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人口普查:摸清家底,看清未来!

王宁: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走进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件事儿呢,其实是前一段时间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参与的一项工作。没错,就是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在今天上午的时候,有关这一次的人口普查的数据公布了从二零一零年到二零二零年这十年的时间当中,我国的人口的状况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新的变化?出现了哪些新的特征?这样我们来简单梳理一下,信息量非常的大。

我们打开两个大家非常关心的关键词,第一个就是人口数量。我们看到现在第七次人口普查收尾之后,全国人口的数量是十四点一一七八亿,这和第六次人口普查的结果相比,人口是增加了七千两百零六万。也就是说这十年的时间当中,我国人口继续保持在低速增长这样一个态势当中。那还有一个数据希望跟大家一起分享,就是关于人口年龄的构成,首先我们看到的是零到十四岁和六十岁以上的人,也就是一老一小这两块人口数量。

那这两块的人口数量是比较接近的,一个是二点五三亿,一个呢超过了二点六。四亿,相比十年之前,这个比重都是在提升的。那中间段十五岁到五十九岁的人的这个人口数量的比重是在下降的。好了,我们只是打开了这两个关键点,那其实这个数据当中背后还有。谈着非常多的深意,而今天发布会的信息量还有很多,那我们就要打开今天这个人口的数据的背后我们到底要说什么?在谈论中国人口数据的变化的时候,我们又在谈论什么?怎么样来客观的认识现在中国人口普查这样的一个数据公布之后,我们所看到的趋势如何客观的认识呢?今天让我们一起来说说中国人口这些事儿。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结果究竟怎样?今天上午十点,国新办举办的这场新闻发布会,社会各界可以说是期待已久。

宁吉喆:全国人口共十四亿一千一百七十八万人,与二零一零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时的十三亿三千九百七十二万人相比,增加了七千二百零六万人,增长百分之五点三八,年平均增长率为百分之零点五三,比二零零零年到二零一零年的年平均增长率百分之零点五七,下降零点零四个百分点。

首先是人口增长放缓,而数字背后舆论更关注的应该是趋势。

宁吉喆:这种趋势的出现呢是多种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主要原因是育龄妇女,特别是生育旺盛期妇女数量的持续下降,啊还有人人们呢生育时间的推迟以及生育养育成本的提高,这些都导致出生人口规模有所缩减。这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工业化、城镇化发展的一定阶段的客观结果,也是世界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普遍面临的问题。

宁吉喆分析认为,我国人口基数大,目前育龄妇女还有三亿多人,每年能够保持一千多万的出生人口规模,而生育政策调整取得的积极成效和人口预期寿命的持续提高也将是我国人口增长的积极因素。

宁吉喆:我国人口的平均年龄?通过这次普查呃了解到是三十八点八岁,总的看依然年富力强。美国最近公布了这个也是最新的人口,过去十年的人口普查年龄是平均三十八岁。差不多了。下一步我们应当持续关注人口增长变化情况,积极应对人口发展可能出现的各类风险挑战。

中国的人口发展趋势,一老一小最受关注,最新的数据显示,我国零至十四岁少儿人口的数量比二零一零年增加了三千零九十二万人,比重上升了一点三五个百分点,六十岁及以上人口有二点六亿人,比重上升五点四四个百分点。

宁吉喆:少儿人口和老年人口比重双双上升。少儿人口比重上升既反映了调整生育政策的积极成效,又凸显了一老一小问题的重要性。需要优化生育政策,完善养育等人口服务体系。老年人口比重上升较快,老龄化已成为今后一段时期我国的基本国情。

除了人口总量数据,涉及户别人口、人口地区分布、性别构成、受教育程度人口、城乡人口、流动人口等等。今天的发布会对多项重要数据都进行了公布。

王宁:今天发布会的信息量是非常丰富的,而实际上,当我们说到人口数量的问题,说到人口状况的问题,一定会想到那句话,人口的状况是一个国家最重要、最基本的国情,每一个数据都非常重要,因为它关心着民生福祉,关系着我们更有针对性的制定一些政策和一些战略。那我们应该怎么样来看待今天发布会上这些数据呢?我们要特别请教一位嘉宾,他是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教授,中国人口学学会的副会长陆杰华教授。

周教授您好。主持人您好。其实我们今天在看这个第七次人口普查的这个数据的时候,我们想到了民政部提到过的一个背景,就是说现在我们的中国的人口状况正在进入一个关键的转折期,您觉得我们应该怎么样理解?在这个关键的转折期,我们做了这样的一次人口普查,它的价值所在。

陆杰华:那个我先回答这次人口普查的这个价值和意义。我觉得这次第七次人口普查它的这个价值和意义主要是这样十四个字。第一就是摸清人口的性价比。第二个呢就是把握人口的新国情。我我觉得突出这个新家庭、新家底和这个新国情这样两个这个方面。那我刚才说到呢这个从六步到七步,我们的人口发生。重大的转向和转折,它和以以往的这个普查,比如和五浦和四浦是不是明显不同的?过去我们的人口呢是在这个慢慢的转型,这次是转向。那转向的发其实体现了很多的一种这个方面,包括年龄结构、包括城镇化,包括受教育水平,包括家庭规模的变化,这是一个这个全新的一个变化。

王宁:刚才您说了这么多变化,您是人口学的专家了,那您怎么看待这个人口发展过程当中这些变化?您最关注哪些数据?

陆杰华:我个人最关注的就是年龄结构的一种这个变化,尤其是这个老龄化的一种这个变化。因为中国是二零零零年我们进入老龄社会,那么经过二零零年到二零二零年这个二十年,我们的老龄化速度非常快,那么已经这个从百分之十上到了百分之十八点七,年龄结构的变化预示着我们整个不仅是老年人口的这个比例增长,其实呢很重要的就是你少儿人口比例的这种下降,劳动力年龄结构的这个下降。这个问题可能会制约我们未来人口社会经济整体的一种这个发展,特别是可持续发展。

王宁:确实我们在今天发布会经济整体的这个发展,特别是可持续发展,人口数量走低这样的一个观点就是或者说一个现状,之前我们也谈过,发达国家也出现了这样的状况。我们列举了一些发达国家它的出生率,你会发现都没有在这个黄金综合生育率二点一的这样的一个数据左右,有的都差了很远。那是不是证明一个社会发展的规律是它越发达,它越发展,大家越不生呢?

陆杰华:一般来说,按照我们人口学这个整个的一种界定。来说这个总和生育率达到二点一,是处于一个更替的这个水平,就刚才您说是处于这个黄金的水平。但是从绝大多数发达国家的这个发展趋势来看,这个生育率走低是一个普遍的一种现象。那我说中国的生育率下降肯定不是一花独放,它也是这个跟着这个世界的一种这个这个潮流。只是我们说这个今天公布的一个总和胜率,我们在一点三,这个水平其实超乎了我们的想象,应该是比较低的水平,值得我们去这个警戒。

王宁:那我们怎么样才能够避免它会带给我们的一些负面的影响?

陆杰华:我觉得就是五中全会也好,十四五规划呃都提出了我们优化生育政策,然后增强生育政策的包容性,尤其是十四五规划中提到了这个保持适度的这个生育水平。那么保持适度生育水平肯定不是一点三,肯定是要有所提高。那我们这个提高很重要,第一就是我们的政策其实还有进一步放开的这个这个空间,因为优化生意政策很重要,还有这个继续得调整和完善。第二个方面就是放开可能不会这个能够有明显的成效,那你就要这个实施更积极这种这个配套措施,包括家庭友好的生育政策,比如包括托幼服务,包括这个降低这个养育和教育的一种这个成本,包括税收的一种这个降低,包括我们怎么样这个处理好家庭的工作和家庭这种这个平衡,这些都是一个组合拳,是一个系统的工程。

王宁:相信您刚才的话一些父母一些准妈妈准妈妈们非常的开心,希望能够把这些问题摊在纸面上,然后我们有一些针对性的政策和战略。只能对此进行一些调整。那当然还会有更多的人来关心老龄化的问题。因为对照我们的邻居,我们就会发现韩国、日本其实也遇到了相应的问题。那我们怎么样避免不出现老龄化可能会引发的一些社会性的问题?

陆杰华:这个问题问得也非常好,因为刚才呢我说呢这个从二零零年我们呃进入老龄社会,六十岁以上的老人这个超过百分之十。然后到二零二零年这第七次人口普查,我们这个六十岁以上老人呢已经超过了十八点七,如果是从动态的看,我们老龄化速度是比较快的。还有一个就是我们老龄化现在这个时期并不是最快的,我们未来这两三年这个速度会更快。但是这个看其他发展中国家来其他的发达国家来看,我们的老龄化其实现在还不是最严重的。我们还有就是这个制度这个储备的这个空间和回旋的一种这个余地我们怎怎么样利好利用好这个时间,那么做好我们的制度的一种这个安排。特别是呢这个五中全会把应对老龄化作为了一个国家的一种这个战略,那我们怎么样从行动到战略一整套的一种这个体系,包括我们提到的延迟这个退休,包括那么我们加到这个养老服务体系的一种这个建设,包括我们这个开发第二次人口红利等等,这些措施都会对我们应对老龄化其形成积极且有效的一种这个作用。

王宁:好的,谢谢陆教授的解读,稍后我们继续跟您连线。我们到底怎么样对于这一次的这个数据当中所看到的它的背后的问题来进行客观的解读和认识,如何进行研判和趋势的了解?我们接着往下看。

如何看待今天上午刚刚发布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的主要数据。今天下午,中国人口学会和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就举行了一场专家研讨会,主题是大国人口形势挑战与应对。

翟振武:这几个数据发生这样的变化,恰恰说明了普查质量的提高,购房率呃减少了。通过这个普查数据呢,我们把人口结构转变呢呃带来的这个挑挑战呢,我们给它总结成三升三降,劳动力呃规模和比重呢是持续下降的。

二零二零年我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一点三,已经处于较低水平。今天上午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发布会上分析,这主要是受育龄妇女数量持续减少和二孩效应逐步减弱的影响。下午的研讨会,中国人民大学陈卫教授的。图表分析,清晰展示了蓝色区县是实际出生人数,而红色区县假定没有二孩政策带来出生人口增加,则生育趋势会显示为下降明显。由此可见,全面二孩尽管促进了出生人口回升,但育龄妇女数量持续减少,生育意愿降低,对于压低出生率则起到更大作用。全面二孩尽管促进了出生人口回升,但育龄妇女数量持续减少。对于备受关注的一老一小,专家们提出少儿人口二点五。三亿,六十岁以上老年人口二点六四亿,这是老年人口总数在普查数据里第一次超过少儿总数。

杜鹏:比较一下二零二零年六十五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日本呢现在是百分之二十八点七我们是十三点五。根据联合国人口斯的二零一九年的世界人口展。那预计到二零五零年,日本是达到百分之三十八,韩国会超过百分之三十八。比较下来看,基本上这个我们到二零五零年,按照现代人口老龄化发展下去,大致就相当于日本今天的一个老龄化的这个程度。二零五零年六十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大致是四点八亿人这样一个水平。

与会专家分析称,按照老龄化社会以六十五岁达人口百分之七为标准,今天上午公布的百分之十三点五显示,我国已经进入中度老龄化阶段,这是未来需要面对和思考人口结构的重大转变。

张许颖:今天宁局长也说了一句话,大家要注意,他说那你经济社会科技的发展也要适应人口的这种趋势性的变化,那么未来我们高质量的。发展、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关系那会进入双向适应、相互促进的阶段。

王宁:确实人口的问题不是单一的社会学的问题,不是单一的经济学的问题,它其实是复杂的、环环相扣的这样的一个持续性的问题,是我国面临的全局性、战略性的问题。那这个问题我们还能怎么看?我们继续来请教中国人口学协会的副会长陆杰华教授。陆教授,我们刚才其实看到了今天你们研讨会当中一些片段哈,这个研讨会您也参加了,您觉得针对今天我们得到的这些数据,接下来将会展开哪些领域的研究?

陆杰华:我觉着这个今天上午这个国新办的这个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的这个这个发布会啊信息量非常之大,比以往的这个六普、五普的这种数据信息量非常大。我觉得下一步呃不论是学界还是正鼓励决策者,我们应该关注的点应该还是比较多的。比如我说呢就是今天我们公布了一个数据就是人物分离我们将近五亿人,然后流动人口三点七亿人。那这么大的一个体量,我们这个在这个工业化、城镇化这样的一个过程中,如何适应人口的这个迁移和流动,这就对我们的社会治理是一个新的一个一个挑战。第二个方面就是地区的之间人口的一种这个差异,比如东北地区人口的一种这个下降区域的不平衡,包括各省对人口的不平衡。比如老龄化,我们还有一个很突出的问题就是城乡道质、农村的老龄化这个快于城镇老化。所以我们需要研究的问题其实有很多新的问题需要我们去特别关注,需要我们去了解这个新的这个家里来重新认识我们的新的国情。

王宁:那您说到的人口流动的问题,那是不是意味着人口流动越频繁,我们社会的发展呃应该说经济的发展就会越快,更利于年轻人施展拳脚。

陆杰华:人口流动实际上是呃看似是这个劳动力这种这个流动,或者人的这种流动,其实它和资本、和土地是密切这个相相关的。那我们下一步,我们整个这种呃促进市场经济这个要素的这种配置,劳动力这种这个流动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一个方面。那么怎么样呢打破过去的一种呼吸,这种这个这个单一这种这个管理,那么形成像人口登记这种这个制度身份的这个登记制度,对我们下一步的这种社会治理都是一个新的这个命题。

王宁:您说到新命题,今天有一点其实挺吸引我。好的就是家庭人口规模其实我们一直在减少,就现在可能都不够三口一家了。那怎么看待这种现象?到底这个现象在提醒我们什么。

陆杰华:我们的平均家庭规模是这个二点六。二,然后呢比这个呃六谱数据呢下降了零点四八。有人说呢少了这个一家啊,少了这个半口人。那我们很重要的就要了解为什么平均家庭规模在持续的一种这个下降。其实这个反映了我们的家庭结构的一种这个这个变化。一方面就是自立门户的人在不断的一种这个增加,大家希望有一定的独立性。还有一个很重要就是生育率的这种这个下降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这个原因。同时就是上午这个统计局会说,那另一个原因就是住房条件那种这个改善,这个多种原因。就成了这个平均家庭规模的一种这个这个下降。但是这个家庭规模的下降和家庭结构之间的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还是需要我们下一步进行认真和这个科学的一种这个研究。

王宁:嗯那当然这个新命题提出来了之后,其实也会呃像刚才那个专家说的,就是我们未来要高质量的发展,我们要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我们一定是依照现有的这个人口的发展的问题来制定政策。您觉得在经济社会当中的政策的调整空间里面还有多少空间?我们要来因地制宜。

陆杰华:我觉得我们人口发生了重大重大的一种这个转向,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应该是很多,它不仅是人口学的一件事,也不是社会学的事情,它是经济学,也是这个管理,包括我们相应的一种法律这种这个制度像五中全会提到这种应对人口老年化,包括一老一小。这个生育政策的一种这个调整,然后家庭友好生育政策的一种完善。养老服务体系的建设,包括延迟退休等等,也包括社会保障体系的一种这个建设。所以人口事关我们这个国家适合事关每个家庭,事关每个个人。那么我们未未来整个的政策体系应该走向更加完善,来推动了我们整个的人口均衡发展,推动我们社会经济走向高质量发展。

节目最后的一分钟,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您,就是今天很多人看到这个数据都很高兴,就是我们的大学学历的这个人数量翻了一倍,那这说明什么问题?

陆杰华:应该说明了我们这十年我们的整个受教育水平在明显的一种这个提高。因为另一个数据今天公布呢就是十五岁以上的这个人口啊,他受教育年限从九点零八到了这个接近这个十年,那这十年增长的差不多一年。那我们应该承认呢这个教育水平的提高是我们这个值得欣慰的一件事情。但下一步我们走向高质量的发展,我们更重要的是怎么样使我们的一个人口资源的大国走向人口、人力资本的强国?这个我们还要靠我们的政策体系。去促成更好的发展。

好的,谢谢陆教授今天给我们带来非常详细的解读。当我们在说人口问题的时候,我们会知道它不是家事,而是国事。当我们更清楚地摸清了家底,才能够更好的去看懂未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人口普查:摸清家底,看清未来!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