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长江,全面禁渔开始

董倩:大家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我们先来看一张图片,图片上的这只鱼叫做长江白鲟。他不是一个普通的鱼,他被称作是水中老虎,中国淡水鱼之王,他是世界上十种最大的淡水鱼之一,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宝级的动物,就在今天有一位一直研究白鲟的科研工作者发表文章说,这种动物已经功能性的消失了,那么灭绝的背后是当然和生态环境分不开的。

如果我们观光关注这一种鱼的话,可能感受并不是那么的强烈。但是假如我们把这些年功能性消失的一些动物都连在一起看的话,你看白鳍豚二、零零七年就被宣布功能性灭绝,中华鲟在葛洲坝截流初期两千多位,现在到二零一八年还不到二十位。离灭绝不是很远了,那么长江江豚二零一七年,数量仅存一千零一十二头。当这些数字同时出现在您面前的时候,当然,我们就会觉得触目惊心了。他们的不断的减少,甚至功能性灭绝,当然是与他们所生存的。这个环境密切相关的,面对这样的珍惜的宝贵的动物不断的减少,我们能怎么办就在今年一月一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政策,就是长江流域重点水域正式实施十年禁捕或者永久性禁捕。今天,我们就来关注这项政策。

对于人对于鱼的影响,手持渔船牌照留一张合影,将捕捞到他最后一碗鱼搬上岸,陪伴多年的渔船。马上就要配送去拆解、销毁二零一九,二零二零。对于湖南岳阳县生活在长江边的渔民们来说,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告别。

安徽巢湖一样的告别也在进行。五十多岁的王贤文在长江从事渔业生产已经三十多年。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号下午,他起完最后一碗鱼,就与妻子驾驶渔船归港。

二零一九年的。最后一天,在长江流经的无数个地方,从事渔业生产的渔民们,都需要与自己的渔船告别,寻找新的生计,开始新的生活。

来自农业农村部的消息从二零二。零年一月一号开始,长江将实施长达十年的禁渔计划。第一步是自二零二。零年一月一号零时起,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三百三十二克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要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第二步是最迟在二零二一年一月一号零时起,在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滁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以外的天然水域,实行暂定为期十年的常年禁捕期间禁止天然渔业资源的生产性捕捞

事实上,二零、一、八年,上海就已经完成全面退步,而湖北则是从二零一九,年一月一号起,首先完成了八十三个保护区的全面进步。而此次农业农村部的通告,共涉及十四个省市,其中需要实施全面退补的为十个省市近二十八万渔民,其中湖北、湖南、安徽、四川、江西、江苏六个省涉及到的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均在三十个以上。

吴海:为了促进长江鱼类更好的修养生息。从二零二零年元月一号起,在禁渔期内禁止一切生产捕捞,所有的捕捞行为都是非法捕捞行为,并将从严从重给予打击。目前我县正在落实退捕政策。所有的捕捞渔民全部退捕杀,为我县长期进步提供了保障。

事实上,二零一七年,中央一号文件就提出要率先在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实现全面进步。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原农业部公布,需要实施禁捕的保护区名录,决定从二零一八年一月一号企业率先在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三百三十二个水生生物保护区,逐步实施全面禁捕。

二零一八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这是我国在国家层面针对单一流域出台的第一个水生生物保护方面的文件明确提出到二零二零年,长江流域重点水域要实现常年禁捕到二零三五年,要让长江流域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

二零一九年初,农业农村部、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发布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这也是最终实现长江禁捕极其重要的一步。

于康震:要积极稳妥的引导退捕鱼民,就业,专业,创业。有效保障就业,困难渔民,的基本生计,确保退捕渔民转得出,稳的住,能小康。

董倩:长江流域有多少代人是世世代代,就是以捕鱼为生的。但是进入到这些年,应当说,长江流域可补的水资源是越来水生资源是越捕越少,鱼呢,是越捕越小,农民、渔民是越捕越穷,资源也是越捕越糟。那么应当说,长江的捕捞业进入到了一个死胡同。面对这种状况,所以出台了这样的一个禁渔十年甚至永久性济鱼的,这样的一个政策。那么我们也看到这个零六年的时候,中科院水生所的曹文宣彦院士就已经建议要进行这种十年,甚至更久的捕鱼。如果从零六年开始算起,到现在已经十四年的时间过去了。可见得它的出台也要考虑的很多因素之多之难。我们不妨再看一下这样的一个时间表。

是从今年开始,一月一号开始最迟到,明年的一月一号起就要全面的实施。这样的一个济鱼的政策,那么我们接下来就连线一位专家,他是曹文宣院士的研究团队的成员。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研究员刘焕章刘先生。首先,您听到这个消息,当然会很高兴,因为毕竟曹苑饰已经提了很多年了。这样的一个政策,对于长江流域的水资源,他会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影响,或者说他是否具有转折性的意义。

刘焕章:呃是这个样子的,这个呃,就像刚才说到了曹先生是在零六年的时候就已经提出来。希望能够禁捕。现在的话,我们知道这个消息的话,应该说是呃,非常的高兴啊。因为这个这个从总体上面来讲,千百年来人们的观念都是呃,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都是进行捕捞的。但是到现在来讲的话,我们这个长江里头的鱼已经是不能够再去养活渔民呐。还需要进行这样的一个保护。当然,这个保护这个,这个是非常不容易的,涉及了很多方面的。但是我们相信就是,通过这个禁捕的话,应该会有一个很好的一个效果,所以这个是非常不容易非常根本性的一个转折变化。

董倩:刘先生,其实我们当关注去保护长江流域里面的鱼的时候,同样也要保护这些捕鱼为生的人。因为有这样的一个数字,就是涉及全面禁。我和十年禁捕的是十四个省市,其中需要全实施全面退补的是十个省市,涉及到二十八万的渔民,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那么接下来与我们要保护渔民怎么保护,那么说到保护我们怎么安置渔民,他们常年就在水中生活,现在要上岸了怎么上岸,怎么去保护他们。

刘焕章:确确实实的,这个要经营鱼的话,最大,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渔民的安置问题。我们从我们了解的情况,从我们了解的一些试点的情况来看呢。对于渔民的一些安置的话,我们觉得可以一个的话,就是让渔民边捕鱼为养鱼。现在国家对于养殖方面的也有一些政策,上面也可以进一步加强一些政策,让你们去养鱼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渔民他除了养出了这个捕鱼之外一。有可能有一些有呃,其他的一些一技之长的可以去啊,鼓励他们呃创业。或者说是通过一些到一些鼓励他们。做其他的,这个转行做一些其他的一些产业的东西,然后还有一个就是,我觉得应该应应该鼓励的一个方式的话,就是渔民他很多他都在水上面。他对于这些操作还是比较熟悉的,我们呃建议的话,他可以有以前的捕鱼变成是关于赋予这样的话,也是一个呃,这个转产企业的一个变化。同时对鱼类保护鲸鱼来讲的话,也是一个很好的一个措施效果吧。

董倩:嗯,刘先生,这就是这就牵涉到几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一个是钱,一个是培训的时间,短期内能不能。能跟得上

刘焕章:这个这个总体说来,应该应该应该应该问题不是蛮大,特别是多方面的,来配合的话应该是的,因为本身对于明,他在这个。呃,这个在水上面的,这些方面的技术,他们还是很很熟的,而且真正的要是说把这个渔民发挥起来的话,他们更加的熟悉。知道哎,是哪些人怎么偷捕哪些人,怎么怎么怎么样这个这个应该是很好的一个措施手段。

董倩:还有刘先生有一个问题啊,就是以往我们国家虽然没有实行这么漫长的禁渔政策,但是每一年总是有有相对集中的月份三个月四个月,甚至也许会更长的时间去禁鱼。但是效果是什么呢,你进你的,我偷偷补我的。那么现在这个十年漫长的一个期间内会不会仍然出现。这样的一种现象怎么避免。

刘焕章:这个是这样的,就是呃。以前确确实实的这个禁渔期间,呃,有头骨的进去之后又跟他强度的一个捕捞。那么这个十年的进步的话,是一个漫长的一个过程是是是必须的,希望有这样一个效果。但是除了禁捕之外,实际上从四点的情况来看的话,就是一方面是禁捕渔政部门要管你要疏导渔民转产转业。另外一方面,这个也需要多个部门的协作,特别是跟公安部门的协作,要从法律的这个角度就是呃头捕鱼啊,或者是到捕鱼呀,就都要运行的,这样才能够有威慑力,有政治力,才能够让这个自豪到一个好的实施。

董倩:没问题,谢谢您非常感谢。待会儿有更多的问题联系您。刚才我们说到十年的,这样的一个禁捕期,我们首先关注这个十年够不够,接下来再关注十年之后又该怎么办,继续关注。

作为亚洲第一长河流经中国的十一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长江昔日的荣光已经被长江里快没鱼了,长江病了。这样的声音所取代。而作为长江中下游的主要支流之一,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一方面,环境保护已经取得共识,另一方面涉及到具体问题,禁捕压力可想而知。

张金保:目前鄱阳湖的进步已经进入到就起步阶段。30号江西省下了江西省的重点水域禁捕的通告。按照这通报要求,已经在推进。鄱阳湖是按照坚果通告的要求。这分两个阶段,鄱阳湖里面有四个,首先是有保护区这四个保护区的面积占鄱阳湖,总体是总水体的面积接近百分之七十,二零二零年一月一号之前,就要开始全面进步。另外,在百分之三十左右的水域,我们也争取统一拉走禁捕。退捕的程序就不用等到二零二,一年一月一号了。

事实上,在此前十多年间,鄱阳湖一直坚持每年在鱼类产卵期开展三个月的禁渔期,而这一次则是全面进步。

张金保:原来在三个月的禁渔期,虽然有比较好的保护效果,谈效果还不够。我们要完成的退捕进捕的任务数。所一万九千四百九十九,占全国总任务的百分之一十七左右。

仅在鄱阳湖进补就涉及到十多万渔民,这其中无田无地,只能靠捕鱼为生的专业渔民有九千五百九十三户,占整个禁捕任务的将近百分之五十,

张金保:我们的渔民的群体高度集中,我们有五十五个专业渔村,其中的话,我们整个鄱阳湖周边的九个重点县。他们所要完成退捕,禁捕的任务是百分之九十以上。另外的话,像我们三个贫困县。鄱阳余干多少这三个线的退捕金补任务就超过了整个任务的一半,

长期以来来鄱阳湖,因为生态资源比较好,渔民捕捞收入相对较高,从二、零、一、五年到二零一七年,当地对一百户渔民按照专业抽样调查的方式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每户渔民的年收入超过了九点九万。

张金保:九点九万。你想想看,我们九点九万,按我们农户渔民一家。我如果思考了,每人均九十二点五万,如果是五口人,就人均差不多两万,远高于我们的就是江西的农民人均收入渔民转产转业比较困难。由于我们的渔民大部分是集中在四十五岁到55岁之间,他们一辈子是你付捞为习惯,他们甚至有时候才船上走路比岸上走路还更加便捷。

此外,渔民居住的地方相对偏远,鄱阳湖上还有一些孤岛,渔民常年靠船与岸上对接。在全面进步推开后,针对他们的配套政策也要随之展开。

张金保:比如说我们利用中央财政的资金,把渔民的生产工具如船如网钩,这些等于生产工具予以回收。第二,我们在社保上能够按照专业渔民建业渔民不同的分数的那个情况啊,把让他们进入到作为困难群体,享受核实的社保。第三,我们的话禁捕退捕坚持的第一县,为他争取筹措资金。解决他一个临时新的生活补贴,第四是我们在社保、就业是要按照每一户渔民要得到宣传,得到培训,要根据他的做法和他的意愿,尽可能给他提供核实的工作岗位。

董倩:所在涸泽而渔,长江流域的这个水资源当破坏起来是容易的,但是重建恢复起来,当然要经过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接下来我们继续来连线刘先生、刘先生,刚才我们说到这个十年禁捕,从您专业的角度来说,十年可以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修复作用。

刘焕然:这个十年之所以提出十年的这个原因的话,曹先生当时考虑就是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讲,很多鱼他的这个。呃,新成熟了,时间可能三年、四年、五年,那么十年的时间的话,这些鱼有可能能够变成三两代三代四代,那么鱼的话应该可以有一个。呃这样的一个恢复,但实际上的话,有些鱼可能能够得到一个恢复啊,肯定会有一定的效果。但是整体长江生态的恢复的话,这个可能还要看实际的一个效果,要根据实际的一个情况来监测吧。

董倩:什么叫实际情况来监测。

刘焕然:是这样的,这个呃就珍惜长江的情况来说的话。他,呃,就我们了解的情形来讲,很多地方这个呃,他确确实实是由于捕捞的原因,造成了他的这个呃,这个鱼类的。这个资源的一个破坏俄经济。进行这个呃,进行了这个进补之后啊,可以明显的看到有很多的鱼类来进行一个恢复,但是实际上有可能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其他的。这个像刚才说到的,呃,有些渔民可能管理上面的问题啊,或者还有其他相关的一些问题。另外一个这个,就整体上面来讲,将来的恢复的程度会怎么、怎么怎么样我们现在只是一个科学的一个预测实际的过程需要这个根据这个情况,同时在不同的情形下,也应该在不同的水域,采取一些不同的一些措施。

董倩:嗯,刘先生,我很感兴趣的事就是十年禁渔期之后呢禁捕期之后呢是又开始跟以前一样,还是说会有新的不一样的,这种捕捞的方式。

刘焕然:是呃呃,这个刚才说了曹先生的建议的话就是说,我们之所以禁渔,目的还是希望将来得到应得,到那个资源的一个利用我个人认为的话,在将来的情形下,特别是像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或者相关的一些重要的区域,这个可能需要长期的一个。呃,禁止捕捞,有一些区域有一些可人工孔坑的湖泊呀,或者怎么怎么样,这些地方可以适当的进行人放天养的,这样的一种捕捞的形式进行合理的一个利用。

董倩:那您很简很简短的告诉我们,就这十年,对于恢复长江的水资源来说,会起到一个什么样关键的作用啊。

刘焕然:在在一些长江干流啊,或者大型湖泊啊,这种自然的环境里头,我我,我认为应该肯定会起到一个非常非常明显的一个作用。当然,整体上面来讲,这个长江里头,他毕竟还存在有其他的各种各样的一些威胁,一些因素,不能够说,我们单纯的只是说呃金鱼之后就什么什么,什么事情都能够解决了。还有其他的很多的一些措施,也应该跟上来,包括污染的治理,包括这个,像一些水库的生态流量的保证等等一系列的一些措施吧。

董倩:好的非常感谢刘先生。老百姓经常说一句话出来混总得要还的。那么长江也是我们曾经对长江那么悔过。所以到现在,我们就应当拿出相当的精力和耐心,去让他有恢复的时间。希望十年过去,渔民能够,很好的安置,鱼能够重获生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长江,全面禁渔开始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