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从“脱贫攻坚”走向“乡村振兴”!

王宁: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走进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在八年多以前,二零一二年的年底,党的十八大召开后不久,我国拉开了新时代脱贫攻坚的序幕。八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今天我们又迎来了脱贫攻坚过程当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性的时刻。就在今天上午,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庄严宣告,经过全党、全国、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的努力,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的胜利。而这个全面胜利的背后,是我国消除绝对贫困所取得的一系列的成就。这其中就包括了我国现行标准之下九千八百九十九万农村贫困人口的全部脱贫,包含了八百三十二个贫困县的全部摘帽,十二点八万个贫困村。全部初恋和区域性整体贫困得到的解决。是的。回看我们走过的扶贫道路,这是一条什么样的历程?而看未来乡村振兴的路上,我们又将会如何前行呢?今天我们的节目就从这里开始关注。

今天上午,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人民大会堂里再次传递出中国的声音。

习近平总书记:今天我们隆重召开大会庄严宣告,经过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努力,在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时刻,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现行标准下,九千八百九十九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八百三十二个贫困县全部摘帽,十二点八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区域性整体贫困得到解决,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创造了又一个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这是中国人民的伟大光荣,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光荣,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光荣。

在表彰过程中,总有些细节让人难忘。十二年来,云南省丽江市华坪县女子高中校长张桂梅让一千八百零四名可能辍学的女孩走进大学,从而点燃了大山女孩儿求学的希望。不久前,他走上感动中国年度人物颁奖台,这一次他坐着轮椅上台接受表彰。让人感动的还有已经九十八岁高龄的夏森老人,他一直在扶贫佛教的路上倾囊相助。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外事局研究员,他一生简朴,共捐出两百余万元,累计资助了一百八十二名家庭贫困大学生。今天的表彰大会现场,一位父亲抹眼泪的动作打动了太多人。当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提到回乡奉献,谱写新时代青春之歌的黄文秀时,镜头里的黄文秀父亲红了眼眶。表彰大会上有这样一组数据,在脱贫攻坚斗争中,一千八百多名同志将生命定格在了脱贫攻坚征程上,脱贫攻坚战胜利的背后是无数负重前行的身影。全国累计选派二十五点五万个驻村工作队,三百多万名第一书记和驻村干部,同近两百万名乡镇干部和数百万村干部一道奋战在扶贫一线。

习近平总书记:伟大事业孕育伟大精神,伟大精神引领伟大事业,脱贫攻坚、伟大斗争锻造形成了上下同心、近日出战,精准务实、开拓创新、攻坚克难、不负人民的脱贫攻坚精神。

王宁:是的,他们爬过最高的山,走过最险的路,住过最穷的人家,到过最偏远的村寨。今天这场表彰实际上是对所有的平凡英雄的致敬,是对。是脱贫攻坚路上所有扶贫人的致敬。那我们应该怎么样来看待在这样一个时间点,我们来进行这样的一次致敬呢?接下来我们要来连线中国农业大学文科资深讲习教授、原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李小云教授。李教授您好,我们看到这些年一直都扎根在基层,其实在从事着这个农村扶贫实践的研究工作。都说脱贫攻坚是一场硬仗,您觉得这场硬仗到底硬在哪儿?

李小云:这个我们在开始脱贫攻坚的时候呢,看起来我们只有不到一亿的,基本上就是一亿人口,这个数量看起来不是很大,但是呢我们的绝对贫困人口都生活在特别艰苦的地方。所以它不仅这个脱贫不仅需要。大量的财力、资金的投入,而且需要大量的人力的投入、需要大量的治理的投入、需要大量的物资的投入,而且这个过程不仅仅是说要把它解决一个非常简单的一个生活问题,要解决、基础设施要解决、教育要解决、医疗要解决、全方位的问题,要彻彻底底的解决他们的这样一个贫困问题。那么这样一个工作呢和过去一般意义上的扶贫工作那么它有很大的区别,它必须在二零二零年这个时候把它解决了,任务非常的这个这个非常的重。所以我们就有很多很多的同志居然就是真正的就是牺牲在这个没有硝烟的这个战场上。我自己在过去这个六年中,就是在一个贫困的这样一个山村里搞了六年的扶贫。那么我。只看到了我们的县委书记、我们的政委的领导、我们的帮扶干部、驻点干部,大量的这样这这个我们的干部群众那深入到这样一个工作的第一线,是非常非常的辛苦。所以这个过程实际上就像我们今天得到表彰一下,我坐在那个地方,我最大的一个感受就觉得这个过程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王宁:因为你们的脚深深地扎在泥土当中,所以你们所带来的这个成就也是真的带着所有的心血和汗水的。在回看这次大会当中,习近平总书记也发表了重要的讲话来总结了历程,包括一些宝贵的经验,有哪一个地方是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我们打赢了这样一场关键之战的背后是什么?

李小云:我自己是呃一方面是做扶贫研究和扶贫实践,另外一方面我是做国际国际发展,国际发展研究。那么在我们这个领域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说法,就是说你消除贫困或者与贫困做斗争,他要有很强烈的政治承诺。那么这个政治承诺如何把这样一个政治的承诺兑现给他兑现了,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难题。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个过程今天我们今天我听了在会上听到了我们这个总书记的讲话,我觉得我们的一个最重要的经验就是我们这样一个政治的承诺。第二个就是一个国家动员的这个能力,一下子可以把人动员起来,动员社会各种力量。因为扶贫它需要克服各种各样的这个结构性的约束,它需要克服各种各样的这种制约。他说能把资源能够非常有效的集中起来,这件事情在很多很多的发展中国家是很难做到的。所以我觉得我第二个体会,作为一个学者来讲。这个体会就是我们有这样一个动员的能力。那么加上第三个经验,我觉得就是我们讲的全社会的这样一个参与,就是我们中国人这种团结的精神,各个方面都去参与,企业、我们的这个帮扶的单位、全国各界都去写,当然这当然是在我们整个是在党的政府的领导之下。

王宁:刚才您说了,您研究国际发展哈,能能听到我的说话吗?我们看到接下来我们就要重点在这个新的起点上来走向下一步。现在我们脱贫攻坚取得了关键的成就,刚才李教授也特别说到了,这是一个在世界上消除贫困都是一个难题,而我们中国打出了一个样本。而接下来我们未来发展的下一步目标就是乡村振兴。这条路也很少有人走,那么这条路该怎么走?我们接着往下关注。

今天上午,在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说:脱贫攻坚战的全面胜利标志着我们党在团结带领人民创造美好生活、实现共同富裕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大步。同时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

对脱贫地区产业要长期培育和支持,对易地扶贫搬迁群众要搞好后续扶持,对脱贫县要扶上马送一程,保持主要帮扶政策总体稳定。

对脱贫县要扶上马送一程,设立过渡期,保持主要帮扶政策总体稳定。要坚持和完善驻村第一书记和工作队东西部协作,对口支援、社会帮扶等制度,并根据形势和任务变化进行完善。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适时组织开展巩固脱贫成果后评估工作,压实、压紧各级党委和政府巩固脱贫攻坚成果责任,坚决守住不发生规模性返贫的底线。

经过八年的艰苦奋斗,我国九千八百九十九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八百三十二个贫困县全部摘帽。专家表示下一步要建立健全防止返贫致贫的机制,脱贫户中缺乏劳动能力的那部分人要纳入现行的社会保障体系。易地扶贫搬迁九百六十多万人要解决就业以及社会融入的问题。同时脱贫县从脱贫之日起设置五年的过渡期,进一步巩固。脱贫成果

叶兴庆:设置一个五年的过渡期。就是说我们很多脱贫地区、脱贫户它的基础并不是说特别牢固,那么我们要让他扶上马,还要送上一程。加强对边缘人口,还有一返贫人口的这个监测。我们脱贫攻坚期间采取的那些帮扶措施,包括产业扶贫、就业扶贫,那么这样的一些措施要把它巩固下去。

脱贫攻坚有明确的时间节点,就是到二零二零年底,而乡村振兴是新的发展阶段,一直持续到二零五零年。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度、广度、难度都不亚于脱贫攻坚。

李国祥:实施乡村振兴那个产业振兴,那你呢肯定呢要提档升级,要提高农业的质量。效益和竞争力了,那么这个政策、这个资金肯定的会有保障的,更多的是相关整个的,好比青发达地区所有的这个农民。那么我们也可能要在推动乡镇建设那么这搞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在各个方面呢也要进行的这个加强乡。

村振兴要从整个经济社会结构的重组重塑,从内生能力的逐步培养等角度来打持久战,要遵循乡村变迁的规律,让乡村的自然资源、风土人情、传统文化、独特价值得到充分的彰显。未来的乡村会是一个高品质农产品的生产基地,一个高颜值的生态空间、一个高品质的生活空间。

魏后凯:推进乡村振兴,它不是说经济某一个领域,他应该是商。村的产业、文化、生态、人才组织方方面面的推进。二零五零年我们要乡村全面进行,这是一个强击的专制的路。

王宁:是的,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那么在这个起点上我们要怎么样再出发?接下来我们将会继续来连线中国农业大学文科资深讲席教授李小云教授。李教授。那接下来我们想从这个同一时间两块牌子的转换说起哈,您看今天在同样一个时间、同样一个位置,之前的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这块牌子换成了国家乡村振兴局,那您觉得这两块牌子的背后是我们怎样的一个重心的转移?怎么理解?

李小云:那么我们。这个这个这个两块牌子呃我们讲这个两块牌子呢,实际上我自己讲它是一块牌子,它是一个有效衔接,在制度层面的一个具体的体现。因为从相从脱贫攻坚,像乡村振兴的这样一个有机的这样一个转化,那么就首先就必须要有一个制度性的一个支持,如果没有个制度性的支持的话,这是很难做的。所以我想它第一点,它首先是一个制度性的一个体现。第二点,乡村振兴和这个脱贫攻坚它是实际上是一个大的问题,它不是两个问题。乡村振兴实际上在解决的是乡村的发展问题,而贫困又是乡村发展问题中的一个最大、最核心的一个问题。所以绝对贫困问题解决以后。实际上是解决了乡村振兴工作的一个最大的一个短板。所以我们讲的乡村振兴它是脱贫攻坚的一个升级版。那么脱贫攻坚是乡村振兴的一个基础性的工作,所以从聚焦贫困这样一个相对窄的,我们讲,它的乡村发展像一个乡村振兴比较宽的一个乡村振兴的这样一个转变,实际上是是一个工作的连续的过程。那么从国务院扶贫办转化,从国家乡村振兴局这样一个制度的设置,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有机的这样一个衔接的体制衔接的过程。

王宁:您解释得特别生动哈,也非常清晰。那虽然说它是一个升级版,但是升级却是有时间长度的。因为我们看到中央一号文件说了,摆脱贫困的县它有一个五年的过渡期,要扶上马,再送一程。那这五年。我们的过渡期里面,这个工作模式是怎么样结成的呢?

李小云:我们我们应该注意到呢是说我们讲的是脱贫攻坚稳固托稳固和拓展脱贫攻坚的成果,就稳固我们脱贫这些群体在过去脱贫攻坚的推动下,那么脱贫了这个脱贫呢因为他刚刚脱贫,他一旦遇到风险他一旦遇到市场的风险,特别像新冠疫情这样的风险的时候,它是有微它是有这个返贫的风险的。所以呢我们就提出一个概念叫脱贫攻坚稳固脱贫攻坚的成果要让他这个脱贫的生活稳固。所以稳固你不能永远稳不下去,你不能稳住二十年、三十年,那不可能。所以有一个脱贫攻坚稳固脱贫攻坚的这样一个过渡期,那么这个过渡期就是要要希望我们的脱贫攻坚的政治。你说措施能够稳定,那么脱贫攻坚的政策措施的稳定不是说它不变,因为扶贫的时候的目标是脱贫。那么到了稳固脱贫攻坚成果这个阶段的目标不是脱贫的工作,是能够把它稳固的工作。这是两个不同的目标。那么这两个不同的目标情况下,我们要让它的这样一个这个过渡期间,我们如何稳固脱贫攻坚的这样一个成果,那会有一系列的今天习这个习总书记在这个这个这个总结大会上已经做了很具体的阐述,所以这有一些具体的举措已经

王宁:做了很具体的阐述,所以这有一系列具体的举措。继续的呃要推动下去,是这样一个概念。那这里面是不是比较重要的,就是这种所谓的规模性的返贫,这个底线一定要守住的问题。

王宁:规模我们规模性返贫呢是指我们现在按照贫困发生率按照我们的贫困发生率,就是二零一一年的不变价格的呃两千三百元。呃那么这样一个这个呃这样一个收入性贫困的标准,再加上什么呢再加上两不愁三保障。那么这个这个贫困发生率从贫困发力的角度来讲,我们消除贫困了。那么规模性反应就是指在这两个目标之下,出现大规模的百分之五、百分之十这样一个规模、这样一个比例的这个返贫,那么这就叫规模规模性返贫。它不只说一两户、两三户,那是肯定会存在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是要守住。那么守住这一点,那就必须要健全稳固脱贫攻坚成果的机制。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机制的话,那是会发生的。这个这其中最重要的是要守住一个收入收入型的一个收入性的问题。就说我们要有一个稳定的产业,它没有收入了,它就会掉下去。第二个你就社会保障,如果没有社会保障的兜底,它会掉下去。那么我们要保证教育,要保证医疗,所有这些东西都要守住。那么这两条线守住了,我们就能够防止这个规模性反贫。

那因为还有一分半的时间哈,我们简短来说,就现在在人才振兴上,我们的短板在哪?

李小云:我们乡村振兴现在最大的问题,我们过去在城市化、工业化的推动下,我们乡村的人口都出去了。我们讲的你有这个有抱负的。有出息的是要出到是要从乡村里出去的。我们从来没有没有讲过说有出息的人留在乡村里。在这样一个价值观的推动之下,我们乡村的人才也随着我们乡村的资源、乡村的资本。那么从乡村的流到了城市,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那么今天我们讲乡村振兴。乡村振兴它不仅仅是一个产业,它要包括什么呢?它要包括对乡村资源的管理,它要包括乡村的治理,包括领导人、各个人才。所以总体上来讲,我们讲在。过度的城市化的推动下,在过度的这个工业化的推动下,我们出现了乡村人才的这样一个这个荒漠。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需要重新考虑这样一个人才问题。

对。嗯谢谢李教授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确实是在我们看到乡村振兴这个蓝图打开之后,还有非常多的细节需要深化。那今天的表彰大。会不仅是一次致敬,更是一次我们一起再出发的号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 从“脱贫攻坚”走向“乡村振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