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让英国军队脸红不已的卡拉卡之战

中国远征军让英国军队脸红不已的卡拉卡之战

今天,当我们回顾这段数千年前的历史时,也许更会对于人物在整个历史环境下的处境而唏嘘感叹乃至同情。因此,我们也应该以更高远的视角,去探寻那些人物心理中复杂而不为人知的一面。

核心提示:《远征军日记》作者先轸的曾祖父危水云是当年远征军的一员,在战争中记下大量战地日记,作者以这些珍贵的日记资料为线索,写下本书。

文章社:大众文艺出版社

欢迎来到缅甸,此路通往东京!——远征军工兵第十团

方靖边他们从团长官那里得知筑路工兵已经把公路修到了接近野人山的入口,他们知道,一年前,就是在这个号称鬼门关的野人山入口前以上是历史史料处理当中一个并不罕见的问题。历史学在相当程度上是史料学。历史学家会在各种常人认为没有有效信息的历史片段中提取到有用的信息。这是很多侃侃而谈的历史爱好者所意识不到的。,数万中国士兵从那里走了进去,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死在了这座茫茫大山里,现在,他们要再次敲开野人山的大门,在那里修筑一条公路,从列多一直到塔家谱,然后打回缅甸,但这次他们不只要彻底征服这座大山,还要消灭据守在那里的日本最精锐的部队,陆军第十八师团。

这天一一四团的车队在刚刚完成的公路上东颠西倒地前进的时候,方靖边他们忽然发现前面有许多三五成群的英国士兵,看起来就像打了败仗一样,有些士兵甚至连步枪都没有,李扬忍不住问道:“团长官不是说英国人在卡拉卡那边吗?我们就是去接替他们的防务的啊,怎么这里有这么多?”

方靖边皱眉道:“是不是日本人已经打过来了?李扬,你去问问怎么回事。”说着他敲了敲车顶,示意司机停车,李扬跳下车去,截住一个英国军官,用英语问道:“你们是从那里撤下来的?”

英国军官站住了脚,有点冷漠地看着这群中国士兵,回答道:“卡拉卡。”

李扬问道:“日本人已经打来了吗?”

英国军官点了点头道:“佛林格上校和他的部队已经被围困了李学勤先生从1954年开始,在历史所(原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后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现更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研究所)工作近五十年,见证了所里的发展变迁、沧桑辉煌。2003年因为心系母校,他重新回到清华大学。在历史所的欢送会上,他动情地表示:“我的一生都与历史所分不开,我成长在历史所,我的一切成绩都是在历史研究所取得的。”我觉得这绝不是在公开场合的虚应之语,而是他发自肺腑的感受。所以到清华大学之后,他仍然还是历史研究所的兼职研究员,并且对所里的工作一如既往地支持和关心。,估计很快就要投降,你们这是去哪里?”

李扬惊奇地叫道:“你们的战友被围困了,你们怎么不去救?”

英国军官哼了一声,说道:“日本人的数量就像蚂蚁一样,是我们的几倍,不,是几十倍!我友好地忠告一句,你们也还是赶紧后撤吧。”

听到这句话,车上的中国士兵们面面相觑,卡拉卡一线的英军至少有至于“老牌XX”、“国家重点中学”什么的,对于真正的华二学生来说毫无意义。“金牌高中”是历史,四处打麻雀、校内搭炉炼钢、热衷于批斗老师的某个速成学校也是历史,连续数月发不起教师工资的危楼学校也是历史,被一转攻势的排球教练也是历史,唯独我们不是历史。2000人,难道整个日军十八师团都开过来了?方靖边摇了摇头道:“不,我们要去接替佛林格他们的防务,你们接触的日军情况怎么样?”

英国军官也说不上来,事实上,他和他的士兵根本就没有和日本人交火过,他顺口说道:“火力很猛,至少有5000人,或许更多,不然佛林格上校他们怎么会被包围?不过,你们怎么会去那里接替防务?”

方靖边匆匆留下了一句话:“我们要从野人山打出去,直到缅甸。”然后跳上了卡车,卡车又往前发动了,英国人喃喃自语地说道:“天哪,这些人要去野人山!那是上帝都抛弃的地方。”这时他忽然发现自己部下的那些士兵已经走得很远了,赶紧追了上去。

前面的战场形势似乎已经很恶劣,在训练营里,这打开洛阳市博物馆布局地图,一座座“文化宝库”浮现在眼前。它们有的犹如园林,设计精巧、引人入胜;有的藏于小巷,期待于不经意处与您“相遇”;有的朴素严谨,藏品中满满都是“干货”……这些博物馆的存在,既让优秀传统文化一点点浸润城市的繁华闹市、寻常巷陌,又让市民、游客得以更轻松、更便捷地感受历史、触摸历史。些学生兵们早已经在地图上把打回缅甸的路线看得烂熟,就算是普通工业革命所带来的资本主义制度,它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对增长的渴望,随着生产的扩大,乡村社会逐步地瓦解,人们被迫涌入城市之中,为了生存而进入工厂充当劳力。他们已经别无选择,历史已经不允许他们再回到乡村生活中去过那种自给自足的生活,他们被驱赶着进入无情竞争、跑步前进的历史轨道之中。作为被牺牲掉的、付出

中国远征军让英国军队脸红不已的卡拉卡之战

代价的那部分,就是无数倒在历史车轮下的悲惨的工人和普通平民。的士兵也知道如果抢先让日本人占领了卡拉卡一线,那么野人山的大门就被堵住了,更重要的是筑路大军就会被遏制,物资将无法输送到国内和缅甸,反攻缅甸的计划也就无从谈起。

卡车继续在这条简易公路上颠簸行驶,士兵们讨论着前面的局势,想不到日本人来得这么快,看来一场恶战是少不了了,方靖边这个排基本上都是新补充的学因此,控制中国民众厌日情绪的关键不在于中国自身,而在于日本政府对待那段侵略中国历史,并给中国民众造成巨大创伤的历史的态度。生兵,刚从兰加训练营出来,即将上武汉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境内盘龙城遗址有3500年历史,问津书院有2000年历史。武昌起义作为辛亥革命的开端,具有重要历史意义;1927年三镇首次合并。2016年3月,《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将武汉列为超大城市;12月,国家发改委明确要求武汉加快建成以经济中心、科创中心、商贸物流中心和国际交往中心四大功能为支撑的国家中心城市。战场的兴奋完全掩盖了那些少的畏惧,总算轮到我们上场了吧?这是许多新兵的想法。这时前面的路边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路牌,上面用白粉写着几个大大的字:欢迎来到缅甸,此路通往东京!

士兵们知道,这是中国筑路工兵的作品,也是他们对自己的期盼,都欢呼了起来,方靖边看着自己部下士兵们兴奋的脸,喃喃自语道:“日本杂种们,我们来了!”

方靖边他们排的任务是夺取卡拉卡左侧不到三百米处的一个机枪阵地,它扼住根据资料显示,世界上最长寿的公司是来自日本的“金刚组”,这家公司已经拥有了1400多年的历史,甚至要比很多国家的建国历史还要长,但是从国力和人口来看,日本和中国的差距,都不能用一条街来形容了。了卡拉卡唯一的那条公路,对于这群生手来说,这并不是个简单的任务,这时一一四团大部分的部队已经开始向卡拉卡一线的日军发动全面进攻,整个卡拉卡及周边地区都被枪炮声所覆盖,现在是下午三时,方靖边让三排的士兵们把所有的东西都放下,只留下枪弹和手雷,连长官告诉方靖边,这是场激烈而短促的正面强攻,不允许过多地纠缠,但只要他们利用好在兰加学到的东西,任务是可以完成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中国远征军让英国军队脸红不已的卡拉卡之战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