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农民工何时不再“忧薪”与“烦薪”?

王宁: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走进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快到年底了,辛苦了一年的农民工兄弟其实最盼的就是能够赶快拿到自己的劳动报酬,欢欢喜喜地回家过年。他们最担心自己的薪水变成了烦心,自己的报酬变成了忧愁。而惩治恶意欠薪的问题,我们的检察机关从来都没有缺席过。在今天上午,最高检特别召开了一个发布会,标题就是恶恶意欠薪要依法惩治,让劳动者老有所得。到底恶前天这样一个老问题,在今年的疫情期间出现了什么样的新的变化,新的问题,而惩治这样的老问题又出现了什么样的新办法?这是今天我们节目重点关注的。

今天最高人民检察院举行依法惩治恶意欠薪,让劳动者老有所得新闻发布会。而每年年底召开以惩治恶意欠薪相关主题的发布会,也已经成为最高检的一项常规工作。

苗生明:临近岁末年初,又到农民工工资支付高峰期,也是劳动维权的高发期。带着一年的辛苦钱,高高兴兴的回家过年,最朴实的愿望,劳而无筹,将对生活造成重大影响。

极不平凡的。二零二零年,各行各业均受到疫情波及。在这一背景下,上半年部分中小企业停工停产。检察机关受理案件总数下降幅度较大,终止了往年的上升态势。

苗生明:2020年1至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审查逮捕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1295件1375人,同比分别下降46.3%和45.4%。

今天的发布会共回答了六位媒体记者的相关提问,其中一半以上的问题是围绕疫情提出的。比如第一个记者的提问就是疫情影响下,有企业经营遇到困难,有劳动者因工资拖欠生活陷入困难,那么如何兼顾农民权益和护航民营企业?对此最高检回应,要把握企业生产经营困难与恶意欠薪的界限。

苗生明:如果企业因生产经营困难出现拖欠劳动者的,要注意积极与劳动者沟通协商,不能以上部分故意逃避,对于政府有关部门则仍难医治,应当充分向政府部门说明情况。不能不予理睬,这个如果是逃跑,关机,联系不上,直接表示拒绝支付,就有可能触犯法律,甚至触犯刑法。

对于已经被立案的涉罪企业,主要主动向司法机关认罪认罚,并多方筹措资金支付欠薪。对于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如果在提起公诉前支付了劳动者的报酬,检察机关将根据案件情况作出不起诉决定,变更强制措施、逮捕为取保候审或者提出从轻、减轻的量刑建议。

苗生明:检察机关通过适用认罪、认罚、从宽,羁押必要性审查等措施落实少捕慎诉,最大程度减少对企业正常生产经营,同时围绕疫情防控,助力企业复工复产,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今天也有记者问到,一边是依法惩治,另一方面在实践中又强调少捕慎诉司法理念,二者是否存在矛盾?相关负责人也回应称不矛盾。

王宁:刚才我们看到在这个视频当中。对于我们通常理解的恶意欠薪是有一个学名的,就叫做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实际上恶意欠薪的这种犯罪入刑已经将近十年了。所以在解决农民工的这样的一个劳动报酬问题上,我们的法律其实一直都在路上。那我们来看看今天发布会上所透露出来的一些数据。首先来看这样这个数据啊就是二零一九年至今,我们看到现在检察机关办理的这种恶意欠薪的犯罪案件的数量是达到了两万五千六百三十五件。那解决了多少问题呢?讨回的欠薪债是三亿四千多元,这个数字的背后到底说明了什么样的问题?尤其在今年的疫情之下,在恶意倾听这个问题上出现了哪些新的问题?接下来我们要电话连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第一检察厅厅长苗生明,您好,苗厅长。对你刚才我们在视频当中也看到了,您对于这次的恶意欠薪事件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做了一些解释,我们想先了解一下刚才我们所说的这个二零一九年到今天这样的一个数据的背后说明了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好像我们公众会理解说这么多,追回来的钱多就意味着产生的问题多,欠薪的人多是这样吗?

苗生明:他是这样,就是对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个方面就是它说明了什么呢?就是我们检察机关作为公共利益的一个重要的代表者,始终坚持了以人民为中心这样一个司法理念,积极的去履行检察职能,去努力地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确实是取得了一些成效。比如说像追逃了三点四亿余元的欠息。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我们想在一个这个经济社会发展的过程当中,企业主与劳动者之间的这种姓氏关系应该说始终是一对矛盾,它会受到经营状况,企业主的一些具体的情况的影响就会出现一些个薪资的纠纷,甚至于出现企业主恶意欠薪这样的一些情况,所以在司法活动当中有时候就表现为一种民事关系,有的时候就涉嫌犯罪,就需要使用刑事追诉的一个手段。但总得来说就是在保障欠薪或者是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方面啊,我们司法机关、检察机关是不能缺位,也应当尽到自己的责任。

王宁:这是一个最大的民生问题,所以是不能含糊的。可是我们确实也在今天的发布会上看到了一个新的数据,就是今年的前十一个月,呃我们受理这样的案件的数量是下降的,这是为什么?

苗生明:对于今年的情况呢确实是有一些特殊性,大家也都知道,就是我们今年一开年就受到了疫情的严重的冲击,所以到了一直到上半年呀我们有一些个中小企业停工停产,生产经营活动就受到比较大的冲击。因此来讲像就业岗位大幅度缩减,因此制约犯罪发生的一些因素在发生变化,它和往年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不同,这个拒不执行支付劳动报酬。这种犯罪是最近这些年以来一直呈现出上升的趋势。今年因为刚才说的这个原因,检察机关受理案件的总数下降的幅度确实是比较大的。那么在这样一种背景之下,加强对农民工合法权益的保护也显得尤为重要,检察机关所肩负的这种责任也更加的凸显。我们今天发布的这个这几个典型的案例也说明了这样一个情况,在疫情期间,对于因为欠薪遭受困难的农民工,检察机关积极履职,通过办案同时也搭建一个平台,探索国家和社会互补的一种多元的社会记录及的渠道,避免因劳而无酬对农民工的生产生活造成影响。同时我们也适用刑事检察和民事检察两项职能联合发力,分别通过刑事依法惩治欠薪、恶意欠薪犯罪和民事支持起诉、精准监督,把司法救助农民工的权益保障等与精准扶贫也结合起来。所以出现了这样一些犯罪的情况的变化,但是也打击或者是治理上来讲,也采取了一些相对应的一些具体的措施。

王宁:其实您刚才说的这个我总结起来就是让我们的治理是有力度但是有精度的,面对这样一个疫情,可能影响到的生产、生活的一些企业,其实我们是很体谅的,但这里面会有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样区别他们确确实实是生产经营困难,还是他们真的是恶意欠薪?这中间的界限。

苗生明:您说的这个问题特别重要,特别是对于我们在处理这一类的心智纠纷的时候,确实需要认真的去甄别,依法去认定。比如说企业生产经营面临的诸多的困难与确实是一个客观情况,尤其是对于今年来说,那么我们检察机关在办案的过程当中就注意严格区分企业因为资金周转困难等客观原因造成的工资暂时的拖欠与恶意欠薪犯罪的这种性质上的区别。这些就需要综合考虑,欠薪者的主观的故意,造成的危害后果,它违法程度、情节,由此确认案件的认定准确,然后妥善处理。顺便就说一下呀,我们新修就是一一年修订的刑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初一就规定了这种情况。就是以如果是以转移资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本身是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全国政府的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然不自负的,这种情况下就构成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那就需要去需要依法追究,那么刑事责任。除此以外,如果确实是因为生产经营困难保持的这个支付不能。而没有隐瞒,没有恶意这些情况呢这个就不属于刑事犯罪的范畴。那么劳动者和企业组之间可以通过协商解决,也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等等一些个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

王宁:那简而言之,如果这个企业确实有经营困难,其实有一个底线是吧?底线是什么?最简单的说.

苗生明:最简单的说就是不能用恶意的方法去回避这些问题,不能逃跑不能逃跑,不能转移财产逃匿。然后这样一个做法都是不允许的。

王宁:但是我们看到你看,对于这样的恶意的欠薪行为,我们一直是严惩的,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发现对于这样的行为的不捕率、不诉率的比例是很高的,而且这个认罪认罚的从宽制度好像这个比例也在上升。这是为什么呀?

苗生明:他是这样,就是我想说这样几层这个意识。首先第一点就是拒不支付这个劳动报酬这个罪名他在刑法上来说有四百多个罪名,他的法定最高刑是三年,所以它是一个轻罪的案件,轻罪其一本身就不严重,其二来讲就是我们在对犯了这种罪的呃犯罪嫌疑人在考虑强制措施的时候,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一个是根据他的罪行的轻重,情节的轻重来决定是不是要捕要诉。那么另外一个方面来讲,啊呃推进的这几年以来,我们从最高检察院啊也一直倡导就是少捕慎诉这样一种理念。对于企业经营者来讲呢,尤其是要把这个理念做了更多的强调,你比如说能不捕的不捕农,不述的不述,为什么呢?就是这一类的案件,如果是行为人,他能够有一些在案发以后有一些积极的表现,能够积极的筹款,能够认罪、认罚,那么从主观罪过而它的客观的危害上来讲.

王宁:实际上我们可以非常简单的理解为就是呃我们的法律有刚性和柔性,刚柔并济和宽严并举,对宽严相济的这样的一个原则。而且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哈,我们的企业如果真的是经营困难的话,有一个底线,你不能逃跑,不能是恶意的欠薪。如果是真的立案了的话,一定要积极地筹款。这样来达到一个可以从轻量刑。一个态度好,接下来我们来讨论一下哈。这个问题确确实实是一个老问题了。我们说他入刑都已经十年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根治,到底根治他有没有办法?我们接着往下看.

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是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是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二零一一年,恶意欠薪纳入刑法,通过刑法的威慑力和惩罚性让涉案企业引起重视,及时足额支付农民工工资,为农民工追讨劳动报酬撑起了法律的保护伞。二零一三年一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针对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所涉及的术语界定、定罪、量刑标准、单位犯罪等问题,进一步明确了相关刑事案件的法律适用标准。

胡云腾:那么从这几年恶意欠薪的这个情况来看,越来越严重,很多人企业主恶意拖欠农民工的报酬,导致一些农民工讨薪自杀,这个甚至实施过激的犯罪行为,所以这种行为社会危害性非常大。那么现在到了应当用刑法来保护,应当用刑法来这个打击这类恶意欠薪的这个时候了。所以我想随着这个司法解释的发布实施,那么对惩治和遏制此类的恶意欠薪行为,一定会这个发挥重要作用。

二零一五年临近春节,为了严厉打击恶意欠薪行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与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四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案件查处衔接工作的通知.

四部委联合下发的通知,将重点解决拖欠工资的证据获取、行为人逃而不腻,以及明确责令支付的主体等问题。

近几年,许多地方也推行了保障国家政策落地的措施。去年山西就在农民工集中的厂矿、工地和公共场所设置维权服务台,现场投诉,并推出新型的金融服务,来保证劳务用工市场的工资按时发放。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发布,条例要求对拖欠农民工工资,涉嫌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即使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张义全:首先是明确这个工资支付的主体责任,其次呢是属地责任,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对本行政区域内保障农民工工资的支付工作负责。第三是部门的监管责任,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工程建设行业的主管部门,以及发改、财政、公安等部门以职责承担相应的监管职责。

王宁:惩治恶意欠薪是有法可依的,那么法律的惩治的过程当中的分寸其实一直也是在摸索的。接下来我们继续来连线最高检的苗厅长,苗厅长,今天我们在这个发布会上看到一个案例哈,就是说有一个企业它是支付了一小部分农民工的薪水,然后拒支付大部分的薪水。那我们的检察机关提起了公诉,是一年的量刑,为什么要公布这样一个案例,它的典型性在哪?

苗生明:刚才也谈到,就是我们在办理这一类案件的时候,坚持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如果说你在犯了罪之后,被追诉期间认罪认罚,赔偿赔礼。能够比较到位的话,这个完全可以从宽处理。但是相反如果说有欠薪的行为,恶意逃匿,最后被追究刑事责任,而在被追诉期间依然不能够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能够积极的退赔这个退缴,那么这种情况下表明你这个危害还在,所以要依法从重处罚。所以这个案件检察机关就提出了一年实邢的量刑建议,应该说是比较重的。

王宁:而与之相对应的是,我们看到有一个企业它确确实实经营困难,但是它是一个脱贫企业,我们检察机关竟然帮助他尽快的复工复产了。为什么会是这样?

苗生明:是这样的,就是检察机关在办案过程当中,它会对企业的生产经营状况有些个了解。了解的基础上的结合办案。然后,做一些工作做,如果是赔偿了,然后呢做不起诉的处理,在此基础上就了解到企业的一些实际困难,做一些职能的职能上的延伸,然后呢辅助帮助企业脱离困难。像这个转产的企业,就是我们通过检察机关呀,然后积极的协调,然后帮助他完成了这样一种转身转场效果还不错。

王宁:那最后三十秒的时间,您跟我们说处理了这么多的案件,您在办理的时候您的底线思维是什么?

苗生明:那么我想就是我们作为我们的企业主来说呢,在经营过程当中,对于农民工的自贡的这个和合法正当的劳劳动报酬薪资一定要保障。如果确实遇到了生产上的经营上的困难,那么这个也是正常的。和我们的农民工我们的工人,积极的友好地去协商,如果协商不成,还可以通过民事诉讼,通过行政调解各种方式来解决。千万不能做一些恶意欠薪的一些表现,比如说逃匿等等构成犯罪。

谢谢苗厅长接受我们新闻一加一的采访,绝对不能在年底的时候让我们的农民工兄弟们烦心忧愁,这是我们法律的底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农民工何时不再“忧薪”与“烦薪”?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