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2月27日《新闻1+1》治愈出院后的观察和防范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从二月十一号开始呢,武汉就实行了非常严格的小区封闭的管理。那么从二月十一号一直到现在,武汉的老百姓在过着什么样的一种日子,他们在关注什么那百度大数据呢今天也给我们提供了两个图表,或许我们可以从一个非常小的一个侧面去感受到武汉老百姓的。这个日子,我们看第一个图表,那就是武汉的老百姓现在在自制。美食这方面搜索量比疫情开始之前上涨了多少呢?上涨了百分之一千五百九十,也就是说涨了十五倍还要多。

那么在自制的这个美食这方面,排名前几位的是什么呢。我们看排名第一位的是做蛋糕,然后是凉皮,再然后是油条,在然后是这个奶茶。其中要特别说明一下,在关注如何做蛋糕这个方方面,现在武汉是全国所有城市当中排名第一位。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从这个小区封闭,十一号一直到二十六号武汉网民部分搜索关键词的,这个热度面包上涨了百分之二百九十一,上涨非常多的还有榨菜,上涨了百分之一千零八十八十倍还多。接下来还有馒头上涨了四百四十六,买菜上涨了百分之四百三十四。透过这些快速的增长,也知道这也是老百姓的需求所在。明天我们可能会从百度大数据拿到一个更加详细的与武汉老百姓的生活有关的。这样的一个图表,我们去感受武汉老百姓这样的一个现在的日子,接下来呢,我们离开他去关注另外一个数据,我们可能都在关注。每天新增的确诊病例,包括这个其他的一些数据,但是今天,我们要重点的关注一下治愈出院的病例。

大家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七万八千四百九十七到昨天晚上二十四点,累计治愈出院的病例已经超过了三万,达到了三万二千四百九十五。也就是说,正在大幅度的像超过百分之五十的方向去走。也就是说,出院占整个累计报告病例,估计用不了多少天,就会达到这样的一个数据。那么围绕着治愈出院,我们该关心一些什么呢有哪些问题是应该关心的。接下来马上要连线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的专家组成员,北京朝阳医院的副院长童朝晖童院长长您好。首先,在关注这个治愈病人出院的,这种情况之前先说一个今天您的行程,因为今天呢,您去了黄石、孝感等地您感受到的当地现在的医务人员跟患者的配比如何,您看到的情况如何啊。

童朝晖:那个是这样,因为今天去孝感黄石、鄂州也是国家卫健委委派,我们去了以后呢,也是一个是看看整体的病人的住院情况。再就是重点关注一下重症危重症的情况。那么我们去了这三个地方呢。首先,一个整体的感觉应该是和武汉一样。这个出院病人的数量在增加。第二个,中正回中镇的比例。在下降。那么我们看到在孝感呢,有一千二百,就是从黑龙江和重庆支援的医护人有一千二百多人,那么在黄石,是江苏的医疗队,那么是有三百五十多人,那么在鄂州,是应该是在贵州。一大部分还有北大,估计那么支援有九百多人,所以说,根据现在病人住院人的数量,还有重症危重的情况。应该说这些加上当地的一些医务人,应该这个配比还是够的。

白岩松:童院长在您今天去的。这三个地方感受到是否已经开始做到了床等人还是相对紧张,有没有您还担心的地方啊。

童朝晖: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在武汉,包括今天去了三个地方和一些呃院领导院长沟通啊。他们也跟我们呃,发现的情况是一样,的确是在床的人,嗯,有没有你其他的。比方说,在危重症救治的贵,应该说我今天看了这三个,这个城市还是比较好。而且救治的一些,规范越来越规范策略也越来越这个合理。

白岩松:童院长。接下来我们就关注今天的,这个重点就是治愈出院的,这个患者,因为他毕竟已经超过了三万名,而且还会进一步的快速的,这种增加,但是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几乎在二。十天前,您就提醒要关注出院的患者,应该有十四天的观察,甚至是隔离您当时意识到了什么,要提出这样的一个提醒。

童朝晖:是这样,因为第一个,因为我当年在03年sars的时候,第一个患者住院要二十一天,这是一个时间第二个出院的患者也是在家自我隔离要一周到两周。那么基于这种考虑,我当时觉得像现在的这个新冠肺炎的患者,因为他这个病毒和sars是百分之八十五的同源性。那么我觉得应该说采取相当的策略也是,出院以后,应该是隔离两周,还有第二个原因就是说这一类患者,因为,出院的时候还比较弱。因为从影像学上吸收,还不是很完全,还有一部分你像吸收延迟,甚至要三个月,或者是6个月以上的时间。这样的话呢,呃,尽管症状上哎,改善的非常好,但是,他这个肺功能,他的改善还需要一段世界恢复这第二个,第三个因为大家知道我们在这个核酸检测上,有有阳性的比例不高,大概现在这一新的统计也是三元百分之三十多。所以,当时有一点担心,比方说他如果这个阳性里不高的情况下,他可能出现一定的阴性问题。所以我们觉得这样的患者还要继续观察,所以说呃。对于这种在家庭自我隔离,一方面是有利于他体力的恢复,因为这个时间他免疫功能比较低。如果说他要是不不自我隔离,不在家休息,他容易在得一些激发其他的就是这个疾病,再就是也相应的。这个这里的时候,对社会的家庭也是一种相对安全。

白岩松:童院长其实二十天前,您提出之后,现在其实更多的是按照您提出的。这个预警大家在实施,比如说武汉实行了非常严格的出院,你就必须是十四天的这个自我隔离贵州也开始实行这样的一个这个动作,但是我注意到我们现在第六版的这个诊疗方案当中,并不是强制性的,而是建议,甚至包括有条件的话,你应该在单人房间,您怎么看待不同的。面对出院的,这样的做法,是否鼓励实行更严格的十四天的隔离。

童院长:是这样,那个应该说武汉贵州也好,他们能够做到有这个条件,能集中的隔离管理。应该说这个更好。因为什么刚才说了,这个原因在就是说。如果其中隔离还是会有医务人员来巡视来发现。比方说,呃他的这个呃这个免疫功能状态,他的一些症状,他的一些这个,定期还会做一些实验室检查,这样的话,对别人的观察跟仔细,包括从支持方面,营养方面也会有一个更好的支持和观察,所以集中做到是可以的。但是说实际上,如果没有这个条件,或者是因为你病人数量很大的情况下,集中隔离有的没这条件,我觉得自己在家庭隔离,也是可以的。

白岩松:但是童院长您非常强调的是隔离,那对于越来越庞大的出院的患者来说,他们要面临一个问题,怎么跟家人相处,怎么跟这个,比如说这个亲朋好友去相处,您的意见是什么。

童朝晖:我觉得首先是这样,因为,这些新冠病毒肺炎患者,他出院以后也是经过核酸检测,大多情况下,两次阴性,一般来讲,包括出院者还做影像学检查。所以说,首先我觉得作为社会也好,还有家人也好,亲戚朋友也好,不要把它当做一个特殊的病人,首先他还是一个肺炎,只不过说他这个肺炎在发病的时候有传染性,但是在出院以后,通过严格的监测检验观察,他还就已经没有一个传染性,所以说,大家一个是不要歧视,第二个,还是希望社会也单位还有家庭亲戚朋友多给一些爱心。帮助他比方说去关心他的细胞在营养的改善,包括他定期的和定点医院的一个检查复查,这样的话有利于他的康复。

白岩松:童院长。其实网友也在关注与这个治愈患者有关的一个问题,那这是个是集中变成了两个问题吧,两个问号。出院之后,他再次感染的几率大吗。另外,出院之后复阳他会感染其他人吗啊,

童朝晖:这是大家可能是非常关心的问题,而且实际上最近呢啊,也发现再也不同的地方也发现很多患者两次,阴性出院以后我再查是阳性,那么还有一些我这我自己经历的一个患者,现在还在住院两个月,还是还是阳性,那么实际上我觉得应该这么看待这个问题。正常情况下,如果说,这个病人的抵抗力比较是一个,抵抗力比较正常,而且是个青壮年,没有太多的基础疾病。年轻的他如果说做两次,阴性出院,然后再做相应的两周的观察。我觉得一般来讲,像这种情况,实际上现在大家知道,大家很多专家也在说他不是叫再次感染,他只是说,两次阴性以后再复查,可能会出现一个阳性的情况,那可能就是,有一些病人,比方说我刚才讲的一些年纪大的,还有一些,用激素时间比较长量比较大的患者,他的这个病毒从人体清除是延迟的,所以他在测的时候可能会还是阳性,而不是说这个他又复发了,或者说再次感染了,这个是不同的概念。

白岩松:童院长销是休息一会儿还有问题呢,要继续的,这个请教您。因为接下来我们马上要连线一位。即使医生同时又是感染者,而现在正在治愈出院之后的,这个十天十四天的隔离期当中,他是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的副院长黄朝林。他是1月份的时候中招,然后10天前的时候呢,治愈出院,现在正在出院之后的这个隔离期。黄院长您好,您现在这个出院已经10天了,您是在哪儿进行出院后的隔离呢?

黄朝林:我现在在单独隔离。

白岩松:您现在到了第10天了,出院之后身体的感觉怎么样,这十天是否也有一个变化的过程。

黄朝林:有的,这个出院的时候,那活动以后还有点这个气喘,说话的时候有点咳嗽,这些症状,在这个10天之内。经过具体的这个隔离和恢复啊。对症状逐渐好转,而且自己感觉的这个症状自我我感觉也是越来越好嗯,

白岩松:黄院长就是在你整个的这个十天的。这个就是等于说出院之后的。这个日子里头,您是静养的时间多呢,还是会有一些活动,包括有一些康复等等。您是怎么哪个怎样的选择。

黄朝林:我还是以安静休息为主,适当。在隔离区自己的各类区域的范围内的,做些走动和做一些深呼吸这些动作。

白岩松:就是非常强调,还更多的是静养是吧。

黄朝林:我自己是这样的。

白岩松:另外回头去看当初出院的这个标准的时候,当时您是更早的时候两次这个核酸检测就是阴性的,但是依然不是以这个为标准。您的身体当时感觉不是特舒服,所以还推迟了出院,您能能给我们讲一下这个出院的标准的问题。

黄朝林:对的按照出院标准。是发烧这个,发热。这个停止三千以上,而且核酸两自己剪剪。同时还有呢,就是呼吸道症状明显改善。还有那个我们这个肺部的,这个新生外,明显吸收呃,当时的事,因为我这个制度。除了这个肺部的吸收不是特别理想以外,同时还有这这个喘气,这个需要吸氧的,对就是呼吸正常的还是有,而且的原因的指标也比较高。所以的专家会诊之后呢,就综合判断还需要往后延几天是这样一个情况。

白岩松:黄院长,您现在作为这个医生,同时呢也不幸的作为患者,也体验了这样一个过程。那您如果想对现在出院之后,也正在隔离期的患者嘱咐一些什么的话,您特别想提醒他们什么。

黄朝林:我家庭里的就是一个,就是我们的患者。在医院出来以后,还是要进行规范的隔离,这个尽量减少与周围人的这种接触,有条件的话呢,最好是单件隔离。但是呢,我们戴口罩通风和系统这些基本的还是要具备,目的就是要注意这个足够的营养和休息。可以在适当的隔离区出来活动,因为我们这个病毒感染以后,人体的免疫是降低的,隔离呢,也同时是让我们减少给其他的定义感染和细菌感染的。这些机会。同时这些免疫力和抵抗也能够恢复,也能够适应隔离后去哪以后的回归社会和工作岗位是一种需要。

白岩松:黄院长最后一个问题,我同事介绍说,您其实非常着急,希望重返岗位,但是这不是着急的这个事儿您是做的,怎样的准备,达到什么样的状况下的时候,您再回岗位。

黄朝林:是这样,这个我现在给你新买了以后呢,我要第一个我自己的这种主观的感觉这样重要,这个按照我们第六版的标准里面呢,还有一个就是出院以后养第二周和第四周可以到医院来复诊。但是这个,就是说复诊一个呢,就是我们出的哪些东西呢我们也可以是到医院以后,医生根据你的情况,均迎来评估判断的第二个呢就是说是否是否一定要这个回到医院去出诊呢,还要根据自己的情况,如果自己的感觉各方面都非常好,那么就可以通过电话跟医生进行随访的情况。我自己感觉的,如果我自己那你现在我自己感觉这个一般情况已经比较好了,我们感觉十四天以后,我应该可以这个回到自己的这个工作岗位来。但是这个,就是说就像您说的不一定就是说不是,是你想去接下来还根据的身体状况。一个,就是不给自己添麻烦。同时也不给组织和单位添麻烦好。所以在这种这个这个影响下的,就是说让自己能够是以直播的提供好,观察一下,也能否能够回答这些岗位上来判断。

白岩松:嗯,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连线。同时呢,祝福您尽早的完全感觉非常好,然后再重回岗位,但是一定不急谢谢接下来呢,我们继续连线。童朝辉院长涂院长,你看啊。回到刚才在连线当中,也谈到一个出院的标准,我注意到出院标准的时候,他有的是非常客观的像核酸的这个两次这个阴性,然后包括体温恢复正常三天,但是也有主观因素,你看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还有肺部影像学显示,急性渗出性病变明显改善。这种主观就是不同的医生,不同的患者可能都不一样。您感觉未来我们是否可以实施更加严格的出院标准。并且怎么看待这种主观因素的影响

童朝晖:实际上这个标准应该说还是很清楚。首先,刚才像你讲的他有客观标准啊。那么实际上主观标准的呃,不同的医生可能有自己的看法。但是呢,我们在出院这个病人里头,应该是三个专家进行会诊讨论认为这个病人可以出院,那么应该说从主观上,也应该打了一个统一和共识。

白岩松:现在呢。有网友问出院之后如何返岗,需要什么官方证明吗,这是官方证明是另一个问题。从医生的角度来说,返岗应该具备什么条件。

童朝晖:返岗是这样啊,刚才我也听了黄院长的那个。呃,回答。那么,除了做相应的一些检测啊。包括这个ct啊,还有肺功能之外。呃,我觉得还是应该到医院复诊啊,有一个复查,比方说他的肺功能恢复的怎么样,他的这个c t影像学吸收如何呃,还有比方说自己关心的很多别人呢。这个徐阳恢复的是不是搭了一个不血氧条件下达到一个正常水平,甚至说还有人在活动后,他被夕阳是否稳定。我觉得这些指标都是很关键的,

白岩松:另外,在患者出院之后,这十四天的,比如说隔离,或者说相对在家里头的,这个自我隔离我看您非常主张的是静养而不是非常着急的去康复是吧,

童朝晖:是这样,因为这一类病人,他刚才讲了他这个肺里像啊,尤其他是个呃兼职改变啊。有的病人,还有一些肺纤维化的一些改变。所以呢,他的从影像上没有完全吸收,第二个特别是他的肺功能,那个还是吸收的比影像因为根据我们03年这个sars患者的一个观察,有的患者影像吸收费功能,可能吸收的时间改善的时间要更长。呃,所以说呃,我觉得呃多宜及早的进行。呃比较呃多的活动甚至说哎康复呃,因为有一些病人,他禁止状态下,他的血氧是正常的。他一稍事活动,他在携氧就会下来,那么痒一低,那么应该说我对别人的心肺呀,特别是心脏啊,还是很危险的嗯。

白岩松:从现在的这个经验来看,是否可以说跟sars相比较。我们治愈出院的患者,留下后遗症的概率更低一些。

童朝晖:是这样,因为萨斯的一些患者啊。我们一直在随访,包括每年啊,现在啊,每年我们都会去随访这些呃,sars患者包括给他们做肺功能,ct甚至血气分析这些。那么从目前来看,呃,从萨斯的一些随访患者看啊,应该说,在一年以后,他的ct肺功能还有一些其他指标基本都恢复正常了,结果会正常,是没有差别。那么现在这一类的病人,我想他的一些这个肺部影像的特点,以及他的一些从临床上的一些病理生理,包括他一些改变应该说,跟sars是类似的,应该恢复起来。最终还是可以呃,没有差别的,

白岩松:童院长,你看我这有一个数据。尤其在最近这三天的时候,这是让很多的医生也好,武汉的老百姓也好,感觉非常加引号吧。相对开心一点的就是什么呢。新增的死亡病例在大幅度的下降,从一百三十一下降的五十六位下降的四十二又下降了昨天的十九。这是否是一个明确的转好的一个态势。

童朝晖:应该是这样的啊。因为自从呃,四季中以来,那么实际上我们在策略上也进行了一些。比方说关口前移,积极救治重症患者。同时呢,对轻症和普通性患者也要积极的密切观察啊,也提出了一些预警指标,同时给一些治疗,防止他们或减少他们像种重症和危重症发展。所以说,从死亡的病例数来讲,有一个明显的一个改善减少

白岩松:最后一个问题同样长,其实可能是相对感性一点。我知道您是湖北人,您本科的时候也是在武汉大学医学院上的。那这回回到自己的这个家乡在面对这样的一种疫情的时候,一直持续下来,您的心情是什么样。

童朝晖:首先呃。首先我是作为一个这个专业医生啊。回到这个武汉来帮助。武汉一样湖北也好啊,就是患者。实际上我觉得呃作为医生来讲,不管是啊,哪儿有这方面的需要。那,肯定是义不容辞要去的第二个。当然,作为自己的家乡来讲,实际上我的心情。还是比较复杂的,因为呢。看到自己的家乡有这么大的灾情疫情,那么实际上,有时候,跟我们在救治重症患者的时候,看着患者,救治不过来的时候。有一种很无能为力和无奈的感觉。谢谢您童院长保重也再次说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2020年02月27日《新闻1+1》治愈出院后的观察和防范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