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不当羁押”如何有效治理?

董倩: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的是全国法制宣传日。从昨天开始,不少司法机构就已经开展了这种对外的开放的活动,那么就在昨天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开放日上,我们注意到了这样的一组数据,是非常让人关注的。

你看从2019年的前11个月,全国检察机关对受理、审查逮捕的127.7万人中的28万人做出了不补的决定,不捕率是百分之二十一点九。这个数字相比于十年前,那么上升的是百分之十点七,不补的人数十年来,那么我们看到多出的是16.8万就这样的一个数字。

那么再来看,检察机关受理移送审查起诉的199.5万人未采取逮捕。拘留强制措施的90.6万人,非羁押率百分之四十五点四,比二零一七的同期高出了约百分之三。以非羁押状态进入审查起诉环节的人数上升的上升了10.2万人。我们说这样的一组数字,是想表达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一个人在法院没有宣判他有罪之前,他到底应当不应当被羁押。在什么情况下应当机啊。在什么情况下不当。那么今天,我们就一同来关注这样的一个话题。

今天是全国法制宣传日,也是第六个国家宪法日,弘扬宪法精神,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各地各部门宣传活动的主题。而最高人民检察院则是在昨天举行了开放日。活动邀请一百多名首都高校的师生法律工作者以及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走进最高检了解最高检。

能不补就不补,能不诉就不诉,最大限度减少不必要积压。最高检介绍的相关情况,也是目前舆论的关切。

王松苗:能不捕的就不捕,能不诉的就不诉,能判缓刑的,就提出缓刑的量刑建议,以形式上的不平等,促进实质上的平等。

要对非公经济在法律限度内适当倾斜平等保护各类企业合法权益。事实上,这也是最高检今年工作推进的重点。首先,在今年一月,最高检发布四个涉及民营企业的典型案例,以指导办案非常明确的提出,对于民营企业负责人涉嫌犯罪的可捕可不补的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不诉。今年三月全国两会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中,又再次强调有平等保护各类企业合法权益。在司法办案中,对国企、民企内资、外资大中小微企业落实好平等二字,与一系列的表态。同时,今年最高检还部署开展了为期十个月的设民营企案件立案监督专项活动,加大监督纠正力度。从十月起,还要组织开展设民营企业刑事诉讼挂案及行使申诉积案专项清理工作。

王松苗:这个活动开展以来,我们对羁的民营企业家,提出变更强制措施建议是733个人,其中被办案单位采纳654个人为民营企业留出了发展空间。

回应外界关切,在昨天开放日活动的检查论坛环节,最高检第一检察厅副厅长罗庆东就介绍了近年来,检察机关执行少捕甚捕政策所取得的成效。

数据显示,二零一九年一月到十一月,全国检察机关对受理、审查逮捕的一百二十七点七万人中的二十八万人做出不捕决定。同时,因检察机关严格执行,少捕甚捕刑事政策诉前羁押率逐年降低。

最高检介绍相比十年前目前的检察机关不捕率提升了百分之十点7,不捕人数多出十六点八万人。今年一至十一月,在检察机关受理移送审查起诉一百九十九点五万人中,未采取逮捕、拘留强制措施的有九十点六万元为羁押率达到了百分之四十五点四零。同时,通过全面推行捕诉一体办案机制,也可以使承办检察官能更严格的把握逮捕证据标准。

董倩:通过短片,还有刚才我们看到的一系列数字,也能够看到。全国检察机关对于减少不必要的积羁押,逮捕方面做出的一系列的努力。就在昨天,最高人民检察院负责人也说了这样的一番话,他说,最高检高度重视平等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明确提出对涉嫌犯罪的民营企业负责人。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诉的不诉能判缓刑的,就提出就提出判缓刑的这样的建议,对于逮捕的条件及时法律上的名曲,法律上的规定是非常明确的,但是人是来解释法律的。对于这些解释法律的人,对于这些条件是怎么理解,并且怎么去这个去去应用。

我们来看一下逮捕的条件真的是就是呃,中国人民共和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刑事诉讼法非常明确好对于这些问题,我们来连线一位专家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的田文昌委员的田文昌主任田主任。其实,首先一个问题就要请教你在捕和这个不捕的问题上,您自己感受。近年来,检察机关他们的态度的变化,或他们的这个变化是什么。

田文昌:最近一段时期呢。实际上我们一直关注这个问题。呃,我们得到的情况是最高检察院的,一直在这方面做出了。呃,一系列的努力从刚才公布的数字来看,能够减少逮捕的比例上升了百分之十多个百分点。客观的讲,应当说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进步比较明显的,这个举这个举措啊。取得比较明显的成果。少捕甚捕减少积压,这是长期来的一个一直被关注的话题,那么事实上的长期来操这个羁押力过高也是一直居高不下。一个严重的问题,也是律师界一再呼吁一再强调的一个问题。那么今天这个举措应当说取得了成果。但是我个人认为在成果之后还有更大的空间。从我们国家目前的状况进一步的减少羁押,还是我们努力的进体的方向。

董倩:您说到了这个未来的空间还是有的,那么我们不妨回过头去看,就是在您看来,我们国家就对于羁押,还逮捕这个问题。这个宽严的度上您的感觉是什么?

田文昌:现在我们国家有一种长期以来形成的习惯,一般的就是只要是有犯罪嫌疑了,只要是一逮捕了就一定要羁押。其实我们刑诉法规重了,规定的是五种强制措施,那么可以非羁押措施也有,但是实践当中呢,更多的愿用的是羁押措施。因为这种措施呢比较省事,比较保险。但是他对保障人权,对维护司法公正。对于减少邮寄啊。他造成的损失来讲,他是有很多不利的因素存在的这种情况跟法制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距离应当说,还是比较大的。

董倩:田主任您看。刚才我们也说到了,这个我们国家的刑事诉讼法,按说对于逮捕的条件非常明确的,已经规定出来了。但是刚才我们讲就是去去解释法律法律法条和理解去应用法律法条的人,那么他到底他掌握的度到底怎么去把握,另外一个就是这个度怎么才能够叫做准确的适当的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田文昌:客观的讲呢,我们先做法。关于逮捕条件的规定啊,还是比较概括的,不是非常具体,那么在理解和把握的时候确实很难,有一个明确的标准,所以,这种情况下,不是也有人提出来嘛,说能不能明确规定不够逮捕的条件,那么规定逮捕条件和明确不逮捕的条件,实际上是两种不同的导向。如果说明确规定了不逮捕的条件,那么有一部分人就可以法定的排除在逮捕的人员之外,就会更加明确。当然,这种规定也不是很简单,至少在现在情况下,我们的规定,我认为首先可以进一步细化,对逮捕的条件应当规定的而且跟他更加严格。同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的司法人员必须要转变观念,长期以来,我们的观念还是比较滞后的。那种无忧的宁捕不放的。宁可错判不可错放的,等等一些个比较深层的理念问题还在影响着我们的司法活动。

董倩:田主任您是怎么看?因为在昨天最高检的这个负责人,他也特别针对这样的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民营企业家。他特别提出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诉的不诉能判缓刑的,就提出判缓刑的建议。为什么要针对这样的一个群体特别指出。

田文昌:这个问题说来就更重要了。对民营企业家的问题,多年来一直在争论客观的讲,我们国家的民营企业家出的这种新旧的体质交替和改革过程当中。呃,曾经受受到过很多不公正待遇,应当说,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司法的,这种天平的把握上,长期来对民营企业家。是缺乏公正的。那么最近一两年,中央高度重视的,这个问题特别提出来,对民营企业家的重点保护,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举措。因为在司法的天平上。首先我们不能对民营企业家不公正对待。同时我们对民营企企业家减少羁押的一种措施,并不意味着对他在司法处置上的过一款的不羁押也可以提起诉讼。那么在不积压的情况下,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损失。多年来,我们的民营企业一旦企业家受到刑事追究涉嫌刑事犯罪,企业家被羁押,整个的企业就垮掉,那么他的债务追不回来了。呃,他的这个生产停顿了。他的职工失业了。有一系列的问题,不仅在国内,在国际上也会造成很负面的影响,所以对企业家的保护,今天能够提早意识呈上来,并且能够在法律上加以明确这个观点,这个立场就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好。

董倩:的田主任。稍后我们有更多的问题跟您连线,我们现在提出少捕和不捕,当然是进步。但是在落实的过程中,会遇到哪些挑战和困难,继续关注。

在我国的司法程序中,嫌疑人在被审判前,大多数我都配先行拘留或逮捕,这也是高羁押率存在,以及不当羁押产生的主要原因,而想要阻止不当羁押,更需要制度的保障。

以最近引发热议的潍坊企业家孙夕庆案件为例,他是在二零一五年二月三号被刑事拘留,之后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二零一五年十一月被提起公诉,涉嫌的罪名是虚开增值税发票罪和职务侵占罪,此案经历了一审、二审发回重审时间历经4年之久一百一十四次庭审一直到今年的八月十二号,潍坊市高新区检察院以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向孙夕庆宣读了不起诉决定书。这样从二零一五年二月三号被刑拘,到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号取保候审。孙夕庆在看守所被积压了一千二百七十七天。

孙夕庆:我当时想法,肯定没有想到,就是我能够在里边被羁押一千二百七十七天我觉的是他们搞错了。只有警方进一步的调查。根据我提供线索,应该找到事实真相,应该再找到事实真相之后,应该很快能把我放出来。很遗憾,他们没有做到。

对于这样一个案件,向孙夕庆鞠躬道歉的潍坊市高新区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王彬是这样说的潍坊高新区法院要充分吸取孙夕庆一样的教训,深刻反思提高司法水平,规范司法行为,坚决把好案件程序关事实证据关、适用法律关守好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坚决杜绝一切错案的发生,努力使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孙夕庆: 我想要说的就是公检法,与民间经济纠纷一定要慎重,不要轻易介入,不要轻易说抓人。我在外边,没关系,你给我例好案,没关系,您就是让我取保(候审)在外边也可以啊。我还至少能够做点正事。

除了孙夕庆案,今年引发舆论关注的河北涞源反杀案,也存在不当羁押的争议。

晓菲:只听到狗叫,然后我父亲就惊醒了嘛。然后拉开窗帘往外看,就看到他翻墙进到我们家来了。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号案发第二天,晓菲就和自己的母亲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三天后,他的父亲也被刑事拘留,和孙夕庆案件类似,该案也经历了侦查,移送起诉退回审查再移送起诉等过程。一直到今年三月,当地检察院认定三人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而做出不予起诉的决定。这样晓菲在取保候审之前被积压了三十七天,而他的父母则是被羁押了七个多月。

在王新元赵印之被羁押期间,涞源县检察院曾向涞源县公安局发出一份变更强制措施的建议书检察院经审理认为不需要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赵印之理由是其行为具有正当防卫性质变更强制措施,不致发生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因此建议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赵印之变更强制措施。而根据警方对这份检察建议的回复来看,涞源县公安局认为,不宜采纳这一意见。

舆论注意到就在孙夕庆胺和来源反杀案侦查起诉审理期间。事实上,最高人民检察院在二零一六年,曾经发布了人民检察院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规定试行这个法律文件,专门规定了羁押必要性审查的概念,提出要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逮捕后,直至生效判决作出前,也就是在案件的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审判阶段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辩护人均可以向检察机关申请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对照这份最高检的规定。再看孙夕庆这两起案件,似乎我们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董倩:要减少羁押,那么要构建一种什么样的体系,我们也可以看到,现在最高检在全国范围内正在推动一系列这种体系的建设。比如说捕诉一体办案机制,逮捕听证审查赔偿保证金制度创新,采取电子手环等一系列的这样的做法。接下来我们就少捕甚捕的落实推进,继续连线田主任田主任您看刚才您也讲了,就是要把保释成为常态,让这个积压成为偶然,变成一种我们努力的方向。但是就是他可能出现的风险是什么田主任。

田文昌:当然,如果把保湿作为常态的话,呃,嫌疑人在外边或多或少的肯定会产生一些风险。比如说通常所担心的什么逃跑啊,什么串供啊,什么这个证据的散失啊等等,可能会有这些东西,但是这些东西是通过一定的手段,是可以防止的。比如串供的问题,我们的侦查主导方向,一个当发生转变重证据不轻信口供的话,串供的这种后果就并不是很严重。至于能不能逃跑的问题,现在我们采取了很多方式,比如说电子监控的方式社区矫正的方式啊。制出境的方式啊。监视居住的方式啊都可以解决。那么事实上,在法制发达国家里边,再保释为常态的状况下,审判的起诉的成功率并没有太多的减少,那是有前车之鉴的。

董倩:但是您看啊。田主任就是。如果说对于这个办案人员来说,这个人怎么到底是积压不积压,他是掌握在我手上。当然羁押是最稳妥的,是最保险的,对我来说是最安全的。那对于这种心态,我们又怎么去矫正.

田文昌:对羁押是对办案人来讲是比较稳妥比较省事的。但是对被羁押者来讲,首先他受到极大的压抑,他。他的人权受到了侵犯,但如果这个案子做不好的话,还涉及到国家赔偿的问题涉及到一系列的问题更重。更重要的人一旦被羁押了,就涉及到办案人,会把这个案件尽力的往前推,因为推不上去,就会出现错案。如果不被羁押的情况,就不会发生这种问题。所以总体来讲,不羁押的这种这种诉讼案件,要比不羁押案件的整体效果要好很多很多。

董倩:嗯,那我们再换个角度,现在提出来要少捕甚捕,谁来监督少捕甚捕。

田文昌:这个问题当然是个比较重要,也比较复杂的问题。从目前来看,比如说内部可以有监督,外部可以有监督员。可以有专家监督。更重要的,如果能够加强舆论监督,媒体的监督作用会更好。就是把整个内部、外部全社会的监督机制都调动起来,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董倩:嗯,还有刚才我们也是说要少捕肾,不要减少这种羁押,那如果真正能够做到的话,给这个社会带来的好处又体现在什么地方。

田文昌:总体来讲,给社会带来的好处是太多了,因为这样做的话,他会在保障人权的基础上,进一步的维护司法公正,对司法公信力的加强是有好处的。对全社会人公众的心态来讲,也是有很大好处的,

董倩:那对于整个的社会来说,应当是更多的是受益,而不是刚才我们说的司法上要冒出的一些这个风险和要成收的一些代价。

田文昌:这正是一个重大关键问题。我们现在的办案机关所担心的,就是产生了其他的负面效应。但是他们所忽略的是这种不积压状态所带来的正面的效果会非常好。

董倩:好的,非常感谢田主任。我们看到了检察机关就这些年来,对于减少这种不必要的羁押,还有逮捕所做出来的努力。就像刚才田主任所说的,我们肯定他们做出的这些努力。但是与此同时,看到未来的空间,他们所做的事情还有可以很大,还可以很多,我们期待着他们做出更多的改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不当羁押”如何有效治理?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