人曾在《新青年》发表文章,谈及绍兴风俗,说当地流传一句话,叫做“男子属羊貌堂堂,女子属羊守空房”,属羊的女子,天生寡妇命,对男方不利。他之所以讲这个故事,是因为大哥鲁迅就被影响过。

  1897年,鲁迅16岁,他母亲周瑞想给他订一门亲事,女方是周瑞娘家侄女,叫琴姑。可到换八字时,周瑞反悔了,因为琴姑属羊,她怕克了儿子,便重新选了朱安当儿媳妇。朱安生于1878年,属马。后来的发展证明,她的命也没好到哪里去,守了四十多年活寡,一世孤苦。

  从鲁迅的遭遇来看,至少在清末的浙江绍兴,就已经有了羊年不吉的民俗。尤其是在择偶时,属羊的女子倍受歧视。而袁世凯称帝,是在1915年。从时间上说,袁世凯的起源说就不成立。

  另一种说法则认为,“羊年不吉”是慈禧太后惹的祸。

  慈禧太后生于1835年,属羊;她手下两大权臣曾国藩和李鸿章属羊,她身边的大太监李莲英也属羊。而彼时,恰逢清朝末年,统治阶层腐朽没落,对外丧权辱国,对内横征暴敛,于是,革命党趁机宣传,说属羊的人会给国家带来灾祸,试图从命理迷信的角度来动摇清廷统治。

  这个说法,也不确。

  清朝有一部小说流传甚广,名为《镜花缘》,作者李汝珍从1795年(嘉庆元年)动笔,写到1815年(嘉庆二十年)。在这本小说的第十二回《双宰辅畅谈俗弊两书生敬服良箴》中,他提到过一句俗语:“俗传女命北以属羊为劣,南以属虎为凶。”

  与他同时代的一位苏州籍名臣吴熊光,也在《伊江笔录》里谈及苏州民俗:“吾乡俗多拘忌,凡女命属羊者,往往艰于配合,以致捏改年岁。”

  可见,早在嘉庆年间,民间已经认为女子属羊为劣。而那时候,慈禧太后、曾国藩、李鸿章和李莲英,甚至还没出生。

  畅销读物《金瓶梅》的影响

  其实,还有更早的记载。

  清末民初人徐珂在《清稗类钞》里讲过一个故事。乾隆年间有位拆字算命的名家范时行,有人写了个“義”字向他询问命理,范时行就问对方多大年纪,那人说了年份后,范时行一算就说“你完了,你属羊”。“義从羊从我,你这辈子就是属羊的命,注定终身孤只,不能有妻、子,其他前程什么的就更甭说了。”这样看来,在清朝乾隆年间,就有这样的说法——不仅是属羊的女子命不好,就连男子也是孤身之命。

  与李汝珍同时代的学者翟灏则写了一本《通俗编》,对五千多个俗词进行了考证。比如“八字没一撇”何时出现,“洗尘”最早出自何书,“撞木钟”什么意思,总之是非常有趣的一本书。此书刊行之后,翟灏的朋友梁同书又补充了四百多条,汇成《直语补证》附在《通俗解》的后面。

  梁同书在书里提及一句俗谚:“女子属羊守空房。”意思是女子忌讳属羊,因为会克夫寡居。不过,这一句俗谚却是梁同书引自明代江元禧的《耳目日书》。

  这一下,又把“属羊不吉”的民间传闻向前推到了明朝。而明朝最初始的记载,便是大名鼎鼎的《金瓶梅》。

  《金瓶梅》第六十二回《潘道士法遣黄巾士,西门庆大哭李瓶儿》中,李瓶儿暴病身亡,西门庆请了位姓徐的阴阳先生批书。徐先生告诉西门庆,称李瓶儿前世是滨州王家的一个男人,打死了一只怀胎的母羊,所以今世罚做女人,还要罚她属羊。虽然她命里能有贵夫,但是体弱多病,生儿子会夭折,主生气疾而死。

  由此可知,一个人前世作了孽,今生要遭受的惩罚居然是属羊。看来,在明朝人的观念里,属羊不算什么好事。

  《金瓶梅》把故事背景设定在宋朝,但民风习俗都是明朝的细节——成书在明朝隆庆至万历年间,再往前找,在明前的历史记录里,“属羊不吉”的提法几乎没有了。所以基本上可以锁定,这种说法在明代才开始流传。

  “淫妇人,目有四白,五夫守宅”

  但这没有解决最初的问题:为什么是羊?为什么女子属羊如此不吉利?

  追根溯源,得从另外一个命理专业——相术说起。

  相术是一门古老的技艺,也叫相人术,能通过人的相貌仪容来判断命运。史书《大戴礼记》曾曰:“昔尧取人以状,舜取人以色,禹取人以言。”可见这门手艺源远流长。

  唐初曾出现了一名厉害的相士,名为张憬藏,他这门技艺的水平,据称能和中华第一预言奇书《推背图》的作者袁天罡旗鼓相当。

  有记载称,张憬藏有次见到一名叫裴珪的官员,后者请出小妾赵氏想让张憬藏看一下面相,张憬藏实话实说称:“夫人目修缓,法曰‘豕视淫’,又曰‘目有四白,五夫守宅’,夫人且得罪。”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指赵氏是不安分的命。后来,赵氏果然红杏出墙,被捉奸,一如应验。

  这个故事提供了关于“属羊不吉”的一个特别重要的源流线索,即“目有四白”。

  “目有四白”通俗点说,就是人的眼白多,瞳孔小,眼珠转一圈,上下左右都有白的。这个典故出自汉朝王符的《潜夫论》。里面有一篇专讲相术,特意提到:“巽,为人多白眼。相扬四白者,兵死。”根据王符的观点,眼白多的人,会死于兵刃之争。不过,这种很不吉利的面相特点并未特指女性。

  一直到了张憬藏的时代,“目有四白”后面才多了一句话:“五夫守宅”。意指一个妇人藏了五个姘头在自己家里。这种情况在老百姓看来,何等淫乱。于是,从那时起,这种“四白”面相成为女子专属,专指称淫妇。

  宋朝学者李昉更在文言小说总集《太平广记》中,明确给出了淫妇的定义:“淫妇人,目有四白,五夫守宅。”

  不过,也有一些人将“目有四白,五夫守宅”理解为一个女子先后嫁了五任丈夫。如是这般,那前四任丈夫自然被理解成“一命呜呼”了。于是,这一说法还是负面的——克夫。

  唐宋之间,后周的王朴曾在《太清神鉴》里提到:“羊睛四白定孤孀。”这句话不光把“四白”和“孤孀”联系到一起,也第一次提出了比喻:四白之眼,就象是羊的眼睛。

  也是从这时候开始,“四白”之眼同时具备了双重含义:淫乱、克夫。此外还多了一个称呼:“羊睛”。

  完颜氏统治的金朝,曾出现了一部号称集前代相术研究之大成的书,名为《人伦大统赋》,作者是张行简。这部书的影响如何,单看清朝编纂《四库全书》时,将其排在四部相术书中的第一位,即可见其地位。

  在《人伦大统赋》里,张行简进一步阐释了王朴的理论。他写道:“犬羊鹅鸭何足算,鸡鼠猴蛇奚可凭。”分别意指“犬眼荒淫”,“羊眼招祸”,“鹅鸭之眼不善终”。

  这其中,所谓“羊眼”的眼珠淡黑微黄,瞳孔散漫无神,四边眼白多,看人的时候低声下气,永远显得无精打采,像羊在看人——关于这个特征,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做“羊目四白”,主贫破。

  于是在这部教科书式的书中,“四白”涵义终于固定了下来,不光指淫乱,也指招祸贫破。不仅不吉利,还明确地和羊发生了联系。

  相术界的超级“权威”《麻衣神相》则将张行简的理论全盘继承,并作了总结:“目如羊目,相刑骨肉;羊目四白,奸夫入宅。”

  女子与羊,终于成了一对不吉利的本体和喻体。

  羊不好,从面相转移到了属相

  宋朝之后,朝代更替频繁,而“羊目女子”的传说则一直流传了下来,直至明朝,又发生了些许变化——羊不好,从面相向属相发生了概念迁移。

  相术理论界“眼睛像羊的女子命不好”的说法,竟不知怎么就被民间传成了“属羊的女子命不好”。

  这一转变,理解起来其实并不困难。

  中国民间最喜欢以物相类,强行比附。十二生肖里,属龙者必然贵不可言,属蛇者多心存险诈,属牛者稳重,属马者远行,属老虎的不能和属羊的结婚,避免羊入虎口。总而言之,就是本命属相有什么特性,人就会具备了什么特点——典型的望兽生义。

  人们很可能循着这样并不存在的逻辑想象:既然四白的羊眼不吉利,那么属羊的人,一定也会继承这双不吉利的羊眼。所谓“女命北以属羊为劣,南以属虎为凶”,即从此时开始流传,绵延明、清两代,深深固化到了民俗观念中去。

  这种比附非常荒唐,对此,曾著有清朝畅销小说《镜花缘》的李汝珍就曾驳斥说:“人值未年而生,何至比之于羊?寅年而生又何至竟变为虎?——且世间惧内之人,未必皆系属虎之妇,况鼠好偷窃,蛇最阴毒,那属鼠、属蛇的,岂皆偷窃、阴毒之辈?龙为四灵之一,自然莫贵于此,岂辰年所生,都是贵命?此皆愚民无知,造此谬论,往往读书人亦染此风,殊为可笑。”凑巧的是,李汝珍本人就属羊。

  可惜,像李汝珍那样的明白人毕竟太少。古代民众根本不懂逻辑,也不关心真伪,只要一个传说具备了惊悚要素又有警示作用,且通俗易懂,他们就会乐此不疲地传播。其流传速度之快,和时下微信朋友圈差不多。时间一长,误会成了谣言,谣言成了习俗,一代一代坚持下去,很快,就可被称为“传统”。

  “红羊劫”的“牵强附会”

  晚清爆发的一件足以改变中国命运的大事,更给这个说法推波助澜,让它在民间的影响愈发根深蒂固。那就是太平天国运动。

  足足席卷了清廷的半壁江山,深刻地影响了晚清政局的太平天国闹得如此规模,有命理先生做“事后诸葛亮”屈指一算,算出一个弥天大祸——“红羊劫”。

  中华以十天干、十二地支为纪年,轮换循环,每六十年为一甲子。算命先生认为,其中有两个相联的年份,特别不吉利——丙午、丁未。丙、丁、未皆五行属火,火色为红,未是羊年,因而,这个劫数又叫“红羊劫”。

  为了证明自己的理论,他统计说刘邦驾崩、王莽篡位、五胡乱华、则天称帝、安史之乱、靖康之耻等等“大事”,都是在丙午年或丁未年发生的。

  且不说除了丙午、丁未,其它年份发生的动荡大事也不少,单看太平天国爆发的1851年,明明是丁亥年,猪年,跟丙午、丁未都没关系。于是又有人称,太平天国的两大首领分别是洪秀全,杨秀清,“洪杨洪杨,不就是红羊嘛”。

  根据现有所查资料,最早将红羊劫与太平天国联系起来的,是清朝同治年间的兵部主事陈作霖。他曾在一次路过南京后,写了首诗感慨道:“金陵古大都,形胜天下甲,我朝设驻防,尙存封建法。哀哉咸丰初,惨值红羊劫,妇孺无子遗,白骨互枕压。”

  这个牵强附会现在看起来荒诞不经,可当时,人们都当一回事。清末唐才常成立自立会反清,提出的口号就是:“万象阴霾打不开,红羊劫日运相催,顶天立地奇男子,要把乾坤扭转来。”意思是,“我们要向太平天国学习,誓要扭转乾坤。”

  “红羊劫”里有个羊字,代指未年。老百姓们想起“属羊不吉”的老传统,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于是,流言传播愈加广泛,民众更加笃信,一直到了今天。那些关于慈禧、袁世凯等属羊的传闻,正是以红羊劫为基础才流传出去的。鲁迅先生择偶的遭遇,自然也是这个迷信说法在民间开枝散叶的结果之一。

  由此可见,“羊目四白,奸夫入宅”这类的面相说,或是所谓“羊年不宜生子”、“十羊九不全、一人坐殿前”、“腊月羊守空房”之类的说法,纯属民间附会。追其本源,不过是古代相术的讹传错谬罢了。

  有些民俗本无所谓,比如“正月剃头死舅舅”,正月不剃头,最多是让理发店营业额下降,害不到人。

  但“属羊不吉”这种错误观念的流传,从古至今不知贻误多少夫妻幸福,造成多少女子的悲剧人生。时至今日,科学昌明,若还有人笃信不疑,挖空心思避开羊年生子,或拒娶属羊女子,那可真是愚夫蠢妇,害人害己。

  最后,请允许我再次引用李汝珍的话:“婚姻一事,若不论门第相对,不管年貌相当,惟以合婚为准,势必将就勉强从事,虽有极美良姻,亦必当面错过,以致日后儿女抱恨终身,追悔无及。为人父母的,倘能洞察合婚之谬,惟以品行、年貌、门第为重,至于富贵寿考,亦惟听之天命,即日后别有不虞,此心亦可对住儿女,儿女似亦无怨?了。”

  虽是清人之言,倒比许多今人要聪明多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十羊九不全”谁黑属羊的人?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