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9日《新闻1+1》 中国经济,怎么“稳”?怎么“保”?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昨天呢今年的人大闭幕,今天呢国务院就赶紧召开会议,把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已经明确的很多目标和这个对策呢,就要迅速的让国务院的各个部委办局去抓落实。而且分解下去非常强调的是该放的钱,要赶紧去放该发的债,赶紧去发。的确,今年落实这些两会的这种目标和任务呢显得非常非常的紧迫。因为跟往年相比现在我们剩下的时间只剩下七个月多一点点。那对此呢,针对今年两会的经济政策,以及此时中国经济的这种发展态势的分析。我们马上连线一位嘉宾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的院长朱民。三十八天前我们在这个新闻一加一的采访过他,在平常的日子里三十八天可能很短。但是放到今年疫情下三十八天很长,因为变化的东西非常多。好了。朱院长第一个问题就是三十八天前我们都没有想过两会会开,但是现在都已经开完了。今年两会经济是毫无疑问的超级重点。六稳六保,大家不断的在谈这其中很多的对策。您比较看重的是什么?在今年两会当中。

朱民:我觉得这个关于六保六稳啊,它其实是一个世界的两面。稳是经济市场,企业产品,保是人文的方面,就业人才市场主体啊,这个所以这两件事是连在一起的。那么为了稳和保,其实这次是出台了很多政策的。第一个政策是这个政府政策政府政策,我们这一次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啊,我觉得是非常的精准和适度。我们的财政和货币都不是世界上今天水平上最高的啊,我们这个一万亿的新国,在一万亿的新刺字啊,这个一点六万亿的地方国在两点五万亿的减税加起来就六万亿多一点点啊。整个的新增财政刺激不超过gdp 的百分之六左右啊。现在美国和欧洲gdp的这个财政刺激都超过百分之十几,但是到位。精准货币政策啊,这个两万多亿的流动性,二月一号就下达。知识经济啊,非常早也非常准,又是六千亿直接支持企业。所以这个中央的这个在财政和货币减轻企业的税率和支持企业流动性和贷款需求上,我觉得这个功课做的稳,做的准,做的早,做足了。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也是特别重要的,就是继续改革开放。就是我们要让市场主体发挥作用,能够把这个六万多亿的财政刺激和这个两万多亿加上这个四月份以来七万多亿的贷款用好,那一定让市场主体起作用。所以不断改革开放,在会议期间,我们公布的关于进一步这个关于市场机制的作用的改革这个条文件。非常重要。关于这个资源型的改革,在这个之前公布的,这个国家金融委这个用这个公布的这个新的十亿条的这个金融改革和开放的措施,就让市场主体活起来。我觉得这个很重要。第三个措施也是特别重要,我看的特别重要的就是投资于未来,这就是新基建这个疫情。其实他一定在深刻的改变着已有的传统的经济结构。在影像一个未来,这个未来一定是以科技为主的。而且在现在的国际环境下,中国药科技突破也是必然的。全世界已经在科技制高点上展开了竞争。所以心计见特别是五g,特别是工业互联网,特别是大数据啊,我们在着重国家建立一个这个新科技数字化的高速公路。这个有点像一九九三年美国的这个信息高速公路一样,这个对这个二零零一年以来,美国这个信息科技的发展起了很很重要的作用。有了基础设施,今年我们已经累计有了五千万的五g 的客户,这个在世界上遥遥领先的。明年到后年,我们基本上能够在东部地区啊,主要城市有五g 的覆盖,工业互联网。我们的ibbp 六的节点会超过美国,我们会做三十万以上的工业rpp,把重工业的设备全部上云和上网这个基础设施做起来的话,那这个企业唯一弱这个科技的主管走啊。一边是这个供应技术产业链一边是制造这个需求和应用。这个中国公布经济未来的增长的质量就起来。所以我觉得这个三件事,这是两会我觉得这个为未来中国经济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白岩松:朱院长这次这个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没有设今年的gdp 的这样的一个这个所大家习惯的这个增量目标,其实不出乎很多经济学家的这种这个预料。但是之后也看到人们的分析虽然没有这个目标,但是透过就业新增还要达到九百万,以及很多的目标。分解下来发现今年要完成这些目标,不仅要从一季度的负六点八转正,而且还要转正到二或者三的增量。您怎么看待这个目标?有没有可能,当然是在这个疫情不出现重大波动的情况下,

朱民:对,我觉得今年不是目标,是一个智慧的决定啊。因为全球的不确定性太大,表明为我们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波的疫情的时间的长短,全世界是吧。以及由此引发的国际贸易而和这个国际经济的合作的影响,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是不是目标是一个非常实事求是的开放的一个这个前瞻性的这个做法。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调整。但是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我刚才说我们这个三件大事就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文本当中往前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个预测中国经济今年的经济增长是百分之一点三一点三很低啊,但是全球都是负增长。美国似乎五点八呀。这个欧洲的就是六到七呀,中国的一点三就了不得了。但是我们用我们的这个模型来算的话,综合国家现在的政策和这个落实的核心。现在已有的经济恢复情况,我们觉得中国经济可以稳稳扎扎潮二到三以上的目标走啊。如果我们能朝这个目标走的话,那么我们这个六保的任务就能稳健的实现。这个还不是这样。如果今年能稳稳当当的走到二和三以上,实现我们的六保和六稳,明年中国经济就会实现一个更强劲的反弹。啊。我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明天会有九点一的反弹,我们估计可能也不见得那么强。大概八到九的速度是八的,规模是可以的。这样的话加总起来我们看美国到二零二一年底他的gdp 的水平只等于二零一九年的水平,就说两年没增长。中国在两年二零二一年的年底gdp 增长十个百分点。嗯,这就是了不起的是。

白岩松:我们看今年想。要这个让我们贞朝二和三去走。这次这个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也看一个是真金白银是钱,另一方面是减税降费。咱们先说这个钱。刚才您也提到了,钱从全世界占比的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不是最多的。但是怎么让他能够花出实效了呢?在不是最多的情况下,您怎么看待这一点?一个是赤字增加了这种一万,包括咱们这种防疫的这种债券等等。

朱民:对这个问题特别重要。现在所有的关注就是钱怎么到位,所谓到位就到嘎该去的地方,到该区的企业和该要的人的手里啊。所以这个就是现在他大家特别关注。所以这个克强总理提出的关于这个这个钱两万亿的新增的财政资金,一分钱不留,全部到地方。而且专项要进行机构的考察,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前方两件事。第一件事,减税两点五万亿要落实。这个是要政府机构在线上服务到位,能够迅速的帮企业把这个事情落实下去。现在看来各个地方实施参差不齐,有些地方效率更高,有些地方还是有卖。所以这个要政府提高效率,把这个钱怎么花下去到位。这个我们要动用我们的数字经济的能力,通过数字化,通过网络化,通过市场和企业的积极性和国家两个积极性结合起来,能把这个钱落到实处。那么最终才能让他产生实际的效果。因为政府的这个两万亿的钱下去,如果用的好了,那就可以撬动啊更多的三万亿四万亿的民间资本。因为不要忘记,中国是世界上储蓄率最高的国家嗯,

白岩松:也就是说一块钱如果只花出去一块钱的效果来说,不算成功,必须一块钱花出三块钱五块钱甚至十块钱的效果来。您看好这种乘法效应,

朱民:对一块就能画出三块钱四块钱的效用,就必须把一块钱花到药的人手里和药的地方。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现在要的地方已经明确了啊。这个比如说新旗舰啊,比如说这个铁路,比如说有一些这个特高压等等等等啊,服务消费都有的要的人也明确了维护市场主体啊,我们有一两千万的市场主体,今年还要增加,每天要增两万啊,这个规模往上走。然后市场积极性就是改革开放。那么有了这两条这个钱的陈述就能上去。

白岩松:总理不断的在强调这是放水养鱼,但不能大水漫灌,尤其不能留后遗症。您觉得如果简单的去说怎么才能不留后遗症,其实这分寸是不好拿捏的。

朱民:这个确实是个很难的问题。现在世界上对这个问题争议很多。第一个是泰山压顶啊,这个疫情太严重了。美国一瞬间啊三千万人失业啊。这个以前不可想象的,十年前降下的失业率一下就反弹了,所以这个压力太大。所以大家就说这个时候不要考虑财政,不要考虑货币先刺激性支持啊,这是一个方面。但是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看到以中国经济来看,我们的整体负债率还是高的,杠杆率还是高的。继续去杠杆,去负债率,继续提高资金的效率还是很重要的方面。所以这是我们采取了一个。稳健的精准的方法走一步看一步。所以我们现在这个六万亿的刺激规模不是最大的。但是在现在这个阶段是需要的和这个有用的。那么然后以后可以根据情况的变化,全球的这个经济的变化和疫情的变化,在可以这个不断的调整,这样的话就可以避免后遗症。比如说过多的流动性产生了资产泡沫。比如说资金流到了一些他不该去的地方,那么这些是我们现在在比如说美国就已经发生了,这个现在美国瞬间这个钱到了这个居民手里以后,个人的股票帐户的资金,这个和丈夫大大上升啊。所以我们就采取了很谨慎的办法,一步一步走。我觉得这个是很好的嗯。

白岩松:接下来自然要谈到就业,也每年总理的介绍会上总会谈很多就业。但从来没像昨天这样谈的这么多。那么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今年新增的这种就业要到九百万。他比去年少了两百万。但问题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时间也比去年少了两个多月。您感没感觉这个目标背后的压力。

朱民:保就业确实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因为我们看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负六点八的话,但是第三产业服务业是跌了负五点二,第二产业跌了负九点六。所以他对制造业从总共几个方面冲击是很大的,也就是就业。所以这是就业,是对这个全世界都是挑战啊,对中国当然也是这样,就有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要维持现有的企业能让它运转,让他活下去。这就是两万五千亿的这个资金的这个减税免税两万多亿流动性支持企业让他活,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要有新的这个创造就业的机会。这就是这个两万多亿的新的财政开支,新的开支啊,这个一一一一一点六万亿新的地方债券啊,增加投资来增加就业的机会。这个是新增长。我就从这意义上来说,今年九百万的这个救援呢,应该这个还是这个可以保住的。那么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呢,就是我们要开放市场,让居民自己去创业。疫情中出现的数字化经济网络经济其实给个人创业开拓了很大的空间。我们不能个人的角度,不能等政府保,而是要自己去壮和早就业,而国家是要努力去保和稳就业两者结合。我觉得今年的就业应该是可以稳住。

白岩松:我们在谈到老百姓的这种这个就业,尤其是在疫情下,甚至要有一些创业的时候,不能一提到创业就想到很多很高端的这种高科技。比如说从媒体到代表委员,一直到昨天总理都在点赞的成都这种室外经营流动摊位的再次回归。而且这回是一片点赞之声。你们怎么看待这一点,是应急之策,是往回走,还是应该冲破僵硬的一种管理的这种思维。他可能是市场活力面向未来的一种标志。

朱民:这个即时应急之策也是经济常态。这个摊贩啊是很有帮助的。就是在这个危机中啊,很多中小微的这个服务店门铺。因为房租高,因为水电搞人工告有点办不下去的,但是居民需要服务怎么走走摊贩,摊贩成本低啊,而且摊贩在门口这个人走过看过的时候,其实消费率我们做过统计和调研,都与些小店铺购买商品。所以这是一个应急很好的帮助就业增加消费,满足人民需求。但从长远来看,其实在中国现在这个经济情况,这个收入水平也不一样,大中城市也不一样。摊贩是一个很好的搞活经济,让老百姓活起来的方式。

白岩松:尤其在加上室外经营。比如说不能因为这个其他的因素,把我们很多餐饮等等全有赶回屋里去。恐怕这个将来思维也要转变。

朱民:对呀,我们当然关于这个市场管理的概念都得变化。餐盘第一个就是经营成本低啊。你这是中小企业碰到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房租,水电经营成本发生问题啊,这个贪板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嘛。嗯,所以我们还是要支持这次,还是要这个以民为主啊,我觉得还是以老百姓的想法为主,是吧,来支持他们去做这种小微企业。这保护了自己也稳住的社会。所以这是很好的事。

白岩松:接下来我们当然谈中国经济一定要放在世界的范围内去谈三十八天之前在采访您的时候,特别难道这次疫情会不会让整个世界经济出现大衰退?您说现在还不好判断,那现在此时疫情超过五百七十万,是否会引发大的衰退,他接下来会不会给中国经济带来第二波负面的影响。

朱民:和三十八天前比较的话,我觉得全球经济情况进一步恶化啊。这个金呃在那个时候,这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没预测。但是我们一说是两个百分g dp下降之后啊,两个礼拜他们预测是三个百分点副下降。现在看来,全球三个百分点副下降挡不住啊,所以经济还是在恶化。美国随着这个三千万的失业这个产生之后,要让三千人回去就业,这就很不容易。这就是一个慢慢慢慢的残破,所以复苏是一个很长的道路,不会那么容易。但是他会不会由此就进入大衰退呢?从现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觉得还没有到这个阶段啊。当然这个关键是取决于两点。第一点这个疫情会不会有这个大的第二波的反弹。那么现在看来,从这个我们全球和科学家的联网分析,在今天特别是像美国欧洲一些国家半开半关的情况下,这个确诊病人居高不下,这个社交活动开始开展这个其实疫情的反弹,特别是转到新余经济国家和非洲等等的,这个概率是在上升的。那么这个如果这个发生,那么这个我觉得事业经济就很困难。第二个很重要就这个时间延长以后,政府能不能有秩序,有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支持这个阶段。那么这个现在看来是个很大的挑战。虽然利率降到了零,这个所以财政空间相对就好一点,但是要不断的支持,这是一个很大的事情。这个也取决于全球的经济金融合作就变得特别重要。

白岩松:那回到中国的角度来看,我们现在是在面对此时此刻,不管是国际还是国内这种疫情给我们带来这种冲击。如果进一步恶化,假如的话,我们还是否有相关的很多政策的储备,去应对。

朱民:这次这个相比这个零八年我们国家的宏观。政策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稳和准,而不是一下子急啊。这个零八年的时候,因为这个危机啊太大的突如其来,所以急着要下项目上规模啊,当然也起了很好的作用。所以这次我们是很谨慎的。我们现在的gdp的这个刺激不超过百分百gdp的百分之六是吧,这个财政刺激。那么相比世界很多国家那就很低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呢,我们的财政空间还是很大的。美国就是利率零水平了,我们的利率还在这个三左右的水平啊,这样啊这个我们利率下调,储备金行下调的空间还很大。所以我们的货币政策空间也很大。嗯那么因为我们的老百姓的储蓄很高,所以我们这个整个的银行贷款,整个资金运用。空间也很大。那么中国最大的一个条件就是市场大啊,这个居民积极性的。所以如果再次发生波动的话,我们就可以适当的再一次调整我们的宏观货币和财政政策,来刺激政策,刺激经济。所以我对这个很有信心。

白岩松:好在这个落实相关的这种政策以及这个复苏经济的过程当中,除了防疫之外,我们还要格外的注意什么。

朱民:就在落实过程中,这个防意识还是很重要的。所以你说防御以外防御包括两个层面,第一个是这个精准的建立这个检测追踪追踪和治疗的体系。现在我们都在做,包括武汉大规模的检测,迅速的建立新型的公共卫生体系。我觉得这是我们两会一个特别突出的部分。有的这个部分我们就有一个好的基础。那么第二个很重要,就是这个通过这个新基建引领未来的这个经济发展。通过改革推动这个市场经济进步,走向未来的新经济趋向。

白岩松:还有一个问题,虽然只有几十秒的时间了,现在大家很忧虑,在这种这个世界各国不同的这种声音指责等等。但是会否是经济持续恶化之后,反而出现一种逆方向。很多的国家大家必须去抱团,可能合作成为必须的选项。

朱民:虽然世界民粹主义盛行,噪音不断,但是经济如此不好,世界需要合作都是大势所趋。所以您刚才所说的,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的话,他应该进一步推动全球的经济合作。我觉得。这个是大的趋势。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这个朱院长给我们带来的这个解析,谢谢您。其实回过头来去看,不管是防疫还是这个防疫背景下,整个世界的这种经济的复苏。除去这种合作和进一步的团结的话,几乎没有一条顺畅的路。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够想清楚这个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2020年05月29日《新闻1+1》 中国经济,怎么“稳”?怎么“保”?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