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全球MRO趋势

MRO是英文Maintenance, Repair & Operations 的缩写。即:Maintenance维护、Repair维修、Operation运行 (MRO)。通常是指在实际的生产过程不直接构成产品,只用于维护、维修、运行设备的物料和服务。MRO是指非生产原料性质的工业用品。

全球范围内,独立维修企业与航空公司下属维修企业都在扩展其维修能力和服务产品。虽然亚太地区和拉丁美洲新兴市场的增长速度最快,但北美和欧洲的成熟市场仍占全球MBO支出的最大份额。与此同时。业内都将希望给予一些新技术,包括预测分析。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希望能为航空公司进一步降低维修成本。或者提供更好的维护选择。以下是全球各地区MRO的发展趋势

一、北美洲

航空公司下属的维修企业正在持续扩展产能。达美技术运营公司(Delta TechOps)在亚特兰大新开了一家专门提供罗罗道达1000发动机测试的150000磅推力测试间,这是全球最大的此类设施。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和西南航空公司计划分别在洛杉矶和休斯敦开设新机库以扩大其维修业务。

各类维修企业都在寻找经验丰富的维修工程人员,某些职位的薪资正在不断上涨。其中,航空电子技术人员、电气与软件系统方面的技术人员的需求量很高。

维修企业和OEM供应商深受美国外包市场吸引,许多航空公司仍倾向于外包维修业务。2018年夏季,据FAA表41数据显示,美国前十大客运航空公司的外包维修支出增加了1%,在2017年所有维修支出中占比48%。

FAA的ADS-B设备强制安装最终期限为2020年1月1日,因此许多维修企业正在增设此项改装服务。

北美的售后市场,包括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将在20192028年共产生1876亿美元的维修支出。

二、非洲

该地区一些知名的航空公司正在苦苦挣扎。例如,现金短缺的低成本航空公司Fasjct已将部分贷款协议延长至2019年晚些时候,而支线航空公司 SA Express获得了11亿兰特(约9600万美元)的政府支持才得以继续运营。

据非洲航空公司协会秘书长Nick Fadugba称,该地区航空公司需要关注的领域包括备件供应、航材管理、部件维修、翻新修理和飞机客舱内饰改装。在一些国家,甚至机轮和刹车的修理能力也面临挑战。

分析人士认为,非洲的维修企业之间有着很好的合作空间,只要合理规划,避免重复建设,很有可能会发展出一些特定领域的MRO卓越中心。

三、拉丁美洲

该地区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群体正在推动航空运输需求的增长,随之而来推动了维修支出的增长。

许多航空公司认为机上互联网络连接正在成为市场竞争的必要条件。

墨西哥政府决定取消新建的墨西哥城国际机场(部分已建成),这使得当地的航空公司和维修企业深陷茫然。因为新机场原本打算成为该地区的主要枢纽。

该地区的航空公司和维修企业,如萨尔瓦多的Aeroman.巴拿马的Copa航空公司,均已自建了维修培训学校,正在培养数以百计的新员工。还有的航空公司和维修企业也正在与当地的技术学校和高等院校密切合作,培养更多的维修工程人才。

四、欧洲

由于并购和资产变现等原因,该地区的维修企业正在进行整合。在过去的几个月里,Magnetic MRO收购了荷兰航线维护提供商Dircct Maintenance,英国的Monarch Aircraft Engineering宣布倒闭,该地区发动机维修领域仍存在新旧发动机机型的维修产能有限,但维修企业都在试图通过提高维修效率解决这一问题。

监管机构正在为英国可能退出欧盟制定应急计划,但目前尚不清楚英国脱欧的方式,是硬性、软性或是延迟,因此可能会引起跨国监管合作。

汉莎技术(Lufthansa Technik)等大型维修企业仍在成熟劳动力较多、人力成本较低的东欧地区继续建立合资企业,扩展产能。

今年2月,空客公司宣布A380停产计划,但预计在未来十年内该型飞机仍将产生大量重检工作。

五、中国

中国的航空公司当前面临的挑战之一是零部件的采购问题。这主要归因于库存量少或交货时间长,地理距离远,时区不同、物流复杂以及与外国供应商的沟通的问题。

行业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大陆的MRO基础设施发展未能跟上近期的需求增长。

中国在航空租赁领域的雄心壮志预计将在未来20年内能续,但专业知识方面的挑战仍然存在。

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正在努力提高适航认证能力,发展高质量的认证体系。此外,也将在项目管理、工作模式、人员培训、法律和监管框架、系统布局和激励机制方面予以改进。

六、中东地区

MRO投资继续涌入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最近石油价格的下降导致效率较低的老旧飞机退役延迟,维修需求增加。

近年来,随着欧洲几家知名航空公司破产,阿联酋地区的维修企业越来越多地开始在欧洲地区寻求技术人才。然面,从长远来看,内部培训仍然是发展劳动力的首选,因此阿提哈德和阿联酋航空都建立了自己的147部培训学校。

近期,UTAS和汉莎技术等公司都在迪拜地区纷纷拓展更广泛的部件维修能力和保障支持能力。

该地区维修企业同样关注区块链等新技术。

尽管飞机租赁商难以在迪拜建立他们的主要枢纽,似乎阻碍了他们欲与爱尔兰和新加坡相媲美的野心,但海湾城市仍有可能在未来几年成为租赁业非常发达的地区。

七、亚太地区

部分航空公司或航空公司附属的维修企业、独立的维修企业都在寻求扩大其维修能力以及基础设施的机会,包括亚航.马来西亚航空和中国广州飞机维修工程公司,以及GMFAeroAsia 和Sapura Technics等。

亚太地区飞机机队的机上互联市场存在巨大商机。据Inmarsat 估计,目前该地区这项技术的市场覆盖率仅为20%。

新型发动机的维修服务开始起步。在2019年初,普惠在其位于新加坡的雄鹰服务亚洲公司新增了PW1000G齿轮传动涡轮风扇的维修能力。

在机库内开展的无人机检修不断增多。

八、印度

印度政府估计,印度航空公司约90%的维修工作外包给了其他国家,但他们也制定了扭转这一局面的宏伟计划,希望未来能够在印度国内完成90%的维修工作。

然而,一些行业人士认为,相比其他国家,印度目前的税收制度对MRO行业不太有利,对实现这一目标有反作用。

根据《航空周刊》的民航维修与机队预测数据显示,印度将迎来世界上最大的机队增长。预测显示,到2028年该地区的机队复合年增长率为10.4%,同期的售后市场需求达到238亿美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2019年全球MRO趋势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