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老赖榜、病床上受审、公司总部被堵门……这些首富们的2019年太难了!

  2019年的财富版图上,血雨腥风的意味比往年更加浓重。

  一大波曾经风光无两的商业巨子,或者陷入流动性危局,或者投资不利被合作伙伴告上法庭,还有的科技新贵,虽然登上一个摩登都市首富的宝座,但仍然深陷山寨假货的漩涡中难以自拔,更遑论成为受人敬仰的商业领袖。

  首富,不仅意味着财富的巅峰,更是对一个地区、一个行业起着正面引领作用,肩负着沉甸甸的社会责任。

  这些正在经历事业至暗时刻的首富,或者由于对时局的错判,或者对自身实力的高估,或者行业的重整,或者自身发展模式的先天制约,尽管情况各异,但是仍有各自共性:如果不能谨守自身行业的边界和法制与道德的边界,首富很可能滑向“首负”。

  2020年即将到来,新的纪元正在徐徐展开。在未来的财富磁场中是否还有他们曾经勇敢的身影,我们期待着。

  1. 曾经豪言欠千亿都还得起的河北首富杨卓舒,躺在病床上受审

  杨卓舒曾经侃侃而谈,在其卓达帝国崩溃后,杨卓舒父子投案自首。后在一病房内受审。

  提起首富,除了马云、马化腾这类全国首富外,各地甚至各行业都有首富的说法。盘点一下2019年过去一年的有过首富头衔的人物的人生遭际,让人颇感唏嘘。

  如果要评今年最惨首富,曾是河北首富的卓达集团创始人杨卓舒要算一个。早在2001年,他就以50亿身价排在中国富豪榜第15名,成为河北首富,那个时候比王健林、许家印、马云等人都有钱。为了解决企业融资,卓达多年来采用民间融资方式,维持其表面繁荣。

  在其敛财术被曝光后,站在聚光灯下的杨卓舒豪言:“与俄罗斯签署6000亿人民币保障房订单”,“1000亿也只是小钱,还得起”、“反对卓达就是反对普京“……可惜,饶是如此大的胸襟,卓达的敛财术还是维持不下去了。上半年,杨卓舒父子投案自首。

  最近,卓达在石家庄一家医院的病房里受审。医院里,是人头汹涌的卓达非法集资受害者。

  2.辉山乳业股价跌去近9成,辽宁前首富杨凯登上老赖榜

  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

  两年前,一家东北上市公司,叫做辉山乳业,老板曾是辽宁首富,名下80多家公司,有员工4万多人,被称为东北最大民营企业。后被美国做空机构发布沽空报告后,各家银行前去审计调查,发现辉山乳业数据造假严重,股价暴跌了85%,随后,股票停牌,直到今年12月18日晚间,被港交所取消上市地位,俗称强制退市。

  股价崩盘之后,2017年12月7日,辽宁省盘山县人民法院公布,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榜。数据显示,辉山乳业重组遥遥无期,背负高达42亿债务。

  媒体近日实地探访发现,伴随辉山乳业陨落的,是曲终人散。辽宁沈阳辉山经济开发区辉山大街99号,是辉山乳业的原办公地址,该厂区已遭废弃。

  一场冰雪之后,这里厂区荒芜人迹,更显破败萧瑟。

  3.山西首富“魔咒”,或被限制出境,或质押全部身家,或远遁美国

  麻烦缠身的山西首富们:李兆会、邢利斌、姚俊良和贾跃亭

  山西首富,曾经有无上的尊荣,但而今几乎成为一个没人愿意戴上的魔咒。

  豪掷7000万嫁女的最高调山西首富邢利斌,联盛集团董事长,后来随着煤炭价格下行,债台高筑之下,邢利斌最终资不抵债。

  山西最年轻首富李兆会迎娶明星车晓后没多久,钢铁生意风光不再,2017年12月,上海高级人民法院网消息,李兆会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限制其出境。2018年11月10日报道,李兆会陷入涉及总计2.16亿元的追偿权纠纷案,被列为失信人。

  最新登场的山西首富是美锦能源董事长时任山西首富的姚俊良家族。而姚俊良的存在更是进一步印证“山西首富”真的是个魔咒头衔。在今年5月发布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上,姚俊良家族以102.3亿元身家蝉联山西首富。但与去年相比,其财富缩水了118亿元。在财富缩水的同时,姚俊良离“老赖”也仅有一步之遥,于今年6月先后2次被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而另外一位可与山西首富媲美的山西人、“下周回国”贾跃亭贾会计,也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申请破产,被指“毫无信用”。

  4.上海滩新首富、拼多多创始人黄铮,频频被消费者和商家堵门

  今年以来,多路维权大军多次来到拼多多总部维权,上海滩新一代首富黄铮心里,一定不是滋味。

  “我挺有信心地在这里讲,如果就论纯假货的话,我觉得我们平台比例不高,你去一件一件地看好了,很多商品连谈论假货的资格都没有,它也没标牌子……”这是去年拼多多爆发假货危机后,拼多多创始人黄铮出来回应的“山寨不是假货论”,引发更大一波舆情。

  但是,争议归争议,在今年11月的福布斯富豪榜上,黄铮仍以1499亿的身家成功跻身上海滩首富,风头无两。

  说出来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一个中国最摩登的都市的最有钱的人,他名下的核心资产,居然由如此庞大的假货、甚至连假货都不如的货品支撑着巨额交易。也难怪有评论说,拼多多的出现,让中国的打假事业倒退20年。

  今年年中,来自全国各地的维权大军再次将拼多多总部送上头条。 “拼多多,还我血汗钱!”“拼多多无理由侵占商家资金”、“拼多多包庇商家诈骗“等标语满天飞。分析媒体报道可知,维权者中有诈骗受害者,也有被扣押巨额款项的商家,还有在拼多多遭遇商家诈骗的消费者。

  拼多多声称维权的商家是售假商家,但是部分商家称在并未售假的情况下被拼多多扣押款项,让外界对拼多多的盈利模式产生质疑。

  此外,商家售假理应被处罚,但拼多多的处理方式格外清奇:不经政府及司法部门处理单方面扣押全部货款,而且,还是在交易达到较大数据之后才采取措施。吃瓜群众质疑:这是“打假”,还是“吃假”?

  此外,拼多多今年也曾遭遇平台为网络赌博提供洗钱通道等传闻的困扰,也让公众不得不对这个看似文弱的上海滩首富重新打量。这样的上海滩首富,不知网友怎么看?

  5.果汁大王朱新礼,负债百亿成“失信人士”

 朱新礼

  2019年12月初,朱新礼由于未按期向合作方履行给付义务,收到了限制消费令。消息很快传开了——著名的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成了老赖。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老赖的帽子戴上就不容易摘。又过了几天,朱新礼作为代理人的德源资本旗下41亿元人民币资产遭到法院冻结。

  据统计,2019年以来,朱新礼先后四次由于个人运营的企业失信而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并发放了限制消费令。

  朱新礼在企业圈有不少段子。1997年朱新礼初来北京不久,就带领汇源以7000万元夺得央视新闻联播5秒标板广告权,而当年汇源的收入都不及7000万元。他说过:“怕风险,一辈子也成不了大事。

  此外,“企业要当儿子养,当猪卖”的说法也让朱新礼背上了“唯利是图的商人”标签。但朱新礼一度很委屈,他说:从没想过卖汇源。

  2008年,可口可乐以两倍溢价收购汇源果汁被叫停后,朱新礼欲建起更加庞大的果汁王国,投入巨资打造全产业链企业。但激进的产业布局让汇源遭遇资金困局,无奈之下,朱新礼想依靠借新还旧与资金期限错配解困,却落得个人和企业双双陷入债务泥潭。

  果汁大王的朱新礼的2019,过得可能并不如果汁一样甜美。

  6.王思聪还钱!前首富王健林之子的投资败局

  王思聪投资的熊猫直播,曾是2018年的明星项目,但今年这个项目黄了,国民岳父连飞机都不能坐了。

  当年,还是中国首富的王健林对着儿子王思聪大手一挥:给,这是5个亿,拿去练手!我允许你失败两次,亏掉我再给,如果再失败,你就乖乖回万达上班。

  拿了老爷子5个亿的王思聪果然不负众望,一路投资,买买买,资产水涨船高。2018年,还顺势投资熊猫直播,成为王思聪的明星投资项目。但是今年,熊猫直播流年不利,连连被各路合作伙伴告上法庭,先后被北京、上海两地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涉及资产近1.5亿!

  不差钱的公子哥连连被限制高消费,高档酒店不能住,高铁、飞机不让坐,这日子让国民老公咋过?投资项目暴雷,合作伙伴亏得裤衩穿不起,国民老公,你得负责啊。舆论声讨:王思聪,还钱!这个中国最高调富二代灰头土脸。

  11月23日,老网红王石还不点名地讽刺了一下王思聪:“你现在拥有很多财富是有问题的,在网上非常有财富的这种二世祖,显得很活跃的,你看看这个结果。”

  7.三年前豪言将“东方金钰”从100亿人民币做成100亿美金的云南首富赵宁,今年递交了辞职报告

  赵宁。曾经豪言让东方金钰的百亿市值从人民币变成美元,而今却遭证监会调查。

  这位云南首富被社交媒体称之为老赖中的“战斗机”,因为他被15次列进了老赖的名单里,这个人就是东方金钰的董事长赵宁。在2019年四月中旬,东方金钰发布了财务报告,其中已经有40.61亿的逾期债务。

  从赌石发家,到赌对了东方金钰上市;从联手徐翔赌输在暗箱操作上,到押宝翡翠原石几近赌垮上市公司,云南前首富、东方金钰董事长赵兴龙的人生离不开一个赌字。

  被称为中国翡翠第一股的东方金钰上市十年后,赵兴龙淡出董事长之位,其子赵宁担纲新一任董事长。2016年底,赵宁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希望三至五年内,努力将东方金钰100亿市值的货币单位变为美元。

  一个名声显赫的翡翠大王,在2019年伊始遍遭遇债务危机、股价暴跌、市值缩水、被立案调查、重组失败……其掌舵的“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陷入多米诺骨牌式的困局。赵宁本人,也从云南首富变成老赖,东方金钰旗下几无财产。

  今年7月,赵宁曾被证监会调查。8月,38岁、正值壮年的赵宁宣布辞任董事长,辞职的理由竟然是:身体不好。

  赌石发家的赵兴龙,大概没有想到曾经如此坚实的翡翠王国,会像今天这样一地鸡毛。

  8.“快递之乡”桐庐首富朱宝良被抓,“快递梦”成噩梦

  浙江桐庐,被称为“快递之乡”,快递业“三通一达”创始人,均出自这里。曾是桐庐首富的朱宝良,也曾押下身家性命,依靠快递业再次走上人生巅峰。

  1962年出生地朱宝良是杭州桐庐人,从摆地摊起步,一路创办红楼集团,开启资本市场上的狂飙突进。他9000万拿下浙江富春江旅游有限公司的近半股份,又拍下距离南京夫子庙仅500米的新浪潮广场长期使用权,还成为兰州民百大股东,最终成为实际控制62家公司的商业大亨、桐庐首富。

  2012年,朱宝良眼见得多个桐庐同乡在快递市场上呼风唤雨,也做起了快递梦,投入巨资成立“国通快递”。但梦醒时分,朱宝良不得不国面对通快递举步维艰的惨景。

  12月10日,兰州民百发布公告称,实控人朱宝良因个人原因,被桐庐县公安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一句话,朱宝良被老家的公安抓了。

  12月12日股市收盘,兰州民百报4.66元/股,市值36亿元,股价较2019年高位下跌58.61%。

  9.海南高院副院长张家慧被举报身价200亿成“法官首富”,年中落马

  除了各地商界首富,在体制内还潜伏着隐形首富。这个被举报出来的海南高院副院长张家慧,被长期举报身价200亿。民间的举报引起上层注意。5月31日,官方正式发布消息: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简称海南高院)副院长张家慧落马。

  当天晚上,海南省委政法委发布消息称,张家慧同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消息还提到,张家慧的丈夫、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迪纳斯公司)实际控制人刘远生涉嫌违法犯罪接受公安机关侦查。

  作为一名在司法系统深耕了29年的法官,张家慧曾经在学术和业务上都顶着光环。她是西南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在中国社科院从事过博士后研究,也是最高人民法院评选的150名全国审判业务专家之一。

  张家慧长期把持海南高院民事与执行业务。据举报,他们夫妇涉嫌司法搭台,商业唱戏,在疯狂敛财的同时,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

  可惜,尽管张家慧夫妇认为靠着自己对法律的熟稔,可以巧妙避开调查,继续在商业征程上创造辉煌,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戴着“法官首富”的高帽,张家慧还是重重地跌落神坛。

  10.成为宁波首富仅247天后,熊续强的银亿集团今年6月申请破产

  身处鲜花和掌声中的宁波首富熊续强,一定没有想到自己重金押宝的汽车业,会将自己拖入无底深渊。

  熊续强曾是宁波当地数一数二的地产商。他通过股权交易,名下实控3家上市公司。2016年,他带领银亿集团以120多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三家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的ARC、日本的艾礼富和比利时的邦奇。

  但他没想到的是,他从地产转型汽车,四处借债支付收购款后,汽车市场很快经历急剧变化,汽车销量从峰顶滑落。银亿汽车零部件业务大幅滑坡,而其主业房地产业务也大降。

  熊续强创造了从成为首富到破产的最快世界纪录:从2018 年以 295 亿元的身家被评为宁波首富,到2019年6月银亿集团及其旗下上市公司ST银亿申请破产重整,仅仅用了 247天。

  作为宁波最大的房地产企业,银亿破产震惊全国。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银亿的市值从 2018 年年中的 400 多亿元,缩水至现在的不到 70 亿元,跌幅超过 80% 。大量到期债务难以偿还。

  当宁波人担心熊续强会跑路时,熊续强说:“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

  9月15日晚间,ST银亿对外披露,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熊续强等人一同被立案调查。

  此时,熊续强想跑,也跑不了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上老赖榜、病床上受审、公司总部被堵门……这些首富们的2019年太难了!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