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扇贝死了?还是上市公司不好好活?

  骗我可以,请注意次数。獐子岛的扇贝又怎么了,竟引来公众发出如此无奈感慨。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李波扇贝在近期出现了大比例死亡部分韩愈死亡比例占到80%以上。一家上市公司问题为何频频出现,一年不到。被深交所质问,以多达7次。

任金龙:在短短的一周左右的时间内。呃这个扇贝,他出现了大面积的死亡,如乐比较关心 獐子岛给出的原因,尤其是这个原因,能不能让市场信服。

新闻一加1今日关注扇贝死啊,还是上市公司不好好活。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这两天呢看见了一个神奇的标题,咱们先来看这个标题的后半部分啊。可以骗我,但请注意次数。再往前一看有股民两字,这也叫中国的股民。如此的善良宽容能忍。然后什么原因呢?前面看了离奇暴毙,獐子岛扇贝今年跑不动了,这獐子岛呢,是一家上市公司,他的主营业务呢,是饲养扇贝。但是14年的时候就说扇贝跑了发了公告了。到了17年的时候说扇贝饿死了,又发了公告了。前天晚上。一而在再而三公告又来了。今年的扇贝又死了。这是什么情况。于是大家没法用理论探讨这个问题了,只能用幽默来表达你看。

微博搜索獐子岛的扇贝又又又跑了。这就是指他14年17年和这个19年。所以在创造又又又跑了。然后一下子阅读就一个亿。然后獐子岛收深交所的关注函。这家上市公司可真是把这个。深交所还有这个证监会给累的够呛。因为光深交所今年就给他,这是发第八份的这种关注函了。然后獐子岛的董事长称,扇贝是刚死的哎,刚死的那。说明前些天的时候,还有很好的表达了诶,还真是这样来。接下来我们就好好关注一下,究竟是这扇贝死了呢,还是这家上市公司不太好好活呢。

又是一年冬来早又见獐子岛今年扇贝没有跑,个个全撂倒。这是今天在网络上流行的一首打油诗里面提到的獐子岛是一家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职业海洋食品为主业的上市公司。昨天獐子岛全天一字跌停,截至收盘报每股2.70元。今天獐子岛的股票再创新低。截至收盘报每股2点54元。事实上,就在今年双十一当天,大家在疯狂购物的时候,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就发布了一则公告称,

根据公司2019年11月8号至9号已抽测点位的亩产数据汇总已抽测区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十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李波扇贝在近期出现了大比例死亡部分韩愈死亡比例占到80%以上。公司还表示,因抽测工作未完成,且部分海域虾夷扇贝死亡的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暂时无法判断。此次底播虾夷扇贝死亡,应计提存款。我跌价准备及核销的具体金额。

而就在獐子岛的公告出来没多久,深交所就发了关注函,并对该公司进行了质问。公告称,十月末底播虾夷扇贝并未出现异常情况。请你公司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10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以及此前信息披露是否真实准确完整。你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植迹象的情况。

獐子岛公司董事长吴厚刚:从经验看,他们是刚死的,如果死的时间长,(扇贝)不可能还有软体的部分,一堆海沙可能都会被海沙清洗掉。

但是獐子岛的居民则认为,扇贝死亡的情况公司早就知道,却一直隐瞒不报。

居民:没有,他们根本就没有动时。嗯,那有东西跟亚强他这个,这个呃,算是过量全图吧,那哪里那么谁跟我去贴火的物料节服务他离职这个概念,就是说我就给你任务。我今年我市场我需要十万你,你就这个网上那个,那个在这个群里要拿上10万斤,原来的12公分,我是不是有放大柜是施工的,都是采用的,是十死亡。这这个他公布时间就是确实这个人。

到底是隐瞒不报,还是另有隐情。尽管獐子岛还格外强调了底播虾夷扇贝养殖的高风险,但是扇贝在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实在让人无法相信。对此,一些股民吐槽说,骗我可以注意次数,甚至有媒体发出质疑。扇贝还是被獐子岛玩死了,是真的受灾还是故伎重施。其中,新浪财经就表示,扇贝又死了,獐子岛为何还没被退市。央视财经评论则表示,扇贝又死了。獐子岛最缺的是心存敬畏。

任金龙:在短短的一周左右的时间内,这个扇贝他出现了大面积的死亡,除了,比较关心獐子岛给出的原因,那么尤其是这个原因,能不能让市场信服。除了这个之外,那么就。是说呃,包括监管部门,对整个,獐子岛这个屡次这个造假,呃,或者涉嫌造假的,这种一个惩处力度。

事实上,公众对獐子岛的扇贝已经不陌生了。

早在2014年和2017年,獐子岛就曾两次发生大规模的扇贝存货异常事件。公司一度披星戴帽,连亏两年,差点退市。2016年勉强扭亏保壳。2018年1月,獐子岛又突发公告,声称2017年降水减少,导致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异常,大量扇贝饿死。2017年业绩变脸,巨亏了7.23亿,上演了扇贝饿死2.0版。

有记者统计,这已经是獐子岛在2019年收到的第四方关注函了。加上三封问询函,今年已有7次遭到深交所的质问。

冉兰:我们看的到的,这个大股东也好,这个整个经营管理层也好了,似乎没有把心思放到这个公司本身就是上市公司的一个实际运营上更多的其实上市公司,他还是能为了一个工具。其实他目前的这个高企的负债率也是多年的一个这积累一个结果,所以说从一开始方向错了,后面很难去把它扭回来。所以对这样的一个高负债率的话,我个人来说,对这这样的公司,其实是不太看好的,因为他本身基因出了一些问题。

白岩松:这家公司究竟是养扇贝的,还是弄死扇贝的,好多人都觉得找不着感觉。我们看这样一个过程,你看2019年10月末,扇贝未出现异常和简直考虑到之前14年扇贝跑过17年山被饿死过那一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估计就有股民来把买吧。今年应该靠谱了,结果到了3号就发现个别区域扇贝异常死亡。到了这个7号就启动抽测风险应急预案,8号9号抽测扇贝存量已经构成简直风险。然后11号就发布公公告了。

这个时候,深交所当然要替这个股民来这个想想办法来质询一下啊,于是。就深交所问是否对公司经营业绩造成重大影响。这个獐子岛回答具体影响暂时无法判断。深交所说扇贝为何短短几天内死亡,獐子岛说原因还在分析。

然后深交所是之前的信息披露是否真实准确完整。然后赶紧回答,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隐瞒情况。然后深交所说,为何推迟抽测时间,獐子岛抽测时间已经调整为10月下旬到11月中旬。你看獐子岛,好像按理说这些深交所问的事儿,他都回答了,但是你仔细一想,好像有什么都没说,这挺神奇的。我觉得他养扇贝有点冤了,应该干点其他的哈。好多人会觉得那。接下来呢我们就连线一位嘉宾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的院长刘纪鹏刘院长,您好,你好,是这个扇贝又死了。我觉得挑战我的智商没关系,因为我我的确智商不高。另外也搞不太懂,但他是不是有点挑战您的智商啊,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刘纪鹏:如果开玩笑说我的智商在这个问题上啊,比您也高不了多少上。但是这个如果说。现在大家都对这个事儿啊表示怀疑。而且明显的啊。涉及到造假的问题,信息披露问题,那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了。

白岩松:嗯,刘院长。接下来我们要这个刚才虽然我说了已经几乎没法用理论探讨了,只能用幽默或者说段子或者相声小品的方式去解读了。但是还是要回到这个您的这个专业的那个范畴之内。如果就像有些股,有些股民和网友说的,我们以最坏的想法去想的话,他这么玩是为了什么是掩盖什么,当然这是假设

刘纪鹏:我觉得这个假设其实回答起来,也很简单。因为这么玩起来成本低呀。造假的成本如此之低。比如说。可以3次5次的造假扇贝可以连续4次,不是跑的就死了。那么这个我造个假,总比我退市。这成本可能要低,另外,万一要没被抓住呢。不是就又侥幸了吗或者他们认为现在市场造假的,并不止我一个,你看看这几个月以来,这一一起接一起呀。康美康德新300亿没了122亿跑了。我算什么呀,跟他们比,我不就是十分之一吗。所以造假的成本太低。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要一次一次的造假。

白岩松:那接下来流量刘院长还要再问您一个问题,因为我这智商不够,他在这样的,假如我加着引号啊。请注意我加着引号再加引号的。这个造假的过程中,他获取的利益是什么。

刘纪鹏:获取的利益。实际上也可以用它的成本和收益之比。第一个如果他不造假。他在以前整个班子都已被终身禁入的背景下,那他可能,连续两年亏损,或者触发了其他退市的条件。那他就彻底完蛋。第二点如果追究责任。那么不造假,他是百分之百的。如果造假前三次都能侥幸,或者说保存下来了,那第四次难道就不能保存下来吗。所以还是一种侥幸的心态,其实长期以来。

终极总理在组建国家会计学院的时候,就是不做假账。但是当时面对的是一种什么样的资本市场形式呢,就是有一句话。就是不造假找死。或者造假,找死不造假是等死啊,找死不一定死。但是等死的一定是这里边不仅说的是上市公司,而且说的是中介机构。在这种。造假被处罚的成本很低的情况下。特别是如果我们的监管部门。如果很多的精力放在过多的去。审批选美上,而忘记了要抓贼一抓坏人。也就是我说的重审批轻了监管,这样就给坏人装痛嗯。

白岩松:你看,刘院长听完您的这一番介绍之后,我觉得我的智商有所上升,那接下来马上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你看就深交所今年都跟他有八风的,这个就是问讯函了哈这次呢,深交所好像该问的问题也问了,但是那边的好像也回答了仔细想他有什么都没回答。该停留在这儿吗,深交所和证监会,接下来该做什么。

刘纪鹏:那就是,那就不要把这种假设要把它落实。因为现在您问的问题必定是假设这次。正如大家所判断的那样怀疑的那样,他是造假,应该怎么办。我想从这个意义上说。之所以在18年的时候2月这经过17个月的调查。他的董事长?他的执行总裁都被市场禁入了。包括财务官董秘。都被禁人了。那这种措施的情况下,还离退市。还恐怕还有一步之遥。那就是说他可能考虑的是。这种造如果退市。他有退市的条件。散布虚假信息,有散布虚假信息的条件。当然,退市的损失还是我们股民。因为大家的钱。这里面又涉及到另外一个更深的话题。因此,深交所下一步的行动。当然,我们现在我还没有看到他现在这么多的班子全都被禁入了现是谁在领导这公司。那如果说下一步的行动上位的人继续造假,假设成立了。那就是对他们的个人,行政处罚或者刑事处分。当然,我们要讨论到为什么人家不怕呢。前赴后继。那这里边就是要反思我们的监管和力度,以及造假成本的比值关系了。

白岩松:没错,刘院长,我说,这次他触犯了退市的条件,那可能就要退好一会儿,正好要问您这个问题。接下来透过一个短片,咱们再深入的了解一下

骗我可以请注意次数。几天来,獐子岛扇贝上演的死亡3.0版本,让股民忍无可忍,1亩只剩2公斤不够争一锅的多灾多难的獐子岛扇贝,不仅使獐子岛公司的股价一跌再跌,也早已让众多投资者失去信心。

冉兰:我们也注意到,十年的时间。其实这个獐子岛的市值,其实已经跌去了9层。这个其实也是一个投资者用脚去投票的一个问题。那么从本身来看的话,呃,我们认为就是这个公司。其实他在财务上,他还是有一些存疑的。

而就在4个月前,也就是今年7月,经过17个月的调查,证监会公布了对獐子岛涉嫌违法违规案件的调查结果,向獐子岛发出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

獐子岛公告称,证监会决定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证监会查明,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披露的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以及多项公告都涉嫌虚假记载。证监会表示,2016年獐子岛真正净利润为-5543.31万元,业绩亏损,但通过虚增利润约1.31亿元。最终公告年度净利润0.76亿元。当时的獐子岛还是新st獐子岛2014,2015年公司已经连续两年亏损。但通过造假,獐子岛2016年净利润转正成功摘帽。而在2017年公司又使用同样的套路,虚减利润约2.79亿元。除了涉嫌屡次财务造假,獐子岛还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

证监会调查显示,2017年11月中旬,獐子岛财务总监勾龙就已经发现,扇贝销售数据大幅下降,相关数据与三季报中,全年盈利预测9000万元至1.1亿元相差远超20%。然而,獐子岛公司对业绩的突然变脸,并未及时公告,股民也都蒙在鼓里。

獐子岛居民:怎么不要对外讲啊,就是当年都是公开的骗局。这次又在这个骗局,大伙都不上心,扇贝死了,但是狼确实来了。

从2014年11月至今,獐子岛的扇贝一直遭受磨难。2014年10月,因冷水团异动导致近乎绝收。因此巨亏8.12亿元,上演了扇贝跑路1.0版。2018年1月,獐子岛又突发公告,声称2017年降水减少,导致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异常,大量扇贝饿死。2017年业绩变脸,巨亏了7.23亿,上演了扇贝饿死2.0版。在被证监会调查证实,獐子岛公司存在问题。獐子岛公司亏损的情况下,有投资者也在发出让其退市的声音。

投资人:那当然应该骗人的,很多人是血本无归。

而獐子岛公司方面则表示,证监会的事先告知书中认定的事实未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最终是否会被强制退市,尚有待深交所判定。

马勇:只要经过深圳交易所,他上市委员会呃,就证监会做出的处罚决定,以及相关事实做出独立和专业的判断,然后出具审查意见之后,才能够强行退市。

白岩松:这家公司过去财务造假是被证实的,而相关的领导人,比如说终身不得进入这个市场,现在还处在申诉期,所以他还在这个继续领导接下来,继续连线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的院长刘纪鹏刘院长,你也注意到了有一种声音说他应该走退市程序了, 您怎么看。

刘纪鹏:我认为不仅仅是退市,而且要对给投资者造成的损失,要给予追罚补偿。呃,当年安然。造假实际上是公司罚款了5亿美金,ceo被罚款是4500万美金,判刑24年。重要的是这些造假的中介机构,比如说花旗摩根大通美洲银行来支付给投资者的补偿一共43亿美金。所以这里边退是退的倒霉的还是投资者。因此投资者的损失的第一爬才是重要的。也就是说,让这些造假的人中介机构来支付这笔补偿费。

白岩松;所以刘院长这应该也是证监会的一次机会吧。

刘纪鹏:我认为是拨乱反正,要让要把我们的股市振兴最重要的时刻,考验我们的监管部门的时刻也到来了。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刘院长带给我们的解析,谢谢。这个扇贝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停的死去。关键我们要由此去研究,如何让各家上市公司能更好的好好的活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扇贝死了?还是上市公司不好好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