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餐饮业“转正”了,能活得更好吗?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二零二零年呢疫情的冲击之下,呢会有一些行业看到了这种机会,但是更多的行业呢是受到了巨大的这种冲击,而这些行业在冲击之下恢复起来的速度呢有快有慢。比如说即便到第三季度,中国GDP的整个这个大盘子都已经顽强的翻红,而且这个转正了。但是餐饮行业在前三个季度依然增长是负数。不过今天上午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这种相关的发布会当中,国家统计局的相关负责人介绍,十月份的经济发展的注重指标,结果人们非常敏感的发现了又一个红色的转正的数字终于出现在了餐饮业上。

我们来看虽然只是百分之零点八,十月份餐饮收入四千三百七十二亿元,同比增长零点八,但这可是增速年内的首次转正。既然民以食为天,接下来咱们就关注和咱们天紧密相关的这个餐饮业。在这过去十个月当中极不寻常的路程。

今天国家统计局公布了十月份国民经济运行的主要数据,十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同比增长百分之六点九,增速与上月持平,投资稳定回升,城镇调查失业率继续下降,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长百分之七点四,明显回升。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生产指数呢?之内首次由负转正。住宿和餐饮业生产指数降幅继续收窄。

十月份铁路运输、航空运输、住宿、餐饮、文化、体育、娱乐等行业商业活动指数位于百分之五十九点零以上,较高景气区间。在服务业加快恢复的同时,十月份市场销售持续回暖,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三万八千五百七十六亿元,同比增长百分之四点三。其中餐饮收入月度同比增速由负转正。

付凌晖:按消费类型分,餐饮收入四千三百七十二亿元,同比增长百分之零点八,增速年内首次转正。

对于全国的餐饮行业来说,二零二零年他们经历了疫情带来的一场大考验。

就把这些无料青菜什么的直接送每个店。我们有生鲜这块出去。也就在十万左右,那十几个人一百多万买这个车。

这家饭店在哈尔滨经营了十三年,是面向大众的连锁饭店,人均消费在七十多元左右。在哈尔滨有十几家店,疫情期间,他们靠着给政府提供隔离餐、外卖和在社区开设小档口卖熏酱、熟食来获得收入。

陈龙:在六月中旬之前,因为黑龙江有过一个二次疫情,一直到六月中旬之前,我们基本上都没怎么营业,没这么流水。六月中旬之后我们陆续才有了相对的恢复,整个八月份、九月份恢复到了百分之八十左右。

今天傍晚记者再次来到这家饭店,发现来就餐的人的确比上半年多了不少。疫情过后,这家饭店的发展经营也做出了调整。

陈龙:通过这个疫情,我们也总结了很多经营。方面的方式和方法和调整。首先在选择原材料上我们又进一步优化,一定是有权威性的供应商,我们才跟他合作。额外呢就是在我们整个这个菜单呢和店内布局上,让它尾声能打造更合规的一个标准。这些工作间里的这个卫生标准,比之前挤在疫情之前,我们都分别提高了一个档。

从全国范围来看,拥有四百多家分店的西贝,在疫情期间曾经有过停业三百多家的经历。今年一月底,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对媒体表示,按照每月一点五亿的员工工资支出,如果疫情短期内无法控制,即使贷款发工资,西贝也撑不过三个月。今天当记者再次采访贾国龙,他表示,随着疫情逐步控制,经济形势的好转,西贝目前已经恢复到了此前百分之九十的水平。

贾国龙:已经恢复到百分之九十,我就就已经就不错了,在行业里边算好的。你像当时疫情来的时候突然停了,我们都慌了,那你一点措施都没有,在那个时候你像我们呼救说我们贷款发布了通知,国家的救助也非常的及时,银行的救助也非常的及时,国家正常的这种支持也非常的及时,非常的给力。

未来西贝会顺应餐饮行业发展的趋势,更加注重到家服务、食品安全,同时调整经营策略。

贾国龙:在疫情这个事儿对我们的教训比较大,我发现我们一个传统的现金流行业,其实遇到大危机,就是没有那么强的抗危机能力,也得借助资本市场。另一方面就是高度更加重视食品安全。

白岩松:我们来看看过去这十个月,餐饮业所走过这样的一个路程。其实在一二月份的时候,他就百分之四十三点一的下滑,而三月份是他整个这十个月当中最惨的一个月,几乎快打了对折了,下滑百分之四十六点八,而到四月份的时候是超过百分之三十。然后就开始逐渐这种复苏,从十八点九到十五点二,到十一点零到七,然后到九月份的二点九,但依然是负数。终于到了十月份,也借这个大黄金周这样一个概念哈,一下子变成了百分之零点八的这种正数。这当然是让整个餐饮业会非常感到高兴的一个正数。当然我们希望它保持下去不说,而且还逐渐扩大这个正数的这种数字。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中国社科院服务经济与餐饮产业研究中心的执行主任赵京桥。赵主任,您好,你看三月份的时候几乎就过去,这十个月当中最惨的几乎打了一个对折。那到了十月份的时候已经转正了,这个速度跟您想象的有差异没有,您怎么?去看待十月份的时候终于红了。

赵京桥:好,你好,主持人,这个预期呢在我的这个判断之内,就是在十月份恢复正增长。因为从过去几个月的趋势来看,餐饮业正在一个加速恢复,然后从整个经济的复苏情况来看,我们在疫情得到有效防控的情况下,各个方面经济、消费、生产都在加快的恢复,所以餐饮业的恢复在预期之中。当然这也真的是来之不易,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到七月份这这个商品的这个零售转正之后,餐饮还是百分之负的十一的增长,所以我们当时也是非常着急,当然这也是受到了疫情中间有些反复,然后国外的一些疫情的压力,对整个消费新兴的这个以及经济活动的这些影响的因素的影响。当时我们也非常高兴的看到这个在十月份转正了,我们今天我的朋友圈里面也是很多这个餐饮界的这个人是在转发这个转正的这个这个消息也是为这个这个消息啊为之一振吧。

白岩松:希望不仅仅是消费者的信心在增长,这个转正也能让这个行内的人信心在增长。我觉得你的朋友圈里可能也是看到了这种增长,那种信心。那接下来要去分析一个原因,其实餐饮呢既是一个行,同时又是被关联的这种行业,它跟消费有关,跟旅游,然后跟这个这个比如说人群聚集和流动等等都有关。您觉得在十月份它能转正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是仅仅有一个八天的国庆中长假吗?

赵京桥:整个餐饮的恢复我觉得一个是刚需,然后还有一个就是您刚才说的这个旅游的恢复,然后商务活动的恢复,这些恢复实际上都带来了大还有人流。的这个这个流动啊这些都带来大量的这个餐饮的需求。然后还有一个方面就是我们政府在整个这个疫情期间出台了很多这个短期的刺激政策以及扶持政策,让那些市场主体能够在疫情当中能够活下来,然后在等待这个恢复当中能够迅速的这个这个成长,从来这个享受到这个疫情恢复之后的这个消费的增长的这个活力。那还有一个就是整个这个各地方政府也在加大力度和推进这种消费经济的增长,比如说夜经济的发展,我觉得这些都是对整个这个餐饮在十月份这个转正有一个很大的注意。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觉得消费信心的这个慢慢在恢复,特别是这个在这个整个国内疫情这个控制的比较好的这个这个有效的控制之后,消费信心实际上在这几个月都在慢慢的恢复。

白岩松:我们来看这十个月极其不容易的终于浮出水面,成这个零点八的正正增长。但是在餐饮行业当中,我相信你们分得非常细的,比如说这个高档的、中档的、大众的,然后连锁的、外卖的、街边的等等,您觉得是哪几块发展的会比较快让这个数字变红了。

赵京桥:我觉得从整个餐饮的冲这个疫情的冲击来看呢,就是呃堂食的正餐是冲击最大的,然后还有一些就是小微的企业,因为他们这个资金流并不是那么充裕,所以当时冲击是非常大。那最近恢复的比较快,一个就是在就是特色的餐饮,包括一些火锅、西餐这些就是在这个宅经济里面很难享受到这个餐饮。在疫情这个得到控制之后,实际上增加了一个比较大的恢复性增长。比如说我们刚才这个西贝是吧?是恢复了百分之九十左右了。所以我觉得这个一面向大众化的这种这个餐饮特色化的这个这个饮食消费在餐饮这个疫情到控制之后,消费恢复之后呢得到了很大的这个恢复性的增长。

白岩松:其实我们在看到虽然十月份开始红了,但是过去这九个月应该是非常非常艰难,在十月份之前一定会有很多人很多店倒下了,您有没有分析一下倒下的是什么样的这种情况?

赵京桥:确实在整个疫情当中,很多餐饮企业因为疫情的冲击而关闭门店,注销公司,一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个资金压力的原因,包括它持续运营中,在没有营业收入的情况下,它还要支付人工成本,还要支付租金。在这些压力下他不得不关闭这个门店或者是。注销企业来及时的止损,我觉得这部分企业是相当占了相当大一部分,当然还有一部分企业可能也是因为自己自己自身经营的原因,也是属于自然的这种市场的优胜劣汰的淘汰。但是我们更应该关注到这个因为疫情冲击,因为这个资金困难导致的那些企业关闭的情况。

白岩松:你看一看到这个红了,大家自然会有一种更高的期待,就是我们好像都是非常乐观的,愿意相信明天会更好的。您也是这样一种心态吗?比如说有了这零点八,接下来就会有一点八,有二点八会逐渐向好,当然前提是疫情依然像现在控制的这么好,甚至变得更加好。那你是非常乐观的看待接下来这几个月甚至半年的发展嘛。

赵京桥:我觉得在就是您刚才说的前提条件就是疫情控制的非常好,在整个外部输入的这个控得到有效控制。这情况下还我觉得未来的增长也是比较乐观,当然这也是根据这个疫情的控制情况来,我觉得这个方面影响还是比较大,特别是对整个消费信心的影响。

白岩松:好,接下来其实我们要去关注一下,究竟这次疫情谁都不希望他来,但是他来了之后必然主动或被动地给很多行业都带来一些改变和冲击。那么餐饮业有可能带来的主动和被动的改变会是什么?来接下来先透过一个短片,我们先关注这个主题。

作为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餐饮业的复苏较为缓慢,尤其是今年年初的生意让很多餐馆措手不及。

餐饮负责人:在这个疫情发生之后,我们预订的将近二百多桌的春节餐全部取消了。紧跟着餐厅全部停业。

而即使熬过春节,到了今年三月,国内疫情基本。稳定。不少餐馆接到复工通知的时候,还面临着想开而不敢开的现实困难。

餐饮负责人:备的原材料因为卖不出去了嘛,都在冰箱里面放着,还有备的一些呃用品超过保质期也不能用了。加上房租,呃人工工资,加上那些水费、电费,差不多一百五十多万。

不开张能减少损失,但会一直没有收入,开张又意味着要承担各项支出。就在左右为难之际,政府多个部门的走访、调研带来了好消息,不仅免缴了增值税,还有社保费用等一系列优惠。

常宏:二零二零年的餐饮服务收入增值税全免,对小型微利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二零二零年的所得税部分可以延缓至二零二一年缴纳。针对中小微企业二至十二月三项。社保费单位缴纳部分全免。

餐饮负责人:目前给我们减免了税费近九十万元,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让我们可以支付给职工两三个月的工资,同时还能给供应商支付货款。

行业复苏的背后,是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的持续落地实施。今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先后出台了七批二十八项支持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的税费优惠政策。

王军:那么政策一公布,我们就把政策征管办法都镶嵌在我们新调整的信息系统的软件之中,然后就直达我们的基层税务局,尽快的让政策落地。上半年新增的减税降费的总额。有一万五千零四十五亿元,这个力度啊是相当大的。

按照全年预计二点五万亿元新增减税降费规模来看,今年上半年就已经实现了一点五万亿元,超过目标的一半以上。

王军:全年是二点五万一点减税减负目标。我现在可以给你讲一个大的概念,落实政府工作报告当中的各项减税政策,实现这个数据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白岩松:好,接下来呢继续连线中国社科院服务经济与餐饮产业研究中心的执行主任赵京桥。赵主任,你看在餐饮期间的时候经就是在疫情期间啊,餐饮最初经历了一小段手足无措,有点懵这样那种状态,但接下来当然要去自救了。半成品菜啊,然后跟连锁的合作等等等等好了。现在回头去看,向前向未来去看的话,过去哪些被动或主动而进行的改变,有可能会成为未来的一个很主流的选择。

赵京桥:我觉得整个疫情冲击,我们在整个对餐饮业带来巨大的这个冲击,带来危机的同时,也应该看到整个这个冲击带来这种机会。就餐饮业实际上它具有很大的韧性,在整个餐饮业初期冲击之后迅速的恢复了他这个正常的这个恢复了他的这个这个创新能力啊或者韧性,就是他去寻找消费的需求到底在哪儿。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在疫情中间,整个宅经济发展非常快,大家在家里,实际上他这个饮食的餐饮的消费需求实际还是存在的。所以商业企业它就要如何去给财宅经济里面这个消费者提供更好的这个餐饮服务。所以你刚才提到的这个半成品,包括无接触服务这些成为了整个餐饮在整个疫情之中生存之道。而且对于未来整个餐饮,它扩大它门店的这个这个销售的方式,比如说原来是以餐饮服务的提供,那现在进一步增加了这个零售产品的这个销售半成品预制品的这种销售为它增加了更多的收入。通过这种无接触服务的这种方式增加了它整个这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这种公共安全的这个这个餐饮服务的这种服务方式。所以我觉得消费这个餐饮企业应该从整个疫情的这个抗议过程中总结教训,吸取经验,能够更好的满足消费者在这样的一个这个环境下面的这个餐饮消费需求。当然我觉得未来整个公共安全的这个需求是吧?食品安全的需求对于消费者来说也是只会。这个不断增长,所以餐饮业在这个趋势下,一定要也要自己在这个服务的创新,服务的这个安全的能力的提升上面做好文章。

白岩松:说到今年对餐饮业的冲击,其实不能不谈到整个外卖,因为如果说过去外卖是一个有益的补充,或者说是正在增量部分,今年简直就变成了刚需和救命了。最初的复苏的时候,我们去一些这个餐饮企业,会发现门口的外卖小哥比里头的这个顾客要多,一方面担心这经营不好,另一方面又看到了信心,外卖小哥这么多,说明他的需求还是很大的,您怎么看待受到了疫情影响之后送餐外卖的这种发展?您觉得现在的占比和疫情之后会有很大的这种发展的,将来什么样的占比是可能是一种趋势,或者说。是可以预测的到的。

王军:我觉得整个外卖的行业的发展应该从呃不仅仅在疫情当中,其实在过去的几年发展一直是餐饮增长的一个动力之一了。在二零一九年据估算大概是在六千亿左右,大概占到整个行业的百分之十五这样的。那实际上疫情成为了整个餐饮求生存的一个,这个外卖成了这个餐饮求生存的这个知道了这个很多这个餐饮企业原来可能并不那个在美团或者是饿了么这样的一个呃外卖平台上开设门店啊,因为疫情也是主动的去开设新的门店,在线上的门店,在这个外卖的销售是让外卖的这种方式提扩大了整个餐饮它的这个服务的半径。我觉得是这个增加了这个餐饮的这个收入来源,包括它整个这个经营的时间消费的时间都扩大了。所以对整个这个经营模式上看,是外卖整个经营模式会提高整个餐饮的它的经营的效率跟效益,所以未来它的占比目前是百分之十五,我觉得它会不断的上升,当然也跟整个消费需求的变化有关系,就是很多餐饮企业也在不断提升它门店的服务是吧?门店的文化的这个环境通过这种这个环境的变化来吸引消费者回到门店的销售。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

白岩松:有没有一个期待的中期目标觉得占比如果说去年是百分之十五,什么样的占比可能是我们就看得到的,很快会实现的,我觉得可能在明年会达到百分之二十家。那接下来的时候你也注意到整个在疫情期间,为了这个餐饮业,因为餐饮业相当大比例的都是这种民营。而且有很多的中小微,绝对是小微这样的一种企业,国家也出台了相当多的紧急性的这种扶持那种政策,但是现在转正了,在转正的时候也挺考验决策者的,接下来这些政策是不是应该继续,您的态度是什么?什么应该是继续长一点,什么应该继续短一点,有可能有的可能是退出的。

赵京桥:我觉得在整个餐饮业刚刚恢复百分之零点八的正增长的时候,这些扶持政策我觉得短期辐射能要继续推进,包括在减税、降费,包括这个这个特别是在这个这个税收上优惠,我觉得特别是因为餐饮在过去这个几个月他没有收入,实际上就导致他很多比如增值税,它实际上这个享受了一点点,就是没有真正的享受到这个税的优惠。但是费的优惠实际上在过去这个人工费,这个这个稳定的这个就业。补贴,包括这个电费、水费的降低,社会保险费的优惠,这些是在享受。但是我觉得未来随着它的经营的这个开展,这些这个比如说亏损的这个结转是吧?包括它的所得税和这个增值税的优惠,我觉得应该继续推进,而且在未来我觉得这个扶持政策可能要更加精准化。实际上很多餐饮企业在这个疫情中间,它很多大大型的中大型餐饮企业可能拿不到这个这个小微企业的优惠范围内,实际上并没有享受到这样的优惠。所以我觉得未来可能针对整个餐饮业的这个整体的情况,出台一些专项型的这个优惠政策,扶持政策。当然针对我觉得对于整个餐饮业未来的高质量发展,还需要呃出台一些长期性的产业政策。比如说十四五能够出台一些餐饮业的这个整个产业的规划这样指导。从餐饮业这种更高质量的发展。好,不光是着眼于短期的这个这个刺激。好,非常感谢。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所以对前景当然我们是乐观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 餐饮业“转正”了,能活得更好吗?

赞 (2)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