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史上的10次大瘟疫!深度改变了历史进程!

  迄今为止,人类唯一能够从历史上吸取的教训就是,人类从来没有吸取过教训。——本文作者:若谷

  人类在改进自身命运的同时,也加大了自己面对疾病的软弱性。我们应当意识到人类自身的力量是有局限的,应当牢记,我们越是取得胜利,越是把传染病赶到人类经验的边缘,就越是为灾难性的传染病扫清了道路。我们永远难以逃脱生态系统的局限。不管我们高兴与否,我们都处在食物链之中,吃,也被吃。

  ——威廉 · 麦克尼尔 William Hardy McNeill

  当下的社会情绪

  2020年开端,这场“新型冠状病毒”把我们喜庆的气氛全部打乱,民众的情绪被瞬间点燃,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舞,各种抱怨、埋怨、呼吁等等沸反盈天。

  怨动物的,怨病毒的,怨人的,怨嘴的,怨欲望的,怨欲望的相关机构的,好的,坏的,正面的,负面的,什么都有。

  人处局中,眼界和认识都受到了障碍,于是掉在了情绪中,我们积攒了太多的情绪无处发泄,完全忘记了理性,不知道该如何正确表达我们的情绪和愤怒,所以,只好用情绪表达,用愤怒发声。

  历史有其规律性

  “飘风不终朝,骤雨无终日,孰为此者?天也。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老子《道德经》第23章。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自然界有其规律性,历史上没有停不下来的风雨,疾风暴雨虽然来势汹汹,但是无法长久,因为总能量是守恒的,也是有限的,当它们将能量聚集于一点,一泻而下时,瞬间耗完了积蓄的所有能量。因此,必定来的快,去的也快。

  回溯历史,你会发现,历史上的各种大的灾难都是不请自来的,同时,又是不送自去的。并不是人类把它赶走的。例如地震、海啸、狂风暴雨、山洪、泥石流、雪灾、冰雹、天花、麻疹、安博拉、猪瘟、禽流感、SARS以及现在的SARI等等。

  自然界的事物发展有其规律,表面上看,武汉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是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这个偶发事件触发的,但细究起来,我们会看到其中的必然性。

  病毒有其萌芽、潜伏、发展、顶峰、衰落、消失的过程。海鲜市场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吃野味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

  相信,没有海鲜市场,没有吃野味,这场病毒也会爆发,只是爆发的时间和地点可能有所不同而已。规律的事情偶然中带着必然,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导火索把它引燃。不幸的是,恰好在此时此刻选中了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这个事件正好和灾难发生耦合,因此,引发了我们无限的联想和怪罪、迁怒。

  病毒是一场生物界的战争,是种群数量和质量的自然调节。也是种群进化得更强壮的一次契机。祸福永远相依,好坏各占其半。丛林法则,物竞天择在所有物种之间都是适用的。人类作为地球一员并不例外。

  历史上的大瘟疫并未走远

  经常有人会问,为什么会有病毒?问这个问题如同问为什么会有人一样。站在地球的角度,地球上允许人的存在就允许病毒和瘟疫的存在,人和病毒是平等的存在。

  要知道病毒一直都在我们身边,从未离我们远去!

  让我们来看看历史上那些大的瘟疫给人类带来的后果:

  1:雅典鼠疫(公元前430–前427)

  公元前430到前427年,雅典发生大瘟疫,近1/2人口死亡,整个雅典几乎被摧毁。雅典鼠疫是一场毁灭性的传染病,袭击了整座古希腊罗马城。

  希腊史学家修昔底德对这场毁灭雅典的瘟疫的进行了这样的描述。“身强体健的人们突然被剧烈的高烧所袭击,眼睛发红仿佛喷射出火焰,喉咙或舌头开始充血并散发出不自然的恶臭,伴随呕吐和腹泻而来的是可怕的干渴,这时患病者的身体疼痛发炎并转成溃疡,无法入睡或忍受床榻的触碰,有些病人裸着身体在街上游荡,寻找水喝直到倒地而死。甚至狗也死于此病,吃了躺得到处都是的人尸的乌鸦和大雕也死了,存活下来的人不是没了指头、脚趾、眼睛,就是丧失了记忆。”

  2:古罗马“安东尼瘟疫”(公元164-180年)

  古罗马“安东尼瘟疫”是因为传染而引起的。据史书描述得此传染病的症状为:剧烈腹泻,呕吐,喉咙肿痛,溃烂,高烧热得烫手,手脚溃烂或是生了坏疽,感到难以忍受的口渴,皮肤化脓。

  战场上的士兵回到罗马帝国,带来了天花和麻疹,传染给了安东尼的人们。传染病夺走了两位罗马帝王的生命。第一位是维鲁斯(Lucius Verus),于169年染病而死,第二位是他的继承人马可 · 奥勒略 · 安东尼(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做帝王做到公元180年,也因被传染难逃厄运。

  九年后瘟疫再次爆发。据罗马史学家迪奥卡称,当时罗马一天就有2000人因染病而死,相当于被传染人数的四分之一。估计总死亡人数高达五百万。在有些地方,瘟疫造成总人口的三分之一死亡,大大削弱了罗马兵力。

  3:查士丁尼瘟疫(541-542)

  查士丁尼瘟疫是指公元541到542年地中海世界爆发的第一次大规模鼠疫,它造成的损失极为严重,对拜占庭帝国的破坏程度很深,其极高的死亡率使拜占庭帝国人口下降明显,劳动力和兵力锐减,正常生活秩序受到严重破坏,还产生了深远的社会负面后果,而且对拜占庭帝国、地中海、欧洲的历史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当时出现了许多诡异恐怖的情景:当人们正在相互交谈时,便不能自主地开始摇晃,然后就倒在地上;人们买东西时,站在那儿谈话或者数零钱时,死亡也会不期而至。而最早感染鼠疫的是那些睡在大街上的贫苦人,鼠疫最严重的时候,一天就有5000到7000人,甚至上万人不幸死去。

  官员在极度恐惧中不得不向查士丁尼汇报,死亡人数很快突破了23万人,已经找不到足够的埋葬地,尸体不得不被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尸臭味。查士丁尼自己也险些感染瘟疫,在恐惧之中,他下令修建很多巨大的能够埋葬上万具尸体的大墓,并以重金招募工人来挖坑掩埋死者,以阻断瘟疫的进一步扩散。于是,大量的尸体不论男女、贵贱和长幼,覆压了近百层埋葬在了一起。鼠疫使君士坦丁堡40%的城市的居民死亡。它还继续肆虐了半个世纪,直到1/4的罗马人口死于鼠疫。这次鼠疫引起的饥荒和内乱,彻底粉碎了查士丁尼的雄心,也使东罗马帝国元气大伤,走向崩溃。

  4:黑死病(1347 – 1351)

  黑死病在人类历史上是最致命的瘟疫之一。普遍认为是由一种名为鼠疫的细菌造成的。关于鼠疫的起源在专家中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一些历史学家认为黑死病开始于十四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或中亚。在随后的数年内由商人和士兵携带到俄罗斯南部克里米亚。在十四世纪四十年代,流行病从克里米亚传到西欧和北非。黑死病造成全世界死亡人数高达7500万,其中欧洲的死亡人数为2500万到5000万。

  黑死病的一种症状,就是患者的皮肤上会出现许多黑斑,所以这种特殊瘟疫被人们叫做“黑死病”。对于那些感染上该病的患者来说,痛苦的死去几乎是无法避免的,没有任何治愈的可能。

  引起瘟疫的病菌是由藏在黑鼠皮毛内的蚤携带来的。在14世纪,黑鼠的数量很多。一旦该病发生,便会迅速扩散。

  14世纪20年代当此瘟疫细菌再次爆发之前,它已经在亚洲戈壁沙漠中潜伏了数百年,之后迅速随老鼠身上的跳蚤中的血液四处传播,从中国沿着商队贸易路线传到中亚和土耳其,然后由船舶带到意大利,进入欧洲。欧洲密集的人口成了此疾病的火药筒。3年里,黑死病蹂躏整个欧洲大陆,再传播到俄罗斯,导致俄罗斯近三分之一至一半的人口死亡。

  5:美洲瘟疫(16世纪)

  欧洲人到来之前,美洲居住着400万到500万的原住民,其中大多数都在16世纪几十年间死去,有历史学家甚至称它为“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不过,夺取印第安人生命的最直接杀手不是欧洲人的枪炮,而是他们所带来的瘟疫。

  欧洲人的疾病随着哥伦布的第一次美洲之旅后开始蔓延到新大陆。腮腺炎、麻疹、天花、霍乱、淋病和黄热病等,这些早已被欧洲人适应的疾病对印第安人来说却极具杀伤力,因为他们的免疫系统几乎缺乏抵抗力,尤其是麻疹和天花。因此阿兹特克人等中美洲原住民即使拥有欧洲人攻不破的城墙,但却被外来的瘟疫打败。

  6:米兰大瘟疫(1629–1631)

  1629年至1631年,意大利爆发了一系列的鼠疫,通常称为米兰大瘟疫。包括伦巴和威尼斯,此次瘟疫造成大约28万人死亡。米兰大瘟疫是黑死病开始后的所有流行性瘟疫中的最后一次大瘟疫。

  1629年,德国和法国士兵将传染病带到意大利曼图亚。在三十年战争中,威尼斯军队感染了疾病,当他们撤退到意大利中北部时,将疾病传染给了当地人。当时米兰总人口为13万,在这次瘟疫中染病而死的人数高达6万人。

  7:伦敦大瘟疫(1665-1666)

  伦敦大瘟疫是指1665年到1666年发生在英格兰的大规模瘟疫。在这场瘟疫中,有七万五千到十万人丧生,超过当时伦敦总人口的五分之一。它在历史上被确定为淋巴腺鼠疫(bubonic plague)引起的大面积黑死病,由人通过跳蚤感染了鼠疫耶尔森菌。1665年这场传染病是淋巴腺鼠疫在英格兰的最后一次大规模爆发。

  记录显示伦敦的死亡人数从每周1000-2000人持续上升,到1665年九月,平均每周已经有7000人死亡。到深秋时候,状况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到1666年2月,城市被认为安全到可以迎接国王了。而同时,由于与欧洲大陆的商贸交流,瘟疫传到了法国。此后直到1666年九月,瘟疫仍在温和的流行。9月2日和3日,伦敦城遭遇了一场大火,烧毁了大部分遭到感染了的房屋,这是状况好转的开端。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大部分被感染的人群都已经死亡了。此后伦敦城在大火的基础上重建,在这场瘟疫过后又获得了的新生。

  8:马赛大瘟疫(1720 – 1722)

  1720年,马赛遭逢瘟疫侵袭,这是该市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灾难,也是18世纪初欧洲最严重的瘟疫之一。

  1720年,法国马赛突发瘟疫,影响了整座城市和周边城市,造成10万人死亡。这场瘟疫来得快,去得也快,马赛很快从瘟疫中恢复过来。经济只用了短短的几年就恢复了,并发展很快,贸易扩展到西印度群岛和拉丁美洲。截至1765年,人口增长恢复到1720年之前的水平。这场瘟疫不像14世纪发生的黑死病破坏性那么大。

  这场瘟疫结束得快与法国政府采取的强硬措施不无有关。政府规定如马赛市民与普罗旺斯和其它地方的人有任何来往或沟通将会被处以死刑。为加强隔离,还建立了瘟疫隔离墙。

  9:第三次鼠疫大流行(1885-1950s)

  第三次鼠疫大流行是指1855年始于中国云南省的一场重大鼠疫。这次世界性大流行以传播速度快、传播范围广超过了前两次而出名。这场鼠疫蔓延到所有有人居住的大陆,先从云南传入贵州、广州、香港、福州、厦门等地后,这些地方死亡人数就达10万多人。

  中国南方的鼠疫还迅速蔓延到印度,1900年传到美国旧金山,也波及到欧洲和非洲,在10 年期间就传到77个港口的60多个国家。单在印度和中国,就有超过1200万人的人死于这场鼠疫。据世界卫生组织透露,这次大流行一直延续到1959年,这时全世界因鼠疫而死亡的人数减少到了200个左右。这次流行病的特点是疫区多分布在沿海城市及其附近人口稠密的居民区,家养动物中也有流行。

  几乎所有的中外学者都一致认为第三次世界鼠疫大流行起源于云南,并认为云南是一个古老的家鼠鼠疫疫源地,但又都断言云南不存在鼠疫自然疫源地,并认为云南的鼠疫是输入性的。即从印度和缅甸直接或辗转传入的。然而,1974年,云南鼠疫工作者从云南剑川县的中华姬鼠中分离出鼠疫菌,证实了滇西存在着鼠疫自然疫源地,学者们称为滇西纵谷大绒鼠齐氏鼠疫源地,这为第三次鼠疫大流行提供了进一步的的科学根据。

  10:2003年广东的SARS(非典)肆虐

  还有不太遥远的2003年由我国广东省发起的SARS病毒,短短3个月就席卷全球,面对未知病毒,给全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恐惧。全球因非典死亡人数919人,从死亡人数来看与历次瘟疫相比很少,但是对全民的心灵震撼却是深远的,相信大家不会忘记!

  未来还会有病毒吗?

  答案是肯定的。从生物学的角度讲,病毒的存在时间大于人类的存在时间,至少人类存在多久病毒就会存在多久。病毒总会以出乎意料的方式与人类竞赛,相爱相杀,寄在你体内又消灭你。历史永远会向前发展,周期性循环,脉冲式前进。每一次瘟疫过后人类的体内都会产生抗体,让我们更健康,面对大自然的侵袭更加有抵抗能力。只是我们人类要变得聪明点,不要总是犯愚蠢的错误,付出无谓的生命代价。

  人类永远无法消灭病毒,只能与它和平相处。

  对所谓“质疑阴谋论”的质疑

  当下的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时机,传播地点,让我不由地想到了2003年的“非典”,对比两次疫情,发现了很多蹊跷而共性的问题,在我心中瞬间升腾起几个疑问:为什么是广州?为什么是武汉?为什么都是春运期间?

  广东是我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2019年GDP突破10万亿元人民币;武汉是中国地理上的中心,九省通衢之地;春运是我国人口流动最大最频繁的时机;此时发生这么大的新型病毒的传染病,难道这只是耦合?难道就这么巧?为什么都是大城市?为什么都是冬天?为什么都是野生动物?为什么都是呼吸系统传染病毒?为什么不是中小城市?为什么不是偏远山村?为什么都是从未出现过的新型病毒?为何至今都没有找到确切的病毒源头?为什么?

  要知道,野生动物并不生长在城市,也不是城市人逮来的,为何捕猎野生动物的人没有被感染?为何生长野生动物的地区没感染?恰恰是武汉?恰恰是海鲜市场?难道别的城市没有海鲜市场吗?难道别的城市没有人吃“野味”吗?据我所知,广东,广西、湖南,江西、贵州等地都有吃野味的习惯。难道别的地方与武汉吃的不是同等的野味吗?难道只有武汉的野味是独特的?特别的?……

  我们应该怎么办?

  无论是自然灾害还是人为破坏,相信这一切都会过去!但是痛定思痛,痛何如哉?我们能做点什么?我们应该如何反思?即便是人为破坏那也是规律!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我们还是要从自身找原因,敌人永远不希望我们好过,敌对势力一直在寻找我们的漏洞和弱点,这就是人性的规律。

  人在规律面前能做什么?能做的只有认识规律,顺应规律,遵循规律,运用规律,在规律面前一次比一次变得更加理性。灾难来了,我们要坦然面对,积极应对,既不回避也不逃避,加强自身的防护,作息规律,加强锻炼,增强身体的抵抗能力,生活上要更加自律和节制,正确对待大自然,正确对待其他物种,不要总是猎奇尝鲜,毫无敬畏,什么都敢吃。要知道大自然在每一个糖果里面都藏着一个炸弹,这就是大自然的两面性和平衡性。

  但是,人类总以为自己很伟大,是地球的操盘手,可以随便欺负其他物种,宰杀其他族群,岂不知,在地球母亲的眼里,人类和其他物种都是它的儿子,一样的高贵,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只是我们自己觉得我们很了不起。每当人类貌似要得势的时候,地球无形的大手轻轻一抖动,人类就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因此,为了人类能继续在地球上和平生存,我们应该对地球和地球上的其他物种有必要的敬畏感,与其他物种和平相处,不越界,不自视高大。没有什么“天人合一”,人与天并不对等,更不对立,所以没有“合一”这一说。人是“天”的真子集,只是构成大自然的一部分。地球是人的唯一,人却不是地球的唯一。所以,我们应该管住自己的嘴,管住自己的贪欲,管住人性的弱点,设置好人类的边界。人要学会与魔共生,不要随意触发大自然的反应机制,不要去无知地打开大自然的潘多拉魔盒。

  最后,让我们以最隆重的方式向中央的正确而高效的决策,和那些逆向而行、请缨上阵、搏上自己的生命来守护我们的健康和社会安宁的医护人员、专家教授、人民解放军, 致以崇高的敬意!

  向英雄的武汉人民致敬!

  向全国各地战斗在工作岗位上的人们致敬!

  天佑中华,中国加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人类史上的10次大瘟疫!深度改变了历史进程!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