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病毒所回应“零号病人”传闻

  日前,网络传言称武汉病毒所毕业生黄燕玲是新冠病毒疫情的“零号病人”。

  2月16日中午,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以下简称“武汉病毒所”)发布公告称:“黄燕玲同学于2015年在我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在学期间的研究内容为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黄燕玲目前到底什么情况?对此,《中国科学报》专访黄燕玲导师、武汉病毒所研究员危宏平,以及该所研究生处处长王燕飞。

  《中国科学报》:有网络传言称武汉病毒所毕业生黄燕玲是“零号病人”。你联系到黄燕玲本人了吗?她和她家人的健康情况如何?

   危宏平:

  黄燕玲是我们组2012级硕士生,已于2015年7月顺利毕业。收到询问情况的匿名邮件后,我通过实验室已毕业学生群和打电话等方式与黄燕玲取得了联系,并询问近况,确认她身体健康。她本人也在毕业生联络群里澄清“还健在(笑脸)”,谣言不攻自破。

  她性格文静,有自己的想法,希望个人平静的生活不被外界过多打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权。虽然是她的研究生导师,但在不经过她同意的情况下,我无权透露她更多的个人信息。

  王燕飞:

  2月14日,我从研究所一位身在国外的校友那里知道了这件事。

  作为所里负责研究生教育工作的人员,第一时间找到了黄燕玲的手机号码,和她通了电话。她现在在四川,身体状况很好,自己和家人都没有感染新冠肺炎。

  同时她自己在研究生班级群里也发了一条信息说:“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好!好久没有在这里发声了。我是黄燕玲本人,还健在(笑脸)。你们如果收到了什么邮件,说的不是真的。”

  她也跟我说,一方面对这个谣言感到很无奈,另一方面觉得在全国上下齐心协力抗疫情的节骨眼上,她不应当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当然也担心无端受到网络信息影响。我告诉她,如果需要什么帮助,可以随时和我联系。

  《中国科学报》:近期,所里其他老师和她联系过吗?

   王燕飞:

  我们所现在大约有300多名研究生,30多名课题组长。尤其她在2015年毕业后,没有再回过所里。我想除了她的导师危宏平研究员,其他课题组的老师对她并不熟悉,更不可能第一时间联系到她。

  危宏平:

  每年病毒所毕业60多名研究生,黄燕玲是我们组的学生,但毕业已经很多年。

  所里其他课题组的老师不熟悉她的名字,不掌握情况也很正常。

  《中国科学报》:其他研究生对这件事有什么反应?

   王燕飞:

  这几天有许多同学给我发的信息,都表达了对网络谣言的愤慨,很多师生还夜以继日地工作在一线,没有精力理会。

  同时,大家也呼吁,疫情当前,请不要用无根据的信息干扰科研人员工作,共同携手、共渡难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武汉病毒所回应“零号病人”传闻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