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被公司裁员应该怎么做?

  2019年,你的工作还安稳吗?

  裁员,成为这一年绕不开的一个话题。互联网公司挤泡沫,同时也挤掉了一批年轻人的梦想。无论你是在大厂寻得一席之地的985、211、海归,还是中小创业公司的“社畜”,裁员,都会让你突然抽离原本的职业规划,被迫进入新的轨道。

  2019年,这些公司都曾经历裁员或架构调整:百度、网易、蔚来、Juul、Keep、暴风……裁员公司所在行业从诸如广告、科技、人工智能等互联网领域,一直延伸到车企、金融等传统行业。面对压力,企业的第一要务是活下来,所以他们不得不对自己人先下了手…… 伴随着收缩,HR暴力裁员、拒绝赔偿、赔偿不合理等问题,也受到广泛关注。在这一年,大家有着怎样的裁员经历?或许你也正在经历职场升级打怪,不妨来听听这16个人的16个故事。

  导读:

  • 从银行转行互联网,两年被裁两次,我是没赶上好时候?

  • 公司没了,人被裁了,暴风却始终没有正式通知过裁员;

  • 以前负责品牌传播的是我,现在找媒体爆料索赔的还是我;

  • 每天早上按时打卡,然后去天台一坐就是一天;

  • 借给公司十几万,别人被裁员,公司希望我自己离职,我根本不敢走;

  • 被裁后,第一次面试,恰巧遇到老板被警车带走;

  • 走投无路时,我甚至联系了前女友帮我内推;

  • 面试,所有HR都问我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 裁员让我增加了一个人生感悟,就是“患难见真情”。

   为什么你会被裁员?

  创业公司该犯的问题还没犯

  直接得大公司病了

  原思远 24岁 广告公司创意视觉设计

  从上一家4A公司离职后,我选择加入前leader的创业公司。继续做他的兵,是看好他的人品,更看好三个合伙人大公司高层混出来的经验和人脉。

  眼看着今年3月份团队规模扩张了一倍,但我什么都还没学到,从进公司开始就被迫贴上了派系标签,而且发现部门领导纵容手下人勾心斗角,整个公司天天上演宫斗剧。我们底层群众每天开小窗吃瓜,比微博热搜的戏更真实更刺激。更可怕的是,内斗是自上而下的,小兵只能当群众演员,创意总监抹杀我们的创意,客户总监玩内斗,销售总监吃回扣,只有新来的技术总监苦逼做技术。

  进入第三季度,一个千万级的大客户给了一个300万的case先试试水,最后项目没达到客户预期,还引起客户极度不满,千万级的单子自然没戏了。公司老大这才发现管理出了大问题,他首先抓内斗的始作俑者,结果把唯一干活的技术总监拎出来了,没有就地正法,只是和平约谈,人家有能力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其实我们吃瓜群众都分析明白了,是三个合伙人决策失误,错误高估了自身的能力,爆炸的人工成本又无力负担,当然他们自己不会承认。

  12月份形势彻底不对了,客户回款慢是硬伤,员工奖金取消,按照几个部门领导填的名单,正式进入了裁员的节奏。我早有准备,一边心存侥幸,一边考虑怎么多要点赔偿。

  HR正式通知的时候说给N+1,第二天被老板叫进办公室,他一脸抱歉和不舍,那戏演得假的很。我们小群一讨论,发现老板是看人下菜碟,联合HR忽悠加恐吓。有人开始慌了,个别同事还被吓哭了,部分人陆陆续续咬牙签了。剩下的人耗了不到10天,公司提到N+3,这帮乌合之众迅速签了,我也不例外。留下的教训就是,年纪太小,看人不稳又不准。

  从银行转行互联网

  两年被裁两次,我是没赶上好时候?

  东东 24岁 互联网运营

  我原本是杭州一家银行的职员,后来在链家的上海总部找了份数据运营的工作,正式变成了一个“互联网民工”。

  不到两个月,我还在学习基本的业务知识,还没有转正,办公室就传出了人员优化的消息。公司可以内部转岗,给的却是行政这种岗位,我主动放弃了。整整一个月,他们也没让我干活,我每天就是打卡,出去面试也没人管。

  之后有一天HR找我去聊,当场签了离职协议,赔了两个月的工资。不过我直到最后离职,也没有得到确切的优化原因,只是老板一拍脑袋,觉得这个部门不需要了。

  跟我同一拨被裁掉的还有另外8个人,其中有一个老员工,待了很久,最终也没能被留下来,他刚刚从区域调来总部,现在又要调回门店,想想都替他难过。

  其实从银行到互联网工作需要下很大决心,而且我还换了一座城市,不到两个月就被裁,硬生生把一个夏天过成冬天。

  我想起行长当时的挽留,他说外面没有那么稳定,没有那么好闯,我不想证明他是对的,于是又很快找到了下一家,在一家电商平台做运营。

  待了一年,618一结束我就被老大叫去喝咖啡,我们部门业绩做得不错,赚钱也是最多的,而且当时公司已经提交了上市招股书,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可能觉得我工作哪里做得不好。

  结果他说裁员其实6月份之前就已经定好了,当时的岗位人员分配只有两个,名额打算留给一个转正的实习生,因为更便宜。

  说来讽刺,我离开的日子就在公司敲钟后的几天。而这一次离职,我找了两个多月的工作,感觉有一些吃力。不知道是不是我没有赶上互联网的好时候,我现在还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但我又发现了这家公司的不靠谱之处,该如何提前预判断一家公司的靠谱程度?这将是我面临的永恒难题。

  不签字一切还能商量

  后续也好维权

  张辉 30岁 OYO酒店前员工

  我被裁的时候,正好赶上OYO酒店在转型,开始做2.0。

  HR裁掉我和另一个同事的理由是因为违规,让我们自己提离职,不然会把我们的信息公布到诚信阳光联盟上。但后来听其他的同事讲,裁掉我们的理由是因为刚来的上司比较记仇,因为有一次开会我们提了自己的意见。最后裁掉我们的理由是在验收工程时没有在验收单上填写工程量,但其实很多人都不会填。后来我有去申请仲裁,但没有成功,因为我属于自愿签了离职,并提交了申请。

  如果再回到那个时候,我可能会警惕一些,提前做好准备,避免再出现突然被劝退的情况。在这个过程里我会有愤怒,得到的教训是,在公司把你裁掉的时候,你只要不是因为严重违规或者违法,不签字就一切还能商量,后续也比较好维权。

  但如果有机会让我选择,我肯定还是会离开这家公司。因为对于这份工作而言,完全是我个人的经验输出,没有太多技术上或者其他各方面的提升。另外,对于OYO这种公司,对于自己的职业道路说不定还有抹黑效果。

  裁员中的奇葩经历

  被裁的前一天

  HR还给我加薪了

  张岩 25岁 某科技公司员工

  我2018年毕业就进了这家公司,今年9月被裁的,公司在3月就裁了一半的人。这一次出现异常的时间很短,我得知被裁的前一天,HR还给我加薪了,整个裁员两个礼拜就完成了。

  裁员当天,我们主管叫团队10来个人一起吃饭,饭桌上宣布了因为业务调整,有5个人要被裁,因为平时团队氛围很好,讲完大家嘻嘻哈哈就过去了,话能聊得开。

  我们是一个科技公司,智能音箱、智能家电、可穿戴装备等其实还是被看好的,问题在于创始人是一个技术极客,公司缺少对整体运营方向有强把控能力的人,技术可能很先进,但不一定符合市场需求。但是他对具体业务的把控力又太强了,容易把能给公司带来更多机会的人流失掉。

  一开始大家都踌躇满志,后来发现产品发布得如火如荼,每当真的问起来挣到钱了吗,大家就闭口不谈。B+轮融了几个亿,到现在一年了,作为国内甚至国际上都比较有名气的科技公司,本来谈好融资了,但受大环境影响,外资基金被切断了。公司之前会经常参展,今年已经没钱去了。

  被裁后我面试了10来家公司,中间希望我去的比较多。感触比较深的是公司里一些30多岁的同事,曾经是元老或中坚力量,被裁后很迷茫。有一个3月份裁掉的老同事,年底还没有想好自己该干啥。

  我本身经常会做一些规划,每隔一段时间会在招聘软件上挂出自己的简历,判断一下在市场上值多少钱,规划下一个目标。这次经历对我是有益的,让我知道求职首先要考虑好公司的发展方向,政策上的支持、靠谱的团队、创始人的风格都很重要。

  公司没了,人裁了

  暴风却始终没有正式通知过裁员

  程旭 28岁 暴风TV前员工

  去年12月份,本来应该发年终奖和季度奖,结果没发。暴风TV解释说,有资本进来,只是钱还没到账。之前就听说吉利要投资暴风TV,所以我们当时也没当回事。过完年已经3月份,工资被拖欠了4个月,外加年终奖和季度奖。其他费用报销发票也已经给了公司,我自己提前垫付了一万多,报销款到现在都杳无音讯。

  3月份,公司突然通知要签一份新合同。我知道我一签字工资就没了,所以没签。当时暴风TV说为员工签到新公司,公司以借款形式给员工工资打白条。结果那少部分签了新公司的人,最后也没成功拿到工资。

  其实,能不能拿到钱我最后已经无所谓了,我更多的是不甘心。跑深圳申请仲裁一趟,来回机票就要4000多,而且仲裁结果暴风TV也没能力执行。暴风TV到现在都没正式通知裁员,有的大区负责人在群里说了一声,员工就莫名其妙被解散了。公司没有给赔偿,连个说法也没有。

  因为缺货,今年年初公司卖了一批尾货,还把电商渠道的货也卖了。我们以为公司是真的没货,没想到我们离职不久,一批暴风电视的库存就放出来了,这批货没有通过暴风TV之前的经销商体系。公司说没有钱给员工发工资,那这批货的货款去哪了呢?

  前负责品牌传播的是我

  现在找媒体爆料索赔的还是我

  薛峰 29岁 无人零售公司公关

  我是一家无人零售公司的公关,今年上半年被裁员。听说公司新一轮融资被投资人放了鸽子,资金链出现了问题。裁员时每个部门会有几个名额,包括我们公关部。我们会被人力约谈,说的是如果我们继续待在公司,可能发不出来工资,相当于是变相裁员。

  当时我们很多人每天的状态,就是等着被公司约谈,整个公司的业务已经基本停止了。大家也没什么事情干,就坐着看同事们一个接一个进人力办公室,出来就被裁掉了。

  无人零售公司最后真的被裁成无人公司了。裁员是一批接一批,搞得人心惶惶。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今天你旁边的部门还坐满了人,可能第二天就搬空了。其实我也看到公司没戏了,但不想自己离职,因为这样就没有赔偿了。

  给我的裁员补偿拖了四个多月,人力各种理由推脱。到后来,人力也被裁掉了,我都找不到人去要钱。财务据说也没有了,反正没有人来解决赔偿的问题。我给媒体去爆料,但是公司已经没有人能出来回应了。

  我之前是公司的公关,负责品牌传播的是我,现在来举报前东家、找公司索赔的到头来还是我。其实我对公司是有感情的,老板创业也不容易,但我也要生活,辞退补偿三番五次拖延,我只能采取特殊手段。

  每天早上按时打卡

  然后去天台一坐就是一天

  马晓天 24岁 半导体设计公司测试工程师

  去年6月本科毕业后,我进了一家半导体设计公司做测试工程师,刚毕业的我废寝忘食,希望能在大潮汹涌的工业物联网领域成就一番事业,即便是从最基础的测试工作干起。

  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段日子,既羡慕当时心思单纯、勇敢拼搏的自己,又为身处浪潮中无法决定自己命运而感到可悲。

  我被裁员那天是星期一,前一天我在家抽空洗了攒了两周的衣服,平时忙到回家倒头就睡,所以那天感觉很轻松,心情也很好,到了公司后打算找开发的同学碰个头,安排新一轮的测试方向,半路被总监叫到了办公室,被告知我们那个项目要先暂停,个中原因并没有告诉我太多,只是说组里的人只有部分能留下,并暗示我提前打算。

  那一刻我已经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了,果然,下午人力就来找我谈话了,过程中我晕晕乎乎,什么也没听进去,什么也没答应,人力看我不在状态,就说明天再谈。我一夜失眠,就想清楚一件事,我的理想和规划被公司狠狠打击了,我一定要拿补偿。

  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和公司进入了拉锯战。人力希望我不拿补偿,但可以在其他地方多照顾我,而我态度强硬,协议不写补偿坚决不签。在那之后,上司不给我派活,同事也不敢让我继续参与,我每天早晨按时打卡,抱着一本书或是一个Switch,在公司写字楼的天台上一坐就是一天。

  一个月的时间,我通关了《塞尔达》,读完了阿城的《棋王》和郦波的《风雨张居正》,春花四月,天气渐暖,我内心的焦虑也越来越少,24岁的年纪让我不再惧怕,别人耗不起,我耗得起。

  我也没去仲裁,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最后还是见效了。公司给了我一个月补偿,签协议的时候人力还威胁我,但我笑着对她说了声谢谢,然后大步离开了公司,感觉那时起,我才算真正迈入了社会。

   裁员后遗症

  借给公司十几万

  别人被裁员,我根本不敢走

  林琳 27岁 教育机构项目负责人

  我们公司做成人教育。去年下半年开始,公司资金链出了问题,原本七、八十人的团队开始以各种原因“被裁”。但我们公司裁员的手段比较奇葩,公司不会主动裁你,目前为止,离开的人都是自己走的。

  最早意识到公司出问题,是销售团队被欠了3个月提成。有些销售开始去和公司说这个事,然后公司就以各种理由“架空”老销售。一边想着法逼他们走,一边老板亲自对接每个项目,然后把快谈成的单子交给新销售。有些地方上的项目,老板亲自飞过去对接,有些老销售到走时,都不清楚他的客户被老板亲自截了胡。

  我开始经历“被裁员”是在我问完上一个项目的奖金之后。公司给了2000块钱,说包括项目奖金以及年终奖。当初项目实施前定的是完成KPI拿3%的总业绩提成,有十几万,分到每个人手里也有几万。紧接着,我就开始进入“被裁员”流程了。

  公司说上个项目赔了钱,借机把“锅”让老领导背了,然后调来一个95年的小领导。同时,还把部门拆分,把一个业务交给多个同事同时插手。公司提前也不沟通,在晨会上直接宣布。搞得同事之间互相猜忌,人心惶惶。很多人受不了就自己离职了,现在公司剩下不到十个员工。

  最重要的是,我根本不敢离职,公司之前资金周转不畅和一些员工借钱,我刷了十几万借呗。当时我也不想借钱给公司,但是从主管到老板轮番谈话,不借钱给公司,工作都没法做。尽管工作氛围非常高压,但我根本不敢走,毕竟每月还要帮公司还钱。

  半年内被裁两次

  下一次我不会选择“网红公司”了

  王庆 30岁 在线教育公司研发

  2019年确实难熬,我在半年内被裁了两次。

  我是程序员出身,2015年硕士毕业时进入某互联网大厂做信息化研发,岗位并不核心。4年下来,人翻了几倍活儿一点没多,我其实也会担心岗位不保。

  果然,公司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裁员,到了今年年中,我们整个部门进行大调整,我的岗位直接被取消,我也只能离开。

  找工作的过程其实挺顺利,有两个大厂给我发了offer,但是我不想再去大公司做一颗螺丝钉,所以选择加入一家在线教育的头部公司。我看好这个赛道,也想体会创业公司的激情。

  入职之初我很兴奋,在技术方面确实学到了新东西,但慢慢的我也发现创业公司在部门协同、工作流程上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我们没有产品经理,也没有专人测试,产品上线的过程很随意,这样对用户非常不负责。另外,部门领导特别爱开会,10个小时恨不得有8个小时在开会,今天定好的方案两天之后可能又被推翻。

  我就在这种不适应中,熬过了6个月试用期,还给朋友发微信说“已成功上岸”。没想到,刚转正10天,我就被裁掉了。HR给出的理由是融资不顺利,公司资金吃紧。这也从侧面说明公司管理上比较混乱,如果从省钱的角度出发,是不应该让我转正的。

  我的经历听起来有点惨,但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我反而很淡定。这两次裁员前后,外界都有很多传言,每个人心态不稳,这个过程其实比靴子落下的那一瞬间更加煎熬。

  我第二次被裁时正好赶上某大厂互联网裁员风波发酵,HR很爽快地赔了N+1。算下来我今年拿到的补偿金就有十几万,所以短期内也不至于有太大压力。接下来我打算先陪家人好好过年,年后再找工作。

  这一次,我不会迷信于那些“网红公司”了,找个低调的公司闷声把钱挣了不好吗?

  第一次被裁拿法律硬刚

  第二次却向现实妥协了

  原鸿 27岁 影视公司剪辑师

  第一家是服务BAT的影视公司,进公司的第二年,突然严抓管理,公司也不续签劳动合同了。那时候我很佛系,就等着被开除,万万没想到,最初说好的高提成,年终到工资卡里的只有几百块钱。

  我还没来得及找公司,一个副总直接拿着离职协议对我说:“你走人,公司赔付你一个月工资。”我拒绝,和另一个同事决定申请劳动仲裁。当时的想法是,就算拿不到钱也要恶心死他。

  经过了申请两次仲裁,一次上诉法院,一次强制执行,堵法人,报法警,让法人上了失信名单,最终历时两年拿到了一年的工资。那一刻,还是高兴的,高兴法律可以帮助普通的劳动者,律师也很给力,对我们说,“如果不赔钱就把他弄进去”,但是我们内心苦啊,打官司费时费力费钱,最后的赔偿和成本比起来并没有多大收益。

  两年时间,从最初的委屈、悲愤,到开始积极准备、充满斗志,中期的受挫、迷茫,再到后期的顺其自然,听天由命。期间吃的苦和承受的压力,让我迟迟无法全心投入下一份工作,很长一段时间一想到这个老板就气到发抖。

  第二家公司,我刚入职就赶上影视寒冬。部门主管因为怕灰色收入东窗事发,自己主动离开了,随后部门经历了半年没有客户可做。裁员的套路又来了,公司副总约谈部门所有人员,“部门解散,赔偿你们一个月工资”,我丢给他一句话,“你先看看劳动法再跟我谈吧!”见我按兵不动,他开始给我甩锅,给我穿小鞋,耗了两个月后跟我说“赔付两个月的工资”。我,同意了。

  正义可能迟到,也可能缺席。大家都清楚,走法律程序劳民伤财,你只要不把人逼急了,没有人愿意走这条路。

  被裁了,才能停下来想想为什么这么拼

  张锋 29岁 电商代运营公司类目经理

  被裁员前,我在这家公司干了7年,从基础运营岗做起,先后做到店长、运营主管、类目经理,这个行业竞争激烈,被销售额压得喘不过气。今年八月,公司开始进行业务调整和人员盘点,裁掉相关的一些人手,而我就在里面。

  离职谈判、裁员补偿、工作交接等等都进行得很顺利,老板也很感谢我这么多年兢兢业业的付出,这次被裁员对我真正的影响在于,我终于能停下来好好想想我这些年到底为了什么这么拼命,如果不是被裁员,恐怕我永远都不会有自己停下脚步的一天。

  离开公司的那天晚上,杭州下了小雨,园区十字路口昏暗的路灯下面我站了很久,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心里特别空虚,过去很多年里要么是被生活压力赶着走,要么是为了一些东西奋力追赶,现在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找朋友喝酒,他说我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自我疗伤”,说我一直绷得太紧,处于崩溃的边缘,应该趁着这段时间好好陪陪家人,理一理头绪,到处走一走转一转,看看其他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这一休息,就休息到现在,有时候心里也很着急,觉得再不出去找工作就没人要了,但转过头一想又很抗拒原先那样的生活,我的积蓄还有不少,年纪大了,反而有点叛逆和任性,也不管周围人怎么看我。

  我只能确定,这次“喘息”让我又活了过来,以后的路怎么走,再慢慢打算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如果被公司裁员应该怎么做?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