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01日 《焦点访谈》 长江经济带 环保不松劲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近几年,长江流域生态保护修复取得积极进展,环境质量持续向好。但是,个别地方仍存在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方面不作为、慢作为的现象。今年6月至10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随生态环境部联合调查组第三次对长江沿线11省市进行明察暗访,发现长江流域有的地方污染排放等破坏生态环境的问题仍然存在。

  位于长江流域的江西铜业集团下属永平铜矿建成于1984年10月,日采选矿石1万吨,按照要求,矿山开采之后必须进行生态修复,但是由于修复不到位,导致整个矿山满目疮痍,到处流淌着暗红色的渗滤液,环境风险突出。近年来,生活在附近的群众不断投诉矿山污染导致周边区域大量耕地被污染,已无法耕种。

  现场调查发现,由于矿区裸露和大量弃石露天堆放,硫铁矿氧化导致酸性废水大量浸出。村民反映,硫酸水的危害就是让土壤板结,土质的变化使作物无法生长,不要说庄稼,有些地方甚至连草都长不出来。

  调查人员表示,酸性废水的大量浸出,不仅造成垮坝或土地的板结无法耕种,更可怕的是,通过地下渗漏已经让周边土壤遭受到严重污染。监测结果显示,废水中铜、锌、镉、镍的浓度分别超过排放标准的23倍、32.3倍、4.6倍和3.4倍,而PH值甚至低到了1点几。企业污水处理设施的简陋程度,出乎调查人员的意料。

  这些高浓度重金属酸性废水存于无任何防渗措施的坑塘,生态环境污染风险十分突出,抽检的外排水渠中锌浓度最高为2.9毫克/升、镉浓度最高为0.027毫克/升,分别是地表水Ⅲ类标准的2.9倍和5.5倍。

  调查人员表示,造成永平铜矿污染越来越严重的原因还在于没有把矿产资源利用好,污染物源源不断地产生。

  调查走访中,调查人员经过了一个弃土场,远远看去,几个推土机推下来的渣土中明显混杂了一些貌似生活垃圾的东西。按照规定,生活垃圾不允许像这样堆放在弃土场,就在调查人员感到疑惑时,一辆垃圾车从眼前驶过。调查人员跟随垃圾车来到山顶,发现山顶不止有生活垃圾,还有化工袋子。

  这时,一位自称是矿山保卫组的负责人表示,这些含有危险废物的工业垃圾倒在山上是经过环保审批的。

  除了像这样的工业污染外,一些地方的生活污染问题也较为突出。调查发现,由于环境基础设施建设运营不到位,一些沿江沿河城镇污水直排、水体黑臭、河湖污染等情况还比较多见。

  淠河,流域面积6000平方公里,是淮河的重要支流,流经安徽省六安市城区。调查发现,六安大量的生活污水直排淠河,群众反映强烈。

  北郊支渠是一条流经多个住宅小区的城市内河,由于沿途生活污水直排,导致水体发黑,臭味难闻。调查中,当地一家环保技术公司的负责人说,他们设了5个临时性的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每天能够处理近800吨污水。

  这位负责人一直强调,污水处理设施运行良好,可当调查人员爬上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后,打开盖子却看到里面在曝气,没有任何活性污泥在里面,起不到净化水质的作用,相当于污水经过曝气直接就出去了,没有活性污泥就没办法去除污染物。

  经检测,这个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氨氮的进水浓度为25.8毫克/升,出水氨氮浓度为25.7毫克/升,变化不大;进水总磷浓度为1.72毫克/升,出水总磷浓度甚至不降反升,为3.09毫克/升,均超过污水一级B排放标准。

  调查还发现,淠河沿岸生活污水通过排涝闸直排现象突出,多个排涝闸有大量黑臭水体排出。

  经检测,北郊支渠排入淠河的水体中COD(化学需氧量)浓度为115毫克/升,氨氮浓度为24.3毫克/升,总磷浓度为4.39毫克/升,分别是地表水三类标准的5.75倍、24.3倍和22倍,已经远远超过重度黑臭水体的标准。由于六安市城区污水处理能力不足,截至目前,每天数万吨生活污水直排淠河,导致六安城区下游淠河水质无法稳定达标。

  此外,这次的联合调查组还对中央环保督察交办的部分生态环境问题进行了回访。

  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金龙矿业是一家停产了多年的企业。企业停产了,但污染却并没有停止。衡东县为此经过多次治理,但是采矿造成的土地污染问题依然成为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湖南期间被群众反复投诉的重点问题之一。当时督察组检测数据显示,金龙矿业尾矿库渗漏出水砷超标42.6倍,周边区域地表水铅、砷、镉均超Ⅲ类标准。

  针对督察组的要求,衡东县提出了包括生产生活用水、尾矿库整治、农田水利修复、废水治理等一系列环保整治方案,并承诺在2017年8月或12月前完成整改。如今三年多过去了,村民们对金龙矿业的整改并不认可。

  调查人员进入企业内部,发现这家已停产多年的企业场内早已破败不堪,地面上随处可见铁锈色污水流过的痕迹。当地承诺的废水处理站至今仍未运行,污水收集不到位,处理水池渗漏明显,收集水沟已严重损坏。

  调查人员在使用无人机航拍时发现,废水处理站对面的尾砂库疑似发生泄漏,库脚下还有村民种菜,调查人员对菜地周围进行了调查,发现现场仍有污水渗出。

  调查人员在现场对照牌子上“金龙矿区环保综合整治方案”的完成时间,发现三年以来,多数整改项目均没有到位,这导致污染问题久拖不决,当地群众的基本生活受到很大影响。

  调查组沿江发现的问题,不仅有工业、生活、农业面源、垃圾渗滤液等环境污染问题,还有湖泊、矿山、森林等生态破坏问题。这些问题的出现,说明个别地方对生态保护仍然存在落实不到位、不彻底甚至阳奉阴违的问题。长江大保护尤其要坚持方向不变、力度不减,才能真正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使长江经济带成为我国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主战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2020年12月01日 《焦点访谈》 长江经济带 环保不松劲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