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今日疫情分析:救治经验的分享

白岩松: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这场防疫之战呢正在进入下半场,而下半场现在的震中呢?是在欧洲

我们来看,截止到今天的中午十二点,除中国之外,已经有一百五十九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十。一万四千九百多。而且这个数字不仅远远的超过中国,还在快速的增长。那我们来看排在前几名的这个国家,意大利的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了三万,这是一个只有。六、千万左右人口的国度。接下来伊朗,然后是西班牙,然后德国等国。显然欧洲处于震中地带。因此,这几天的我们在武汉的很多医学专家,他们的工作重点呢,也必须分成ab两个方向,一个是重症的救治。另一个呢,是要跟国际上的很多同行呢。来赶紧交流和分享。很多治疗的经验,比如说中央指导组、专家组的成员重症医学专家邱海波,在最近这一周内进行国际视频交流的国家,就包括与意大利的三次西班牙、英国、美国黎巴嫩希腊巴基斯坦、伊朗。这仅仅是这一周内。所以接下来我们就马上连线邱海波邱院长邱院长,您好。在这一周内,您跟国际同行的这种交流当中,你能感受到他们最关注的问题是什么。

邱海波:的确,这一周呢。大家非常关注的问题呢。对不同国家似乎略有不同。呃,处于重症病人特别多的这些国家,他们更多的关心的是说,这些病人应该怎么治,哪些治疗方法有效。而疫情刚刚开始的一些国家呢,可能更多的去关心说我的社区在进行有新的病人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去早期诊断早期的去隔离,怎么去分流他的路径是什么。

白岩松:在与不同国家的同行交流的过程中,伴随着他们提出的问题,你是否也是在判断总体上来看,现在国际的这种防御处在一个什么样的这种阶段,虽然各个国家不同。

邱海波:的确是这样的,呃,比如说。不像意大利,现在他的整体的属于一个呃爆发式的,这样的传播阶段,快速增长。而且死亡病例是比较多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像这样的就是他们的,这样面临的比较大的压力,是临床救治。当然,他们也跟我们在沟通的时候,就会注意到说他们的这个就是来自社区的,这样的病人如何去处理,这是也是他们面临的特别大的问题,就是轻型的病人,因为数量基数也仍然是很大的。所以这样的病人的处理也是非常困难的。

白岩松:能感觉到他们比较普遍的焦虑是什么现在呃普遍的焦虑,因为我们知道欧洲。我家是一个老龄化比较严重的国家,所以他的重症病人,我们知道老年人一旦出现重症以后呢,病亡率会更高一些。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他们的,因为他们的这样的死亡的人数上升的比较快。所以急切的说,我们怎么样的治疗是更规范的,怎么样能够早期的去治疗,是他们特别特别关心的事情。所以甚至我们在跟一位教授在网上对话的时候,这边对话,还没有结束。那边病房里的手打掉,打电话进来,说某某某病人又不太好了,所以赶紧的进去,那我只能中断对话,过会儿先去看病人。所以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对重症病人或者我们说的危重型病人的,这样的一个治疗的有效路径。其实是他们现在最为焦虑的。当然我们也能感觉到另一方面的焦虑,就是防控物资的一些缺乏。其实我们说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知道,就是说欧洲国家,实际上他们是有这样的一些储备的,但是即使是有这样的一些储备,仍然他的防护物资是不够的,是我们的一些很著名的教授,都会从他们的言谈里头都可以感觉到这些防控物资,包括甚至口罩的供应是有限的。当然还有一个感觉到非常非常大的焦虑是,可能曾经我们也面临过的这样的一些问题。比如说这些重症病人特别多的时候,医院没有足够的重症的床位,没有足够的医院,没有足够的床位收普通病人。没有足够的床位收重症病人。所以这是他,而且即使说我现在我们说,我们可以让你去扩子扩大i s u的床位,但他没有设备没有医务人员嗯,

白岩松:邱院长在这个交流的过程中,因为你在这这场仗打的时间长了,是否也透过他们的问题诞生了,你的焦虑你会去担心我们走过的弯路,他是不是也在走。另外,包括生活方式,这个口罩要戴呀等等,这是否也是你在交流当中在焦虑的东西。

邱海波:是的,其实我们说我们在前面。在一月份一月下旬二月上旬,面临的比较突出的问题就是,人等床也就或者说,我们说那时候我们没有足够的床位的时候,现在其实他们面临的问题比我们当时还要突出。而且我们说我们当时有那么一段时间说,当没有足够的床位,没有足够的i s o床位的时候,我们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头,能够迅速的把一些医院变成定点收治医院能够迅速的把一些把这个体育馆场馆变成方舱医院来收治轻症病,分别收治轻症和重症病人。但是在欧洲,虽然他们也想的这样的办法,但是这样的办法似乎好像至少从现在来看,他们这样的办法说我知道有这样的办法,但是我执行不下去。这是一个我觉得他们,我觉得我们我们曾经走过的路,他们今天在走,但是似乎我们的经验给了他们之后,他们是很难落实的。那另一个问题刚才您说的这是生活习惯的问题,的确对他们来讲,他们觉得戴口罩是一个对如果戴口罩接受采访是一个对别人不尊重的一个行为,可能是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他们很多的人还是不喜欢带口罩。但是我相信这次新冠在欧洲的流行也会让越多的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戴口罩对于呼吸系统传染病来切断这个传播途径是多么重要。我觉得这个方面他们会改变的,我相信。

白岩松:在这个与不同的国家的同行的交流过程中,每次您几乎都要谈特别要强调的东西是什么。

邱海波:一个是医务人员的防护,因为对医务人员的防护来讲,因为我们知道世界卫生组织和我们中国的疾控,其实对防控的级别要求是不完全一样的。所以我们说医护人员的防控,这是一个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那么我们说你怎么去做好医务人员的防护,这是一方面,那另外一个非每次都会去谈的问题,就是重症病人的救治。因为我们知道重症病人的救治是大家其实大家每个国家或者是老美各国的老百姓都醉非常关心的事儿那也就是说,这些病人我们该怎么去做抗病毒治疗,是不是有效有有效的药物,以及我们怎么做呼吸治疗。这个会议治疗的时机是什么,所以我们也非常有意思的可以看到,就是我们跟欧洲的通道沟通的时候发现说他们也发现说这个病人对某些治疗有效。比如说佛位通气。我们可以看到,在他们给我们显示的照片,在一个病房里,所有的病人都在做佛位通气。实际上跟我们的经验跟我们观察的解释类似的。

白岩松:就是,除了刚才您谈到的对重症的这个交流比例非常高之外,相对出院的标准包括轻症的,这种治疗是否也会是你几乎每次交流的时候,肠道会提到的问题。

邱海波:是的,因为这是我们这,是他们非常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知道他没有租,因为我们说对于欧洲来讲,即使是当地最大的医院,他的床位也很少超过一千张。所以面对这么大的一个,这个新型的传染病在流行的时候,有那么多病人的时候,其实他的医疗资源是远远不能够满足这些病人的需要的,所以他们采用的做法是普通型的病人,或者我们说的清证的轻症的病人。他们基本上采用的是居家,然后有问题比较重的时候,然后咱们打这个项目,当于我们的120然后到医院。所以这个里头就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说,很多病人在家里,他什么样的情况下,应该找打这个急救系统,这是一个他们非常关注的,因为有的打的晚了。因为我们知道。这个这次新冠他的临床表现不那么典型,非专业人士是不那么容易看的出来。病人有时候自己的感觉也比较迟钝,所以就是说他们就觉得我有什么办法能够预测说这个病,他会变成重,他应该到医院来这是他们特别关心的,因为他们很多病人不在医院。

白岩松:最后一个问题,未来这些天里是否还会有很多,这种与国外同行交流已经排上日程。

邱海波:是的,因为我们我我我们在后天会给我们中国的重症医学的同大会跟美国的重症医学的同道会去做这样的交流。在下周我们会给意大利的同道,还会做这样的交流。因为我们想这样的,我们在这个交流过程中,可以取长补短,互相学习来我们走过的一些前面的一些的经验和教训,能够告诉他们他们的一些的,他们现在看到的一些东西,我们也可以值得学习。我想,这是一个互相学习的过程。

白岩松:非常感谢球邱院长,而且辛苦又加倍了,谢谢。的确,在这种国际交流的过程中,更感觉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这种感受这种生命不是说意大利的生命德国的生命或者中国的生命,他就是生命本身。在这个时候,面对国外的疫情,这种发展也特别的希望我们的很多人呢,不要膨胀。我们之所以会有一些经验,是因为我们的仗打的比较早,打的比较大,打的比较付出了相当多的代价再加上我们有专业和非常敬业的医生,因此,现在可以跟别人分享经验,我觉得我们能对自己的国家精准定位,然后绝不膨胀,也学习别人的优点,知道自己的不足,这是真正的爱国。因为我们在公共卫生以及医疗资源等很多方面,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好了。接下来我。要关注的是欧盟的新动作。因为他最新的一个动作是30天,欧盟之外的人就不要去欧盟了。这是以欧盟作为一个整体来发出的一个明确的政策。我们来看,现在欧盟所面临的一个问题。欧洲各国新官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前十位意大利三万多西班牙一万多,德国接近一万,然后是法国、瑞士等等等等。现在整个欧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没有确诊的。这个新冠肺炎病例的,这个国家没有了。所以接下来我们要连线的是中国驻欧盟大使张明张大使,您好。因为今天我们在新闻当中已经看到了欧盟出台了三十天这样的一个禁令,就是欧盟外的国家的人不要去欧盟了。您怎么看待这个信号,他是否意味着这个防控从欧盟的角度来说已经全新升级。

张明:确实,昨天晚上的欧盟通过视频的方式进行这次峰会呃,做出了一个决定,实行三十天的临时入境限制。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呢,呃,暂停了。欧盟以外,人员非必要做欧盟国家的旅行都不得入境了,那么的确他还是一个蛮重要的一个测试重要到什么程度的重要到前所未有,那么这样一个决定的,在欧盟的历史上,是第一次在申根的历史上也是第一次。除此之外呢,我们的一些成员国的也都采取了一些。不同的边境管控的措施。嗯毫无疑问他的背景就是已经更加严重了。当我们社团,我们驻欧洲的各个使民管也都及时的向中国公民发出了提醒。

白岩松:张大使现在就是从数字的判断来说,整个欧盟所面临的疫情已经处于什么样的阶段。

张明:近期嘛。欧盟的疫情发展的非常快。呃,大概是半个月前三月二号也来吧。呃,全球超过半数的新增的病例都是来自欧洲的。呃,那么现在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把欧洲看成是新官肺癌已经的震中。刚才你也谈到了那么具体的这个病例呢,呃,刚才你也都列举了。可以说现在呃,整个欧洲的确诊病例的,已经大概到了七万七万,什么概念呢已经很快打到中国。我今天的总的确诊并列了。那么在这死亡病例是三千三百多吧。虽然都习意大利那么组织之外,西班牙、德国、法国等等一系列这个国家的病例都在快速的增加。那么谈到这个他的疫情发展的什么阶段的?我们还是看一看这个。这个专业机构的分析。那么欧洲的疾控中心的对疫情有一个风险的评估报告。他在最新一版的这个报告中认为呢。这个欧洲整体上正在快速的滑翔。第四阶段第四阶段的特点,就是出现持续的社区传播。那么同样他认为,如果不采取迅速的有效的措施,很快就会到第五阶段,那么第五阶段是什么样的特征。就是出现大范围的持续传播,最终导致医疗系统不堪重负。那么欧洲监控中心的,他有一个看法就是认为。目前遏制病毒跨境传播,已经不再具有可操作性了。所以他的建议。建议各国将这个防控的政策。从遏制转向减缓,当然减缓的不是我们所一般所简单的理解成这个放弃,缴枪投降了不是这个概念,而是通过这个社会隔离等一些手段的减缓病毒传播的速度。同时,把医疗资源重点的用于保护弱势群体,也就是在一些高龄患者。有基础疾病的患者以及危重病人。

白岩松:张明大使,这个时候也就特别关注。作为欧盟的这样的一个,这个机构和这个整体,现在正在跟中国开展怎样针对防溢的,这种合作接下来还会升级哪些合作。

张明:已经发展发生发展整个过程中呢中欧双方的一直保持的非常理解的合作。呃,可以说呢,呃是携手合作,应对人类共同挑战。这个角度上,中欧在大力的推动双方之间的合作。那么近期,中国高层的互动非常的频繁。习近平主席通过信函电话的方式同欧盟、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等这些欧洲国家的领导人。进行了沟通,那么李克强总理。刚刚在一个小时之前刚刚结束了同这个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女士的电话交谈。这个通过这些沟通交流,这个确定了中欧在抗击疫情方面的大的方向和方针。这个同时呢,在专业层面中欧双方的交流也非常密切。这样讲这个信息和经验的户型呃中双方的卫生专家呢,也是通过视频的方式开过三次交流会了。这个也从一些中欧国家,其他一些欧盟成员国,这个进行过多次类似的交流中,南山医院是从这个欧洲呼吸。学会的负责人进行了视频连线。在这个交流中呢,我们也注意到欧方对中方在疫苗研发。诊断治疗。出入境管理,社会隔离呀等等方面的经验和做法非常感兴趣。每一次的交流会都是要等到下一批要使用这个视频,会议室的人员已经来了,不得不停止。

白岩松:张明大使经济也是同样的欧盟之间一个重要的压舱石。从王伦角度来说,但是这个疫情会不会影响中经济方面的合作。现在中欧的这个班列。在中国复工之后迅速开出,这又发出了一个什么样的信号,您怎么看待经济在此时此刻的中欧之间,

张明:的确中是非常重要的经贸合作伙伴。呃,欧洲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我们是澳洲第二大贸易伙伴。这个呃,欧洲对华的投资存量呢大概在一千四百亿欧元,那么中国在欧洲的投资数量大概在一千亿元欧元。这个疫情的前期呢?因为我们这个严格防控的措施。经济活动,运行的带了很大的冲击。对于欧盟在华的企业和中国的经贸关系也带来了许多影响。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呢?这个中国政府以及各个部门呢?为此做了大量的协调工作。我们在呃前方呢也从这个中国欧盟商会也就是欧盟在华投资企业进行过两次座谈会。一次通过视频,一次是面对面,这个了解他们的困难问题,听取他们的意见建议。也像我们政府有关部门做了转达,目前呢这个随着我们这个恢复生产进展的这个深入,这个他们的问题得到了大大部分找到的解决,但是当时刚才你所说的,这个抗议工作进入了下半场,形式发生了新的变化。那么这个疫情向全球蔓延。那么对于欧洲,对于世界经济的冲击,也开始显现的被射中恐慌的情绪,导致全球市场波动在加剧,对世界经济陷入长期衰退的,这样的担忧也开始在蔓延。我们在前方嘛。这个也在密切的关注这些变化。一方面要评估国外的疫情发展,对对我们的经济在外需削弱方面带来的冲击。另外方面呢,也要防范全球市场的动荡,对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的实现带来的影响。观察形势研究问题提出建议。那么应对这些影响的,恐怕还是要靠合作,特别是在中欧之间,我们要同舟共济,因为中国的都是这个信封。这个多边主义,反对保护主义,这个立足于国际合作的伙伴,这个的产业链、供应链密切的融合。

白岩松:好,谢谢张明大使。希望这个疫情的尽早的过去中国跟欧盟之间的合作呢,进一步的前行。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今日疫情分析:救治经验的分享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