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数字化时代,老人如何“潮”起来?

董倩: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我们来看一个数字,截止到二零二零年六月,我们国家的网民数字是超过九亿九点四亿,这其中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的比例是百分之十以上,百分之十点三。那么换成绝对数字,就是超过九千万,九千万是个绝对数字,我们不妨来做两层对比。首先我们国家有多少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呢?是二点二点五四亿,那么这个九千万和二点五四相比,应当说占比并不少,超过了三分之一,这是一个数字。另外我们再来和今年三月份网民百分之这个六十岁以上的网民来做一个对比的话,就会发现那个时候是占比百分之六点七。应当说这数字是不断在增加的,也就是说六十岁以上网民的这个绝对数是在不断的扩展的。那么今天我们就来关注一个什么问题呢?我们一直在说,老年人遇上互联网时代,遇上智慧生活,总是有各种的不方便,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把这个门槛一方面把它降低,另外一方面让老年人的腿能够迈高一点,顺利的迈过这样的一个门槛。今天我们就来关注这个问题。

去银行、去医院、去购物、刷抖音、点外卖、懂网购,一部手机在不同年代人的手里会存在巨大差异吗?在眼下这个移动互联网普及的时代,老年人与数字生活之间真的会像有些人担心的存在着一条鸿沟吗?

或许障碍并非那么难以逾越。在江苏南京一些老年大学就专门开设了智能手机培训班,没想到这竟然是一个极其火爆的培训市场。在鼓楼区的开放大学,早早就来到教室的兰女士今年七十一岁,他最想搞明白的是如何使用微信。

同样在培训班学习的还有六十九岁的范先生,从去年十月每周一次,每课一个半小时。截至目前,他已经参加了十一个课时的培训。

是的,学会了智能手机的范先生,或许也不太同意老年人与数字生活之间存在鸿沟的说法,拍照看自己专业的工程图,或者用它来支付他的手机与年轻人的应该没有什么大的差异。

在这些老年大学智能手机培训班,不仅要教会老人们熟练使用各种常用的手机功能和软件,也会提醒大家在使用智能手机时学会规避各类诈骗陷阱。据了解,目前南京全市已经有超过七百所老年大学开设了智能手机培训班,每年的培训规模达到了数万人。

与智能手机可能就是一个培训班的距离。以前是障碍是不变,但学会了事实上也没有那么难,生活还会变得更加便捷而丰富多彩。事实上这几天有关老年人还有一个新闻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以及人均预期寿命的延长,此前七十岁学车的上限规定让不少老年人颇感出行不便。公安部昨天就表示,从十一月二十号起,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也能够学车、考驾照了。

董倩:其实看完这个短片,我们应当问自己,为什么我们要有这样的思维定势,老年人就一定跨不过这个数字鸿沟,老年人为什么就不能在这个?数字时代活成C位,活出自己的这样的一个精彩来,我们怎么帮助他们做到这一点?我们来连线一位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陆杰华教授,陆教授刚才看了这个短片,您是什么感觉?老年人这样的一种心态,这样的一种热情去学习啊,

陆杰华:我觉得这个短片很有意思,因为我们今天的主题是数字化时代,那么正是在数字化时代,我们从育了老年群体,我们也在更新老的这个概念和这个界定。那么从两个方面来说,年龄只是个数字符号,它不代表他的身体机能的衰衰减。第二,那么我刚才说二点五四亿的老年群体,它们不是趋同的,它是个多样的。因为正是二点五四亿这个整个的群体中,我们第一名老人占了很大的比重,也是六十岁到六十九岁这一步。他有很高的学习的一种动能,能够适应在逐渐的适应数字化的一种这个时代。

董倩:陆教授其实这个社会上对于老年人也是有一定的标签的,总是给他们贴上你们学不会,你们很难学会,但是你会发现仔细的看老年人如果开发他们愿意教他们耐心,有这个耐心的话,他们完全可以活的,就是他们也可以很熟练、很精彩的去使用这个电子设备啊,没有问题的。为什么我们会对他们有这样的误解。

陆杰华:我觉得这个过去我们认为呢这个老年呢是一个这个这个用固定思维这种这个这种的定式,就是老来颐养天年。但今天的老年人啊其实他们有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变老的这个这个拖延症。这个拖延症使他更多的说从心理上这个年龄要低了很多。还有一个很重要,它在适应咱们数字化的这样。时代这种就需要在不断的一种这个学习,在不断地提高他自己的这种这个认知,来适应我们数字化时代的一个需求。

董倩:陆老师如果我们功利一点,这个老年人一旦他们会使用手机了,或者说使用各种各样的这种功能了,他们能够带来多大的市场?我们姑且这个功利一点啊,我们看一个数字,就是在疫情后,我们关注这个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在某生鲜电商平台订单的增速是最快的,而且它的购买力高于九零后和零零后。您怎么看这个市场。

陆杰华:我觉得这个这个是一个很大的一种消费市场,用我们这个学术界定来说,它是银色经济或是老龄产业。那未来的说我们随着老龄化的一种这个加剧,老龄不是完全是一个挑战,它也有很多这种这个经济种类潜力,它会拉动我们的国民经济。即使我们老龄产业成为我们国民很重要的一个支柱产业,包括刚才包括我们快慢啊,包括我们用智能手机这种购买啊,老年人都很重要的,他有时间、有这个钱,还有那他有购买欲望,都会带动我们整个的经济的这个蓬勃的发展。

董倩:我们不妨就把这个老年人对于手机的使用再稍微扩展一点。我们前段时间看这个新闻,说对,老老人开车也没有上限了,不是说七十岁你就不能开了,还可以再开,而且没有上限,您怎么看这样的一种社会变化。

陆杰华:我觉得这个社会更多的在包容这些老年人,我们在住逐步的消除我们排就是过去年龄歧视的一种这个这样的一个概念。包括呢这次公安部的一种这个对于这个学车的年龄的这种限制。所以我刚才就说年龄不是这个简单的数字符号。他还包含了心理这个生理,包括精神这个多个层面的一种这个要求。

董倩:我们在出于保护,带着引号啊保护老人的这个角度来说,总觉得老人比年轻人要容易上当受骗。是这样吗?啊可能在互联网上。

陆杰华:过去的故事,固定思维来说可能是会这样。但是实际上我们现在没有太好的数据反映,数字时代老年人就是这个容易这个被这个诈骗。那我们说其实我们说有的这个一个这个大型的一种这个公司呢他的研究说老年人并不是完全是诈骗的重要的一种,这个这个受害者。

董倩:就看我们再联想起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个短片,他们表现出来的这个热情,要不要嘱托他们两句话。当心什么?

陆杰华:我觉得很重要。可能在适应的中,我们更多的能够。这个理性的去这个适应我们数数字化时代这种要求,能够学习技术了以后呢当然我们还要留有自己的用这个这种呃心,或者说呢这个理性的去看待这种这个消费,就你消费的时候用这个智能手机很重要呢,我们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这种这个戒备心。

董倩:好的,陆教授,稍后有更多的问题请教您,你如果把老年人这个群体跟年轻人这个群体做一个比较的话,当然老年人他的机能各方面是比不上年轻人的。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关注怎么能去更好的帮助可能各个方面都在退化的这个群体,能够很好地跟上这个时代,跟上这个社会。

要知道除了上网追剧、修图、购物这部分炒起来的老人,我国还有上亿老人没有接触过网络。老人机手机没电、无微信、不会操作,无手机、无健康码由此进入今年十一黄金周,一张网友拍摄的无锡火车站无健康马通道的照片获得了海量的点赞。而无锡善的评语背后,也应该是公众对现实做出改变的期待。

市民:就是人家打的,人家要人家要那个就微信支付。我们不会,我进门都不用这东西,因为我也不会我们家也没有网是这种情况。

今年八月,哈尔滨这位要乘坐公交的老人,因为无法使用智能手机扫描健康码,也受到了社会普遍的关注。敬老卡拿手机扫码,嗯手机手机。小马没有做不了,你没有我开不了车,你不要往里走,我走不了了,你要不扫码,走不了。

在南京,这位老人刚刚学会扫码使用共享单车,但是这天却怎么都扫不开,怕押金被扣着集中。这位老人先是拨打了车上印的遗传号码显示空号,后来得知这是车辆编号后又拨打曾经发过验证的一个号码,也是空号,最后在路人的帮助下拨打单车客服却一直占线。

在青岛,这位宋女士,去年儿子送他一部智能手机,但半年多下来,六十五岁的他只学会了视频聊天儿记不住,学不会就更不愿麻烦孩子,这成了不少老年人的共鸣。

智能科技面前,老人不会用、不敢用,能解决吗?十月二十三号,民政部将推动解决老年人智能技术困难这一话题登上热搜,仅央视新闻相关微博就获得超两万网友点赞。当天,民政部二零二零年第四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透露,将采取措施解决老年人的智能技术困难。

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近日也表示,将会从两个方面来着力解决老年人再生。这当中遇到的智能技术的困难,一方面是为老年人提供智能技术的培训、辅助服务,另外一方面就是要求今后在民政服务领域继续保留人工服务,面对面的服务方式。

除了不能用、不敢用,还有不好用的问题。网上有网友表示,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智能产品的门槛儿真的挺高的,比如智能手机即使换成老年模式仍然问题多,耗电快、平易碎,而电视盒子资源再多,老人也不会选。至于智能手表能别让老人看小屏了吗?对此,此前十月二十一号,工信部的一份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第五千一百四十八号提案答复的函中就表示,将支持适老化智能终端设备的群发升级和应用推广。

董倩:刚才短片里面有一位老人说,你想跟自己的孩子说,你小的时候不是一点一点都有个过程,你学吗?为什么现在你就不能教我呢?他提的的确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但现在就是年轻人没有空,也并不怎么愿意去教自己的父母,那这个问题谁来解决?谁去教这些老年人?我们继续来连线陆教授,陆教授您说吧,我们一说问题就是希望政府来帮助解决,这个社会来帮助解决。那好了,现在政府、社会、家庭、亲人,到底谁最应当帮助这个老年人来跨过这一个这个关。

陆杰华:这个这个问题问问题非常好,我觉得要解决数字鸿沟,除了刚才我们谈到这个政府啊包括社会的一种这个关注以外,我觉得家庭也是起到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它是呢消除老年人数字鸿沟的一个重要的这种平台。我们怎么样啊?能够通过通过数字的反哺,也就是年轻人,比如他亲属,比如他的一种这个孙女、孙子去教这些老年,这些可能更容易、更呢能够拉近我们的这个亲情,更使老年人能够更多地了解一些这个数字化的一些这个功能。

董倩:陆教授这是从我如果我们说从半径来说的话,最直接的半径就是家人,尤其是家里的年轻人,那接下去如果迈出家门,只有家人教够不够,接下去怎么办?

陆杰华:我觉得家人可能是最初步的,也就是说它是重要的一个这个平台,但是社会呢也是很重要的。比如刚才我们看到那个短片,南京他做的各种的一种这个微信那种培训。培训包括一些社会组织,包括呢?我们说呢这个大学生、志愿者,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这个力量,除了家庭这种这个平台以外,社会也更多的一种提供呃更多的这种培训,这样的一个平台,使老年人更多的适应数字化所带来的一些困难,能够消除这个鸿沟或者缩小这个鸿沟,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董倩:再往前走,还有没有更多的力量可以依靠了?

陆杰华:我觉得如果是更多的力量,就说呃因为我们是从从亲情到社会,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那么使老年人更能够持续的这个保持这种这个数字化时代这种这个适应,那么我们说呢我们这个企业怎么样去研发我们的这个政策制定,怎么样能够为一部分特殊群体留有特殊的一种这个渠道。这也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很重要一个方面。

董倩:我顺着您的话题。说也说到企业了,其实我们也看过,有比如说宁波做过一个老年人使用金融工具的一个情况的调查,我们来看其中几个数字,就说百分之六十多的老年人反映说手机银行页面上你的功能太多了,我查我的功能很麻烦。再有一个百分之九十三的老年人反应说,你这字啊太小了,你没有照顾到,没有想到我看不清,这些方面。那对于企业来说,你包括手机生产商来说,现在越出越炫,越出越酷,但是他的这个目标群体是那些活跃的年轻人,可能没有更多的就是新一代的手机会想到老年人,我们怎么让它更便利,这给未来的这些企业提出的是什么样的要求,或者换句话说给他们带来的是什么样的机会。

陆杰华:我觉得可能很重要的就是这个对这些企业。这个怎么样承担起这个社会的一种这个责任感,那么科技向善不是一个口号,我们怎么样呢?能够这个把我们的这个产品和服务能更好的一种适老化的一种改进,包括我们的信息,比如字体,这个相对是比较这个容易的,我们很多的时候开发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老年人的需要,因为这个社会不论是政策制定者,还是你的家庭,包括每个我们每个人我们每个人都在变老的路上,那我们需要考虑我们老的时候我们怎么办?这是我们这个开发这个产品,或者是制定公共政策,或者是数字反腐,很重要的一个这个动力。

董倩:那您说啊这个我们在替这个刚才说的是有学习能力,学习意愿。那如果进入了深度老龄化,八十岁以上了,他学不动了。还有一个就是我真的不怎么愿意学了,对这样的一个少数的群体,我们社会应当为他们保留出一个什么样的空间。

陆杰华:我觉得这个保保留控制很重要,就是呃第一我觉得很重要是对我们社会的这个公共政策的制定,我们怎么样给这一部分人这个带有一些人文的关怀,留有一些温度,然后使它能提供一些便捷、安全的一种这个解决这种这个方案,比如我们说交通,比如那我们说挂号,比如我们说旅游,比如我们说文体,这些都是我们涉及到的很重要的方面。毕竟二点五四亿中我们有很多的一种,比如农村的老年人,收入比较低的老年人,还有一些不能这个生活自理的,不能自理的这些人,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董倩:这是刚才更多的,我想我们锁定的群体是城市的。老年人其实还有一个巨大的群体,乡村还有很大规模群体的这些老年人本身这个经济水平可能就和城市有差异,城乡差异、地区差异,这些问题怎么去协调着去解决。

陆杰华:所以那个我我觉得就是在数字化时代,我们更多的说看这个公政策,不是说呢完全是对城市这些这个高端的一种收入更多就看你如何去这个兼顾农村地区、贫困地区,包括那些低收入群体。这个是考量你公共政策是不是公平,是不是代际和谐,是不是能推进我们说我们这个公平社会的一种这个目标的一种推进。

董倩:陆老师,其实我们今天一直关注这样的一个对这个群体啊怎么看他们我们多少多多少少社会上总觉得呃他们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是。我们这个社会主观的先入为主的认为这个群体进入数字化时代是不行的,还是说作为这个群体,他们用他们自己的一系列的表现,客观上证明他们是不行的。

陆杰华:我觉得这个我们应该客观地去看待这个我们遇到的这个老年那种这个群体,我们不可不应该要用过去那种固化的一种思维方式去看待今天我们遇到的老年这个群体。那我们说呢这个这个老年人群体,像我刚才说呢它是一个多样性的,有些老人呢可能是由于他这个身体、机能、年龄等原因,可能不太适应这个数字化,但是更多的人呢他是有学习意愿的,他也愿意拥抱这个数字化时代。

董倩:好的,非常感谢陆教授。刚才我在跟陆教授交流的过程中,陆教授有一个词叫做叫做这个。数字反哺,因为每个人长大的时候,父母都是把很多技能一点一滴的交给自己的孩子,当孩子长大了遇到了一个数字化的时代,那他们自己的父母这个时候就像当年自己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很多问题一样,怎么办?需要孩子一点一点的去反哺自己的父母。好了,今天我们说人口老龄化,但是我们的社会不应当老龄化。而且最要说的是数字鸿沟。在数字时代不是绝对的,在某种程度上,数字鸿沟更是数字机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数字化时代,老人如何“潮”起来?

赞 (1)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