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告别了“门票经济”,景区怎么办?

徐卓阳:欢迎观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中秋三天小长假刚过,您玩好了吗?估计很多人的答案都是没有的,今年中秋充其量算一个热身,因为接下来马上要有祖国的七十大庆,又有十一黄金周要去玩的地方,还多着呢?虽然闭着眼睛都能想出来到哪肯定都人多,但是人山人海挡不住我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我们看一下这个今年中秋的数据吧,还是挺喜人的,文化和旅游部的数据,今年的中秋节期间,全国接待国内旅游的总人数是1.05亿人次,同比增长7.6%,实现国内的旅游收入472.8亿元,同比增长8.7%,这是往上的一个数据同时要关注。往下的一个数据是什么呢?也是文化和旅游部的。

今年去年6月,国家发改委已经推动了981个国有景区,在十1长假前出台免费开放或者降价的措施,其中免费开放74个,降价907个。

这对于广大的这个旅游者和消费者来说,当然是个喜大普奔的事情因为我们的经验都是之前。好不容易有这个长假时间出去,玩了,然后景区门票就都看涨都变贵了,那今年总算是开始降下来,或者是免费了,这当然是好事情,但是呢,好事情也不是让所有的人都开心,比如说你看最近有一些上市景区的,他的上半年的年报陆续发布出来了,里边就特别强调说,我们这个净利润呢基本上都是亏损。

首先,这一点是不是跟门票的降价或者免费有直接的关系。第二,就是如果不依赖这个门票,经济的话,景区到底路要怎么走呢,我们今天就来一起好好说说这件事。

刚刚结束的中秋假期一张成绩单告诉我们全国的旅游消费市场依然呈现出不容小觑的热情。

2019年中秋节期间,全国接待国内旅游总人数1.05亿人次,同比增长7.6%,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72.8亿元,同,比增长8.7%。

国内旅游总人数的增长,又是否和各地景区在中秋节前下调门票价格有关,比如今年中秋前夕,广州市就决定下调5个景区的门票价格。

门票价格新政自2019年9月10号起执行作为4a级景区的西汉南越王博物馆门票由现行的12元降至10元而历史悠久的六榕寺,由以往的5元门票降为免费。

事实上,今年以来,景区门票下调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在此背景下舆论也极为关注在门票不断下降的过程中,各大景区的盈利变化。最近国内大部分文旅上市公司陆续发布到2019年上半年报已经有25家上市景区在净利润上出现了下降,其中桂林旅游、丽江旅游、黄山旅游、张家界等知名景区净利润也纷纷呈现下滑趋势。

比如桂林旅游、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了66.16%营,营业业利润同比下降了94.46%,下降幅度很大。

桂林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闫林那么在收入方面的话呢,由于政府20%,所以的话呢,对收入化的还是造成了一些影响短期的话呢,是造成一定的影响对我们来说的话呢,大概一年会有几千万的增加收入的影响。

此外,丽江旅游上半年的总营收同比下降了7.07%,净利润同比下降了17.53%,幅度,也不小。不少文旅上市公司净利润的下降,尽管原因有多种,但不可否认门票价格的下调肯定会有不小的影响。此外,对于更多的非上市景区来说,目前还只能通过一些各例来了解,比如去年十一前夕,海南部分景区的门票。最高降幅就达到了30%。

三亚大小洞天发展有限公司市场营销总监王玥影响肯定是很明显呢,我们门票价这样,你帮我看着这个比例可能一天要增加800到1000元左右,这个流量才能保证我们正常的预计收入里面这个是影响比较大的,作为一个传统景区,对于门票收入的比重还比较大,价格阵地以后,对整体的东路以及我们全年的盈利。这方面肯定是有一定的影响。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门票降价已经给一些企业带来了压力,但是根据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其中特别提及要继续推动国有景区门票降价,看来景区门票价格。还得降。

今年十一临近,各地景区新一轮门票降价的消息也越来越多,有的明确表示,10月1号起正式执行,景区门票降价,有的会在11前公布降价方案。

徐卓阳:你看这个二十四节气的霜降还没到,只要到10月中下雪了,但是景区的双降先到了能,我们看到的是这个门票收入在降然后,他们说自己的净利润也在讲这两者之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呢,首先来看一下一些地方的这个具体的情况,一个是桂林旅游的。2009年上半年,净利润是992万,相比,2018年下半上半年是下降了66.16%,这一多半了。然后,丽江。上半年总营收呢3.18亿,同比下降7点7.07%,净利润9800多同,比下降17.53,主要是看这个丽江旅游的业务构成当中与门票直接相关的索道运输业务占比达到了49.8900分之,这一半然后今年上半年这个营收。直接下滑了22.43%。也要看到增长就是游客的接待量,有增长了同比增长是11.44%。这是丽江的情况再来看,张家界。今年也是上半年同比减少了10.76%,然后净利润800多万,同比下降了59.01%。再看到上半年的接待游客量同比也是有增长的,但是各位数了4.49%,这一看,里面就有好几个点了,第一个点是你看包括,刚才采访这个相关的景区,负责人,他们也说了,其实净利润下降的原因会有很多,比如说天气的原因呢,成本的原因呢?在我门票的原因,这些在财报上起,都是有显示的但是他们会非常强调景区门票收入下降,对于自己的影响,这里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联,这是第一个点,第二个点就是你看,刚才桂林和这个丽江跟张家界都提到的两点,其实在将门票背后,我们看到确实是带来了某种程度上游客量的上涨,不管这11%也好,还是百分之将近5%也好,但好像这个幅度不够高,似乎抵消不了这种价格下降,对于他们的影响,把这两点综合起来看,你就看的最重要的第三点,以前大家都觉得景区收门票是旱涝保收躺着挣钱非常舒服,但现在不让躺着挣钱了,说你要负担起你相应的公益性。然后才会有更多的人来观看你的这个大好河山,那是说需要站着挣钱一个长久的了,人站起来可能手脚会还不是没有找到感觉,那怎么样来帮这些刚刚有躺到站的这个景,区来找到感觉呢来,

连线今天的嘉宾是中国旅游研究院的院长戴斌

戴院长,您好。徐卓阳:您好,嗯,您好,我们首先从刚才这个很多的上市景区公布,他们的上半年连这个财报开始说,他,们都在当中强调说,我们的净利润有下降,然后呢好像都跟这个门票收入的下降,他们强调是有一些直接关联的,在您看来,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联,有多大。

戴院长:应该说,从短期来看,对部分景区特别是对山山水水的自然资源和历史文化资源依赖性比较强的景区会有影响的。但是从长期来看,对于整个国家的旅游产业的发展,对拉动综合消费都是非常有利的。所以我们要辨证地看待景区门,票价格下降,特别是国有重点景区的门票价格下降,对景区和地方旅游经济的长期影响。

徐卓阳:既要看眼前,要看长远,但其实带来的收益也是同样的长远的收益,咱先不说就先看眼前的时候,也因为刚才也举了这个桂林跟张家界这边两个例子,其实都有带来某种游客这个幅度的小幅度的上升,但是似乎这个幅度确实看起来不高,女人那边利润好像一下降下降到。一半多,然后这边就增长大概10个点或者是5个点,您怎么来看这样一种关系。

戴院长:好,产业发展动能的转移。转换是需要时间的,我们过去长期是依赖于山山水水的自然资源和历史文化资源,就是刚才您说的是躺着挣钱。躺久了,站起来是需要时间的。那现在,我们的警讯门门票价格下降以后,但是我们的二次消费没有起来。我们的景区之外的非景区的业务收入、业务点没有培育起来,导致景区在短期内可能会有些阵痛。这个方面需要我们进行,需要我们政府部门加以关注,也需要我们的企事业单位要自觉的监护其转型升级和产品创新的双重责任。

徐卓阳:也就是说,门票的下降,包括免费确实能带来一定程度的游客的上涨比如说这种5个点或者10个点的上涨,但如果你要再想拉更多的人到你这儿来观光或者旅游的话就不能仅仅靠门票收入下降了,那您能不能具体说一下,除了这个门票减免之外,还要做什么?其他的事情。

戴院长:好,从一个景区来说,门票的这个紧急门票价格的下降带来人流的上升,本身就有天花板的,根据旅游法的规定景区,要按照最大和最佳承载量来调整游客进园进景区的人数,所以这个本身人说不可能无限制增长,那从国际经验上来看,我们的旅游发展必须要开发门票之外的二次消费衍生产品的消费以及核心景区之外的商业环境和商业设施的增长。比如说我们过去我们这一些这个文创类的博物馆,我们需要去开发一些衍生品需要通过授权来去开发相关的商品,那么对于一些自然资源为依托的景区来说,我们在核心的保护区在这个之外,在一些商业。开发的区域,我们是可以开发酒店、餐饮、住宿,这样一些相关的业态是可以拉动我们包括自驾游包括这个帐蓬客这样一些酒店的这个非景区之外的收入的增长,也就是说要尽可能的丰富我们产品的内涵。延伸我们的产业链条,这才是景区发展的长久之道,更重要的是如何让适应老百姓外出旅游的时候,既要美丽风景,又要美好生活的这种转变,我们不能让看风景,只是让他看风景,还让他享受美好的生活,这个空间就太大了。

徐卓阳:嗯,您这个说的,我特别有共鸣。至少到很多的景区去买,你想买纪念品的话,都是千篇一律的雷同的,甚至是这个品相上的比较低劣的,后来一查在这道可能就是从外边直接这种廉价的大批进来的,所以把文创做好可能是我们去出发的一个思路。非常感谢您,待会我们会有这种进一步的探讨,那现在既然都知道。要做公益性,要转型,要来做产业链,那接下来可能阵痛之后,就要想想,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呢?

杭州的西湖、山东的青州古城、厦门的鼓浪屿还有长沙的岳麓山,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优质景区已经开始加入到免费行列而对游客来说,随着景区的免费,他们的旅行似乎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那就是旅行计划的设计变成了一座城而不是只看一个井。一个免费吸引来了更多的游客,一个免费,也使景区可以拆掉围墙,重新于整座城市,连接。但目前的现实是很多的景区仍然在过度依赖着门票经济已经成为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绊脚石。今年7月文化和旅游部就发布消息,对山西乔家大院景区予以取消质量等级处理,从8月7号开始乔家大院闭馆10天,对过度商业化等问题进行集中整改据了解,目前该景区旧文、吕布反馈的六方面。33项问题已经完成整改28项。

针对游客反映的乔家大院门票价格过高的问题,景区将对门票价格进行下调。此外,晋中市文化旅游部还对全市所有a级景区进行督导检查。

在政府指导下,去年9月,黄山景区旺季票价也由230元降为190元。降价幅度约17%,那么门票价格下调会给这个著名的景区带来什么变化呢?

黄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丁维:门票下降对我们的主营业务门票收入是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从我们的业态板块来说,我们积极的拓展跟旅游相关的其他的业态,比如说景区内的酒店业务、餐饮业务、传统的索道业务以及围绕旅游板块,我们还新增了一些文创业务茶叶业务等等,其他2次消费的业务这样,虽然讲门票下降了,但是我们的客流上升了。我们的游客的消费深度加大了。

不得不承认,如今的人们对旅游消费的观念正在发生历史性的变化,这也,让不少传统的习惯于依赖门票的旅游景区受到了挑战,从下调门票价格到转型,为开放式旅游区企业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在在此背景下,向西湖这种不需要买门票、消费选择多样的景区已经,成为旅游新贵。

免了门票游客大幅增加2015年杭州市接待中外游客的数量以及旅游总收入都比2001年分别增长了3.78倍和7.81倍。杭州旅游摆脱了过去的门票经济实现了从旅游城市向城市旅游的转变。

相比之下,目前大多数景区仍然依赖的门票经济似乎已经越来越走到了尽头。

黄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丁维:现在的旅游已经从观光为主向以观光、休闲度假并重,这么一个业态进行转变,企业。在这个过程中,如何精准的发现市场的需求设计出精准的产品,这对企业来说是一个挑战。第二个对企业自身的人才储备观念的转变,也是一个挑战,原来的旅游企业,更多的注重于观光有更多的人才储备,集中在旅游产业,新的这么一种发展趋势下,要求我们旅游企业。储备的人才不仅要懂旅游,还要懂资本,还有懂商业模式,只有将这些融合在一起,才能做好企业的转型发展。

徐卓阳:景区要转型,要发展消费者也在转型,也在发展的。当你的门票取消了或者降价了之后,是能吸引到一部分人,但这部分人是价格敏感型的,那还有很大的一部分越来越多的所谓这种中产,他可能价格上没能敏感这个社会就需要把相关的一整条产业链做起来,来赚这种门票之外的收入,而且状态不单单是自己的收入,我们汇集到可能是整个城市。

我们来看一下,从2015到2017年,有一个宏观的数据统计,景区的门票收入在整个的旅游的大盘子里面的占比是16.61%到15.66到13.15呈下降趋势,选择相应的你就知道了非门票收入肯定是在逐步上升的,这就涉及到一个怎么算账的问题了,像刚才说到的杭州,从2002年开始就开始免门票了免门票牛,如果单算门票,这边小账的话,以他一年3000千万人次的这个游客量来算,可能你损失的大概有上千万,甚至是上亿,但是你要看到,只给整个杭州带来的这种旅游收入和规模效应,那可能是一个上百亿级别的,所以到底要怎么转变观念,到底要算好哪一本账,以及按照什么样的理念去算账,我们继续来连线中国旅游研究院的院长黛斌院长您看,刚才我们说,就是尤其这种像西湖一样的或者其他这种山岳型的景区要有公益化的性质,然后这也是未来的一个必由之路,然后您觉得对于很多一时半会还没转过弯来的景区来讲他怎么来克服自己的?对于这种门票经济的路径依赖。

中国旅游研究院的院长黛斌院长:景区门票价格的下降。是在倒逼景区经营管理体制走向第三山水水的自然资源到依靠新的动能的转型升级之路,也是在倒逼城市管理者在管理理念上的变化,我们知道,城市作为主客共享的美好生活的新空间。他不能够只是通过高价来获取收入,是通过让老百姓游得起有的游,从而来拉动综合消费,我们要把门槛、价格降下来,把景区收入拉起来。所以,就要求我们对景区的管理,首先要从分级走向分类我们现在过于注重景区的分级,从5a到1a,那么在下一步我们的景区要分类管理,那么国有的是公益性的景区,就是让公益的归公益,让商业的归商业像迪斯尼。这样的一些景区,像方特欢乐谷这样的景区是可以提高价格的,包括海昌、海洋公园这些价格是可以提他可以按照市场的机制来去调解他的价格,但是对于大量的利用国有的资源来去发展的景区门票价格必然要提现的公益属性所以这是首先我们要做到。包括一些城市,有些公园慢慢随着城市的扩张要走向郊野公园,给市民提供休闲娱乐的空间,这是首先是我们一个关键上的变化,就是要寻找我们关键他的一种动能,其次,才是景区内部基因管理上的血型的动能,比如说我们拓展我们的。一业务丰富产品内涵延伸产业的链条给景区增加更多的生活内涵都是我们需要关注的

徐卓阳:嗯,您,刚才提的郊野公园这个概念可能很多人都觉得新奇有很多人感兴趣,因为一开始说到西湖,他本来就是在城市的中间嘛,那很容易理解他对于城市的这种旅游的拉动效应,但是如如果说你像比如说黄山庐山这种他不是在城市中间,他可能还隔着很远的地方,这个时候要要怎么样去做产业链呢?是不是就在他的旁边在造一些新的东西,还是说把原来的东西给移过去。

中国旅游研究院的院长黛斌院长:我就是需要在,我们也黄山为例,黄山的周边,我们看他就慢慢发展了西递宏村这样的乡村旅游也通过一些夜间的新安江哪些夜游的项目,增加了整个城市的吸引力,这些新的商机既是对城市发展有利的对于黄山股份家的企业,也是有利的,对的,可以下山来捕捉商机。

徐卓阳:嗯,下山来捕捉商机,如果说既有这种您刚才说的城市的公园的概念,然后又郊野公园的概念是不是就可以实现某种程度可能他们在看财报的时候都很焦虑的,我这个门票收入下来了,但是净利润也下去了,是不是可以实现又有利润又吸引大量的游客能不能实现双?

中国旅游研究院的院长黛斌院长:可以的,从长期来看,我想只要我们在产品上产品的创新上。做出努力,在景区管理的体制上做出改革,以,实现游客景区和地方发展多赢的格局,是完全有可能的。

徐卓阳:好的,非常感谢您的,解析走出舒适区了以后,紧缺的未来肯定是可期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 告别了“门票经济”,景区怎么办?

赞 (1)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