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2月04日《新闻1+1》疫情2月6号出现拐点吗?

白岩松: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在昨天的一加一的直播当中,一开始,我们就计算了全国的。这个病损率就是涉及到这次疫情的。这个病死率和武汉涉及这个疫情的病死率之间的。这种对比也包括离开武汉湖北其他地区的。这个疫情的,这个病死率那今天下午呢卫健委的新闻发布会也在关注这样的一个数据,并且从昨天我们的节目的理念是,到今天卫健委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也都给出了相应的答案。然后比如说涉及到了这个医护人员和病人之间的,这种配比包括床位等等很多的因素。那今天此事后面正好可以对比一下这两天相关数据的不变的和变化的东西。

当然,这两天指的是前天和昨天的我们来看,在昨天我们的节目当中,其实大家能够看到的是,全国确诊病例和病死率。然后最后这个病损是百分之二点一。湖北呢,是三点一其他省区是其实是百分之零点一八,这个差异是非常大的。那么到了今天得知的昨天的,这个数据,从全国的角度来说,病死率没有变依然是百分之二点一。湖北的病死率虽然确诊人数也都在增加,但是也没有变,依然是百分之三点一,但是刨掉湖北的全国其他地区由于死亡的,这个患者依然是十一没有变。所以并损率是下降的。从昨天的百分之零点一八下降了,今天我们知道的百分之零点一六回到湖北来看,武汉市那昨天我们公布的数字,并使率是百分之五点二,涉及这次疫情。那今天,虽然他的这个人数确诊病例在增长,死亡的人数在增长,但是病死率略有下降到了百分之四点九。其他的城市湖北的,这个是没有变的。那接下来针对这个问题,我们马上要连线一位嘉宾。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医师蒋荣猛,蒋主任您好。你好,因为一月九号,您就已经到了武汉了。首先要说您辛苦了,致敬。但是您一定也在关注这个病死率的问题。为什么全国的,这个就是离开湖北的病死率到昨天是百分之零点一六,而武汉降了也百分之四点九。李院士还都都给出了原因。您,您对此怎么看啊。

蒋荣猛:因为我觉得主。要是这次疫情下在湖北呢,发病人数多,他在重症的比例虽然不是很高,大概是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但是你看这个大分母底下的话,他的这个重病人需要su治疗,和别人绝对数量还是比较多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呢,就是在武汉目前的医疗资源啊。他的这个su队伍其实还不足以去应对这一次重症的一个救治。所以呢,他这个病属于高,是有这个原因,他不像这个武汉以外的其他这个省市你可以看到在全国其他的这个省市第一个他这个病人的。这个发现早第二,就是整个医院的重视度也很高。他也集中了这个医院最强的一些救助力量,去救治这些病人。所以我们可以做个比方啊,你比方如果在北京在广东,他有可能是十个人看一个病人,那是在武汉。他可能面临一个情况,有可能是一个人人一个医生,可能要看十个病人啊。像是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我们这个工作压力也就可想而知。所以他的病死率一定会比全国要高一些。我想这个是里面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白岩松:那蒋主任接下来对,所以刚才蒋主任,接下来的时候,今天也有很多的网友,包括身边的同事也在关注这样的问题的确不存。在病毒离开武汉会衰减这种可能吗?就是他的威力会衰减的,这种可能吗?

蒋荣猛:目前我不认为这个病毒的,这个他的,因为目前还没发现有变异啊,这个病毒还是一个病毒,这个人群还是一样的人群总的来讲呢,还有一个情况,就是值得我们关注的。这这就是说在武汉地区。他感染了,这个不该说这个人的基数大是吧,他的这个死亡的人大部分都是老年人,也就是他的平均年龄。我们算了一下在68岁而而且呢。在这个全国其他省市的,这个感染的人呢,普遍年龄偏轻啊。以这个新青年为主,我们可以想象那个原因就是在这个春节以前啊,他能走的基本上都是年轻人。但是在武汉呢,他不一样。所以这个感染人。这个基数当中仲裁以老年人为主,所以老年人本身他的基础疾病也比较多,所以他救治起来也相对是困难,也比较大。其实和这个病毒衰衰竭没有关系。我是这么认为的,

白岩松:蒋主任刚才因为信号的问题,您说的非常关键的数据就是在武汉就是这个病死率当中,他的平均年龄恰恰前一个数字没听清是多少。

蒋荣猛:是六十八岁,嗯,他的死亡的这个病人当中。所以这基本上都是老年人,老年人本身有很多基础疾病。就是说他无论是干了这一次的,这个新型冠状病毒,还是说是在感染了流感,他本身就是这个呃这些的一些高危人群,是有这么一个因素在里边啊。我刚才说,这是一个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在一个因素,就是说这个他整个发病人数多了以后重症的多啊。他qu的这样的一些医生护士来进行支持治疗,但是这一块的医疗资源不起来,相对是不足的。并且在这个时候呢,我们可以举一个再举一个就说,你可以看到我们在常态的时候,我们一个医生、护士可以工作八个小时,是不是可以跟十二小时啊,这都是没有问题。但是在这个印度,这一次一起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医生护士他要穿全付。个人防护装备,所以他当个人在里边工作的时间就被压缩了,可能四个小时顶多到六个小时就已经对他他的体能那个极限。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在平常跟他说,你这个十个人跟我干下来,现在可能需要二十个人来干这件事,所以这样的话就给我们武汉的医疗资源来讲,他肯定是一个这个压力。所以你也看到最近。大家从这个全国各省市派医疗队来武汉经营支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的。他需要大家来支援,就他自己一家是不足以应付疫情的简单,

白岩松:蒋主任,我知道就是您之前也告诉我们的。这个就是一个编导,也在说这几天你们分成了五个组,对所有武汉的这个确诊病例都在进行排查。那么这两天,其实武汉的新增的病例也非常多。在排查的过程中,你发现了什么,新增病例这么多,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

蒋荣猛:这里边我们考虑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呢,就是,他本身原来有一些疑似的病例的,这种成量啊,他并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一个诊断,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下面就是什么呢,就是说,呃,随着这些天的,这个诊疗方案的一些改变啊。我们一按照现在国家危险已经发布了四版的诊疗方案,每一版的诊疗方案,他的诊断标准是有所区别的。也就是说,在过去不能判断疑似的,现在按现在的标准就可以判断一次,就是说他呢,这个也这么一个变化你比如说他原来不是那现在新版的标准他就是了,因为更加宽松了嘛,就跟我们过去这个零三年sars一样啊。就是说标准放宽了以后,也就是说把更多的这个疑似病人把他更早期的纳入这个观察去观察这样的意思,比例肯定是增长的啊,是有这个因素在里边还有一个呢。就是说跟这个,我们在这个在这个家庭内部的,这种传播,他仍然是有一些是存在的啊。

白岩松:这个比例大致他有重量,他也有增量。

蒋荣猛:现在要拿到具体的数字,因为我作为医生啊。没法了解具体的数字,这个呃可以。呃,跟这个我们防控组的,这个可以去了解一下,

白岩松:谢谢您可以稍微休息一会儿。接下来我们再继续向您请教好接下来呢,我们马上要连线的是武汉火神山医院的副院长徐立雄院长,您好,你好,谢谢。主持人,今天,咱们这个火山医院正好是启用了,一共接收了多少患者,到现在为止。

徐迪雄:那个今天早上九点二十六分,我们开始接收病人,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接受了45人.

白岩松:我们的床位。其实很多什么时候能够达到满负荷运转。我们今天接的这个患者是相对轻症的,这是怎么考虑的。

徐迪雄:那个随着,我们病房条件着,调试完毕,验收完毕,我们可以展开床位一千张,负荷量应该在3至5天之外,可以达到一个千人的那个规模。至于为什么那个数字对病人危急的考虑,第一个的话是缓解目前武汉地区,那个患者数字的压力。第二个的话,因为我们这个医院的话,建设时间呢?就是那个速度是很快。目前的话一些条件的还是有限。我们这个从兵营那个数字救治角度出发,我们先考虑树青山远程的病人,那个条件融水以后我们在中中的三员众多的三月我们这里收治,他是这么考虑职责任,

白岩松:我们,整个在这个现在能够看到的,还缺乏什么样的条件,是非常这个明确的,您希望尽早得到改善的

徐迪雄:条件的话,现在基本的那个条件呢都具备,因为这个工期啊,那个确实比较短,我们现在要从个昨天那个病房的验收啊。那个发起里面还有一些小的地方。所以晚上我们希望的话。那个将近两两三天之外,通过那个病房装备调试完毕,我们就可以全部展开,就是我们的目的,大概也是目前的一个一个问题。

白岩松:火神山医院,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比如说针对治愈率啊。针对这个病死率等等,是否有我们心中的目标。

徐迪雄:我们那个连城保障部队在任务重也不是坏事。我们就为四个目标,第一个就是治愈率最高,第二个就是死亡率最低,第三个的话是医务人员零感染。第四个的话,就是要我们的数字的患者零逃出就是我们的追求的目标,也是努力实现的目标。

白岩松:其实这是非常高的目标。呃,谢谢你们。呃,我们整个人医院当日三五天之后,一千张床位开始满负荷运转。我们为此配备的。医护人员是多少人这种医护人员和患者的配比是多少。

徐迪雄:是这样我们那个这次啊那个。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我们出组一千四百人,那个按照普通的病人的数字标准,那个床工比床医比是一比0点4。床铺比是1比0比6这一次的话,我们这个普通的病房,一般的病房配比的比例的话是参照一般的这个比例配置。但是我们的重症病房我们配率的话,这个比例是提高的。我们这一山复式这个比例是那个是很强的。

白岩松:因为我们整个的这个医护人员是来自于军队,来自于很多个,比如说其他这种部队的医院。我们这过去的这段时间是怎样把它迅速粘合成一个整体。

徐迪雄:是这样。那个朱主任,那个我想那个,那个你在一起啊。那个群里一个战斗集体的话,我想主要几点,一个是我们那个习主席中央军委那个有自信心,有那个决策部署,第二个的话我们有共同的事业。那就只要打赢这个防控的阻击战,第三个都好我们军队有严明的组织纪律。第四个的话我们有坚强的组织领导,中央中委,保障部包括我们的医院的名字单位,我们经常有力,所以的话那个很短的时间,我们就可以列了一个战斗的集体。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徐院长接受我们的连线采访,你们辛苦了,向你们致敬,谢谢好接下来。那我们要继续连线。国家卫健委专家组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的主任医师。蒋荣猛在连线之前的时候,我们先来看一个武汉二十八家定点医院的病床的使用情况。那这也是这两天其实,媒体还有各界都在高度关注的,因为这涉及到了一个很多人在说的是是不是一床难求的确对二十八家定点医院,我们来看已用的床位出现空床位的很少。在这二十八家里头那最后这个数字其实是最说明问题的。这二十八家定点医院一共有八千一百九十九张床位,但是以用床位是八千二百七十九。为什么出现了八十张的倒挂,也就是说没这么多床位啊。那就是采用了加床等等方式去解决的。那很多人还看到了,为什么还有几家医院有空床位,怎么还空了一百三十九。因为这是一个动态的数据。这是昨天晚上的这个床位的数据,他随时还有患者在出院。在进行相关的调配。因此,你最该关注的就是这八千二百七十九和八千一百九之间的关系,这也是一个动态的概念,因为武汉也在增加新的床位。那好了,马上我们要继续连线的是这个蒋主任,蒋主任,现在整个武汉的这种一床难求这种局面您觉得会很快的得到改善吗?具您的了解

蒋荣猛:目前还是比较紧张的,就我的这个目前巡查医院的情况啊。因为现在这个包括发热门诊,包括这个隔离病房,然后到定点医院,是整个这一套流程走下来的话,有的病人住院还是需要等待一段时间,但是我相信很快就会得到一个比较快的一个解决。从我们现在知道了一些信息呢,就是目前全国各省市。包括刚才说的军队的,还有中医的,还有这个国家队的啊。各省市的大概有七千多名医务人员已经陆续到达这个湖北省了,他们现在已经在各个医院都是呃,接管这个病区的方式,以这种整建制的方式来管理一个一个病区,这个很快就会投入到这个接触病人在这样的一个任务。因为现嗯呢,就是他虽然人来了,就是现在这个他对接的这个医院啊。他过去并不是用来收治串他的,这个病区的结构,它的一些包括这个重症的一些医疗设施。他还不完全具备去收支这些病人,所以他有的地方需要流程改造。你比方说要增加两个通道,要增加一些缓冲区,这样医务人才可以更加安全的去为这些病人提供一套服务。所以这个还需要一段时间。另外可能大家也看到就是。最近在武汉市,在这个,这个三家医院增设一千张的,这个重症的地区啊。这个比方说有同济的,呃,他的东院区。另外还有这个,呃,协和医院的西院区还有这也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一个东院区,他要增设大概有一千张床的,这个su长为a,且从全国要掉一千名的iso的护士啊来加强这块力量。就刚才说呃,为什么武汉的这个病死率高呢,现在是解决的发展,就把这些重病人集中到这些医院去进行集中的一个救治,来降低这个病死率。所以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举措啊。另外还有一个就是什么呢,就是,武汉还要在这个一些体育馆,在一些这个体育场,那另外,叫增加大概,据我知道的大概至少是三千四百张床啊。给他改造出来以后,专门用来收是什么。这些确诊的轻症的,这些患者啊呃,这样的就是把这个病人该怎么说的,一个是集中救治,这些重病人一般就集中隔离这些轻症病人啊。对清镇也不是说他哥在这里又成一是一生不变的,也是根据这个病人在动态的变化,如果他在当中如果有加重,就可以根据进行变化的。给他转到这些重症的这个病区进行救治。然后如果是清代,经过一段的时时间的治疗,他就符合出院就可以出院。这样这个整个这个机制就可以动态的转起来啊。这个只要到位以后,这个病人在外的等待时间,应该会得到一个很大的一个缓解。

白岩松:蒋主任,大家今天在新闻当中也看到了,就刚才你提到的是,不管是在体育馆里头,还是在这个会展中心里头再见这种方舱医院。但是在画面当中,现在看到的是其实密度。是相当大,虽然是接收的,可能是轻症的患者,但是如何保证更大范围的,这种安全,因为它的密度不不低呀。

蒋荣猛:首先是这样,因为基于现在情况吧,我们觉得这个呃,他首先是确诊的是轻症啊。经过这个医生的去筛查判断,如有我刚才给你讲嘛,就是我们分成了至少对现在住院的病人,我们分这个九个组,每个组大概是五家医院去对现有的病人进行排查,就是根据他的轻重缓急进行分类。所以他是确诊的,首先他互相之间不会有一个加的,就是这种风险啊,以及大家都是我们本身这个确诊是可以多人住一个房间啊。这是从这个医院感染来讲,这一块是是可以确保的啊。现在针对的是还有包是如果是疑似的病人对。对,如果是一次的病人,我们一再强调一定是要单人单间进行隔离。

白岩松:那您刚才讲到了其中有可能存在的是,由于这个武汉现在丰城时间比较长,很多的家庭都是一个家庭,当然都是住在一起,很久没有出门,但是家庭感染的比例就有可能增加,这又怎么办,怎么去尽早的做出这样的防范。否则的话,他是乘法效应,在家庭内部,

蒋荣猛:对,你说的,这个是现在是可能是下一步,急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呃,至少我今天这个路过一些社区呀,我,我听到了我们有一些流动的宣传车,有一些这个社区的医务人员已经进到社区去进行这个健康的宣教啊,那可能下一步要对这个社区的人员要进行排。场就是尽量的把这些疑似的,或者有一些接触的人啊。对他进行排查,排查以后呢,就是按照刚才说的这个原则,亲的放到这个定点的疑似医院单间进行隔离,重的就进行,就到这个定点的。这些重症的意愿去进行救治,然后如果确诊了以后就可以按照刚才说的,这些床位在这些体育场或体育馆啊。进行这个集中的进行隔离治疗。这样的我,我想这个肯定需要很大的人力。需要很大的这个物力去做这件事。呃我,我希望这个事情很快去做,但是呢,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白岩松:最后一个问题。蒋主任其实当然不好回答,但是是很多人,大家现在都天天在想的。您觉得从丰城算起来,现在几乎十二天了。按整个您的了解的情况,离拐点还远吗。

蒋荣猛:这个确实不好回答,我自己因为作为临床医生。在这呆了这么久原来有人讲可能是2月4号或者2月6号,我,但是就在私下聊天就说过,我觉得6号不会出现拐点,他有可能还要过一个潜伏期。也就是说,我们算23号算的话呢,你到6号的话是第一个潜伏期是吧,然后再往后算14天的话,可能到20号。我是这么觉得的话,因为现在从目前的这个情况来看,这个疑似病人,他在增加,增加,我刚才说了,对,我们的整个标准有关系,因为只有把更多的疑似病人人给他纳入进来进行排查才有可能更有效的去阻断这个他在家庭内部或者在社区,因为他毕竟还要去超市去购物嘛。他还跟其他人发生一些接触,所以这样呢,就是有可能在下一段时间,可能还有更多的疑似病人进到我们的视野来进行排查。所以我想这个未来的时间,这个任务还是非常艰巨。

白岩松:最后一个小问题,我们整个检测的这个相关的, 这种试剂盒等等,是否都已经够了。

蒋荣猛:现在试剂盒去我了解的是够的,他已经可以采购到大概现在到位的有十万人份,现在,主要的在哪呢,就是还是在这个检测的,这个时间上,在之前,你比方说他这个人力资源不够,赶上春节啊。这个这个检测的量是一天是有限的,所以再加交通的问题。所以他有很多因素在制约了这个检测的速度。但是这两天我了解的情况,比方说今天我去的,这个武汉市,武汉市的中心医院,还有这个武汉的汉口医院啊,这几家医院我了解的情况,他们只要这个采样的话,比方说这个下午送样,基本上当天晚上就可以出,结果这样就可以在把过去大概3天到4天。在检测的一个时间能够缩短到一天就可以完成。而且这是一个方面,还有就是什么,他现在在在一些医院,你比方说这个武汉协和医院省人民医院,还有这个同济医院这些医院呢,他已经可以自己去做这个核算检测就不必送到疾控中心也不必送到这个第三方检测机构。这样呢,他可以在武汉市在各个城区就可以受理这样的一些检测的医院,他就可以更加提高效率,去做一个检测。我想这个也是最近做的一件事情啊,还是提高了这个检测的这个效率缩短了这个从送样到这个出报告的一个时间。

白岩松:非常感谢蒋主任,您一月九号就到了辛苦,而且一定要保重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2020年02月04日《新闻1+1》疫情2月6号出现拐点吗?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