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高速“天价”救援:是“乱”还是“黑”?

白岩松: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十几天前呢,在湖南衡阳一段高速路上,一个大货车呢,突然坏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于是赶紧打官方的,这种救援的,这个电话隔一会儿呢来了救援的车,同时还来那个吊装队。这铞装队张口就是二十万,如果你要是在这阻塞交通等等等等,那你要签个字,打算让我们帮你调呢,就八万,后来呢,人家这个车自己想办法修好了。可是这个吊装车还是不依不饶,打个折,你得交五万九对五万九那人家司机当然不愿意交了,那之后怎么办呢,就出现了您将看到的这样的场景。

拦车人:你往边上靠完后到我那边话叩别走到你们说大妈,别让他再给你撤见面帮你走啊。

白岩松:拿车堵拿人赌这一堵堵了多长时间呢十天人家修好的车也没法去完成这趟生意了。这究竟是一个乱收费,还是带点黑恶性质的某种这个行为了。很多人看到这样的画面和了解这样一个过程的时候,都会有一些晕。后来呢。在这个管理部门的协调之下,还是给这个什么都没干的。吊装公司交完两千块钱,相当于买路费,最后的车才能走。然后这个网上去买。媒体开始以曝光。于是当地呢,先把这个路政的三个人员给停了职了。但是现在还并没有得到最后的结果来我们一起关注一下。

前者危险的拦车动作是十一月二十四号,发生在湖南省泉南高速衡南服务区的一幕。

顾女士:开口,就是说二十万二十万到最后要叫我们签字,说十五万,然后说不签字就。二十万,必须离钱签字,签了就是八万块。崩溃了一个车也不值多少钱,你一下要二十万,我一年又能挣多少钱、

张口就要二十万,这要的是什么钱呢。事情还得从十一月十八号说起

刘师傅:江苏,然后送到广西的一个分机机组,过到雨母山服务区有三百米的时候,他有个坑一颠,给大梁镇断了,没法走了。第一时间我就打了报警电话嘛。12122他们他救援过来。

而随同高速救援人员赶到现场的,还有一家吊装公司的人员。

刘师傅:他说,你要不铞的话,这方案交通没有签订执行,这个费用要是二十万。他说,你要是你要是签个字,我跟领导汇报也就八万块钱,这不同意不签字,强制执行就二十万。

因为刘师傅的车是大件运输车,货物重八十多吨,价值六百万。在观察了鹤市跳窗公司的吊车后,认为他们不具备吊装能力。

顾女士:你的吊车也调不了我们的东西,你也调不起来。他,他说他可以,但是我们就我不用你的叫他,他就是不愿意走。

在高速交警介入下,车辆维修得以继续,并在三个小时后排除故障车修好了。可费用还是不能少。

罗富民:什么吊车停在这里肯定要产生费用,两台吊车一台拖车那台八个小时一个台班嘛,就是两点5个台班讲他确实是五个台班,过去拿了一个表嘛,就是五万九万,我也打了折还有五万九.

顾女士:那个八千五,我们交了维护救援的,那个钱,我们愿意,因为他们维护了秩序,摆放了锥筒房,为了我们安全着想,但是他们贺氏吊装公司只是来了,在那里等待什么都没有做,让我交这个钱我感觉不合理。

没有拖车,没有调运,打个折还要五万九千元吗。经高速交警、路政人员的多番调解,五万九千元就是一分也不能少,不给钱就用多台小车对大货车进行围堵,刘师傅只能报警求助。

是私人的,没有权利。多少我都说了,你不债务纠纷,他只要不现实,女人可以了。我说他把它这把车开开拉开我,我宽恕给他俩完了五万多块钱嘛,我给他吧,哎,你当时说那个和那个协议嘛,你说是强迫的,我就威胁的话怎么样,那你就把当时谁让你签的,谁先报你的可以让他来了。

那么这五万九千元的收费到底合不合理呢。最新的湖南省高速公路救援服务收费标准明确公示。二十吨以上货物收费两千八百元一车次,而且不能重复收费或者分解作业收费。

彭建涛:如果是乱乱收费,或者是乱作为的话,我们会给你相应的处分的,并会在规定的时间内告诉你、

康力群:特事特办这个把这个超限运输证,给他办好以后,我们路政把它护送出我们的辖区。

刘师傅:贺氏吊装公司强行要的五万九费用只交了两千块钱。

对于八千五百元,现场维护费是否收的合理,也有了答复呢,

廖文祥:肯定不合理了。(这是对哪里不合理,收的多了还是不应该收)收多了。因为这个商品没有这个标准,没有这个就是呃,我我在你这里维护,一天两天是多少钱,没有这个标准,只能我等你协商。对协商协商的。这个八千五贵。不过我个人认为贵了。

最终贺氏施救队退还了大部分现场维护费,给车主刘师傅。

刘师傅:高速施救收据的八千五百元,现场维护费也退了我们八千块钱。

白岩松:首先呢,有一个细节还得再次声明。当时车一坏了之后,打的是这个官方的。这个来救护的这种报警电话,因此那个吊装队怎么来的也搞不清楚,是涉及什么样的这种关系,这都一会再展开。那现在当然开始要处理了。我们看十一月二十九号上午,集团公司党委在听取调查组初步调查情况后,责成集团公司湘潭管理处从严从快处置当日,湘潭管理处对该事件负有监管责任的争相路政大队三名路政人员采取停止措施进行专项检查。当然,为什么要去处罚的。现在我们还不是特别清楚,接下来已经将近五天的时间了,还没有最后的这样的一个调查的结果,那媒体只好继续发问。

我们来看整个事件发生的过程是十一月十八号。当时车坏了,然后就拨打这个报警的这种电话,然后到十九号的时候,终于把自己的这个车修好了。当时这个救援公司呢,收了八千五、吊装公司还要求收五万九他什么都没干啊。开口的时候当时还是二十万的,然后十、二十号一直到二十七号始终就围堵,然后就想各种办法等等。最后退维修费八千,交吊装出车费两千,然后十月二十九这三名路政人员被这个停职。

然后关键现在有一个更有趣的就是这个当前救援公司说,我不认识那个吊装公司,不是我们将来的,然后这个贺氏吊装公司,我们是施救队的合作方,他认为这个这三方咱们应该认识吗?结果这个路政中的时候,我不认识这个调查公司,然后警方说没。限制人就行了,要给我们派,要派出所给的钱等等。这是这几方好了,接下来我们马上要连线一位嘉宾是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的院长。陈艳艳,呃陈院长主要研究的领域,就涉及高速公路管理的各个方面。陈院长,您好,哎,您好,首先咱们说啊。比如说规定收两千八,如果他要收三千多,我们可以说他你是不是有点乱呢。如果说收四千得这明确,这时候乱收费,但是在什么都没干的情况下,打折都要收五万九您觉得这还是乱收费吗,还是带点黑恶性质,或者说涉及违法。

陈艳艳:我觉得这个就有点超出这个乱收费的借鉴了。那么就有点像类似于敲诈勒索,或者是这样子的违法的这样的边界灰色地带了。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不是简单的一个乱收费的问题,你觉得还是可能超出一页法律边界的问题。

白岩松:这个陈院长,刚才我还给大家给观众朋友去讲这样一个细节设置的各方显然有人撒谎,因为他报警电话打的是官方提供的电话。可是不仅来了救援车,另一个吊装公司还来了,才有了后来的这一系列故事咱们大互相说不认识等等。您觉得按以往的有关经验的话,这里当然有人撒谎,更是一种什么样的逻辑呢。

陈艳艳:我觉得这里面呢。首先还是要去查清一下的这个吊装公司与救援队以及市政是不是有相关的这个业务合作关系,或者第一输出的关系如果存在的话,他们是通过合作方式或者和人建立,并且维系这个关系的,包括他们的合作关系或者利益输送关系是否合法合法合规如果存在关联关系,但现在谁也不承认,或者是部分某些人不承认。那更说明有可能会存在可疑的违归行为,而且的确如这个路政或救援说的不存在关联关系的话,那也应该通过调查来给予可信的证明。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调查的。

白岩松:从这个二十九号停职到现在又过去了几天的时间了。当然现在还没结果。您觉得调查的重点应该往哪去放,大家从普通的人看到这样的新闻的时候,就会去感觉有这里有猫腻,

陈艳艳:对我觉得后续我一方面要调查到底有没有收费标准,包括特别的收费,因为他这里面涉及一些特殊的这样子的一些装备,还涉及吊装的问题。那么在这里特殊情况下有没有浮动的依据,比如上下浮动浮动的范围应该怎么样幅度。另外呢,这个是怎么平时怎么授权的。这个施救公司收员公司,刚才也可能说是通过招投标,但是如果说是招投标的话,对他们的业务范围,比如吊装的这个基本能力有没有要求,如果有这种能力的话,那么为什么还要请吊装公司如果是超出他们的范围的话,那邀请这些就具有特殊能力。特殊资质吊装工资。但是这也吊装公司他是靠什么方式,然后能够进入因为具有同样资质的公司有很多,像救援公司是经过有资质,接下来说通过了招标的,那像这样子的,有一定的资质的吊装公司,但是没有被授权,那他们是怎么能够尽到高度里面能来去参与这个救援的,觉得这个后面都是要去去仔细调查的,包括有没有监管,有没有巡查交警在这里面一些负什么样的这样的责任,或者是应该在什么,怎么来去界定

白岩松:对,您刚才提到的时候也涉及到了,比如说相关的管理人员,比如说交警在谈到的这一点的时候去说,哎,人家没限制你的人身姿。但是对于一个司机来说,用车堵用人堵堵,他的车对怎么去理解这句话

陈艳艳:这个也没错。如果是仅仅说不限制人的自由,那这个很好理解,的确没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再爱去哪去哪。但事实上,他是个货车司机,那么人和司机和货车实际上是有很强烈的,这个困难关系的,那么特别是他的货车如果是没有,如果放在停车场,那还是可以随便去哪些地方,但他的车是处于一种,不是在一个安全状态下的你让这个司机和我不限制你的自由,你去哪儿。实际上这个不现实的,所以说我觉得在这种特定情况下,人和车,它限制了这个车,实际上就相当于或者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人了。没错,我觉得这个方面还是这个交警,也需要再进对,

白岩松:解释一下刚才说这话的应该不是交警仔细想那个短片的话是他这个后来车主这个打电话。请来的这个民警,但是相信都会在调查的过程中显现出来。接下来咱们去去关注这件事。

这家贺氏吊床公司敢于狮子大开口,开口要价二十万,不调运,最少也要五万九的底气到底从何而来?

顾女士:这高速救援喊过来了,我们自始至终只打了高速救援电话和和报警电话,别的没有叫过,

罗富民:我们是施救大队,叫我们上来的叫什么上来的哎。我问施救九大队合作单位一起的合同方位,

真相师兄率是跟高速管理处签的合同承包,承包证。我姐姐那两层包啊。大家可以理解。

不过,当记者再次来到争相路政中队和施救战士,却给出了这样的说法。又不认识我们都是在绝对是与你调查的是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关系。(他怎么可以上高速去施救)你可以领取房屋证明去吗,不允许肯定追,我会第一时间对了你不允许这个,嗯,核实调查公司上去十九,那他怎么就上去了,这个怎么上去的是哪个联系的,我真不清楚,没有没有没有的负责任的告诉你,这不是我们叫的调的公司,我也没接触过我,也不是我们交上来的。我们也不太了解他,你认识这个核实调动公司吗。

不认识对不认识也没叫我,应该没见过我认都不认识怎么合作的,不认识也没人叫。这家贺市吊床公司的人上高速施救,那他们是怎么知道施救信息,又是谁通知他们的。今天我们的记者多次拨打湖南鹤市吊装服务有限公司,在公开网站上。电话,但一直无法接通。您好,欢迎致电湖南喝,您好,您拨叫的用户正忙,请您稍后再拨。很显然,电话接通后,对方选择挂断了来电。十一月二十九号,湖南省高速公路集团公司湘潭管理处下发的通知中,也未提及该公司,但决定对负有监管责任的争相路政大队主要负责人引得兴队员肖阳和邓勇三人予以停止,并启动专项调查。事实上,类似的事件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二零一六年四月,朱先生驾驶的一辆重型半挂牵引车,在京港澳高速公路湖南潭耒段发生了侧翻事故发生地距离最近的救援站仅二十来公里加几分。来了,来了以后呢叫你就叫那个时间段过来这个当时就是说那个施救的时候想要三万四万。

之后,设施救援公司被清退实名高速公路公司人员和高速公路管理人员受到撤职等处分。同年十一月仍旧在京港澳高速湖南潭耒段发生一起事故,车主请求救援站。二十六公里的高速救援,救援站开出了四万元的价码。

那我跟你讲一下,然后他给我算了一会要降到降到那个最低十万,少一分都不行。

白岩松:你看刚才一再强调说,当时这车一坏了,之后打的就是官方的救援的,这种报警的电话。因此,这种信息是通过这样渠道去传递出来。那么呢,调查公司是怎么知道,一会儿立即就开上来了呢。来。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的院长陈燕陈院长陈院长。你看,的确,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疑问,这个救援电话就打到这儿了。但是呢,居然吊装公司陪着救援的这个车一起就上来了,然后才上演的这些故事。但是路政公司说,他们不认识等等等等。这里是否涉及到垄断当地的路政公司是否脱不开干系您怎么分析。

陈艳艳:我觉得这里面呢,应该是存在一定的关联关系的。至于说这关联的这个什么样,至少这个信息我相信可能大家从这个短片的都能看出来,应该是从因为直指这个刚才说,信息只是打到他们的这个部门了,然后又一个他们部门那泄露也从他们这部门泄漏的。所以说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来去去做做也调查深入的调查啊,这个很容易调查嘛,你这个电话打不进去,你再往外打出。实际上这个都是可以追踪到的,没错,那个人的也是可以追踪到的,

白岩松:您。那这个分析呢?也当然是因为跟您从事这方面的这种研究紧密相关,给您提供一个例证吧。非常强,当然也是当地的媒体在努力,就在我们节目播出之前,今天晚上当地的电视媒体在调查这件事的时候,发现了新的细节来,我们看看这段内容。

白岩松:您看啊这个陈院长刚才的这个短片可是有了,非常关键的细节,先到的这家救援公司,最后看到了,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是路政的人给他介绍上来的贺氏吊装公司的资质,让它干吧等等,如果属实的话,怎么回应我们刚才关心的很多问题,您怎么看待假如属实。

陈艳艳:我觉得如果属实的话,这个路政呢,这个责任还是不可推脱的。因为本身其实录证呢,是通过招投标方式,然后来去授权的这一个救援公司,那么这个救援工资呢,应该说是就负有责任,来去承担相应救援工作,那么只有当他们无法来替承担。比如一些特特种的设备的吊装等等,超出他们能力的话,那可以再去一起其他的野吊装公司来进行协作,比如具有资质的吊装公司进行协作,在这个原则上不应该是应该是在刚才是已经授权了,公司无法来去完成相关任务的时候,然后再去找相关的协作公司。而且这些协作公司呢。原则上他如果是非授权的话,只要应该是有一个从我规范化管理来说,他们是应该有一个名录的,是可以多家公司选择的具有同样资质的。所以说,像这样子像刚才的那种情况是他就直接就指定了,就找到了一家,甚至带着就上来了。那这里面的关联关系,我想呢,可能看电视的都能够很清晰的看出来,

白岩松:没错,大家就会去猜测,就会去想像这里是不是有利益关系是不是私人之间那种关系等等等等。而且明显没有任何明码标价。最后到了打完折和五万九,这可就是带点敲诈勒索的这种性质了。这样的事情偶然嘛。在您的研究中,在我们的这个道路管理当中。

陈艳艳:嗯,我觉得可能不同地方还不一样的,有些地方管理比较规范,然后巡查也比较的,这样进场的话常态化的。这种巡查严格巡查,严格执法的话,应该不会存在这个问题的。但像这样刚才地方他三年前就出现过类似的问题,现在仍然出现。那我觉得就是刚才管理上的存在着很严重的,这样漏洞或者是不规范管理的,这样问题我觉得为什么一个根本上的问题。

白岩松:从我们交通这个道路管理的角度来说,这件事情是不是应该绝对查到水落石出?

陈艳艳:我觉得从这个关系链上,包括这个实验是很容易的。从人证物证包括长期的,比如说像那个吊装公司,还肯定不是说只是这一天来这儿来去进进行哪些吊装吊装的,肯定是在之前也会有类似的这样的行为。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时间的原因,谢谢。相信湖南方面会给我们一个清晰的结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高速“天价”救援:是“乱”还是“黑”?

赞 (1)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