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离婚家务补偿,该怎么补?

王宁: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走进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千百年来的中国人习惯说清官难断家务事,那今天这家务事不仅仅有清官能断了,而且还敢断了,他的名字叫法律。我们看到北京市房山区法院呢最近审结了一起关于家务事儿的案件,首次运用民法典当中新的规定,审结了一起离婚家务补偿案件。可能好多人一提到这样一个概念都会觉得很吃惊哈,这离婚家务补偿怎么还能作为一项条款,然后最终在法律当中得到落实呢?不仅仅落实了,而且我们看到男方需要补充给赔偿给女方的这个条款当中约定的,也就是说在现实当中实现的价值是五万元。为什么?因为他的太太是全职太太,要在家照顾孩子、照料家务。可很多人还会有一些不理解哎,为什么你照顾家务就必须要给你这样的家务补偿呢?到底给你这五万块钱是多是少呢?在网上炸锅了,大家都在讨论,当然也让我们看到了这个离婚补偿案件确实激起了大家对于家庭的认知和社会角色的认知。那今天我们就来走进这样一个案件,来彻彻底底的了解一下家务劳动的价值。

几天来,离婚获五万家务补偿的话题,在微博热搜上的热度仍然居高不下,截止到今天,相关话题阅读量已高达五点七亿次。

保姆一年都不值这么多钱吧?一年干什么不能赚五万,还不如保洁阿姨才五万,太少了吧。不过也算是开了先河了,所以为什么要结婚生子啊?是给自己找罪受嘛。

事实上这起离婚案件并不复杂,北京的陈先生与王女士于二零一五年登记结婚,并生有一个孩子,离婚时王女士认为她婚后照顾孩子、料理家务,而陈先生除了上班,其他家庭事务几乎不关心,也不参与,所以要求补偿。不久前,法院判决陈先生给付王女士家务补偿款五万元。这个首次出现的家务补偿判决一出,立即引发了关注。那么做家务应该获得补偿吗?

不过也有人有疑问,既然夫妻分工,家务劳动算是分工的一种,干家务怎么还能要补偿呢?

而除了家务该不该补偿之外,此次补偿的五万元是否合理也是公众讨论的一个焦点。

那么五万元的赔偿究竟少不少?此案的主审法官表示,判决时考虑的是四个因素,

冯淼:五万元的经济补偿主要是考虑了双方婚后共同生活的时间、女方在家务劳动中具体付出的情况、男方个人的经济收入以及当地一般的生活水平。如何去确定这个家务劳动所对应的经济价值,确实也是我们遇到的一个问题。尤其是家事案件比较特殊,家务劳动它所形成的经济价值是一种无形的,很难用一个确定的公式去计算出来。同时这个每一个家庭它有每一个家庭的个性化特征,很难统一标准。

此外几天来舆论还在探讨,在这起判决之后,类似案件会持续增加,那么未来应该如何合理制定补偿标准?

冯淼:如何确定这个案件的补偿数额?确实也需要我们在审判的实践过程当中不断的积累,在一个大的框架之下,由法官合理、合情、合法的行使自由裁量权。

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的副会长李明舜。李会长您好。您看刚才我们通过这个视频一梳理,主要处理的还是大家对于这五万块钱的热议,到底为什么要给这五万?五万是多呀是少啊?怎么才五万呐?怎么这么多呀?包括我们在网上看到一个调查,我们发现认为该给而且应该给的更多的占到了绝大多数,您怎么看大家的这个讨论?

王宁:你看冯法官特别强调了。合理、合情、合法。那接下来我们就来说说这个法律的底线到底现在设在哪儿了?说说合法的那部分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一个判决?我们来看今年一月一号正式开始实施的民法典章当中新的规定,这个规定当中明确写到了,夫妻一方因抚养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外一方工作等等负担较多义务的,离婚的时候有权向另外一方请求补偿,那另外一方也应当给予补偿,那具体办法得双方协调,那如果说协议不成的话就由人民法院判决。从这样的一个纸面的规定到今天真的落地成为了现实,到底走了什么样的道路?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判例?这个判例反映了人们内心的一个什么样的需求?

李明舜:我觉得这个讨论非常好,反映了大家对民法典的这个规定的认同。实际上大家讨论的这个数额的多少,表面上看是数额的多少,但是数额并不是问题本身,也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数额背后所体现的公平正义。那么这个社会的公平正义需要这个数额来体现,特别是在家务劳动补偿过程呃这个补偿这个事情当中,但是数额并不是体现公平正义的唯一的途径。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案件当中,法官刚才这个所考虑的这些因素才是最重要的。

王宁:而且法官也特别说到了,根据一些家庭的实际的情况来判定哈到底应该是多少钱,这个可能是五万没准,下一个还是五十万没准,另外一个还五千,这都是不一样的。但大家之所以特别关注这个事儿,也是因为这是首次我们看到法院运用民法典当中新的规定来审结了这样一起案件,第一次,所以大家都会觉得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概念。您怎么来解释这个第一次为什么会引发这样的热议?

李明舜:我觉得这个这一次这个法院的判决之所以引发热议,就是因为在民法典这个发布公布实施以后,那么它有法律的这个条文规定走向了我们的现实生活,使法律这个条文所规定的内容那么真真切切的成为了我们老百姓生活的一部分,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和一个非常好的事情。特别是这个法院这一次把条文的规定比较好的适用到了案件的审判当中,使这个王女士他的一些诉求合理的诉求得到了满足。实际上这不仅仅是对这个王女士她的这个诉讼请求的满足,更是对这个社会公平正义的那么一种体现。

王宁:确确实实打开了大家一个新的观念,让我们的意识被激活了。既然被激活了,您预见一下哈,未来关于这个离婚家务补偿的案件会不会增多呀?大家会不会都开始提出这样的诉求?

李明舜:我觉得这个增多或者是出现更多类似的案件是可以预期的。因为什么?因为我们民法典之所以规定离婚时候的家务劳动补偿,他就是对家庭劳家庭劳动、家务劳动社会价值的一种充分肯定。我们知道家庭的重要性决定了家务劳动的。这个它的重要性,以及对家务劳动社会价值肯定的这种必要性。而这种家务劳动也好,包括家务劳动在内的所有的家庭责任,我们的这个民法典婚姻家庭篇非常清晰地赋予了这个所有家庭成员,特别是夫妻男女平等,就夫妻平等。也就是说在家庭责任来讲,不仅是女方的,也是男方的,是夫妻要共同承担的。那么夫妻家庭责任、家庭义务的这种平等性,也决定了要给多劳一方的补偿的正当性。那么应该说将来这类的案件的出现或者更多的出现,是我们这个社会进步的,也是。我们这个民法典这个顺民心顺的这个回应社会需求的一个重要的体现。

王宁:那您说到了这个案件会增多了,那我觉得很多法官心里就有点发毛了。哎哟这案件多了,那有一个问题,那未来裁定到底该多少钱的时候,就是家务劳动值多少钱的时候,会不会变成一个裁量的难点?

李明舜:我觉得赔不赔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那么赔多少是一个度的问题。我觉得这个这次法院提供的这四个考虑因素应该成为重点。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你想想说抚育孩子是家务劳动,还有生的过程这个价值这个社会价值要不要肯定?另外再一个,双方的健康状况要不要考考虑?另外再一个就是说这个补偿后的会引起一种什么样的社会效果也需要考虑。

王宁:其实在整个的家庭生活当中,每个人的个人的角度,就每个人的个人权利都应该受到尊重和保护。谢谢李会长。那其实刚才我们特别看到哈,就在这个家务劳动的补偿制度被激活的过程当中,大家的疑问充分反映出来,确确实实一直以来我们在家庭当中的这个角色被忽略,我很重要这四个字被忽略。那为什么到今天这个案件突然之间让大家的观念被激活了?到底对于家务劳动的这个价值我们应该怎么样来认定?这个认识需要怎么样来变化和更新?我们接着往下看。

家务劳动补偿制度虽在二零零一年实施的婚姻法中就早有规定,但婚姻法第四十条规定,一方主张离婚家务补偿必须以夫妻双方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为前提。

夏吟兰:因为在我们国家完全实行分别财产制的,我们的调研也就仅占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而这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可能呢因为他已经是一分未自制了,他根本就可以通过那个行政程序离婚,那双方就协议离婚了,他用不着到法院了。所以我们在调查的时候,在法院诉讼离婚过程当中就没有符合条件的,所以他自然就不能用家务劳动补偿制度了。

今年一月一号正式施行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第一千零八十八条中对此作出新规,夫妻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负担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给予补偿,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这也是这起离婚家务补偿案判决的重要依据之一。

夏吟兰:这次我们在这个呃规定的时候,就把这个呃实行分别财产制取消了啊那么也就是说只要离婚的时候是吧一方同事呃抚养老人、教育子女、协助另一方工作等等这样的一些家务劳动,他就可以有权要求家务劳动补偿。

结婚之后,原则上推定夫妻双方对家庭的贡献相等,付出相等,因此离婚时平均分割财产看似对双方都进行了平等的补偿,但为家务付出较多的一方还有着能力提高、学历增长等等无形中的牺牲。因此。这一条款是对家务劳动付出较多一方一个更加倾斜性的保护。

尤俊:在外面工作那一方,他离婚之后他还是可以继续,对吧?继续他之前享有的资源,他的人脉、他的身份地位不变,他离婚之后还可以获得这么多的收入。但是长期在家里默默付出的这一方的话,他离婚之后还是会涉及到一个重新回归社会的一个问题。所以这意味着什么呢?就是说在家务劳动这一方,他除了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付出以外,他还有一个隐性的付出。所以这是民法典来说对于什么呢?对于这种即使采取共同财产,我们通常的共同财产的前提之下,对于家庭劳动付出较多的一方,也会给他一个适当的就是对未来性的进一步进一步的一个补偿。

回家时一桌热腾腾的饭菜,出门时一身整洁舒适的衣服,以及为子女教育所付出的精力,照顾老人时的细心。这些家务付出都为孩子的成长、家庭的稳定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份家务劳动的价值也以立法的形式被承认和保护。

谢鸿飞:我们在生活中,我其实我们也可以可以考虑一下一个保姆,是吧嗯啊照顾这个家庭啊接送小孩、为小孩做饭,和一个妻子哈接送小孩、为小孩做饭,可能他对这个孩子的成长的意义了完全不一样。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把妻子提供的这个家庭保护来和一个保姆来相比。因为这个比心,妻子作为家庭的一个成员,那么它的提供了一个劳务有很多情感意义。所以我们说在这种情况下呢,我们民法典规定,所以这个丈夫对妻子进行一个补偿。

王宁:是的。在谈论离婚的时候的家务补偿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呢?可能这绝对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层面。问题更多的是社会心理的问题。所以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社会学院少年儿童研究中心主任童小军。彭主任您好!您看啊,我们发现在大家的热议的焦点当中有这样一个对比,就很多人都会拿这个在家里的全职太太和你花钱去雇佣的一些家政服务人员,比如说保姆来做对比,您怎么看这种做对比的情况?

童小军:我可能会更多的从社会意义来看吧,也就是说这样的一个判决它其实释放的是更多的这个关于家庭的一种社会价值的一种这个观念。也就是说这个这个夫妻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就两情相悦,形成一个家庭。那么这个家庭在这个整个社会里面是它社会的最小的一个细胞,也就是社会细胞,他承担了很多的社会功能。比如说它的这个赡养老人、养育孩子,以及夫妻之间的相互的支持,在这个社会上的这种获得这种幸福感、愉悦感等等。那这些东西它实际上它跟这个保姆的这种工作,也就是出卖劳动力来换取这个经济,它完全是不一样的,而且效果也不一样。也就是说家庭的这种社会功能,他可以通过赡养老人、养育孩子等等的这些,他可以对社会的稳定人口的延续或者社会的延续,还有我们讲的这种人类的整个的这种稳定发展、平衡发展,它起到了不可磨灭或者说不可代替的一个作用。那么这样的一个一种这个附带,但是这个家庭里面,它其实核心的组成说起来就是我们刚才讲的这些这些就是我们讲的家务劳动。那这个所以。我们这一次的这个判决,他实际上是把这个家务劳动背后的这种社会功能和社会意义进行了一种实践,来进行了一个操作。所以我觉得从我的角度,我觉得更多的应该来看这个这样的一个这个积极的这样的一个从社会的这个层面来看它的这个作用。

王宁:那反过来说,您也说了这个家务劳动或者说这个女性在家务当中,不论是男性、女性,在家庭的贡献当中都是无形的,都是无价的。那我们给他如果有了定价,会不会在未来更多的女性在选择是不是要做全职太太的时候要琢磨琢磨了可能要重新来做选择。

童小军:那不是,我们我对这个也有可能这个公众有这个担忧,但是我们在讲说我们在考虑它的这个社会价值的时候,其中还有很多的东西就是我们讲的这个家庭。这里面我们倡导了一种社会价值理念,就比如说我们讲的两新品两性的这种平等、公平等。也就是说我们这个案例里面正好是我们讲的这个全职太太有了这样的一个遭遇,那么未来说不定还有男性。另外就是即使是女性这个女性在这样的一个这个家务劳动,或者说我们讲的实现社会功能的这个过程里面,是夫妻双方协商来根据这个家庭的最佳利益或者最完善的这样的一个效果,我们各自做了一个家庭的这种分工或者安排。那么我们其实是鼓励大家能够和谐,能够相互的这个相互扶持的来实现这些社会功能。但是如果不行的话,那我们就是按照是我们讲的公平平等,而我们这样的一个判决,他其实突出的是对这个事情本身。而不是说因为他这是女性,或者因为这是男性,它其实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也就是说我们体现的是一种这个对于我们讲的这个整个的这个这个国家或者社会对于夫妻两个共同承担责任的时候的一种这个公平的一种观念或者判决。

王宁:会不会也在想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呃为什么比如倒退十年,大家可能都不会展开这样的讨论?哪怕再倒退五年,我觉得都不可能如此公开地讨论你对这件事情的看法。而现在我们可以。

童小军:这就对了,就是也就是说我们的社会其实在说起来就是对于家务事或者说我们讲的家庭这样的一个概念,我们在十年前我们可能经常是不太介入的。那比如说我自己也做。研究这个儿童的问题、青少年的问题,我们以前就是儿童、青少年的问题,那都是父母的问题。那我们现在就不一样了,我们现在民法讲了,国家对儿童是有保护的,那如果父母你如果对孩子不好,我是可以去干预的。那这个家务事实际上也就是这些事情,老人、儿童、夫妻彼此之间怎么样公平,怎么样平等,那其实反映的是我们整个社会的进步,我们整个社会对于家庭在社会的稳定、社会的发展里面,它起到了一个积极的作用。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友好的好的这样的一个这个友好家庭友好型的这种政策也好,观念也好等等。所以这个这一次的判决实际上是一个家庭友好的一个很好的一个实践。

是的,谢谢谢谢佟老师来接受我们的采访。当我们在谈论这个家庭的所谓的家务补偿的时候,我们其实在谈公平正义的,在家庭当中每一个用心付出的。都值得被尊重、被珍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离婚家务补偿,该怎么补?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