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2月21日《新闻1+1》今日疫情应对:流行病学调查

白岩松: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早上一起来呢。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了。除湖北之外,全国新增确诊病例十六连降这样的一个趋势呢,终止了出现了一个小幅的反弹,那这种小幅的,这种反弹跟三个省五家监狱新增确诊病例的,这种增加呢紧密相关其实在面对疫情的时候,如果工作做得好,监狱原本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它天然自带隔离属性。但是如果工作做的不好,有了漏洞,他又是最危险的地方,因为他自然封闭,而且其中很多的人没法主动流动,所以这件事也是敲了一个严重的,这种警钟,希望能够彻底去改变,那也正是在这两天人面格外的关注与疫情有关的数字的真实性。这句话还是要再强调一下。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信息公开就是最好的疫苗。而在最后的胜利没有到来的时候,真实的数字和真实的情况是最有力的推动力。如果因为开始复工,或者说其他政绩或者对比的,这种压力等等,开始出现了一群数字的谎报、瞒报和漏报,那可就是非常非常糟糕了,就像昨天中央指导组副组长陈一新所说的疫情数据不准确误导决策,贻误战机危害极大。

疫情不明不准,那是要害死人的。所以必须信息公开透明,必须数字真实。同时呢,也是在昨天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说了一句话。流行病学调查成为阻击战的重中之重。一定要真实的数字。另外一个流行病学这种调查结合结合在一起,也是我们今天节目一开始要关注的一个重点。那就是流行病学调查简称流调。我们来了解一下他就是干什么呢。

他进行个案调查,聚集性疫情调查目的是来源特性和判定。接下来我们马上要连线的是,一月十一号就到了武汉了。是中国疾控中心应急中心研究员向丽娟,他和整个疾控中心的团队一直在做这个流掉的工作。向女士,您好。首先呢,是一个就是今天大家都关注到了三个省五家监狱出现的这样的一个疫情,那从流调的角度来说,接下来是否也会去流调监狱,这样的一个部门要去调查什么。

向妮娟:您好是这样的,这个疾病。本身和人群的密切接触,有非常大的关系。那么监狱呢,他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场所,人与人之间的,这个接触呢,是比较密切的。一旦有传染源的引入的话呢,他很容易发生传播。那么对于监狱这种场所呢,那,所以他是我们需要延呃,严格去防范呢,也是需要去严格保护的。呃,对于监狱里面发生的最新型的调查呢,和在其他场所发生的剧情进行调查的内容应该是一样的,包括对于个案的调查啊,那么更重要的呢,是梳理病例之间的流行病学的关联。然后呢去找到他们传播的链条。那么其实更重要的话。对于这个监狱发生的,这种一起呢,我们是要呃,注重他以后的这种防控。那么对于他的防控来讲,首先呢,就是要。要注重。呃,尽量的减少这种传染源的引入啊。比如说我们去规范这个出任出入人员的管理,那么第二个呢,就是要做好这个监狱里面发生的。异常的这种现象的监测。如果说人员出现异常的,这种呃发病的症状的话呢一定要及时为他们进行处置以外呢,还是有一些常规的,这样的措施。比如说我们也要加强在里面的通风,那么加强日常的清洁和消毒等等。

白岩松:这两天大家格外的关注的是数字的这种准确性从流掉的角度来说,如何去帮助这种数字变得更加准确。

向妮娟:那么对于这个呃流星眉斜数据的报告来讲了他的源头呢是来自于病例个案信息的报告。那么这个报告呢?源头呢?首先是来自于医疗机构,对于这个病例的初始的,这种呃截止的调查。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呢?就是由于这个病人刚开始给出的信息,可能。不准确。那么,在我们游钓的过程当中,如果说发现的这种信息啊。比如说发病时间,他需要核实的话,那我们往往可能还需要其他早期就诊的这个机构去进行这种信息的核实,有时候呢,甚至还需要去找到。呃,身边的。这些关键的。这个知情人去进行核实。那么这样所有的目的呢?都是为了保证这些关键的变量和关键信息的准确性,因为只有准确的信息才能够帮助我们更准确的去研判疫情。

白岩松:向女士,你包括网友,现在也在关注。请问现在新官病毒处于第几代的传染期,传染性下降了吗?因为年一月十一号就已经到达了武汉。透过你们的流调,现在比如说一个病人,他会传染几个人,是否有了一些变化。

向妮娟:那么根据我们早期的这个呃调查的了解啊。那么对于一些我们已知的这个数据的分析。那么早期的时候呢。这个一个病人基本上呃我们按照这个来看的话,能传播两到三个人,那么现在根据我们得到的对于这个发病曲线的分析。呃,我们可以呃说,这个目前为止,这个可能一个病人,他传播都不到一个病人了。因为如果说呃,这个传播指数,还是像当初那样的话,那可能现在疫情的态势就不是现在呈现了一个呃下降的这样一个趋势。所以说呢,目前的这个,基本传播指数就是这个病人能够传播的人数跟初期相比已经发生的下降。

白岩松:那么不光是在湖北,或者说是武汉在全国的各地也出现了这种聚集性的这种传染的,这种这个情况从你们流调的角度来说,他的,这种原因和相关的对策都是什么。

向妮娟:那么对于这种狙击新引擎的发现来讲。现在很多的地区发生的聚集性疫情,主要还是在家庭内的发生的比较多,那么还有一些呢。通过这种社交的这种活动啊导致的,这种人群发生的聚集性疫情比较多。那么这种所有的剧情都有一个特点,不管是在家庭内发生,还是在一些公共场所啊发生的,这种聚集疫情都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的。这个密切接触导致的,这种传播,所以说呢。对于这种最新疫情的防控呢,我们还是建议大家要增大这种社交距离。那么如果是在家庭内发生的话呢,那么出现这种呃异常症状的这个家庭成员,我们一定要去及时就医。那么在呃这种异常的情况下呢,在确诊他之前呢,我们尽量的减少跟他的这种,接触尽量的。比如说可以通过有条件的话,可以通过分开的居住啊。然后我们呃减少这种我们可以采用分餐制啊,这种方式呢,来减少跟这个家庭成员的这个密切接触。那么一旦他这个呃,确认以后呢,那么可能现在各地采取的都是对于这个确认的,这个病例呢,都要采取这种呃集中的,这种隔离医学观察啊,集中的这个治疗隔离治疗。所以说,这个时候,就是也切断了这个已经确认的家庭成员跟其他家庭成员间的联系。那么这样呢,能够去减少我们家庭聚集性病例的发生。

白岩松:对于流行病并并这个的调查来说,一个非常重要的是,通过你们详尽的调查,得出某种结论,然后影响决策。您是否可以给我们举一个例子。在这段时间所发生的,这样的一种变化结论影响决策。

向妮娟:我想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呢,可能不一定说,是因为他发生变化。呃,但是确实是因为这个信息呢,他可能会啊。对我们的这个决策呢,就是产生影响呃,比如说这个,我们。对于这个疾病的了解啊。我们知道我们新冠的最长的潜伏期是十四天。那么这个信息呢,就可以被用来去制定我们密切接触者的,这个医学观察的期限啊。我们现在目目前为止,医学观察期限是十四天,那么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当你接触了一个新冠的病人。那么在医学观察,从你脱离暴露,就是说从联合,他没有在接触开始那天算起,如果观察到十四天,你还没有,就是任何的异常的症状发生。那我们就可以说,你是安全的了,你可以解除一些观察了,呃,那么目前为止有一个变化呢,就是我们在对于这个,病人在出现症状之前,在他的潜伏期的前两天已经有这个就是传染性。所以我们现在在这个密接接判定的时候,我们这个有一个变化,就是原来的蜜饯判定呢,是从这个病人出现症状以后。你和他接触你算他的密切接触者,你需要进行这个十四天的一些观察。那么现在呢,有一个变化,就是我们需要去判定这个病人在发病前两天,他接触的人,这个这两天接触的人呢,也是我们的密切接触者,那他呢,也需要进行十四天的医学观察。那这个呢,就是我们呃。目前对于这个密切的判定方面的一个重大的变化。

白岩松:最后一个问题向女士现在你们接下来流掉的过程中,要攻克的困惑和难点是什么。

向妮娟:那么对于我们这个现在这个阶段来讲,呃下一个阶段最主要的可能大家要关心的是,a这个一期什么时候下降了啊,一起什么时候归零啊。那么对于这个来讲呢,他是需要非常的准确的,这个数据支持的那么现在呢。在武汉以武汉为例哈,那么呃,目前为止的一个最大的难点就是这个,因为每天新增的病例数量还比较多那么呢,就是每天流调了,工作量很大,那么这个而且呢,还带来的。这个密件判定的工作量也很大,所以说呢,就是首先就是一个工作量的问题。而且,就是我们不仅要完成这个工作量,而且我们还要有很很高的工作质量,因为只有这种高质量的数据才能作为我们决策的特别呃,准确的这个依据。所以呢,下一个阶段就是呃,应该说目前为止吧。国家已经拍了很多的流调的队员组成了强大的流量支援团队,来到了我们武汉市的各个曲线啊。帮助他们进行这种游钓,那么下一个阶段呢,我们就是要进行这种。

白岩松:嗯好,非常感谢你给我带来的解析。同时,一定要说辛苦了,一定会去保证高质量的流掉的结果,谢谢辛苦。接下来,我们要关注的是华中科技大学为什么要关注华中科技大学,除了他是名校之外,大家可以看现在华中科技大学,包括大家在这次抗疫前线的时候,熟悉的同济医院,然后这个协合医院绝对的主战场。一共有他附属的十家医院,在投入到了这场这个战役的过程当中。而且他华中科技大学投入了医务人员是约3.3万,十家医院投入病床是八千九百余张方舱病床还在管理。六千张是全国投入最多床位和医护人员的高校。接下来我们马上要连线的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党委书记邵新宇邵书记,您好。现在我们的这个有十家医院在投入到这种抗议的那种前线,而且拉锯的时间已经这么长了,是不是已经到极限学校给他的支撑是什么。

我认为已经到极限了。刚才您说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的十个附属医院这次在抗议中发挥了十分关键作用,那么像我们的协和医院同济医院,他实际上是在同时,在两个战场在战斗,一个就是我们抗议的第一线。他的三个院愿去和每家有托管两家方舱医院加起来应该五千多张床位。同时呢,他们就是平常的,这些疾病的治疗也是另外一个战场,他们还要去承担。因此他们我认为是已经是超负荷的,在运行了,那么学校呢,是在各个层面啊,给他们的进行了这个关心和支持,包括我们,发动全社会,包括我们的校友们进行捐资捐物。包括我们用科技的手段。这个用人工智能,使得他们的这个读片的速度更快啊。解释,为了增加,同时呢,我们还去通过校友会啊,发起这个爱心酒店的这样一个租界的活动。那么使得他们呢。呃能够医护人员呃,得到很好的休息,等等等等。

白岩松:就是因为持续的时间非常长,尤其早期的时候,对这个病毒还摸的应该不是特别轻,我们是否也存在着很多的医务人员感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现在如何确保现在这个阶段业务人员的最大安全性是的。

邵新宇:早期的的确出现了一批医务人员感染的情况。那么这个呢,大家都知道啊,是有些这个病毒的携带者啊。在呃他的不同的科室之间传染给我们的医护人员,而且那个时候呢的确这个对于医护人员的防护也不够这个周全。那么现在呢,因为都是三级的这个防护了也是整个的这样一个呃感染力一点就大大的这个下降,甚至于说,我们也做过调研。那么前期的这个医护人员同。感染的大概百分之二十五呢,是在科室里面的医院里面啊。绝大部分呢,是在家庭聚会才社区等等。那么现在的这样一个措施到位以后啊。整个的就是已经降到很低。甚至于说呃,我们这个来资源,我们的几十家。这样一个支援的一个医疗队呢。即没有出现感染。现在呢,整个的康复情况呢,也是不错的,我正好这两天我问了我们同济协和的呃,两位的院长,那么他们说呢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原来感染的医护人员现在都在逐渐康复重点。

白岩松:就是仅仅进入到二月份的时候,仅仅看新闻就知道我们华中科技大学已经失去了五位教授,其中有三位是因为感染的新冠病毒的,这个肺炎这是付出了非常高昂的代价。

邵新宇:从学校的角度来说,怎么样去面对这种代价,在这个运行中间,由于感染了这个病毒啊,每一个生命的失去都让我们飞。常痛心。那么,华中卫大学的这几位教授呢在呃这个中间,呃,我们是非常的痛心。呃,他不仅是我们学校的重大损失,也是我们国家教育界科技界的重大损失。我想当前呢,我们应该还是化悲痛为力量啊。尽早的把这个疫情把他抗过去那么后面我们要一定要,继承他们的遗志,把他们把后面的工作做好,把他们的团队啊。这个进一步的扶持,这样来告慰他们。

白岩松:其实对于华中科技大学律师来说,还有一个属性。我觉得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因为不仅有我们的医护人员在一线去救治病人,那对于整个封城的,比如说武汉的老百姓,对于湖北人来说,你们有公共卫生的,这种医疗资源如何利用传媒利用自媒体去跟市民对话,去跟很多的这个老百姓对话,帮助他们面对疫情。

邵新宇:看来岩松,你对我们学校的学科的这个情况还把了解的啊,我们这个公共卫生呢,是双一流学科,这一次在一行中间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首先呢,他们是呃这个专家学者啊。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给我们的国家和地方政府啊。这个进行了很好的决策的咨询有些建议呢,是得到采纳了。第二他们现在承担一件重要的工作,就是武汉的抗议的措施的评估由他们在承担要得到一些反馈,然后再来改善我们的方法,这很重要。另外就是说呢,现在面向这个整个大众百姓进行抗议知识的这样一个普及啊,科普宣传,甚至于有些伪知识伪科学,他们也去啊进行的一些相应的,这种这个传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白岩松:现在你看华中科技大学,从我们本科生超过三万,研究生接近三万,还有国际。国际的,这个留学生其实开学的时间,本周一就已经试了。那么现在开学了一周,大家在线上上课效果怎么样,有哪些是需要进行调整的。

邵新宇:对开学,我们十七号已经呃开学了。我们今年的原则就是延时开学,按时上课。那么呃,仅仅本科生来说,那么就是已经有三。两千三百多门的课程已经开起来了三千位教师啊三百位我们的教学管理人员在上面互动杀八个本科生。呃,总体的现在效果非常好,呃,而且呢,这里面呢还引起了我们一个热烈讨论。我们到网上啊。后面的教学改革要往这方向走。而且这里面呢我们尽量的让老师去用公共的资源向教育部的一些。呃,开放的资源。而且我们很感动的事,像清华大学主动跟我们联系。把他们的课程啊是一个克隆课程,让华中学子和清华学子同上一门课。那至于后面呢,我们当然还会根据实际情况,比如说有些实验课程,包括一些其他的课程我们在做一些动态调整来这个适应现在后面后,后面的一些新的要求。

白岩松:邵书记你看华中科技大学今年的应届毕业生,本科生七千一百五,研究生超过一万,总计一万七千多人。按理说平常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密切的校招啊,是这个这个等等,去自己去实习呀,都是找工作的关键时刻。但是一个疫情打乱了这一点,怎么去帮助他们接下来还要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邵新宇:你说你这个问题啊,问的很好,也是我们我跟校长啊。这两天是天天在讨论的,这个问题都都很关心。今年这个疫情跟我们的呃毕业季啊。跟我们的经济下。行,这个压力是叠加在一起了。那么呃,我们是感到压力非常大,但是呢,我们还是有办法的。呃,刚才说到了这个呃就业。当然就业之前,首先他也毕业。呃,我们是通过这个网上的这样的一些课程啊。包括这个调整他的这个毕业选题的方向啊。网上的指导通过视频答辩,尽量让每个学生按时毕业,那么就业的情况呢?这个也是啊,我们全天候的啊。通过这个网上的这样一个处理。那么包括像我们二月份以来呢已经啊,这个是有两百多家的用户单位,他的用人信息啊,我们就已经这个跟学生发布了。同时我们整个三月份可能还会啊。时间更长一点,我们开通了一个叫空中招聘会。那么现在有几百家企业报名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要给学生啊。更多的这种呃就业啊,这个面试这种指导和辅导。确保我们每个同学能够按时毕业,同时还能够找到他们满意的工作。

白岩松:另外,这次突如其来的这样的一个忆情,一定会提醒向华中科技大学,有这么强的科技力量,有这么大的科研力量去思考,接下来的教育应该注入什么您觉得现在在思考什么科技应该为什么?科研应该为什么去添加什么新的内容啊。

邵新宇: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也是一个很有深度的问题啊。那么,这次疫情对于我们武汉湖北是一个很大的一个冲击。实际上我们都不能独善其身。全国甚至全球啊。这个都有一些啊,这个蔓延。那么我觉得,思考啊,我们作为这个一个大学,他的教育培养人,那么应该是要更多的。不仅是你的专业知识,你的技能还有你的这样一种价值的判断。道德的这样一种标准,人们的关怀地点非常关键,而我们的科研那么呢,华东大学我们一直坚持,就是要既顶天又立地。我们写好两篇文章,一个是发表在期刊洞网上的文章一个是写在祖国大地的文章这个文章呢,可能还更重要,我们就要问题导向。今后我们呢,还要,把我们的这个办学啊,那个道路走得更加清晰一些。

白岩松:嗯,虽然现在谈开学的问题还有点早,但是我相信您跟校长可能也会去思考这个问题。伴随着疫情向前的发展,或者说是向好,我们现在是怎么样在思考这个开学的问题又怎样去思考开学一定是推迟了,但是这一个学期如何用更饱满一些,抢一些时间现在你们的思考是什么。

邵新宇:就是原来都有计划的。但是这个一起一来以后呢,把我们的计划全部打乱了。但是呢,我跟校长呢。我们是在讨论这个问题。应该说呢。我们做了几套方案因为当然什么时候开学,我们要呃,跟上级主管部门啊,我们要这个申请啊。最后他们来批,那么像,如果说推迟一个月是什么方案推迟两个月又会怎么方案那么实际上,这个开学呢,他又涉及到主要是两大群体,一个是毕业生群体,一个是非毕业生群体,那别人生刚才已经说了啊,他的这个答辩呢?他的这个就业的问题。那么在校的这个非毕业生的,那我们可能后面就要把他的,这个呃开学来了以后,包括这个暑假,然后下一学期,我们整个课程要做一些动态的调整和优化。尽量啊,让他们这个呃,所谓这个所耽误的一些学业尤其是在实验课程啊,等等啊,我们在今年能够把它弥补回来,那么具体的方案呢?我们已经在开始这个制定中间。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上书记接受我们的采访,同时,特别期待学校能够提供很多这种帮助,能让我们投入那么巨大的超过三万人的医护人员也能得到强制休息和各方面的保障,让他们健健康康的拜托了,谢谢。最后再次去强调数字偶尔反弹不重要,但一定需要真实的数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2020年02月21日《新闻1+1》今日疫情应对:流行病学调查

赞 (3)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