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今日疫情应对:同济医院的重症救治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在防疫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头,我们的视线呢都云集在武汉的医院和武汉的医护人员的身上。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的视线似乎在关注这凯旋的医护工作者,关注着海关机场关注着意大利和美国国外的这种疫情那今天,我们再次把视线投放到武汉的医院和武汉的患者身上。为什么我们来看这个数字截止到昨天晚上二十四点。

现在在武汉确诊病例还有四千二百六十八,也就是住院的重症病例,一千五百二十七超过百分之三十。这样的一个比例,那其中有一家医院承担的任务依然非常重。那就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你看在高峰期的时候,他的重症床位最多,重症患者最多,门诊量最多,现现阶段呢,是重症床位依然最多,重症患者依然最多多到什么样的占比情况呢

我们来看,现在在这家医院里,到今天,他的在院的患者是六百一十五人,占整个武汉的新官。肺炎的患者大约百分之十四点四,那重症和危重症加起来三百二十七,占整个武汉重症病人的百分之二十一。你就知道,他们现阶段依然面临着极其严峻的挑战。那接下来我们就连线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的院长王伟王院长,您好。今天我第一眼看到您的画面的时候,我注意到您理。发了是心理的吗这反映证武汉的情况变好了,

王伟:岩松好这是志愿者来到我们院,跟我们抵的是新理的。

白岩松:刚才我在说到数字的时候,我们现在在这个医院里头重症加上危重症的整个患者的占比超过住院的患者的这个一半以上,他们的情况好吗?我们现在面临着怎样的挑战和难题。

王伟:现在留在后面的病人呢,实际上都是硬骨头。他们大多是为中正,或者是基础病变很多,或者是并发症很多,所以我们现在最要的药物还是要怎么能提高我们的治愈率,降低这批病人的病死率。

白岩松:就是在整个我们住院的六百一十五人当中。现在的轻症患者呢二百八十八虽然不到一半,但是他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是由过去的重症大比例的转过来吗,还会有病情的反复吗?

王伟:这部分清郑病人呢有一部分是过去的重症病人和危重病人转不过来的。但是这个根据我们目前的经验来说,这一部分亲自病人多数走向社会很好的,但是也有可能在过程中也发现,有些病人从轻症病人突然转成这种病人,是没有任何征兆的,而且他们的机制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们对这一批亲分辨病人仍然不能掉以轻心,仍然要严防死守。

白岩松:就是最高峰的时候等于说是国家队有三十八只在咱们同济医院,但是我注意到咱们今天刚走了两只,也就是说还有三十六支国家队还在咱们同意医院呢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刻,国家队依然都还在这儿。

王伟:这个主要是为了有效的就是病人,我们中央指导组也反复强调,我们国家队要战斗到最后要送走最后一个病人才能离开武汉。当然,这些国家队也有一部分和省市的一些队伍也逐渐会离开。同呃武汉离开同济统计,最后留下来的都是顶级的国家队伍。

白岩松:咱们整个武汉由刑事最严峻的时候,四十多家定点医院现在变成了九家,那么同济医院是否有可能成为哪怕上最后一家了。面对新官肺炎依然可能是你们

王伟:根据中央指导组,我们的指挥中心的,这个决定我们中法刑事院区一直会是第五批撤离的,就是最后的一批就是中我们的中法性质院区。那和云集的我们北京的六家为数委管医院和我们同级医院。将会占到最后。

白岩松:跟高峰期相比较的时候,我们当时的整个医护人员,加上国家队都是满负荷甚至超负荷的运转。现在随着病人在减少,虽然难度依然很大,我们投入的比例跟过去相比是什么样的医护工作者是否可以有一定程度的轮休了。

王伟:现在我们的部署。这个部署管业的话,啥仍然坚持的一线神书神呃,一些医务人员已经撤离了。现在这些国家队的这个医护人员打开石油百分之五十,这个还站着在这个战场,但是其他的人呢,主要是用轮休啊,再就让我们医务人员工作时间尽量短一点,然后保持的体力战斗最后。

白岩松:好今天呢我们也采访了,在咱们医院的一位国家队这个医生,他谈到了患者的情况,咱们。先来听一听看一看,然后再继续跟您探讨。

白岩松:接下来呢。继续连线王伟院长王院长。在这个刚才的短片当中,也注意到这样一个问题。也许有一些患者经过了一段非常有效的治疗之后,他现在核算检测测都已经阴性了。也许从某种数据上来说,可以出院了。但是他的肺功能可能还不好,肾功能可能会说受损等等。那我们医院面对这样的患者怎么办,是允许他出院,还是有新的考虑。

王伟:一般来说就是有并发症和基础里面的轻症病一般都按照规矩,我们到定点医院去了,但是确实留下一部分危重症的病人。他们有一些基础病变,比如说有些肿瘤有肾衰,有心脑血管疾病。这一批病人呢一个上的技术病比较重,第二个。他们有严重的一个心理恐惧,他们不愿意离开病房,那这样的。尽管他的心心脏肺炎的治疗椅。已经基本上痊愈了,但对这种病人,我们现在目前想办法建立一种缓冲区,就是我让他们离开这个心肺冠状病。肺的病人的,这个资料区在乡其他的区域建立一个缓冲区,到那个区域里面去了之后,让他们的基础病变,这得到进一步的救治。然后达到一定标准之后。然后他们到回到家里面,再回到相应的医院。当然,在这个同时,我们也要跟他进行心理的治疗和疏导,

白岩松:那是否可以理解成也许单单从新冠肺炎的这个角度来说,他已经治愈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以及以往他有一些并发症或者其他的,这个在治疗的过程中一些功能还不好。我们要有这样的缓冲区,

王伟:对,我们是就是为了针对这种病人,我们要是缓冲区,

白岩松:那是否是这个阶段,我们有床位了,我们腾出手了,可以这么做了,这个。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多长时间。

王伟:实际上啊,这种病人在这个过程中,一直都有,有很多很重的病人,他们治疗基本上打两周,转阴了之后,肺部ct也好了,但是他其确实的话呢。其他的并发症很重,在这种病人的话,我们转出去的时候,就是很难找的一个他,他愿意或者一个很适合的。因为我们这种大型医院救治这种综合症,就是说并发症能力很强,他们也愿意这么呆着是过去呢,就是我们尽管希望让这个重症教病房尽快腾出来,能够就是有效的就是重整病人。但是对于一些特别危重症的病人,办法病发症的我们也是相应的,还是在医院保存的一部分去让他们柱子。当然现在更好了,现在比如说我们中法新城院区啊,我们马上会集中到哪去。我们已经腾出来一部分病区。相对的把它隔离开,建立这种缓冲区,让病人的那个得到有效的关怀和治疗。

白岩松:王院长近一段时间来相当多的人在关注出院患者治愈患者的。这个阜阳绿的问题,那据你们观察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之后,阜阳率到底有多少,他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你们正在怎样去面对他。

王伟:这个问题是这个也应该是大家都非常关心的问题,也是全世界的关系的问题就到底有多少病人出去复阳。他实际上不光是复阳问题,还涉及到你这个出院的诊断,这种标准行不行的问题,所以到,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大规模的临床实验来说明有多少比例的。这个抚养不必病人,他到底是出院之后有没有复阳复阳之后有没有新的感染。我们按最近的做了一个小规模的一个实验,我们也用了一百四十七个。患者是经过了临床治愈,他的两次的核算检测阴性肺部,ct治疗好转就变出现病证。我们非法追踪在一百四十七个病人呢,我们发现五个病人复阳了,这个阜阳的也有可能是复阳也可能是因为核酸检测。他本身每一次检查的阳性率只有百分之三十到五十也可能两次的很简单,都没法检测出来,但是比较好的是什么。这五个合同转阳的病人,复阳的病人,他没有任何症状,也没有随访,发现他们的家人和接触人有感染症状。当然,这个这个实验还是规模太小,我们现在还正在做一个大规模的,这种在社区去啊。包括我们病人进行随访。这样的话可能都是更标准的,更准确的,这个数据来指导我们的预防工作。

白岩松:听着让人稍微放松一点,是他没有说症状的,这种加重或者怎么样。但是他既然是复阳了,接下来你们怎么办。

王伟:复阳的病人,我们也做了进一步研究啊。我们用那个rtp萨尔就非常精确的pcr对于这个出院病人进行血液的,这个监控监控也翻,也有很多都有部分复阳的人。他百分之八九十的到随访一个月之后,他血液中的病毒水平是彻底消失了。所以我们这个还是要追踪对这个出院的病人一个钥隔离两个星期啊两个经济,然后是这两个星期之内,还要进行核算的复查要跟踪这部病人要随访,这有病人要有像这种病人管理起来。

白岩松:我估计很多人可能都会想问这样一个问题,他可能是富阳了。虽然又有这个隔离的,这种十四天,阜阳之后会再次具有传染能力吗。

王伟:现在目前就是全中国。我们过去的经验包括全世界经验,就是目前没有一个确切的。这个诊断的结果实在接不出来,但是目前都没有一个依据啊。说明复阳的病有传染性。刚才我说了,我们大概百分之三点四的病人啊。在我们院这里,小样本的没有复阳了,但这个五个病人,他并没有他家庭的这个团队的人,并没有到这个新的感染。我们在另外一个实验中。有个小规模的,有十五个人说话的在做着标准的这个血液中的病毒的检测。他这个有十个三个人里面。最后十个人彻底又在一个月内,病毒完全消失了,而且他们出去的,这帮人里边也没有和家庭的导致传染。但是我刚才说了,到目前为止确实需要差一个,这样大规模的一个这种随流行病调查的这么一个资料来指导我们的工作。我刚刚说的,这个样两个样本只是啊。告诉我们有小规模的,这种样本有些小的一些证据,但是还不足以。让我们彻底放心。所以我们还有这个大型的大规模的一个流行病学调查的研究,来指导我们的调查。我们的防护工作好。

白岩松:刚才您在这个回答前一个问题的时候,谈到了心理问题,的确,这也是我们这个阶段非常关注他既包括患者的心理,也包括医护工作者的心理。接下来我们就看看今天采访的一段与此有关的内容,近期有没有相关的。

这个重症患者到你那儿去进行相关的心理诊疗方面的需求。

白岩松:接下来继续连线。王伟院长王院长。我格外的也在关注医护工作者的心理状况。你们是否在进行着相关的研究,给予他们怎样的支持,或者叫支撑。

王伟:这个医务人员的心理状况,对我们很重要。我们在最早发现,你这个医务人员有新的恐慌的时候,我们当时我上一期说了,做了个试验,把医院的感染的情况做了一个调查,咱们。业务人员得到有效的安抚。然后我们在前段时间给我们全院的医务人员就在这次疫情过程中,就以相关的人员有五千零六十二个。医务人员做了一个心理的测试心理调查,其中发现有白十五到二十的医务人员啊。有应急抑郁和焦虑的状况尤其是护士和一级人员他这种的话的发生率还是比较高的,而且比一般人要高的一点五到两倍这个状况。所以但是呢,我们如果这些医务人员员对科室和医院的关爱,对后勤的保障对院感的控制,对合理的排班,对这四个方面啊。如果能达到一的满意度的话,他们有效的可以降低这种心理的障碍。所以我们在通过这次对五千零六十二个一五医务人员那个检查之后,我们会把这一批啊有心理障碍的医务人员进行有。教的关爱和有效的疏导和治疗,让他们的心理状况逐渐回到正常。

白岩松:截止到昨天的时候,我们还有三十八支国家队,等于在这个同级医院。我记得上一次,咱们连线的时候您说过,要拧成一股绳。您觉得到今天拧成一股绳实现的怎么样,关键是什么。

王伟:实际上,在我们这个两个月三十九加一,就还有些临西的业务对过来的开始当时来的时候,突然这个三十九个就到我们院来确实很多义务医疗队,他们自己都说当时都不知道啊,不知所措,不知道从哪下手。当然,在国家卫建委的有效的指导下,我们成长当时统一标准统一规范、统一指导统一鉴定了暂时的医务处暂时的护理部很快让他们有效的组织起来。拧成一股绳而到后面,他们几乎就没有办法分开了,用他们很。很多的方面是相互依存相互交叉的。你比如说啊,我们北京协和中日友好,还要华山医院,他们是他们擅长重症救治。他们在管mi su啊,我们就在转他那去啊。比如说北大人民医院,他们对肾脏衰竭的这种行为,病人比较有经验,把这种病转他那去那么同济啊。因为我们这个综合医院吧,我们在当地,所以我们成长互欣对互渗对啊气管插管对啊心理治疗对,还有中西结合的治疗小分队,这一些这整个战场上这些,三十六他在很多这些啊。相互关联,相互依赖,就成了一个有效的这种整体上,病人的死亡率大大的下降。从最早的,每周的五点五八降到三点二七,到最近一个星期只一点二三,这个死亡率明显下降。这个大家团结一起。共同抗议,很有关系。而且我们光谷院区的,这个这个多团队的合作的经验。在这个对收到这个中央,这个指挥部的表扬,而是在进行推广。

白岩松:王院长最后一个你现在世界的疫情很严重,作为同济医院是否也有一些经验,在跟国际进行分享,

王伟:这个我们在最近一、两个星期,就是我联系了意大利,联系一下德国,联系了美国。这个大家交流多都非常好。就是说我们有一些经验和教训,给他们分享他们的话。这个很关注的是,我们有些治疗方法,你比如说啊,抗病毒药物是否有效,什么时候插管,什么时候用,airm什么时候的话这个进行转的转院。这个从新证到轻重症有什么转化的,这些经验我们也在分享,甚至包括我们的。诊疗常规的手册。换转换成的德语的英文的转化,跟他们甚至把院内感染。医务人如何穿戴一个标准的医疗防护服的视频给他们。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你们再次表达忠心的感谢,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今日疫情应对:同济医院的重症救治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