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最低工资标准,各地为何陆续上调?

白岩松: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我们的节目呢。主要是谈钱更准确的说呢,是谈工资非常准确的说呢,是谈最低工资,因为今年呢,已经有十二个省区和直辖市,已经并且准备提高最低工资的这种保障。

我们来看一下啊。这十二个省区是是上海是今年的四月一号开始,把最低工资保障给提高到了两千四百八,目前这是全国最高的最低工资标准。北京呢是七月一号调到了两千二、河北呢是一个多月前十一月一号开始涨到了一千九,增加了二百五十块钱,这不增加幅度比较大。辽宁呢,是十一月一号调到了一千八百一增加了一百九、陕西是一千八五月一号,福建是准备在明年一月一号开始调到一千八。

我们在。哎,看重庆呢,是这个。 今年的一月一号调到了一千八、贵州是十二月一号,就是前几天调到了一千九、一千七百九湖南呢,是十月一号调到一千七青海一千七广西呢,是这个一千八百一这都是预计明年啊。然后包括明年一月一号天津也是预计明年上调目前的这个数字呢,是2050。说到这儿呢,可能很多人去想最低工资的这样的一个标准,究竟是跟哪样的一个人群更有直接的关系。同时,他跟我们每一个人是否也有关系调高了最低工资这样的一个标准,我们是不是也会水涨船高呢来一起在这个岁末的时候关注一下收成。

昨天,天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杨光及相关处室负责人做客,有海河传媒中心。特别策划的向群众汇报二零一九年委办局长年终访谈的节目中,就被广大听众和网友问及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问题。

听众:我想那个问一下杨局长。就是那个推进呢。我们看新闻的,有些城市的这今天所有都调了,我想问一下,咱那个天津市从那个好好几年前就调过,至今一直也没调。请问一下那个明年有没有那个相关的那个调整的,那个计划啊,确实那个有没有整的计划,应该有个总监没调了吧。是这样的,有两年都可以找到。

杨局长:这个计划有吗,我们的明年呢,这是是这样,呃,明年呢,准备调,因为这个调整呢,是按照这个国家的,这个呃,规定是吧。这个规定这个这个指标,来来来进行调整呃。所以呢,我们呢呃,也很关注这个事,现我们现在只正在积极做这个准备工作准备呢这个事实呢,来调整这个最低工资。就是明年我们会会提的进行调整是吧。对,嗯好谢谢您的回复。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最低工资标准是指劳动者在法定工作时间或依法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时间内,提供正常劳动的前提下,用人单位依法应支付的最低劳动报酬。国家建立最低工资制度,也被视为保证劳动者的基本生活,维护职工权益的一项兜底政策。

市民:呃,关于最近收入公司的这个问题呢,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关心的,因为这不仅决定了我们,这不仅决定了我们的这个工资收入问题,而且还决定了我们能不能吃饱饭,而且还能不能吃好饭。

市民:我确实有关心这件事。我在系统上面看到,呃,经过了调两次调整之后,现在终于超过了两千块钱。

今年十一月份,河北、辽宁已经开始执行新的最低工资标准。还有一些地方也印发了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通知,比如福建省人社厅十一月十三号就印发通知,决定从二零二零年一月一号起调整,全省各地最低工资标准。

调整后,我省最低的工资标准由现行的舞蹈是缩减为了四档,分别为一千八百元、一千七百二十元一千五百七十元一千四百二十元。与调整之前相比呢,月最低的工资准备的各档平均值是增幅达到了百分之八点四。今年陕西省进行了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从二零一九年五月一号起,陕西省调整最低工资标准,一类工资区最低为每月一千八百元,二类工资区最低为每月一千七百元,三类工资区最低为每月一千六百元。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在今年五月九号也发布消息,调整二零一九年最低工资标准,从当前的两千一百二十元,调整到两千两百元,增加八十元。

市民:最低工资如果上调的话,有的人就是生活比较困难的。我就说对他们是有帮助的。

记者注意到,上海从今年四月一号起,最低工资标准从两千四百二十元调整到两千四百八十元,增加六十元,以每月两千四百八十元领跑全国,这也是上海自二零一六年以来连续四年位居全国首位。

贵州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十二月一号起执行调整后月最低工资标准一类区每月一千七百九十元,二类区每月一千六百七十元,三类区每月一千五百七十元。

湖南省人社厅消息经湖南省人民政府同意,将对湖南最低工资标准进行调整。湖南月最低工资标准档次调整为一千七百元每月,一千五百四十元每月,一千三百八十元每月,一千二百二十元每月。

与此同时,广西以就调整方案征求意见,二零二零年每月最低工资三档标准均拟上调一百三十元。截至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份,上海、北京、广东、天津、江苏、浙江六省份的月最低工资标准超过两千元。除了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今年还有一项退休人员的福利。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此前联合下通知。明确,从二零一九年一月一号起,提高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总体调整水平为二零一八年退休人员月人均基本养老金的百分之五左右。

退休职工:做了不少了,最开始我们才七百多,现在都拿四千了。

从二零零五年以来,国家已连续第十五年调整,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也是g二零一六年以来连续第四年同步安排适当提高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养老金水平预计将有一点一八亿名退休人员受益。

白岩松:最低工资制度呢,是从二零零四年三月一号开始实施的一种制度,我们看他具体的一个说法,他是政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干预工资收入分配的一个重要手段,目的是保证劳动者在提供正常劳动的前提下所获得的最低工资,能保障劳动者个人及其赡养人口的这个基本生活,那目前全国呢,这个月最低的,这个工资标准超过两千的呢。刚才短片中已经说了,一共有这个六个省和市直辖市上海最高,然后北京、广东、天津、江苏和浙江。同时有一个参照的标准。18年,全国农民工人均收入是三千七百二十一,其实也是远远的高过这个最低工作工资标准的。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是上海社会科学院的副院长王震王院长,您好,您好。首先我们注意到,今年你看一共有十二个省区是已经调了,或者说准备。当然,由于可能是明年再调了,那在这个时候的进行最低工资的这样的一个上调,究竟是一个例行的,比如说每隔两三年都会正常调,还是根据物价其他的。一些因素来决定的结果。

王振:呃,我认为啊。这里面有多重因素启动最主要的一个可能是有一部分是例行的调整以外,各大一到两年制三年是要调一调的,第二个呢,可能比较重要的。因为我们知道今年的话,相对于往年,我的物价的上涨,特别是食品价格的上涨要高于往年。那么这样子呢,可能会影响到一部分这个低收入人群的一个这个生活质量啊,基本保障。那么这个呢,需要有一个相应的上调。当然还有一个应付,我觉得也是在讲的,就是因为我们现在到明年要全面的奔向小康。那么现在对这个基本生活保障这个标准啊,也比以往有所逐步的提高。那么也需要有一个调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一个一个要求,一个安排。

白岩松:你看王院长就是这次这个上调的过程中,比如说重庆一次上调的幅度最大一下调了将近三百块钱上海了最小时六十块钱。但是上海现在已经达到的这个数呢,又是最高您怎么看待这个调的幅度各自的不同,他根据什么来进行相关的调解。

王振:呃,这里面呢。因为上海本原来的激素就比较高,那么可能一般来说,他要考虑到除了上海的基础水平,也要考虑到周边城市周边地区的水平差距不能拉的太大。那么重庆一方面是原来的技术可能比较低。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发现重庆不要最近几年啊,经济发展也比较快,当然也带来了可能劳动力工作啊是。一般劳动工作的相对紧张或者是一种呃这个生活费用的上涨,要比上海可能可能会快一点。那么这就需要他有一个更大的一些力度。嗯,那就放掉。另外呢,他也通过这种所措施呢,也缩小跟其他大城市的一个差距。

白岩松:王院长接下来我相信是所有的人在提到这个数的时候,也都会关心那个问题。首先这个最低工资标准,他跟哪些人群是最有直接的关联。

王振:那这次就关联的。我们知道,主要是像我认为这三类人群一类就是我们说这个到层次里面,这个工作的就业的农民工,那么他需要有一个呃基本的保障这个人群呢,是在我们城市里面的一些低技能的劳动者。他这个是呃,这个劳动技能能力比较弱。然后呢。他从事的工种可能也是一般的,中低档的特别低,一般的劳动,那么这个呢,也需要有一个保障。那么还有一个呢,就是一些流动性的。这个临时工的这么一些保障,那这三个人群,我觉得对他们都是有最刺激的影响的。

白岩松:王院长,接下来我相信这个呃,说到这三个人群之外,那很多的这种工资可能是远远高于最低工资标准的人也会关心这样一个问题,是不是水涨船高。设定的最低工资标准,他一旦上调,是不是跟我们每一个人也都有关系。自然应该是水长船高。比如说上海呃,其他的人也应该涨六十吧。重庆给人该涨三百,大家有时候会有这样的理解,您您得回答是什么,

王振:我在觉得呢,确实跟呃大部分的呃呃,这个百姓或者说个大部分的,这个劳动者还是有关系的,有影响的。也从两个方面一个,就是我讲那个我们现在很多企业的公司啊。包括我们现在像事业单位的工资啊,实际上叫绩效工资,他分成两块的一块子,基础性的绩效,一块奖一些绩效,往往基础性的绩效呢会跟这个最低工资标准是有一定的挂钩或者关联的基础工资基础绩效一般不会高,不会比这个最低工资做的好很多的到了有些收入高,是因为奖励性的绩效,他可能比较多,所以形成了他的高收入。所以这个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呢,可能会对这些人就高收入人群当中的基础性的基本绩效,这个水平会有一定的影响的。那么另外一个是叫,刚才你也讲到了。实际上整个社会对最低工资标准。报表会形成的预期的,这种预期不光对我们在工作的人有预期啊。对,我们甚至退休工人退休职工,他也有种预期,所以现在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啊他实际上我认为他也不是个单向的调整,他可能要考虑到。告诉入中高收入人群,也要考虑退休人员的人群那么形成一个实际上,他这个相互有一定的关联,这个系统性的一个调整好。

白岩松:谢谢一会儿有问题的时候继续请您帮助我们解答。接下来自然又会去关心。比如说最低工资标准还像以往那样会发挥巨大的兜底效应。还是说其实这个作用在奖励降低。另外是不是最低工资标准就越高越好呢。来继续关注。

根据原劳动保障部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一号起实施的最低工资规定。全国各地最低工资标准是在综合考虑各地居民每年的生活费用水平,职工平均工资水平经济发展水平、职工缴纳社保和住房公积金水平失业率等因素的基础上得出的。在实践中,各地最低工资标准连续多年稳步上涨。以北京市为例,一九九五年最低工资标准为每月二百一十元,到了二零零五年底就已经上涨至每月五百八十元。二零一五年中则升至每月一千七百二十元。如今是每月两千零二十元。那么最低工资标准是不是越高越好呢?

长春雇主孙女士:我们的公司主要是从事建筑方面的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我还是得很关心的,因为主要考虑公司的成本,如果公司成本太高,我考虑要少雇人。但是现在长春最低工资标准大概是一千多,我们还是可以承受,因为不比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

由于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各地最低工资的标准也存在差异,以三十一个省区是第一档最低工资标准为例,青海最低为每月一千五百元,而上海则以每月两千四百八十元居首位。

上海雇主骆女士:对于像我们的制造业的一线员工,关系还是非常紧密的。当然呢,目前的工人的工资可能都会在五六千左右,这离公司不会影响他们总体的收入,但是最低工资会影响。比如说在几期不好的时候,在企业的整体的产量下降。他有些工人,他是以计件的形式来作为收入的,那么他的产量。不过这种情况下,有可能他达不到他们自己公司,那这个可能对企业来说会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负担。在近期下滑,这种情况下,那么另外一点,就是说呃很多呃,最低工资都是跟一些保险啊。嗯,一些社保这些都是挂钩的,那么这个无形当中也会对企业带来一定的负担。

值得注意的是,各省市最低工资标准的含金量并不相同,比如是否包括职工本人缴纳的各项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各地规定就不一样。而这种差异也会对劳动力市场产生影响。

张翼:比如长三角地方哎,他提升的比较快,那劳工就会从珠三角往这个长三角转移。那你必须也同时提高你的这个呃最低工资标准。所以说他会呃平衡全国的劳动力市场。

此外,政府在调整最低工资标准时,也会考虑城镇低收入家庭基本生活费用支出城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职工平均工资经济发展水平、企业人工成本等因素。

陆晓文:确定最低工资的标准,并且根据货币的实际情况,或者是生活的实际情况,进行有关的调整。这是一个国际惯例,我们的政府是根据我们现有的经济社会发展,包括物价的有关的现实的状况进行的一个调整。我觉得这是一个具有连续性的这样一种政策措施。

作为一项具有兜底性质的公共政策,最低工资与当地社会经济发展密切相关。最低工资标准的过低和过高都不利于社会的稳定和发展。

杨燕绥:最低的标准,其实主要是对那些就是全食全日,而且劳动密集和体力付出多的。这样的岗位其实还要最低标准的,因为他们全是全日都投入到这里,那么体力付出就有比较多,如果没有那最低的标准可能真的难难以保证这个基本生活了。那跟我们过去四十年刚开始那种粗放标准是不一样的一个原则就要找到均衡点。因为现在有大数据,有各种各样的工具计算方法,所以一定要找到那个均衡点,只有均了才能持续的充分的发展。

白岩松:好接下来呢,继续连线上海社会科学院的副院长王振涴肠去年的时候,人社部针对这个最低工资标准,收一句话叫稳慎合理调整。您怎么看待这句话的含义。稳慎合理调整。

王振:那个一位现在的发展呢,我们总的的时候,一个是宏观经济。这个崔毅进入新常态,稳步的有点下行不确定性增加。那这种背景下呢?我们对。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要拆就吻的深深重的一种。呃,这个政策和举措。那么对于这个最低工资标准不是越高越好,是要与我们的发展。需要与我们的基本保障的水平更实际的水平呢,要更多的紧密的结合起来,当然也要跟社会的预期,跟企业方面能够承担的劳务成本啊。他的实体经济的发展,多方面要去相互的衔接起来。嗯,在这个当中,我觉得特别在当前那个整个实体经济,他面临着一个用工成本,前几年快速增长。那么现在这个相对的成本负担比较大的情况下,那么我们需要的是采取一些确实需要裁决稳慎的一种合理调整那种策略。

白岩松:也让企业压力不会变得那么的那么的大。对另外这个王院长还有还有一个问题就涉及到。二零零四年三月一号,我们开始实行这个最低的工资标准,这样的一种制度。但是从跟那个时候相比较现在这个制度是否还有具有向过去以往那么重要的兜底的作用还是随着最低生活保障等等相关保障这种建立他已经不像以前具有那么大的作用。

王振:这个最低工资标准这个工具啊。我觉得这个作用是呃,一个国际上通用的比较多使用的另外一个他是长期发挥作用的,只是说他的不同的阶段,特别是劳动力。公解这个状况不不一样的状况呀。他所发挥的作用可能是不一样的。那么在当前的形势下,可能因为我们这个。呃,整个劳动力市场可能面临进入到一个相对来说啊。公检比原来紧张,或者我们存在这个劳动力照顾难的一些情况下,那么我们是可以适当的,甚至我的认为可以适当的加快一些,提高最低的工资表。这样呢。跟劳动力市场的这么一个供求状况了,能够更好的进行衔接起来就行,形成对劳动力愿意就就是个就业市场的一种良性刺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最低工资标准,各地为何陆续上调?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