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2月11日《新闻1+1》今日疫情应对:护理一线

白岩松: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如果从媒体的观察的角度来说,昨天也就是二月十号,我们这次防疫之战应该进入到了明确的第二阶段,那么第一阶段应该是从一月二十号一直到二月十号之前是利用春节的假期。相对单纯的以防御为主。但是从昨天开始,那就变成了一手要抓防疫。另一首呢要有一个逐渐的复工,所以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但是如果要排一个顺序的话,当然还是防疫要优先一点,否则的话会前功尽弃。但是这个第二阶段其实开始变得更加复杂,而且挑战的将变得更大,因为人流开始加大哪一个环节,如果做的不好的话,就可能会产生让人非常担心的。这样的一种情况出现。因此这第二战役更要去打好,那我们看在这个面临第二战役的时候,支撑我们的这个数据有了一些让人能稍微轻松一点的变化,但也轻松不到哪里去。

我们看啊,在过去的这六天的这个时间里,从二月五号算起,我们为什么要从二月五号算起呢。因为从二一月二、十三号武汉封城的话,到二月五号、六号,基本上是第一个十四天,那就是以潜伏进去计算。但是从二月五号、六号开始进入到第二个潜伏期。那好了全国除了湖北之外啊。新增确诊病例。这六天的确在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往下下,由最初的七百多降到了六百五百。尤其这三天一天一个台阶五百多降到四百多,又降到了三百多。这是一个不错的趋势,但丝毫不能放松,因为哪怕剩下两个人,如果你一放松了的话,还可以变回到万我们不就是从最初一个人被感染,后来变成千,再变成了三万多嘛。

那我们接下来再看这样一个数据。湖北本身过去这六天,其实一直处在一个高位,虽然有反复,但呈现了一定下降的新增确诊病例数的这个变化,因为他从起初的两千九百八十七变成了这个昨天的两千零九十七,但是其中一个相当在高点运行的是武汉新增确诊病例数这六天一直在反复中,但始终处在一个高位。这个时候提醒大家注意。昨天武汉市委书记说的一句话,他说今天要把武汉所有的疑似病例全部检测清零,那我觉得就可以从明天当然,更重要的可能是后天早上起来,我们看到的数字期待武汉的这个新增确诊病例能有一个比较大的向下的这种滑动,如果这样的话,局势就会开始走向一个相对更明朗一点向下走的这种趋势当中。但这不是松懈的时候,尤其进入到第二阶段。好了,今天,我们的主题要关注什么呢。在这个第二阶段。

我们来看这样的一个数据。截止到二月九号,也就是前天晚上二十四时,我们一共派出了一百六十三支国家医疗队含军队啊中医等等,去驰援湖北驰原武汉总人数一万九千八百人左右。这可能有点出乎您的想象。总数到二月九号晚上二十四点就已经达到了一万九千八百多。再加上湖北的这个医护工作人员。那好了,这其中的比例是什么呢?我们注意到医生在这一万九千八百人当中,大约占到五千人左右,而护士站到了一万四千人。这是一个超级大比例的,正在一线作战的,而且是驰援武汉的全国的一个主力军。这个来源是国家卫健委。因此,今天我们就要关注这场战役当中,在前线的护理挑战,尤其要关注护士这个群体。接下来我们要连线的是中华护理学会的理事长吴欣娟。在这儿呢,我要特别的解释一下。二零一一年的时候,他获得了南丁格尔奖零三年的时候,非典期间是重症护理第一线。当时好像在中日友好医院,现在他是这个在协和医院,然后,也驰援到了这个武汉,五里市长您好,岩松,你好,我们刚才看到了这个数字,可能稍微有点出乎大家一辆达到了一万四千人。我们这样一个护理的队伍,其中您说过接近百分之九十左右,可能都是女性那好了年龄段具您的了解大致处在什么样的年龄段为主。

吴欣娟:基本上都是八零后和九零后的年轻护士为主。那么从总体来说呢,应该说还是比较年轻的啊,也是现在的临床的这个骨干的力量。

白岩松:您是二月七号呢,就带着这个协和医院的一百零六名护士,就接管了武汉的这个同济医院的,这个重症监护室,现在从先从你们自身护理工作的这个来说,尤其是重症监护室。挑战是什么样的,每天要工作多少个小时,强度有多大啊。

吴欣娟:我们所接管的,这个重症的这个监护病房,都是极危重症的,这种病人,病人是应该说是最重的。现在有三十二张床位,护理人员一共是一百一十九名。每天的工作量还是非常大的。我们现在呢。就是分成七个组,那么就是,护士。主要是,每天,这个每个班工作了,这个四个小时,每个护士基本上是要负责两到三名的危重症的,这个病人当然这个病人的病情不是特别一样。那么在这个过程中,那么,随时有一些比较危重的,这种抢救的病人,我们医护也共同协作努力,共同救治,这样危急的这种患者,应该说是非常大的 。

白岩松:吴理事长就是现在呢全国的衣服,嗯,无论市场这个在这个全国驰援武汉,这是一个逐渐的过程,但是你们到了武汉之后了解在你们到达之前的时候,当地的护理人员就是护士们,他们工作强度。已经到了什么样的,这种地步。

吴欣娟:应该说,在这个,因为这个疫情持续的也有一段时间了。我觉得就是当地这个我们的,湖北和武汉的。这个护理人员应该说,他们这个工作的时间也很长,他们非常非常的一个辛苦,那么护士们的应该说还是非常的,这个努力,非常的发奋的去救治我们的患者。那么总体来说呢,我们各个医院啊,现在都是所有的护理人员啊,这个都是齐上阵去这个来抢救和救治病人。

白岩松:今天在看新闻的时候,注意到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的,这个负责人呢?他说了这样一番话,他说的是什么呢,说现在在这个武汉,在湖北百分之九十到百分之百的患者都需要补充氧气百分之二十到二十五的患者都需要密集护理,百分之五到十的患者需要一定程度的机械通气的,这种治疗,这对卫生系统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这些任务是不是大部分都要由护士来去承担,他所谈到的这个密集护理意味着什么呢,您能不能给我们解读一下。

吴欣娟:这个密集护理实际上就是说呃,很多的工作都需要我们护理人员去,为病人解决这些问题。所以这些密集护理的,这样的病人,实际上也就是重症的,这样的病人,那么这样的病人呢,应该说那么很多的大量的,这个护理工作都需要我们去完成。比如说,这里边也有很多都是。这个上呼吸机的气管切开的啊,上挨帽等这些,这个呃这样的,病人特别的危重。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应该说,我还包括了,我们护士每天还要给病人吸痰,要做这个一些这个抽血气啊。那么这个气管切开的,这个护理啊,还要做病人的这个生活的这个护理给病人翻身啊。这个一些基础护理工作啊,那么同时呢,还要做一些这个消毒隔离。这种那个防范的这些相关的一个工作。所以呢,包括静脉治疗管路的护理。那么这些工作,应该说对护士来说呢,这个工作量是非常大的啊,跟病人的一个非常密切的,这个接触和护理工作啊。应该说从这些方面来说,护士的,这个,因为他们跟一般的重症的呃,这个,非传染性的,这些病房还不太一样,他们穿的有这个防护的这种器具这种设备那么这样的话呢,他们的又这么大的强的这个工作量。那么对于我们护士来说,这个体力的消耗和精神的这个紧张的,这种情况哈,应该还是非常呃这个严重的。

白岩松:我知道刚才一开始介绍了您零三年的时候参加了非典的那场一线的战役。您也是冲在前面那么十七年过去了,这次你到武汉之后,感受在面对这次疫情的时候,跟十七年前对于护理来说,挑战是什么难度是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又是什么。

吴欣娟:我觉得呃,跟那个十七年的啥子确实这一次的疫情哈。应该说这个更广泛,因为它传播的人群也是更多哈,怎么不像上次的sars他还相对来说局限的。这个呃地区哈还是比较有限的。病人也没有这么一个广泛,那么所以现在,等于是呃这个全国的,这些省事,应该说都有这样的病人,所以呢,就是我们医务人员啊。那么应该说投入的,这个整体的啊,医务人员和全国的这个投入哈sars还是不太一样的,这个,应该说这个整体的。从这个各个全国应该说现在都呃行动起来来这个共同打好这次的一个防疫站,

白岩松:好,谢谢您。您可以稍微喘口气儿一会儿呢,我们再跟你。您继续去了解一些相关的这回的,这种情况和挑战好。接下来我们就透过一个片子去更好的了解现在在一线光驰援就有一万四千名护士在做的这种防御挑战。

护士张霖:现在我们在武汉的金银潭医院上班,今天我上的是夜班,我们已经穿好了防护服。

护士陈红:只能看到这个人影,我的汉就往底下流,感觉他不断的流,像水一样。

记者:5个小时在里面,要是上厕所怎么办?

樊安芝 :实际上尿都没了,水都从汗液里排出来了。

护士:现在就是监测患者病情,然后更换补液发放口服药发放饭,然后打扫卫生消毒卫生以及病人到收住院,出院,都要办理到什么了。

记者:你多大了,

护士:1997年的

记者:给家里人报个平安吧,

护士:我不想哭,我眼泪在眼睛里打圈,我哭的话我的护目镜就花了,就是干不了事情了,一会。

白岩松: 极其不容易 ,接下来,我们马上要连线武汉市协和医院妇产科的总护士长,现在在江汉方舱医院的护士长王培虹,您好护士长您好。主持人,作为护士长来说,现在这个时间您是算下班了吗。

王培红:是的刚下班了。

白岩松:您作为武汉人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回自己的家了啊。

王培红:自从二月五号进的方舱医院以后,那么应该是算起来有一周没有回家了这个方舱医院呢,也是一个全新的模式,那你们立即就投身到其中,您觉得难度是什么跟过去以往不一样的挑战又是什么,在方舱医院里。

王培红:因为是这样的,以前在医院工作很多的,这个流程啊制度啊,然后一些这个呃操作啊,什么东西都是现成的,都是规范的,那么这一次呢。到进入方舱医院以后,因为是一个从无到有的建立一个新的的医院,并且呢,都是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呃,这样的一个呃国家团队的这样一个医疗团队在这里工作。所以很多的东西包括一些流程啊制度啊,规范了表格啊等等,都需要重新的去制定去梳理。所以说呃,实际上下班了以后,实际上更多的时间我们都在做这样的一个工作。

白岩松:放舱医院里头,他住的相对是轻症的患者,但是他患者的密度非常大,你们怎么去观察患者的情绪,都要做哪些工作,帮他们心情稍微好一点,包括能活动,我们在联播里看到有人在跳这个方舱医院里广场舞,你们也会做吗,怎么去做。抚慰患者的工作。

王培红:是的,这个呢,也是我们这个从放舱以后呢。我们非常关注的患者的一个问题。因为大家突然在这样的一个呃密集的环境中,可能有一些人呢,情绪会有一些低落,甚至有一些焦躁。所以我们也根据我们观察到的情况,每一个班次,我们都会在记录上有一个专门的项目,就是观察患者的情绪。所以呢,我们观察的患者有这样的一些情绪,以后我们就每天有一些这个举措,比方说我们的广播每天有三次对患者进行一些健康、教育方面的一些知识。同时呢,我们也会播放一些广播体操,包括一些这个音乐是一种舒缓的音乐来患者,缓解患者的这种舒缓的情绪。今天呢,我们在里面播了这个感恩的心。当时呢。我们的医护人员带着我们的患者。一起跳舞。当时呢,完了以后,还有很多的患者一起和医护人员一起喊。武汉加油,武汉加油。所以这个场面还是非常的震撼的。

白岩松:嗯最后一个问题。护士长包括您自己在内,你怎么去帮助所有的。这个护士在方舱医院全新的这样的一种模式里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的安全。

王培红:是这样的,作为部长的话,每天的话我就会对因为我们方舱医院现在是两层楼,每天呢,我们也都会去每个病区去巡视观察,并且呢,我们也会提醒,督促我们的护士做好个人的防护和保护。因为说实话,进入方舱医院后,大家都非常的辛苦,也这个工作强度也很大,那么对于我们自己来说,在前三天的时候,每天在里面工作。都超过了十二个小时。所以呢,实际上有很多的时候,我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疫情的话,我自己都不能想象,我可以十二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护士承受了很大的压力。那么每次见面我都会去问候他们去问他们今天感觉怎么样,大家很多的时候都会怎么样,有的时候都会眼泪在这个眼眶里打转。并且呢,我们很多的这样这样的一个,这两天都会有护士在里面晕倒了。所以我觉得有很多的这张这样的一个工作强度对护士的这种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的,这样的一个挑战都是非常大的。所以大家在一起的话,实际上是非常的团结,互相的关心,有很多的事情,我们也会经常的提醒他们,在方舱医院工作的时候,大家一定要走路慢一点,因为,以我在这几天的工作来看的话,以我的经验我会告诉他们怎么样在里面去这个操作巡视,并且怎么样让自己的这种呼吸能够调整的更好。所以,这个也是我自己的一些感受。我也希望在方舱工作的,这样的一个全体的护理人员,都能够有一个这个好的身体,并且能够平平安的出舱。

白岩松:非常感谢也向你们所有的人致敬,谢谢一定要保重。接下来呢。其实我们在网上看到了有一个在一线的,就是在武汉的一个护士给他的妈妈演示如何来穿这样的一层又一层的,这种防护服,现在我们可就可以看这种相关的画面。同时在看这个相关画面的时候,你就知道他要穿多少层。为了让他妈放心,那在这个过程中呢我们继续连线中华护理学会的理事长吴欣娟吴理事长。现在我们透过画面都能够看到护士每天穿这个防护服,其实是一个非常非常漫长的过程。但是怎样去做好最大程度的安全,保护您对这一点不仅要保护您带去的人,如何使所有的护理人员都最大程度的安全。

吴欣娟:这个防护安全是特别关键的。因为我们就像战士一样,那么只有保护好我们自己,我们才能更好的去肺患者去服务。所以在房呃这个防护方面,我们一定要在之前做好这个培训工作。那么,在培训以后,我们正式要进入这个病房进入污染区之前我们都要有严格的一个监督、检查的这么一个机制。那每一个医护人员在进入污染区之前,我们都有专门的监督员。那么要看每一个人穿戴防护的,这些这个器具是不是非常的严密,是不是非常的安全了,每一个这个人员都要经过我们的检查员一一的进行检查通过以后,他们才能进入污染区。那么工作以后,我们包括回到驻地啊,我们集中的驻地,那么同时,也要做好这个我们人员的这个人员队员的这个,安全的这么一个管理工作,包括怎么进出,怎么呃去就餐的要求啊等等的这些方面,那么不能,我们自己在这个感染了,这样就会,使我们这个团队那么受到影响,这是不行的,所以在检查。安全方面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一定要确保安全。

白岩松:非常感谢李市长给我们带来的介绍,您保证您整个的队伍都保重,谢谢。那接下来我们就看中南山医院是在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号也就是护士节,那一天对护士的一些感慨和鼓励。

钟南山院士:一个护士好不好,最重要是她那个心,很多病人走的时候他都舍不得很多护士为什么就是这一些人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给他们的,从他们的从这些他们的。这个很温暖的一个安慰,和他们的美丽的微笑他的的这个非常轻柔的,这个话语使得病人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阳光,看到了未来。这就是我们护理默默的在为我们的医疗上做出的,这个贡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2020年02月11日《新闻1+1》今日疫情应对:护理一线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