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2月10日《新闻1+1》重庆疫情应对及武汉雷神山情况

白岩松: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首先呢,我们透过疫情地图来观察一下,究竟离开湖北之后,全国的哪些省市是从一排到十的,就是确诊病例数。

我们来看啊。离开湖北之后,其实排第一的是广东,排第二位的是浙江,他们并不都是湖北的邻居。但是说明在现代社会当中,经济与人员的这种这个交往是非常关联的,因为广东和浙江都是经济大省,那再然后地理其实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因素。三四五六就都被这个湖北的邻居给拿走了。河南和广东同样都是人口大省,当然人口基数也非常重要的,那么河南排第三,也就是说,广东、浙江、河南确诊病例数都超过了一千。在然后是湖南那湖北、湖南当然是这个邻居了,然后是安徽,然后排第六的是江西。当然,这都在确诊病例一千以下那再然后第七又离开了他的邻居到了江苏。这也与经济的强势,其实是有关的。现在江苏确诊的病例是四百九十二到第8位的时候,又回到了湖北的邻居,这就是重庆今天,我们也将首先重点关注重庆。因为在一月二十七八号左右的时候,有媒体报道,当时是香港的一位医学专家,认为非常非常担心重庆,因为他跟这个湖北紧密相连。但是现在我们来看重庆的一个变化。当然,这里再多说一句,在他的邻居里头,陕西现在没有进入前十名,那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湖北和陕西的交界地方,并不是人即交往的时候最重要的通道。因此,还是比如说隔着河南或者怎么样再走。因此,陕西没有进入到前十名之内。接下来我们重点来关注重庆那重庆这段时间,大家现在截止到昨天晚上二十四点。他的确诊病例数是四百六十八。

这让最初非常担心重庆的可能会觉得稍微松口气,但是谁也不敢松这口气。红颜色的是他的确诊病例,它呈现的是一个小步漫长的姿态。而黄颜色的是疑似我们会看到七八天的范围内,他是相对平稳的,这样的数字在说明着什么。重庆在做哪些工作没有像大家最初担心的那样,但是怎样去变得更好。接下来马上连线重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吴存荣吴市长您好,您好,岩松同志你好,呃,吴市长,首先您怎么看待。现在四百六十八这样一个确诊的病例数。

吴存荣:这个数字看起来呢,还是比较严峻的。他毕竟有468,但更重要的,我们从468这个数字当中看出来一个信心,看到了我们战胜这个疫情的信心,之前大家对我们非常关注,我们也很担忧,这说明我们前一段时间的防控也是有效的。

白岩松:吴市长接下来看这个疑似的病例,这一次病例其实这个高点呢,是,在这个七八天前就出现了,一直比较平缓,这是否会让大家觉得接下来的压力没那么大。

吴存荣:但是还是不能这么说,我我,我认为,目前我们的防控的还处在一个关键的时期,能不能最后的决胜就剩取得很好的一个效果。那么疑似病例虽然连续8天比较平稳或者有所下降。但是这个时候我们丝毫不能放松,还有仍然坚持已有的防控措施。

白岩松:吴市长,你看啊,刚才看地图的时候就非常明显的感觉。到湖北跟重庆路路相通水陆也在长江,这是相通。那么好了我们现在来看待整个的病例发展的话,如果武汉封城到现在快二十天了,已经过了第一个潜伏期了。现在我们这468个确诊病例当中,究竟是输入性的病例占比大呢?还是二代三代的感染的比例更大了。

吴存荣:因为重庆到湖北啊。人们相亲、地缘相近,乃是经济、文化各方面交流非常繁多,人员来往也很频繁,在元月三十一日之前,我们主要有输入病例为主,那么元月三十一号以后,那么我们本地的二代病例三代病例可能出现现在到二月八号这个形式的情况下,我们基本上是输入的跟本地的各占一半。所以下一步呢,我们有防输入继续要做好防输的工作,同时更重要的做好防扩散的工作。因为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话发生的话,来的很突然,情况也比较复杂。还有很多一些没有认知的一些问题那需要我们进一步提高警惕。特别是我们仍然广大人民群众也提高这个防护知识,那么更加把我们的措施做的更严更细更实更快措施,真正的战胜这场的疫情。

白岩松:在这个二代和或者说三代的这样的一个病例增长的过程中有哪些特点嘛?比如说这是聚集性的,还是这种这个家庭性的。

吴存荣:那么我们从二代三代病例当中聚集性病例的话,家庭为主的聚集性病例占比占到百分之七十八,那么还有百分之二十二社区里面发现的一些进展,正在进行流行病学的调查。那么还有一些不明的原因,也正在我们去研究。

白岩松:接下来就回到我刚才一开场时说的那句话,坦白的去说,在十天之前的时候,我也对重庆非常担心,因为也看到了相关的报道,甚至说是模型推演,重庆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爆发的地点。但是现在并没有出现这种局面。回头倒的去看的话,您觉得是做好了哪些事,才没达到最让人担心的那种局面。

吴存荣:我作为一个侵略者来讲我感受最深的是重庆行动非常早,现实也非常早,就是在第一时间,市委、市政府提出了四个防控的工作面,两个工作保障的问题。那么从医疗救治社会人口的排查,社会舆论的引导交通流量管控四个工作面,全方位展开了工作,实现了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两个保障主要是组织领导体系的保障,那么在国务院二月二十号这个会议以后特别是二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会以后,一月设立医院,做出了一系列的重大的决策部署,也在元月份,在元月份的时候,原因二十五号,正月初一的时候就做了一系列的重大决策部署,所有的科技主要领导第一时间到第一线,这就这种指挥第一线做中国化工作,那么这个的保障的物资保障工作还是比较到位的。尽管我们自己不生产,但是我们通过各种渠道的采购啊转场啊。这方面保障了我们这个防控翻一番工作,那特别是在四个机动方面也是很有成效的。我们实现了中央提出的四个机动换盏专家资源就这工这四个接种。那么我们实现了百分之百的患者这种在四个指定医院进行救治工作。所以实现了一些防止的进一步的面上的一些扩散工作,也基于这些资源,也提高了整个的效率。

白岩松:吴市长当初相关的专家,对重庆未来的这种疫情爆发的担心你们是否看到了他当你们看到之后,假如看到了,会是什么心态。

吴存荣:当时我们也注意到了这个报告,我们也研究了这个报告,不管怎么说吧。从另外一个侧面提醒了我们,提高了这个我们的警惕性,也提醒了我们,对疫情是更一线的形式的认识和分析,那么我们也做了,要支持我们做最坏的,打算做好这个行业工作啊。所以我们策划,我们这的方案上面做的更细更周密。比如说我们的顺序排查。我们从春节前就得展开了四级联动。那么对四级政府联动的,一直到社区的网格员,全方位的全覆盖的滚动式的连续排查,对所有的返于人口进入重庆的人口,包括流动人口进行全面的落地查人不会排查这样子呢,就正确了。我们反正空空子的主动,那么这才有现在从源头防控上才有现在的这个好这个局面,同时也促使了我们救治工作的找准备。

白岩松:吴市长今天毕竟开始慢慢的走向复工,这个城市的人流明显加大。我注意到今天重庆的这个数据,像这个公交等等都增加百分之七十等。轨道也增加了百分之七十。在面对这种开始复工的情况下,重庆怎么去面对有哪些新的对策和防范。

吴存荣:那么随着企业的陆续复工以后啊,流动性的明显增加,也增加了防控的风险和难度。那么在交通面的话,我们按这个交通流量目前看,正常流量百分之七十左右的力量的配置的。那么,尽管我们增长速度百分之七十,但是流量还是比较低的。那么今天我们是十三万人的交通流量,只相当于平时三百三十万人的,那百分之五左右。那么现在这个数据啊,还是比较低的。那么我们在这上面做了充分的预案。从交通方面,轨道交通尽所有上轨道交通的人,那全部进行检查,公交车也全部进行检查,进行那个发热的这个整个温度的检测吧。那么我们的交通工具的消毒、通风做了一系列的安排,包括人员的防护措施一些的安排,那么我们保证这个交通工具。一个合理的配置就正常流量的话,百分之六十的是个风险的一个那个要求的配置。这样尽量减少人员必须的一个具体工作。同时这个人口复工的情况做这些准备。

白岩松:对于重庆来说,现在目前的状态三千万其中要输出的劳动力起按资料显示会超过四百万。他们虽然是一个错峰的反去其他的地方打工啊,或者说是工作。我们为此在做什么样的这种准备,

吴存荣:那么我们对要输出的一些这个劳务的原料做了一个系统的安排,一个是对他们的广泛的宣传和告知身体状况不好的年龄比较大的荷载有怀孕情况的,尽量不要外出,疫情感应人员尽量不要外出,那么体格比较健康的,那么地方防御措施也已到位的我们政府通过我们的国有企业,安排了一些包车的义务。包车t的业务啊,把他们定点送到那个对方的岗位上去。那么交通上提供一些方便,那么对一些这个有疾病史得正在隔离的人,那坚决要劝你不要外出,这样对他们个人也是负责,对我们输出地输入地,都是一种负责任的一个一个一个做法。同时,在劳务市场产品通过网上办公的形式,通过帮他们这个就一单位做好一个接线工作,做好各方面的服务工作吧。

白岩松:吴市长,我知道重庆其实也在相对对口,在支援孝感,我们也要投入精兵强将,去帮助湖北的兄弟。那我们自己这块儿呢。整个医疗的配备,现在有什么缺乏的东西吗,还是相对充足。

吴存荣:那么这个帮扶是中央的重大的角色交给我们的任务。我觉得我们也是对我们的信任使命也是非常光荣的。重庆嘛,也坚决服从国家的大局,服从中央的安排,也坚决保证完成任务。今天上午,市委专题研究了这个问题,计划组织医疗队进行对口帮扶。整个第一期的规模大概三百人左右吧。包括物质的保障工作,我们都要跟上去,那么我们困难也不是没有因为重庆毕竟还有这么多的激素在这个地方,那么目前当时主要的困难就是医疗物资还是比较紧张的,因为重庆是个这些中国,制造城市机械工业电子工业比较发达,相对来讲,医疗器械方面的装备制造企业比较少。那么我们现在的物质供应啊,还是比较紧张的。

白岩松:非常感谢吴市长带给我们的非常清晰的解析,也非常希望在未来疫情防控的过程当中,重庆一直排名越来越靠后。谢谢好接下来我们要关注的是武汉雷神山医院。大家可以看到火山山之后,雷神山医院二月八号开始正式交付使用,那么边射的床位是一千六百张,接管的单位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整体接管收支类型,主要救治确诊患者。那好了相关的情况。接下来我们马上连线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院长武汉雷神山医院的院长王行环王院长您好,您辛苦,你好岩松从八号开始接病人, 到现在,是,我们的雷神山已经接了多少病人了。

王行环:,到今天,节省是八十八个病人,但是是满腹后因为主,要是因为这个雷神三是在非常快速的建设期间,边建设边使用。所以呢,他今天呢。因为已经有两个病区交付使用,这两个病是负后就是八十八,所以已经全部收满了。

白岩松:我们什么时候去奔向一千六百张钰设床位有可能是满负荷,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王行环:他是一个边建设逐步增加的一个过程。那么按照现在的这个进程呢?我看各个建设施工方各方面都非常的努力,他们也很辛苦,那可能是在十七八号就可能可能这个目标就可以实现了。

白岩松:我们现。在在整个雷山山医院的设计当中,我们将要接收的是什么样的患者。

王行环:雷神山他的定位的是接收以重症患者为主的,这样一个救治医院。呃,因为现在还没有关键的一些。呃,建设的还在进行中。比如说我们的isu就是危重症的那个需要的su呢,还没有最后到位,那所以呢,现在只能接受一些跟各大家重症救治能力比较强的医院形成一个联通。就是把他们那些重症旧的已经还是短期呢。呃,我病情稳定了,但是又站着他的重症的床位的,这些病人的全部跟他转到这边来,来减负,再加上一些其他的。普通的重症病人来为主。目前是这样子的定位的。

白岩松:那大家知道火车站医院呢,是由我们的部队来去接管雷神山呢,是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去接管的。除这两者不同之外,我们其他的定位是否还有不同。

王行环:另外,定位是一样的,这个可能就是呃。一个是军队的,一个是,我们是带着地方,但是我现在尽管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就是我们来接管和八号接管。但是事实上呢,我们这个医疗队组成的,也是由地方各地也比较近。有辽宁的,来的一千个医务员组成的医疗队,还有我们湖北本地的组成的医院对共同组成。

岩松:那大致我们因为毕竟是全国可能合成这样一个新的医院的。这个医护人员我们跟未来患者的配比是多少,我们保有多少医护人员。

王行环:这个医护人员目前是一个比较紧张状态。一千五到一千六百张床,那么按照重症的配配比呢,可能得四千五左右的医护人员。但是实际上现在特别紧张,可能我们能配到两千五到三千这样的医护人员就已经很理想了。嗯,就可以了,大概也哎。我们通过这段时间的摸索,做到这种应该也也可以运行。

白岩松:另外,王院长对于您作为院长来说,其实也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因为你要完成最快速时间,把他变成一个整体,这样的过程怎么样去抓紧离一千六百张,满腹和床位满还有几天的时间,你更好的去把这个医护人员,连成一个整体你在做什么样的工作。

王行环:我们的这个因为我们这来自全国的医生的监管是不是一个单位,但是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因为都是看到大量的病人不能得到有效的救治,心里着急,所以他们的都大家积极在这里的目标非常一致。而且呢,这个疾病的治疗的方法呢?他治疗指南的标准呢,都非常统一。大家的看法也比较相似,那么包括今天,比如说我们今天就跟辽宁来的,这个医疗两个两个五个人的一个队,我们接下来很深入的沟通大家的理念,那想法了,很好,很一致,再加上,我们会有一个比较规范的,这个叫,让敢让控的一个一个一个团队。他在医院内医院外师傅。是的,让感方面抓的很紧。然后呢。在这个病人的治疗的质量是安全问题上呢。我们有一个核心的专家下走。这个核心专家小组的他不具体管任何一个床。但是他会让未来的,这三十二个病区的他在治疗的质量和安全上基于一致就这样的一个体系。而且在这个病人这个装满之前,我们的这些医生团队就不断在培训,而且在前面运作的那个疫区里面后面的也加入这样子来进行一个,不断的这个边建设边治病边培训,这样的同时呢,也达到每开一个病区,我们的质量能达到统一这样的一个目标,是这样来做的。

白岩松:王院长那天呢。因为这个火神山医院的,这个负责人也向我们谈了他的目标,那作为雷神山医院来说,您作为院长。未来的这段时间,你们有没有你们的目标。比如说治愈率啊。包括这个降低病死率啊等等方面

王行环:有的,这个是压力比较大的地方,因为按照目前的收入,我们湖北的整体的,这个呃,新冠状这个死亡率在百分之三左右那,但是重症的死亡率,是比较高一些的啊。但是参照当时杀死的这个重症死亡率大概在百分之九、百分之十。不过现在已经过了十七年,那么在这个同这样一个病的境况,并都不同,但是治疗的方法上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而且技术手段那现在也跟原来要好一些啊。特别是在重症的救治的力量上也好一些。所以呢,我们初步定的目标呢。希望我们的重症患者在这为主的加了一个雷神三医院死亡率的,这个那就可能。希望能控制在百分之四以内,这个目标其实有点难,但是我们大家努力,而且我们这个团队这些精神面貌,大家都非常兴起尽管是团队不同,但是很新起,我觉得还是而且从前面做的情况看是有可能的。

白岩松:这块我一定要解释一下这百分之四以内指的是接的是重症患者这样这样的百分之四以内,会使整个武汉的这种病死率会大幅下降。最后一个问题,现在在硬件方面,我们还有一些什么缺乏的嘛,或者说需要完善的东西呃,

王行环:硬件方面,现在因为他是在建设之中吧,所以这个呃,还有很多,当然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说他车接车之外,我的核心医疗团队之外,还有一些后勤服务,后面的一些维护等等。各种这个供应链条上啊。他有很多事情都在紧密锣鼓的推进。当然,各方的大家都非常实力。我也非常感激大家,而且,大家都是这种一种救人的心,我非常感激,非常感动。

白岩松:我们也非常感谢您和所有的这种同仁,希望你们都安全并且实现目标。谢谢您辛苦。最后呢,我们来看一下今天的俄罗斯报这个俄罗斯报太特别了。记忆旁边看了一个社论,叫鄂州患难与共,又有一个用汉字写的。武汉加油,而且太用心了,太了解了。因为你发现不仅有两个新,他把武汉的,这个中间这个纸还说了,希望停止,这是一个美好的期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2020年02月10日《新闻1+1》重庆疫情应对及武汉雷神山情况

赞 (1)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