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青年90,00后的爱与怕

  青年节刚过,今天就来聊聊青年。

  网上有一个段子,讲“成名要趁早”:牛顿23岁创立“微积分”,特斯拉24岁发现了交流电,爱因斯坦26岁建立“狭义相对论”,爱迪生29岁发明留声机,马克思30岁发表了“共产党宣言”…

  在任何一个社会里,20-34岁之间的人,都是中坚力量,代表了整个社会的活力和未来。第二次工业革命带来的开拓性变革,源于年轻人对科学和工业的热情;而文艺复兴,则是因为有一群年轻的艺术家。

  日本这几年的沉寂和衰败,被大前研一称之为“低欲望社会”,归因于日本年轻人的无欲无求,就说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吧,他们不想穿名牌、不想吃大餐、不想住大房子、不想开好车,追求“断舍离”“极简主义”,生活范围不出5公里,对升职加薪也没有什么动力。日本的小汽车连年销量下滑,经济低增长率,少子化问题更是严重…

  今天中国社会,对年轻人也有很多批评,甚至质疑。但这种批评与邻国的“低欲望社会”有很大不同,主要是来源于社会变革和商业进步带来的“代际差异”:

  比如说在工作上,上一代人喜欢择一而终,一份工作干到退休,今天的青年很可能一言不合就离职;

  上一代人动手意愿更强,生活中修修灯、修修车,现在年轻人东西坏了就扔;

  上一代人爱存钱,新一代人爱消费;

  上一代人工作为了衣食无忧,新一代人工作要看心情和喜好。

  人们总是担心,年轻人会不会是“垮掉的一代”?实际上,任何时代都有这种担心,但每一个时代,不都较之以往进步了吗?

  近30年里,随着社会飞速变革,青年人的爱与恨、追求与焦虑,也随着时代改变。而这其中,也始终有一些不变的东西。

  80—90年代的青年:

  爱拼搏、爱自由,怕穷、怕失去保障

  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社会上到处透露着自由和闯荡的气息。当时,随着一声炮响,中国第一个对外开放的工业园区——蛇口破土动工。无数年轻人,奔赴蛇口寻找机会。

  那一代的年轻人,他们爱奋斗、爱拼搏,不怕苦、不怕累。他们最怕穷,因为穷怕了,怕生病,怕失去对家人的保障。

  在商业领域,谁能理解那个时代的热爱与焦虑,谁就能在巨大的机会风口上成长起来。

  中国平安就是这样一个很好的例子。蛇口工业区建立初期,一些安全事故造成工人受伤,从而失去生活保障,这需要工业区想办法去解决。于是工厂开始给员工缴纳养老、医疗等资金,几年之后,到1985年的时候,汇聚了大量统筹资金,这些钱将来用于支付职工退休金,但是钱只是放在银行里,肯定是要贬值。还有一部分投资了领带厂、丝绸厂等,但收益很差,且十分不稳定。大家忧心忡忡,担心退休之后,自己的养老金能否足额发放。

  马明哲理解了这一时代情绪,于是就想仿照香港模式,创办一个商业保险。一开始这一提议遭到了反对,因为当时的保险是垄断的。几经奔波之后,直到1988年,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保险公司中国平安成立。

  如今的平安成了中国企业界的龙头。正是因为理解了那个时代的诉求,理解人们的焦虑,才能做到真正有价值的帮助。

  上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前10年的青年:

  爱物质、爱世界,怕苟且和落后

  这是一个国门渐开,开眼看世界的年代。“春江水暖鸭先知”,青年人最爱出国旅游,崇拜洋品牌,去逛文艺空间,爱跟朋友去肯德基,爱去星巴克拍照……

  人们说这一代的青年,有点“崇洋媚外”。财经作家吴晓波把这一代青年称之为“追光者的一代”,因为他们看到国外高楼大厦,漂亮的城市夜景,看到国外的产品质量那么好,跟自己国家的产品差距那么大,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在那个时代里,兴起过日流、韩流、中国台湾风、中国香港流,那时候中国的公司,不取个别人一下子看不懂的洋名字,都不好意思对外宣传。

  当时又赶上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弥补“信息鸿沟”,另一个是带来“认知放大”。

  “信息鸿沟”就是填补了城乡信息差距、弥补了受教育者和未受教育者之间的信息差距。而“认知放大”,就是互联网中的马太效应,越是头部企业,越是头部产品、明星就越受到关注。

  创业成功的就那么几个,一夜暴富的也就那么几个,买得起保时捷和LV的人也并不多,要不然怎么会成为热点和流量新闻呢?互联网放大了这些认知,也造成了普通人心理上的自卑。

  在这种“认知放大”之下,人们的攀比心理就起来了。所以那时候专家学者,就批评年轻人爱物质、爱追风,甚至担心这一代人被“物质毁掉,丧失了心灵和精神上的追求”。

  当然,今天回过头来看,物质并没有毁掉那一代年轻人,相反,正是那一代人,成为了今天中国社会的顶梁柱。中国航天、探月、潜艇、5G,哪一个大国重器领域,不是那一代人探索出来,打下的基础呢?

  但这就是那个时代的怕与爱。怕苟且、怕落后,爱物质、爱世界,但骨子里却是自强不息,不停止进步。

  今天来看,年轻人“追求物质”没什么不好,相反,这反而促进了商业社会的进步。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在200多年前的《国富论》里,早就说明了这一道理。人的本性是利己的,追求个人利益是人民从事经济活动的唯一动力,经由价格机制这只“看不见的手”引导,人们不仅会实现个人利益的最大化,还会推进公共利益。

  可惜,多少年后,人们才意识到这一道理。董明珠在一次演讲中,炮轰说:“哪个产品好,就应该用哪个产品,就像过去几年,我们很多人去买马桶盖跑到日本,买电饭煲跑到日本。中国饭煲企业为什么不能担当起来?…你要骂,骂你自己,因为你没有做出足够好的产品。”

  所以说,追求更好物质、更美好生活的动力,推动了社会进步。

  那个年代是科技爆发的年代,也是中国人消费需求全面释放的年代。从企业的角度来看,所有未来的成长收获,往往是来源于高瞻远瞩的布局。我记得2008年时,中国平安就提出一个观点,要让科技引领金融,并且金融服务要融入客户的“衣、食、住、行、玩”等生活场景。

  而真正理解那个时代,能与一代人情绪共鸣的企业,都在厚积薄发。

  沿着爱与怕的路径,后来中国无数扎实的企业,华为、腾讯、中国平安等崛起,用好产品和硬实力填平了民族的自卑感的缺口,更给那个时代,增添了些许温度。

  当下的90后、00后:

  爱个性、爱美,怕孤独、怕不健康

  回过头来看就会很清楚,今天青年90后、00后,他们的爱与怕,他们的文化和消费价值观发生了很大变化,这实际上是在上一代人填平了过往诉求的基础上的进一步更替,所以会有“代际差异”,而这正是社会进步的必然。

  今天的商业环境变了,青年们对事业的抱负也变了,很多人进了大厂996,也有很多年轻人宁可送外卖也不去制造工厂。

  上一代青年为了物质奋斗,而这一代人为了热爱、美、健康、享受生活而奋斗。

  这其实就是当代青年的爱与恨的地图。沿着这个地图,根据腾讯等相关智库的研究,年轻人有几个趋势。

  比如怕孤独,再加上单身的人越来越多,萌宠经济这几年很火热。很多人自己不生孩子,把宠物猫、宠物狗当成自己的孩子。

  比如爱美、爱玩,带动了“悦己消费”和“颜值经济”,这几年火爆的扫地机器人、戴森卷发棒、一些新型保健品,还有好看的小熊萌家电等畅销,都是年轻人为了“让自己过得好一点”,有的企业甚至增长了1500%。

  比如,“怕老、怕死”,所以健身馆越来越火热;

  缺刺激,带动了公园经济火热,很多年轻人坐过山车、攀岩……

  看到这里,很多人会说,真羡慕这一代青年,衣食无忧,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为什么这一代人还有那么多不满呢?

  以上说的是年轻人的热爱,但每一个时代,都有这个时代的焦虑。

  这个时代最大的焦虑就是现实追不上理想的焦虑:

  虽然进了互联网大厂,听起来很唬人,但996却成了常态;虽然月薪8000、月薪1.5W看起来很高,但城市的高消费却让人成了月光族;

  虽然城市人口几千万,却没有几个真正的朋友,甚至下雪天独自一人吃火锅,独自一人看电影;虽然大城市里各种风花雪月、艺术空间和剧院,但却发现好几年没有看过一场话剧,陪伴你的是深夜12点排队的出租车和早高峰的拥堵;

  虽然各种Party,你却依然单身,逢年过节还被催婚……

  望着高企的房价,很多人感慨地说啊,大城市容不下身体,小城市容不下灵魂。也有人戏称这是一个“三奴时代”:婚奴、房奴、孩奴。

  缺乏安全感、缺爱,追求健康却被加班磨灭了,忧心、无助、缺乏保障,这就是这一代青年的焦虑。学者Wajcman把今天这个快节奏的社会称之为“缩时社会”,一切都被压缩,一切都是快节奏。

  前不久网上流传一段话:世人慌慌张张,不过是图碎银几两,偏偏这碎银几两,能解世间惆怅,可让父母安康,可护幼子成长,但这碎银几两,也断了儿时念想,让少年染上沧桑,压弯了脊梁。

  所有的网络流行,都是对当下社会心理的折射。下面这个视频,也许最能体现当代青年的爱与怕:

  在商业社会里,谁能与青年共情,谁就能吃到时代的红利。

  很多时候,我们讲大企业是龙头白马,龙头白马之所以从赛道中跑出来,很大原因就是因为能理解时代的热爱与焦虑,不抱残守缺,保持一颗开放的心。

  就像我们前面举过的例子中国平安,马明哲在33岁创立平安,今年也是平安的33岁生日。33年里,平安从蛇口一家小公司起步,超越其他龙头,成为了一家市值1.3万亿的金融巨头。2021年,马明哲提出“有温度的金融品牌”,让自己当年青年时创业的热情与坚持,凭借与时代变迁的共情,延续下去。

  延续这个战略,平安也在此次518青年保险节中,推出4款与年轻人共情的专属产品服务系列【萌浪宅健】——希望以安心的产品服务,让当代年轻人有备而来,持续热爱。

  萌:宠物险

  浪:极限运动险

  宅:独居意外险

  健:臻享RUN健康服务计划

  这四款产品可以说是切中了当代青年的热爱与痛点,担心自己的宠物生病,甚至宠物看一次病比人看病都贵;爱攀岩、爱极限运动,又担心受伤;甚至很多爱宅的人,都不知道宅在家里的意外风险,甚至高于每天坐飞机。

  “有温度的金融品牌”是马明哲的对平安的战略规划,在保险理赔中,平安甚至率先倡导“主动为客户寻找理赔的理由”,通过智能预赔服务,急需资金支持的客户往往能够提前获得部分赔付款项,缓解短期看病的资金压力,帮助解决看病难的问题。

  在马明哲的战略设想里,平安的对标对象不是其他保险公司,而是亚马逊和谷歌等世界企业。这些企业也都把“有温度”作为发展的愿景,也就是说,不单单以经济利益为目标,而是用户至上,追求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沃顿商学院教授斯格科提出过一个观点,现在早已经不再是“所供即所需”的时代,未来能够有竞争优势的企业,是那些在客户需求出现的那一刻,甚至更早之前就着手应对。也就是说,真正伟大的企业,要先于同行和客户的需求、建议等,做出超越期待的产品。

  这与商业教父苹果乔布斯的理念一致——先于顾客,做出超越他们预期和认知的产品。

  所以什么是时代红利?有学者调侃说,“听年轻人的话,就是最大的时代红利。”

  在中国商界,33岁是一个比较有沉淀企业。但评价企业的新老的标准从来不是企业的年龄,而是是否能够理解新生代的文化和价值观。

  中国有很多“老企业”,因为理解了青年,而越来越年轻。就像中国平安、华为等,今年都是三十多,它们依然是今天中国最有活力和创造力的企业。

  因为他们都能够与年轻人共情,与时代共鸣,提供了“超越预期的惊喜”,这是企业长盛不衰的唯一秘籍。

  说回青年,33岁,做任何事年龄从来不是门槛,而是心中的热情。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热爱,一个时代也有这个时代的烦恼。时代在变化,爱恨也变化。但不变的是,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对未来的希望。

  最后,发一张我在路边拍到的照片:

  一个快递小哥,太疲累了,车子停在路边,躺在车厢睡着了。谁说,年轻人不拼搏了呢?

  用一首歌词,结束这篇文章,祝所有的青年们:

  愿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安然无恙,

  愿你的冬天永远不缺暖阳。

  愿你的明天不再经历雨打风霜,

  愿你的未来永远热泪盈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当代青年90,00后的爱与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