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4日《新闻1+1》高度警惕侥幸心理之中西医结合治疗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每天早上起来看,疫情的数字已经成了几乎太多中国人的一个习惯。今天早晨比往常要晚一点,所以大家开始还有些担心。但是当数字到来的时候,却可能有一点开心。为什么呢。除湖北之外,我们看到昨天全国新增确诊病例只有十一例,那很多人就会感到哦轻松一点了。因为他离各位数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在过几天,但是他的前提是建立在只轻松而绝不放松的基础上,因为一放松很有可能又出现反弹,那么十一变成一需要什么条件,而是十一在变成一千,或者说是一万反向走,又可能是一种什么样的,这种条件当然不希望出现这种局面。因此要有请一位这个专家呢?给我们进行这方面的解读,甚至说叫提个醒这个专家您可能熟。因为他被称为天津的福尔摩斯,为什么会这么说呢。我们来看二月四号的时候,他作为疾控的,这个专家把天津宝坻百货大楼里头五例看似没有关联的。这样的一个感染者去抽丝剥茧一般的用福尔摩斯探案的,这种这个感觉,然后给大家讲出了关联,大家一下子觉得哎呦真牛。

十六号的时候他叫张颖,然后十六号的时候,媒体标题聚集性疫情。我这样的船舶跟我们三年仅显十六号。希望大家更关注我们的疾控工作。二十三号最新跟他有关的消息是,被称为天津。福尔摩斯的张颖已经升任天津市疾控中心的副主任。接下来我们马上连线他,但是不是要连线他升职的感受,而是要给我们做一下科普。张主任,您好。首先,今天大家早晨起来当然会感觉比较轻松一点了,只剩下湖北之外的十一例了。但是从流行病学的这个发展的角度来说,十一变成一千,或者说变成一万,需要什么条件好。

张颖:那这个条件的,就是说我们在没有任何的防护条件下,然后近距离的,然后跑到这个公共的一些场所里面。找到这些个人群比较聚集的地方,我们是采取一些更扎堆的,这些个活动的时候,有可能就会出现在很短的时间内。从这个十一里变成一百例,甚至到一千例,甚至到一万例。其实要举个例子,可能大家理解起来就更深刻一点,也就是最近发生在我们的。邻居也就是邻国韩国这样一个典型的,这样的一个例子。大家不知道,关注到没有在二月二十号的时候,韩国当天就是累计报告的。这个病例数是82例那到今天累计的报告是833例也就是说,在五天的时间里面翻了十倍。那我们可以推算一下,如果在完全没有防护的条件下,大家掉以轻心。很放松的参加一些聚会,到公共场所里面去。到这个人多拥挤的地方呃,去购物啊,然后去娱乐呀。那我们这十一例在五天以后,也就变成了一百一十例,然后在十天。以后也就变成了一千一百例。那咱大家可以看到他这个速度增长起来是非常快的。也就是说,在这种完全没有防护完全放松的这个条件下,我们这个病例的数增长是相当快的,

白岩松:研究这次我们面对的疫情,他从这个,比如说十二月底开始出现,然后快速的,尤其在一月二十号之后快速的,这种攀高他变多,速度非常快变少是很艰难的,对吧。这是一个惯性的规律是吧。

张颖:对是这样,对。其实呢,我们也是呃,我举个天津的例子吧。其实要是说从这个高峰往下降,真的是非常非常难的,那这为什么说是难的,因为他不单纯,是一个时间上能够衡量的。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我多少天从高峰能够降到这个低谷,那这。个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说我们从政府到机构,一直到老百姓各个层面,都是要有很大的一个付出的,那这个付出绝对不是用时间用一个这样的一个病例数来简单的来衡量的。那天津是这样,我们从高峰到现在的一个这样的一个低峰持续低峰的一个状态,经历了十四天。而且这十四天是在政府严格的这样的一个对病例的隔离管控,对密切接触者的,这样的一个集中隔离管理,再到老百姓真的是在家里面静下来,我们才能够取得现在这样的一个成绩。十四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是这里面我们所包含的背后,很多的一些个措施和付出,那是非常的巨大的。

白岩松:张主任这几天你一定也注意到了新闻,因为可能是确诊病例数在减少。另外,在这个护工的这个过程,当中,各地都出现了突然开始扎堆儿。比如说集中喝茶呀,去旅游景点等等。看到这样新闻的时候,您是否会有担心您的提醒是什么。

张颖:确实是非常的担心。呃,因为这种人群的这个密集性啊。因为我本身是感同身受到了就是这个保底这个百货大楼,他这样一个人群的一个聚集性,造成了就是保底区病例数的一个快速的一个增长。所以,当看到这个新闻上面,我们可以看到,人们又开始放松了,感觉到现在我们可以去出去的,又可以娱乐了。确实是感到了担心,担心什么担心这次人群的再一次的聚集和大家这种调以清新的。这种态度面对这个疫情,以为疫情就过去了,真的担心疫情会再次很快的进行一个反弹。那这个确实不是说开玩笑的,在这儿呢,我要说一下邻国韩国跟日本还有其他的一些国家。目前出现的疫情的一个快速的增长,就是因为人们没有对这个疫情产生一个足够的一个认识,本身没有做好自我的一个防护,然后政府也没有把这个疫情当回事儿。

白岩松:张主任最后一个问题,我相信今天很多的人看到这十一例从湖北之外的确诊病例之外,的确会感觉放松轻松一点,但是得提醒大家不敢放松啊。但是对于你作为疾控领域的专家来说,看到什么样的数字,最终才会真正轻松起来。

张颖:好呃这个数字其实才流行病学,上面我们会看到真正的清零以后最后一个病例。然后我们要联系观察多长时间呢,也就是说要两个最长潜伏期。那推对这个新款费来说,最长潜伏期是十四天,如果出现了零增长,你一个省,或者是一个地区零增长。那你要观察多长时间,你才可以放心的要观察两个十四天也就是二十八天,那到二十八天以后,我们真的没有病例在报出来的时候,这个时候真正的就可以百分之百的放心了。

白岩松:嗯,非常感谢张主任给我们做的非常清晰的解读,谢谢您,谢谢您辛苦了。接下来呢。我们要关注的是这个中医在这次防疫之战当中所起的,这种作用说起来真是巧。你看刚才连线这个张主任的时候,这个他在天津。接下来我们的这位专家呢,也跟天津有关,而且也姓张他是中央指导组专家组的成员、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张伯礼,因为他是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但是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看看这次在防御作战当中,中医药救治的相关信息。因为全国中医药系统抽调近三千二百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组建了四批五百八十八人的国家中医医疗队进入和接管部分医院,向金银潭医院雷神山医院湖北省中西结合医院,然后接管了江夏的方舱医院。那一月二十七号的时候呢。张伯礼院士就已经到达了武汉。张院士您好,您辛苦了。首先呢,当这个疫情到来的,从西医的角度可能说啊,这是一个新冠病毒从我们中医的角度来说,是怎么去评判和分析这个对手这个病毒的。

张伯礼:从这个病的表现,他就是一层一个疫病。终于讲义病啊,一边他就有传染性的一种温病。实际,我们在中国三、千年历史上大大小小瘟疫啊。大概有五百多次记载,比较明确的比较过规模的也有三百多次,这个是其中一次而已。

白岩松:就是二月十四号的时候这个方舱医院呢。就中医接管的中医药监管的方程医院就开始运营。我们现在过去了这么多时间,我们采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效果如何。

张伯礼:这个方舱医院是他有那么几个特点,第一个是整个医务人员全是有无所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组成的人员由天津、江苏、湖南、河南、陕西二百零九名医务人员。后来又补充了一百五十多名医务人员,一共是三百六十多名业务人员来管理这个江夏方舱这个中医院,他里边的。治疗呢?每个病人都要吃汤药。同时对有个别需要的需要调整的药呢我们还有配方颗粒由四川的这个新职业来给有一个调剂车,咱们随时来给调剂送来。同时,除了服药以外,我们还组织患者呢,来练习太极拳、八段锦来这个,一个是帮助他们康复。第二个活跃他们的精神,增强他们的信心,还有把一些的中医的理疗,包括针灸啊按摩呀,这些方法也入进去了,所以总的来说,病人情绪非常安定,医患关系非常好,整体的疗效也是不错的。我们现在一共是从今到现在我们收入病人三百九十八名没有一例转为重症的,而现在有将近五十多人已经准备出仓了,因为两次检测病毒转阴,还要加上肺部的影像合格以后才能出舱,所以估计近期就有将近几十名患者可以出差。总的效果应该说是不错的。

白岩松:张院士您的讲这个接近四百名的,这个患者没有一个转成重症,还是让我觉得有一些惊讶的。因为前几天在连线王辰院士的时候说,方舱医院转成重症的比例是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五。那么中医在轻症不转成重症这方面是不是有自己的还比较拿手的有效的方法。

张伯礼:我记得您之前的发布会也说过这一点还真是还真是如此。我非常关注这一点。如果我们龙头说中医有效,总有效率达到多少多少,这个是可以说明问题,但是我们更要挑一些个核心指标有说服力的指标。我觉得是两个,一个就是病人痊愈的时间是不是缩短了,因为他是个自限性疾病自愈性疾病。他可能经过八九十天,自己也好了。而通过中药的干预的可能时间短,五天六天就好了,可以缩短时间第二个呢,就不转为重症啊。病逝给他截断了,不出轻症转为重症,这点更关键你说晚一天好了,找一天好并不是特别关键,不转为重症是更关键。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医的为我自己做的的湖北省中西结合医院观察。观察了我们一批的病例,重症的转化率只有百分之二点几。而这批方舱医院里面,我们接到目前还没有一例转化为重症的嗯,

白岩松:在明末清初的时候,咱们中医就比较在世界领先的有了一本温疫论这本书出现,当时里头有八个字,我印象非常深。针对这种瘟疫的时候,强调的是正气充满邪不可入。那么这八个字是否在现在依然是有用的。

张伯礼:确实是继续有用他这个八字,它不是他的首创。我们那经理有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到底是一样的实际所谓这个新冠,这个肺炎也好,其他的疫病也好,他都是病毒和人体。抵抗力之间的博弈,人体抵抗力赢了,他就不能侵害人体,反之呢,他就侵害人体的中医治疗呢。他往往不仅仅或者主要的不针对病毒,而针对的是人体的抵抗力,提高人体的正气,让人体自己调动内源性保护物质来跟这个病毒做斗争。最近网上有一个比例,我觉得很贴切,他说屋里有垃圾,垃圾以后啊,烧了好多虫子,他有的人呢,就在那不断的研究消毒剂杀虫子,结果虫子杀死了新一代虫子又来了,对这个消毒剂难受了一代一代的中医呢,他就不是这样,他不杀虫子,他把垃圾清理出去,让我。你干净的目的就没有充值了。从此垃圾送到外边去病毒很难适应那个环境,也冻死了。其实这个题挺贴切的一个比喻也是中医治病的一个简单的道理,很通俗。

白岩松:张院士在这次这个面对疫情的时候,毕竟有过十七年前,我们面对sars那个时候,对于中医来说,也是一次这个挑战。十七年之后,我们这次面对这次疫情,您觉得中医的思考是否受到了十七年前一些经验的。这种积累跟十几年前的区别又是什么

张伯礼:确实如此,没有十七年前的那场战争,就没有今天我们没那么大的底气,因为那场战争,我在天津组织建立了两个湖区。用中医方法治疗,sars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我们的技术用量都是相对低治疗的效果也是相对好。所以我们才有底气。今天我到了武汉以后就提出来成建制的组建中医的病区,由中医来报,那治疗,所以我们见了湖北省中西结合医院武汉市中心结合医院,这两个定点医院都是用中医的专门的病区中医人来管。这样我们取得的效果就非常好。从这个整个方案执行也好,市面上都觉得收获很大。如果说这次我们的体会呢?就是上手快成建制成规模的境界,完全按照中医的这一套来治疗。觉得很好效果嗯。第二是把科研的一些个理念带进去了。所以我们从开始第一个病例就想到要科研怎么可能正在里边很难收集资料上十年来,我们是把复印机在一起,但里面进行复印。这次我们用手机app带你去之前一天,对着手机照依照数据传到后台,那个后台集中给处理,非常的方便。同时呢,也随时总结动态进展。所以我们出来第一批数据,很快,第一个有rct的研究就是我们报告的说明的中西结合治疗相关疗效是确切的。

白岩松:嗯,您正好说到了中西医结合来面对这次疫情,您觉得,结合,是这句话该怎么理解什么时候分什么时候又该结合。

张伯礼:您说的非常好,是这样,我觉得我对这种没有药物没有疫苗的疫病来了以后,我们首先关注的是人命,让更少的人死亡,让更多的人得到挽救,就是要发挥中医和西医的各自的长处优势能够互补,给病人最好的医疗照顾。我觉得这是我们的最终目的,但是经过实践以后呢?我们发现对新冠轻症的患者中医药完全可以把它拿下来。我觉得现在可以说非常有信心,但是到了重症还是以西医为主,西的呼吸支持循环支持等生命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有了这些支持在挽救了病人的生命,而中医在这时候是配合的。山是配角,但是有的时候又不可或缺。所以我们也总结了一些经验,像有些病人吧,他的氧和水平比较低,血氧保护度经常的坡动老是在八十多上下跳。这时候我们给他生脉生脉饮注射液,给点独身汤帮忙。一两天以后,他的宣扬广告都是平稳了,不跳了,不上下反复跳了,大过两三天呢,基本就达标了。这个例子很多,嗯,还有像细胞因子风暴来的时候,我们用这个血必净。也能强烈的阻止,延缓这病情的发展。等等都是。所以我说西医主要做中医的,这一点也可以力往狂澜。

白岩松:从某种角度来说,其实中医也起非常重要的作用。为什么呢?因为这次疫情大比例的是轻症啊。而中医针对轻症是有疗效的。另外,如果不把它轻症转成重症的话,也不用麻烦西医更多的去救命啊。所以这也是将来的经验。张院士也有网友问您这样一个问题,很多人理解救急,主要靠西医、中医的优势在慢性病这么理解对吗?刚才听您的话,中医也可以急是吧。

张伯礼:是这个是笼统的说实际中医自古以来治急,正是中医的强项。你看我们有时候治急症啊。非常愿意看急症立竿见影,一副药一个样。这次来武汉武汉的一个医院,我不说那医院吧,他们都是同事了三个人病都比较重。这个原来他们的领导人没没啥希望了,说能不能尽量抢救,我们给了药以后,北京的医院的刘清泉教授亲自去看了我们共同研了一个配方给进去以后三天到现在已经用了将近十天了,病人的状况大为好转。其中两个可以说肯定完全能够复原了,死不了了。所以这个就是一个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中医治疗急症有自己独特的东西,但是西医的那套手段客观的手段检测的手段,生命支持的手段是中医不具备的,也是我们必须要学习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国家有两套医学是非常好的,两个应该都是在维护病人这一点上,求得共识,各自发挥各自的长处,给我们中国人民最好的医疗照顾。这是我们的目的。

白岩松:张院士正好这也是我想问您的最后一个问题。网上很多网友也在争论中医强西医强,互相还在您关注这些争论嘛。未来的中西医结合应该走向什么方向。我真不关注。所以我觉得争这个是无聊的,没有什么意义。治好病是真的各自医学都有自己的长处,也至于都有自己的短处。西医对于一千个急性的重病抢救的时候,那些手段谁也替代不了对这个慢性病改善功能性疾病,中医的优势也很突出。各自中国人民感到幸福。我有两套一些,保证有什么不好的呢,何必分你的我的是十个手指还不一样长了。我觉得这种争论的背后啊,有的是无知某种意义,还有利益集团在操纵,当然更多的可能也是弧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2020年2月24日《新闻1+1》高度警惕侥幸心理之中西医结合治疗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